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立新吴立新,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水下摄影师。2002年第一次接触潜水就着了迷,一开始是追求单纯的美,现在他更喜欢拍摄国内以前从未有人关注的水域。

四十米深蓝

2014-01-12深圳
有的潜水圈的朋友,管潜水叫做蓝色鸦片,的确玩上了瘾,而且中毒匪浅。有的时候甚至刚接触一次潜水旅行,回来马上就在期待下一次旅行,有的时候晚上做梦,都会梦到在潜水。
  • 1227
  • 0

已有0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四十米深蓝

吴立新 2014-01-12

非常高兴在这儿,在一席,跟大家见面。首先想给大家看一下这张照片,照片当中这个傻傻地呆在那儿,手里拿着相机的人是我,然后另外一位,就是我想先介绍给大家的,大齿鲸。

这是一头成年的雄性大齿鲸,正在头朝下,在水面以下大概25米深的地方,不停地唱歌。在繁殖的季节,雄性大齿鲸鱼会唱歌给雌鲸听,不停地唱。

当时我离它的距离大概也就是三米左右,它的声波几乎可以感觉到,穿透你的身体的那种震撼。大齿鲸的声波频率很低,可以传得很远,据说可以传到大概100公里以外,每年到这个繁殖的季节,它们会从高纬度的地区,洄游到低纬度的热带海域。

因为它像我们一样是哺乳动物,所以它需要呼吸空气,每隔25分钟左右,它会回到水面换气,然后再回到水下,就这样反复地、不停地唱。大概几个小时不停地在唱,希望有附近哪一头雌鲸对它的情歌感兴趣,被它打动。

我们是不允许带潜水器材的,所以我也是一样憋一口气,潜到水下十米左右的地方,在那个深度我是看不到水底的,离水面看上去还是有一段距离,蓝蓝的。

但是我总是感觉到非常恍惚,一个是听着它那种歌声,还有就是沉浸在这种蓝色当中,非常恍惚,而且经常会忘掉正在缺氧,所以必须要不断提醒自己,我得回到水面去呼吸,否则麻烦大了。

这张照片,我在拍摄它的时候,它正好是唱了一段时间,要回到水面,我在它的正前方,正好在它要上升的这个通道上。

你想象一下,九米多长,像公共汽车那么大的一个野生动物,向你迎面而来,当然我知道它不会伤害到我,但是我的心还是狂跳不已。可它就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快到我身边的时候,它轻轻地转了方向,故意不碰到我。

刚才放了几张大齿鲸的照片,是想让大家感受一下,我在这种状况下的激动,跟我现在一样都是在心跳,但我现在是紧张的心跳。

2002年的时候,当时我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一次出差到我们海南三亚。我小的时候比较喜欢游泳,在休息的时候我跟同事就跑到亚龙湾海边,当时他们有一种叫做体验潜水的活动,我就忍不住去试了一下。

可这一试不要紧,在水里你背着气瓶悬浮,然后自由地呼吸着空气,感觉到这种失重的状态,看着鱼儿在你身边游来游去。

一下我就着了迷,回到北京以后马上就找了一家潜水俱乐部,正式地学习潜水,而且很快拿到了我的第一张潜水证书,从此以后我几乎把所有的假期,都用在去各地潜水。

有的潜水圈的朋友,管潜水叫做蓝色鸦片,的确玩上了瘾,而且中毒匪浅。有的时候甚至刚接触一次潜水旅行,回来马上就在期待下一次旅行,有的时候晚上做梦,都会梦到在潜水。

那这种情况下没办法,只好跑到北京学潜水的那个游泳馆,背上器材跳到泳池里面呆上几十分钟,什么都不做。只是呼吸这压缩空气,听着自己吐出气泡的声音,是这样的状态。

下面我给大家放一些我拍摄的水下照片,这是一种叫做海狼鱼的海鱼,但是不会经常出现在我们的海鲜食谱上,它是一种掠食性的鱼类,但它本身也是被掠食性的一种鱼类,所以它们的策略是聚集在一起。

偶然的机会,它们会游得首尾相连,然后我们潜水员,就会管这种情况叫做海狼鱼风暴,因为看上去像龙卷风一样。

这是个普通的热带海域,菲律宾的珊瑚礁,还有各种各样的珊瑚,海百合等等这些东西。

这是一种在印尼,在热带海域经常能够看到,但是不容易找到的生物。在印尼的贝斯拉维西拍到的一种叫做豆丁海马的生物,它是共生在柳珊瑚上面,它的形态长得跟珊瑚完全一样,它比较害羞,所以每次我的相机对到它的时候,它都会转过去,所以很难拍到正面照。

它个儿很小,大概就是一公分左右,所以它叫豆丁海马,这个豆丁海马目前被发现、被命名的只有六种。另外大家看到这个海马的肚子是鼓鼓的,它跟其他的生物不一样,它是由雄性来孕育它的幼崽的,所以这个大肚子是一只雄的海马。

这也是一种有趣的生物,我们管它叫官服鱼,英文叫Mandarinfish,为什么叫官服鱼呢?

