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喧嚣与失语」

2015-04-06
我从来不相信,没有内心生活的个体,不管他们多么懂那些表面的原则,他们能够创造出一个他们值得生活的社会。

在描绘中国失语的时候,或者找不着语言的时候,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道德精神上的匮乏。在我们整个的精神系统里面,跟人性相关的坐标,道德上的、审美上的这种坐标,被空前地铲除掉了,所以我们现在都生活在一个表面上可以自我说服的功利主义系统里面。


我们的生活可以更好更快更强或者更富有,但这个系统对于深藏那套更强大的内心的不满足来讲是非常脆弱的,它们随时可能被冲翻的,但何时冲翻我也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形态冲翻我也不清楚。


但我相信这么多年以来,它一定积累了巨大的这样的能量,它们等待着被唤醒,它们可能以妖魔的方式出现,也可能以一个巨大的社会变革的一个动力方式出现,我不知道。


沉默、留白、暧昧和漂移不定,我觉得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它们无法被清晰的表达,它们甚至可能仅仅可以留给自己,因为最本质的交流你只能跟自己发生。所以,我讲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一个反讽。


有时候我在想,可能一本书或一个空间,一场谈话,如果能让在座的某一些人陷入了沉默,那一刻他什么也不做,就是沉默,我相信可能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