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玢「浊水溪三百年」

2017-02-28
“人定胜天”不是夸奖,相反地,我一直怀疑这句话

这是我一辈子都没看过的,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我就觉得历史学者不能只待在书房了,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方式来关心社会、关心我们的环境。

我们过去所说的好山好水,现在放眼望去只剩下残山剩水。对于这一条浊水溪,母亲之河,它最大的悲哀是出口不是大海,而是石化工业的498根烟囱。我想这也是我今天会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会花了十年写这一本《浊水溪三百年》的原因。

所有的河川、所有的森林,我都当成自己的母亲。我也希望所有的人在高速公路奔驰,在恣意地享用这些水资源的时候,想一想我们每一条河流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悲惨的境遇。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