据说是有些人认为它的颜色像清朝的官员的官服一样,五颜六色的。这个鱼也很有意思,平时它都躲在珊瑚礁的深处,你很难看到它,每天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之前,它开始从躲藏的这个珊瑚丛中游到边缘来,来干什么呢?

来寻找它希望的伴侣,而且也是在太阳落下去的一刻,它会跟找到的伴侣一起,忘我地离开它的安全的珊瑚礁。然后升到珊瑚礁之上来交配,很短暂的时间,不到十秒钟,就消失不见了,所以说拍的时候不太容易拍。

这是一种较小的长毛龙虾,不是我们吃的那种大龙虾,非常小。它在这个热带海域的有一种筒状珊瑚上。

大家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很怪,有点像外星生物,这是一种热带海域常见的一种鱿鱼。前面是它的一些触手,它做出了一个很怪的姿态,是正对着我,然后它的皮肤在不断地变换着颜色,我不知道它是想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给我。

这也是热带海域比较常见的一种,叫狮子鱼Lionfish,它的胸鳍、背鳍,都有很多刺,而且有毒,它谁都不怕,所以不像其他胆小的鱼、生物,看到潜水员靠近会马上地跑掉,这个完全就像一头狮子一样,它在巡视着它自己的领地。

这种叫作蝙蝠鱼,现在我们照片中的是蝙蝠鱼的亚成体,它的幼鱼、亚成体和成鱼,颜色形状,等等完全都不一样,你根本就分不清,你根本就不会想象到,那个就是蝙蝠鱼的幼鱼。

这是海牛,海里头少有的一种食草动物,原来我们国家海南也有一片地区有儒艮,它是跟儒艮一样,都是海洋的食草动物,但是在海南有一个儒艮自然保护区,从70年代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人见到过活体。

据科学家讲,陆地上和它关系最近的生物是大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它胸鳍前面像大象一样有几个指甲。它很喜欢人,而且不怕人,我们靠近它的时候,它会主动靠上前来,尤其是那些小baby,一旦要伸出手,想要去摸它的时候,它会自然地把肚子翻过来,想让你给它挠一挠。

这是一个很调皮的海狮。

这是另外一张照片,这个画面当中的美女,是这些野生的瓶鼻海豚的好朋友,她经常到那儿去跟它们一起玩,她认识每一头野生的海豚,那一群当中每一头海豚她能叫出名字。

所以它们见到她以后的反应,跟见到我是截然不同的,他们之间有目光的交流,有身体的互动,那我的待遇,是这种待遇。因为每次我去看海豚的时候,都是通过取景器靠近它,所以它看见的是一个怪怪的东西,圆圆的,所以一旦我游得太近的话,它就会上来警告我,而且发生嘎嘎叫的警告,别再靠近了啊。

这是一种叫做巨海藻的生物,跟我们吃的海带很近,但是要比海带长得大得多,最大的能长到大概30多米,但我们国家沿岸没有巨海藻的分布。在其他地方,比如说美国的加州沿岸等等。

在水下大概是这个样子,所以人们管这个场面叫做海藻森林,前面我给大家看了一些在国外拍摄的照片。从刚刚学会潜水开始,我就带着一架小的数码相机,开始尝试着去拍一些照片,因为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摄影,也不知道什么。

所以只是拍一些纪念照,然后拿回来给朋友们分享,拍的时间越长,就想拍得越好,然后就越认真。所以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去学习,提高潜水技术,提高自己的拍摄技能,花了很长时间,所以慢慢地就越来越认真。

到后来索性辞掉了工作,变成了一个所谓的自由摄影师,我们一开始一直是在国外潜水,为什么呢?

因为除了像海南三亚这种,我们叫做潜点的地方,其他地方不会像国外,有很多人已经探索过,研究过的地方,而且能够提供完整的潜水服务体系。

所以我们在之前能够看到的水下的照片也好,视频也好,包括纪录片等等这些东西,包括它们的拍摄地都是国外的题材。你几乎很难找到中国的水下照片,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我们应该做一些尝试,我们去找找我们自己的水下是什么样的。

我们有那么漫长的海岸线,有那么多的河流,有那么多的湖泊,有那么多我们也许从来没见过的生物,所以从那个时间开始,我就尝试着把注意力转到去寻找、去探索我们国内的水下的情况。

