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叔叔理查德·西尔斯(Richard Sears),中文名斯睿德,“汉字与词源”网站的创办者。作为一个电脑工程师,他用了20年时间整理甲骨文、金文、小篆等字形并放到网上,输入汉字就可查看字形。

生命的冒险

2012-09-22北京
假设我知道宇宙间所有的答案,但无人知道我,比起只知道宇宙间一半的答案,但有名气,我会选择哪一种命运?我的选择是,我要知道所有的答案,即使这并不带来名利。
  • 2849
  • 9

已有9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生命的冒险

汉字叔叔 2012-09-22

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今天我会用英语来演讲。假如是介绍我的网站,我会用中文来讲。但既然今天主题是我的「生命」,我想,用英语讲会更好。

我二十二岁时开始学中文,但不是很用功。到了四十岁时,发觉自己在一天天变老,发觉自己在一天天变老,我发现,假如我去追溯每一个字的来由,每一个字都会有故事。现代字形的繁复笔画,在故事的参照下,便会有意义。

大约在一九九〇年,我决定尝试将中文电脑化。这个想法酝酿了几年,我学习了汉字的演化。到了一九九四年,我得了心脏病,差一点死去。我苦苦挣扎了一个月,身体状况一下子,从十分健康变成奄奄一息。其实我每天都做瑜伽,但还是来了场心脏病。整整一个月,我不知道自己下一个钟头是死是活,我随时会离开人间。

第一场心脏手术后,我得知自己不会立即就死,不过我问了自己几个问题。当我发现自己突然又有机会活着,我问自己,假如生命真的只剩二十四小时,我会做什么?我会打电话给朋友道个别。我又问自己,假如生命还剩四十年呢,我又会做什么?

我须坦白我可能又会蹉跎十年,然后才着手做重要的事。我继续问自己,假如是只剩三百六十五天呢,也就是再活一年?我的答案是,我会去做自己所想做的事。我会将中文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电脑化。

在接下来的三百六十五日里,我很勤奋地努力,最终完成《说文解字》的电脑化。三百六十五天过后,看来我不会立即死,那是十六年前的事,我于是继续做下去。我将《六书通》、《金文编》、《甲骨文编》也电脑化了。于是乎,最终我得以将这些典籍电脑化。而一切只因我「向死而生」。倘使我可以为你祝祷一事,我想那就是,我愿你能向死而生,让每一天都有意义。

我生命中还有几件与别人不同的事。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有兴趣爱好,一种人则没有。那些没有兴趣爱好的人,我觉得他们的人生无聊透顶。他们工作只为钱,他们念书的时候,学老师叫他们学的东西,做父母叫他们做的事情。开始工作后,做老板叫他们做的事情。

我小时候,我父母鼓励我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集邮、爬山、学游泳、阅读介绍外国的书。我觉得鼓励孩子拥有兴趣爱好是好事。有了兴趣爱好之后,你就跟别人不同,你就是特殊的。假如没有,那你只是普通人一员。假如自己很特别,这种感觉应该挺好吧。

小时候我有很多爱好,对很多事情都有兴趣。我父母一直希望我从事他们的职业,而我则越长大,越与他们大相径庭,我有我自己的兴趣。我父亲比较严,就跟很多中国父母一样。少时我想走出去过自己的生活,而我父亲当然希望我待在家里,好好听话。

我决心高中一毕业,就要出走过自己的生活。每天我从屋子里搬走一些行李,藏在朋友家。毕业那天,我去朋友家打包好行李,远走高飞,不回家了。我母亲告诉我,如果我出走,她会自杀。我压力非常大,但我不得不决意过自己的生活。

你不能由父母来过自己的生活。固然父母拉扯你长大,他们爱护你,但他们应允许你自由地活着。假如你为人父母,你该允许你的孩子过自己的生活。而为人儿女的,即使已四十五十,也应尝试过自己的生活。

这意味着冒险,我母亲当年说不准会真的自杀,我出走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否找到工作,我朋友又不多。不过我有计划。出走之后,我上大学,开始在大学学习。学校有点像我父母,跟中国的学校一样,指挥着你,大家学一样的东西,没有选择的自由。

当时我认定自己的兴趣在中文,我想,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七的人,以英文为母语。我于是好奇,以外语思考会是什么样子。我又了解到,世界上有二成人说中文,所以我决定来中国学中文。

我朋友、我父母觉得我疯了,南俄勒冈州从来没人会去中国,那里人连饭都吃不饱。我打了一年工,洗盘子,挣了足够的钱后,就买了张去台湾的单程机票。那些年我们不能去大陆,因为美国与大陆尚未相互承认,所以我买了去台湾的单程机票。到达台湾时,口袋里只有八十美元。那时我还一点中文也不会,也没有朋友,当时我有点窘迫。

