谭伯牛「尽心做一个看热闹的人」

2016-12-28
该看的书一本都不能少,该抱有的同情一点都不能狗血,该做的考证每个地方都不要含糊,这个就是所谓的技术的训练。但是你把这些东西全做完,我也不敢说这就是所谓历史的真相,这个只是我看到的一场热闹。

说实在的,虽然说我们是一个儒家的传统,用儒家的观点去看待我们的历史,但是其实我们的历史并没有遵奉儒家的学说,儒家的学说更像一种事后的现实主义的,为已经发生的这些事情做出解释,去追求合法性的一种苟且之计。

正是因为不管是一个历史学家个人对历史要做这样的解释,还是一个权力机构、一个政党、一个强力的集团要对历史和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才会产出所谓的很多史观。而这些史观,很多时候我个人觉得它作为一种智力游戏是比较有意思的,但是不能把它真当一回事。因为历史的事实、历史事实的解释、历史的意义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动;因为每个人不同大家的看法也不一样,那么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我们今天还要去写历史又是为了什么呢?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开心就好。

我虽然这样讲,但是也总想寻找人生的真谛、历史的意义。我觉得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讲,我往往可以从文学作品里看到这些东西,真正的人性的真实,真正的跟历史有关的那些本质的的东西,我往往能从小说里面、诗歌里面感受到。这也就是为什么鲁迅先生是一个非常高明的人,他评价司马迁的《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他把历史和文学打通了。而且我们中国史学的源头本来就是这样,虽然期间有过断裂,但是我觉得它还会延续下去。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