当然其中包括自然环境,野生动物,甚至包括一些人文的遗产等等。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是困难重重。一开始在选择拍摄题材的时候,当然是选了一些比如说,大家关注度比较高的,大家都了解的一些东西。

比如说像长江的江豚,中华白海豚,中华鲟,大鲵等等这些。只有我们自己的水域有的东西,但是后来在我们尝试过程当中,非常非常困难,因为大家知道长江的水是什么颜色,珠江口的水是什么颜色。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你根本就没有办法靠到能够拍摄的距离,还有就是像比如说,大鲵啊等等这些,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自然环境再找到它们。也是在2006年,我们当时,就是一些喜欢水下摄影的朋友一起在山西的平遥,平遥国际摄影节搞了一个水下摄影展。

那是第一次国内正式地,搞这么一个水下摄影展,当时我们也是想通过我们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喜欢水下世界,了解水下世界。其实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从刚开始学潜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热爱自然啊保护自然这种概念,真的根本没有。

在后来的潜水的过程当中,认识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才知道,我们要保护自然环境,我们要爱护生物,才有这种感觉建立起来,所以我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这样的工作,来把这种想法,或这种感觉传达出去。

后来有一次,在参加一次野生动物考察的时候,我们这个考察队当中有一位青海的朋友,他跟我讲有关青海湖湟鱼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青海湖,我们国家最大的一个湖泊,它也是一个最大的咸水湖。

湟鱼是在青海湖当中,我们知道的唯一的一种鱼类,由于青海湖,它是高海拔低水温, 高盐碱度,所以每年到这个六月下旬的时候,青海湖里面的湟鱼它会都集中到青海湖入湖的各条河流当中去,然后逆游而上,向上洄游。

就像我们在电视里看到,什么大西洋鲑鱼,太平洋鲑鱼一样,规模很大,而且因为它那儿河流都不大嘛,所以这些鱼在水里面显得数量特别庞大,黑压压的,它们会在洄游的过程当中

然后不断地交配、产卵。

这是一个即将孵化的湟鱼的卵,它的孵化期大概十三天左右,当然了它也会遇到一些,比如说障碍,比如有落差的地方,自然的落差,比如说这条河不是很大,比如像一米左右的这种石头,它会像其他鱼一样,它会小鲤鱼跳龙门,它会跳过去。

但是遇到人类修建的这种大坝,它就没有办法过去,所以当地为了保护这个青海湖湟鱼,能够帮助它们种群数量的恢复,从2001年开始就有封湖禁渔,而且有关研究部门,也想办法来建过鱼通道。

就是让这个湟鱼能够每一次跳一点,每一次跳一点,台阶似的跨过这样的大坝。但是自然方面的问题,他们没有办法避免,在青海湖也有这种河流的断流的情况,所以它们就会被困在很小的水域里面。

水又浅,温度很快就升高,缺氧,所以就会大批地死亡。我们在拍摄湟鱼过程当中,当然要拍它的不同的这个生命周期,不同的阶段。比如说冬天,我们就会潜到冰面下面去,在那个时候,青海湖整个冰封全部都封死了。

所以我们需要用冰镐,要凿开一个洞,然后潜到冰面下面去。当然这种方法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种挑战,因为水温特别低、零下,我们的潜水器材呢很容易被冻结、出问题,你的供气就断了。

另外一个比如说你在离开洞口,距离太远的地方,如果发生这样的问题,你没办法直接回到水面上,因为上面是封死的,你必须得回到下来的地方才能出去,所以如果你要一慌乱或出现其他问题,找不到入口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这是我们在冰下拍到的一条湟鱼,大家可以看到,它是被一条渔网困在那儿。虽然从2001年开始,当地政府就开始了封湖禁渔,但还是有很多人去非法地盗捕。

如果大家在网上搜一下信息的话,就会看到很多,青海湖湟鱼如何如何美味,青海湖湟鱼怎么怎么吃等等,全部都是这些东西。在青海藏区的话,藏族是不吃鱼的。但是有一些从内地去的人,会想办法去偷这个鱼,偷捕。

所以他们会在晚上,尤其是冬天晚上,会悄悄地上到冰面,凿开冰窟窿,把渔网下到冰下,然后掩盖好痕迹,第二天或者第三天还是在晚上,回来再把被网到的鱼取走。

这条鱼当时我拍它的时候,它还活着,身上有一些伤,在挣扎。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讲讲南海,我想南海大家都不陌生,也可能会觉得很陌生,因为南海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没概念。2009年到2010年,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给《中国国家地理》拍海洋专辑,所以我们去了西沙、中沙、南沙,甚至最远到了曾母暗沙。

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一共去了七趟,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东西,我印象最深的地方就是西沙,第一次去西沙的时候,因为跟大家一样,之前我们只是听说过这个地方,但是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我们不知道。

而且在国内的所有这些潜水员当中,南海一直是一个梦想之地,觉得是最后的圣土,所以去之前我抱着这样的心情,结果下水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大家看一下这是完全死掉的珊瑚,在西沙群岛,比如说永兴的宣德环礁,好多地方我们看到大面积的珊瑚全部都死掉了,下面什么都没有,灰灰的一片,我有的时候用这句话来形容,就好像经历了核暴一样。

那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珊瑚大面积地死亡,形成这种状态呢?