不过我决心无论什么事,我都要学中文,但这是个冒险,有点大的险。如果你想做有趣的事,你就得冒险。后来我找到份教英语的工作,找到了女朋友并结了婚,几年之后学会了点中文,然后就回国。

回国以后,我去了唐人街,那时没人讲国语。喺唐人埠,佢哋只识讲广东话,所以我得学广东话。你会收获惊喜,你觉得自己已经掌握某件事了,然后又发现实际比你所想的要复杂,生活就是如此。我学得不是很好,用了很多时间才学会说中文。四十岁时我还读不了什么东西,不过我决心在死之前,一定要学会读写中文。

对成年人而言,汉字很复杂、很难学,乍眼看去似乎没有逻辑。我读过一本英文的书,介绍汉字历史的。我发现若知道了字的历史,循着字源解读汉字,所有的字便突然间有了意义。但那本英文书不完整,那是一百年前的书。

假如我想真正地理解汉字,我得读中文的书,而且不止一本,得二十本。假如我要明白所有这些信息,我所读的东西很多并不正确,是错的。《说文解字》有七成是曲解,我便寻找其他研究汉语的人,既然我想将中文电脑化,我于是来到大陆。

那时美国人可以来大陆了,我和几位古汉语专家交谈。当然了,当时电脑还属于新事物。古汉语专家说,你无法将古汉语电脑化,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学过计算机,以及物理,而计算机专家则告诉我,我们对古汉语没有兴趣,没人想将古汉语电脑化。但我仍然决心,将古汉语电脑化。

第一个原因,是以此来自学中文的读写。后来我「幸运」地得了一场濒临死亡的心脏病,又幸运地从鬼门关回来,又幸运地能获得相关资源,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可以支持我的爱好,以及得以在之后几年,建起一个没人感兴趣的网站。

我的网站上线了大概八年,很少人来访问,来访问的主要是对古汉语感兴趣的人。大概是在一年半前…是这样的,在我网站上访客可以捐款,通常我一年收到一笔。有一天我在我朋友家,突然收到一笔捐款,然后又来第二笔,之后第三笔,第四笔。然后我收到一些电邮,十封信,接下来两个月我收到五千封信,第二年更收到一万封信,我人生改变了。

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变化,当时我已六十一岁,很难找到工作,因为没人觉得,我六十一岁了还能做电脑方面的工作,大家觉得你岁数太大了。但生命总变幻莫测,岁数并不要紧,人生时时有转机。兴趣与爱好真的很重要。

二〇〇〇年我来大陆,寻找汉语字源的书,我来到北京,带着一张信用卡,我刷了一千美元买书。信用卡公司说,「哇,有人在中国用这卡刷了一千元,打电话给他妻子」他们打电话给我妻子。他们说,有人花了一千元买书,我妻子从不欣赏中文电脑化的想法,「一定是有人偷了他的卡,消掉它!」于是我在中国用不了信用卡,没法付宾馆的账单。这事有两个教训,第一件,不可让老婆碰到信用卡,第二件,兴趣需要你投入钱与时间,这便是风险所在。我花了很多钱在书上和旅游。

很多人为了钱而工作,一辈子省钱。假如你想生命有趣,你要投入时间、金钱和精力,到你所爱的事情上。不能光上班省钱,别的事情都不做,因此这有风险。你一生总得冒险,结果从不可预知。我一生冒了很多次险,我称之为「小冒险」,有时结果不错,有时结果不好,五十五十的几率。人虚掷过光阴,才能明白什么是获得。

我年轻时,兴趣多数是求知方面的。我学习数学与物理,这可能有点特殊。我朋友会觉得这人很聪明,但我问自己,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别人赞我聪明,还是我真的想学?我十岁时曾经问过自己另一个问题,我问,我十岁时,想做爱因斯坦,想做名人,做聪明的人。

但我问自己,假设我可以知道宇宙间所有的答案,但无人知道我,比起只知道宇宙间一半的答案,但有名气,我会选择哪一种命运?我的选择是,我要知道所有的答案,即使这并不带来名利。

我一生大部分时间,都默默无闻,直到去年才变了。我收到很多信以及关注,这很好。一年前的我身在田纳西,一如既往地一贫如洗,都六十一岁了,没有人会雇我写程序。我于是决定在六十一时来中国,我又一次买了一张飞往中国的单程机票。

我总做这样的事,一张单程票,不给自己退路。就这样我买了张单程票来中国,没有什么朋友,不过现在有一些朋友了,这是另一次小冒险。另一次风险,另一次历险,无论是年轻还是年老,都需要永远冒险,做新的事情,不要回头。人有时会行差踏错,但只需心想「好吧,这条路不对,我不会再走」

所以今天在这里我讲了几件可以记在心里的事,第一件,向死而生。第二件,寻获自己的兴趣和爱好。第三件,冒险,尝试不同的、新的事。感谢大家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