比如说气候变化,比如说过度捕捞,比如说珊瑚的天敌,有一种叫长棘海星的大量泛滥,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是科学家也没有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

但是在南沙一带,就是说再往南,比如说像南康暗沙、北康暗沙等等这些地区,有一些没有人到过的岛礁,水下的情况还是相对的有点乐观,但是大家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有些发白的部分中间,也有大量的珊瑚白化的现象,这也是在南沙拍到的一些景象。

这是在海底峭壁上的这种海扇,叫SeaFan,它是会在洋流流动不同流向的时候,用触手来从海水中捕捉这些微生物。

在海洋专辑的拍摄结束了以后,回来我们就思考,因为说实在的虽然我们去了七趟,虽然我们自称去了很多的地方,但是我们对南海的了解,还是太片面了,仅仅是一点点。所以在那之后,2012年、2013年我们又不断地持续到西沙去,去希望能够再看到不同的景象。

所以我们改变了最开始,以安全第一的这种想法,专门找那种比如说珊瑚礁的拐角、边缘,就是迎着洋流的迎流面,就是洋流比较强劲的地方,专门找这样的地方下水。

的确在这后面的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很好的景象,比如说很健康的珊瑚礁的环境,这都是在西沙拍摄的一些照片,当然就是水下的,我们在水下拍摄的,尤其是在南中国海拍的一些照片。

朋友们看起来就是很难,因为你跟其他的热带海域的东西一样,没有什么有代表性的,可以一眼看出来这是南沙的东西。在后来在西沙的探索拍摄的过程当中,我们也的确找到了很多地方,有很健康的状况,比如说像这种大型的成群的这个,珊瑚礁鱼类、很棒的这个海扇、柳珊瑚等等,还有软珊瑚。

还有这个,这是我们很多潜水员都没有见过,只有在自然环境非常好的地方才能看到的,这个叫鹰鳐,它是一种跟鲨鱼很近的近亲的生物,游起来非常优雅。

我当时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这只鹰鳐从底下上来,迎面而来,我等在这儿等它过来,靠到可以拍的距离,我闪光灯一闪,它就愣在那儿,停在那儿,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然后它想着怎么办,然后最后还是掉头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多年第一次近距离拍摄到鹰鳐,因为以前也去过很多地方,也远远地看到过,所以非常高兴能在西沙拍到鹰鳐,对我来讲是一次莫大的奖励吧。

还有这种生物叫蝠鲼,英文叫Mantaray,也是鲨鱼的近亲,但是它跟前面的鹰鳐不一样,它是靠吃浮游生物,微小的东西,它前面有两个像鳍一样的东西,靠这个来改变水流,让水里的微生物集中起来,进到它的嘴里。有的大的可以长到5米,所以你想象一下一展5米的一个生物,从你头顶上掠过的是什么感觉,有人说美国的隐形战机,某种程度上是参考它来设计的,这也是潜水员的梦想,有很多潜水员潜了很多年,都没见过它。

我们在西沙看到它,所以这就完全颠覆了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我们以为西沙完了,我们南中国海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还是有希望的,也的确如此。

我们在后来的探索、拍摄过程当中,又重新地仔细地去观察我们曾经看到过,我们认为彻底完了的地方,彻底毁灭的地方。我们真的发现了新的珊瑚的附着开始生长,开始有了恢复的迹象,所以这是很令我们开心的事情。

所以在今后,我们还会持续地不断地再去拍摄。

大家都知道2012年成立三沙市,然后2013年开始,尝试性地有这种西沙旅游,大家都听说过椰香公主号,可以带少量的游客到西沙去旅游,当然这是件好事,在座的大家将来有可能会,去到西沙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样。

但是我希望我们今后所有要做的事情,都是能够在真正的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然后在能够完全完整地保护,尽可能地在保护西沙海域自然环境的前提下来进行,所以我们希望将来不会再看到,我们前面看到那种画面。

今天给大家看了一些我的照片,也分享了一些我的经历,希望能将来通过我们这些水下摄影师的镜头,能给大家展现更多中国的水下神秘世界,但是我也同时希望在座的各位,将来有机会像我一样去尝试一下。

到时候你会发现,到了水里你会发现,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