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立安马立安,Mary Ann O’Donnell博士。深圳教育国际交流学院美国升学指导部主任,曾在美国担任芝加哥大学、布朗大学和罗特岛艺术学院的招生官,现已在深圳生活18年。

看得到希望的城市

2014-01-12深圳
城中村对深圳来说是一种财富,是改变人命运的地方。它给了年轻人一个比较便宜闯深圳的机会。
  • 563
  • 0

已有0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看得到希望的城市

马立安 2014-01-12

我叫Mary Ann O’Donnell,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已经在深圳待了18年。我今天的话题是《看得到希望的城市》,这个话题和我的专业、我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

在专业上,我是一个人类学者,简单一点说,人类学者的问题是怎么样去做「人」。当人类学变成一个专科之后,怎么做人这个话题变成了一种数学式的统计,比如说这个人群里他们一天吃四次、每次吃什么,而对一般人来说更重要的是吃过程当中感受。

我们是不是通过一次――哪怕是吃一个非常不健康的曲奇饼能增长我们的感情。从私人的生活来讲,因为我老公在深圳,他的工作跟语言有关系,他离不开中文的环境,所以我是嫁到这里来,并且我们决定留在深圳。

正因如此,我的专业和我的人生突然间发生了这样一个关系和转变,我从学别人怎么做人变成我要在深圳发明一个怎么样去做人的生活途径。

在聊我和很多朋友一起在白石洲做的实验前,我想讲一讲我也是从城中村走出来的,我不知道在场的人有没有去过深圳大学的粤海门后面的一个遗迹――这个月被拆的宿舍。十八年前,1995年9月我搬进这里,这是我原来住的地方。

如果你是去过深大的话,它后面就是深大西路,旁边是曹西楼,走进去就是学区。为什么这个城中村和深大有这么重要的关系,我想给大家看一下格局。

2002年的时候粤海门村和深圳大学还有开着的门,然后学生搬到桂庙这个城中村,它是早期海边标准的城中村格局,很多矮楼组成,旁边很多高楼――腾讯、深圳大学。那个时候的南海大道叫做南油大道,从深圳大学回到粤海门,还可以看到邻居种在门口的蔬菜。

这是他们拆完了粤海门要盖的新住宅区,粤海门村车站还在,外面越来越发达;桂庙村口也还在,从这进去就是深圳大学的一个学生生活区。

这些说明什么问题?从形式来讲深圳所谓的城中村和深圳的发展有一点格格不入,很多人是不愿意看见城中村,但事实是大多数来深圳的人只有从城中村出来之后才能实现深圳梦,并不是说我们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只有当我们能在城中村落脚后,我们才是深圳人。

这个给了我们一个启发,城中村对深圳来说是一种财富。它的财富是什么呢,它给了年轻人一个比较便宜闯深圳的机会。如果你要来深圳,一个月要出三、四、五千块钱的房租,你怎么活得下来,你怎么能追求你自己的梦想。

这张地图可以让我们认真看看深圳的城中村,你会发现关内少一些、关外比较多,一共有二百四十多个城中村。这个是南山区沙河街道――华侨城所在地,面积差不多25平方公里,人口26万,算下来差不多一万四百个人一平方公里,这和深圳现在的人口和面积差不多。

深圳差不多一千九百个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九百万左右,但有趣的是现在白石洲这个握手楼占地6平方公里,你猜它们的人口是多少?十四万。如果你开始算这个账的话,你会发现沙河街道特别豪华、特别发达、特别好玩的地方,常住人口可能不到五千一平方公里,而在白石洲应该有两万四。

如果你是那十四万人群中的一个,你怎么能在这样 一个环境看得到希望;如果你是带了一个闯深圳这样的心怀,你怎么能看到希望,然而这是我们「城中村特工队」的出发点。

所以我们要问原来沙河农场,现在的白石洲和它周围的街道是不是一区两制。华侨城你们都知道,「世界之窗」、OCAT、当代美术馆,还有一家非常好吃的斋菜馆以及一个高科技的玩意儿。

白石洲五十周年的牌坊是塘头村民从石岩移到沙河农场,他们住的是当时的农民宿舍,他们还有几百年的水井,因为那边的水很贵,这些水井边还有人在洗衣服什么的。但是他们苹果什么的都很便宜,我不知道在场有多少人宁愿在城中村购物,因为真的实惠一点。

因为我们特工队里的人大多数是艺术家,我们能和住白石洲的人怎么样产生关系呢?我们决定住进去,因为是白石洲所以房租很便宜,我们租了一个十二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月八百五十块钱,作为我们的展示基地。

它有一点便宜是因为它没有向外的窗户。我们的邻居有窗户收九百块。那为什么需要跟白石洲发生关系呢?这个是白石洲和华侨城的一个城墙,这个是白石洲和华侨城的一个门。

从华侨城可以进白石洲,从白石洲除非你穿我这样的衣服之外还带着一个小卡,否则你是不能进华侨城的,还有一个比较讽刺的是南白石洲和世界之窗之间有个巴西的耶稣。如果你去过巴西,Rio瓶孔区上有一个巨大的耶稣,白石洲也有。

我们在上白石的一个握手楼租了一个房子是302,所以我们把这个项目叫做Handshake 302,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握手是这些楼群的一个形容词,楼与楼挨得足够近你可以伸手跟对方握手的,二是握手也是好意的意思,我愿意跟你交朋友。

之前我们是做了五个项目,第一个叫《算术》,第二个《More Music》和Peter Moser合作,第三个《白石洲超级英雄》,第四个《物恋白石洲》和胖鸟剧团、关注建筑发展交流中心合办的,还有一个正在做的是《儿童眼里的白石洲》,这个是和牙牙剧社合办的。

现在每个项目简单的介绍一下。因为白石洲毗邻华侨城、科技园以及深圳大学,它离深圳需要知识的工作地很近,所以住在这里的白领占据了白石洲人群的60%,有很多在华侨城做建筑、做设计的,也有很多在科技园创业或者做研究的,他们都住在白石洲。

那我们假定,如果你的薪水是一个月五千块钱,除生活费之外能存两千块钱的话,你要花多长时间才能买到或者实现一个深圳梦,恐怕在目前我们很多梦想是要买回来的。

那么很多人说如果你光赚五千块钱是存不了钱的,因为要买烟、应酬、喝酒、请女朋友看电影、买化妆品等等,如果你是谈恋爱还要穿漂亮一点的衣服。

但是我们设定的人群非常坚定能存钱,一个月两千,两个月能买一个iPhone,五年能买一个特别便宜的车,如果你要在南山区买一平方米的房子,按照当月公开的房价要工作17个月,所以目前在白石洲买东西、消费比买一个房子养家是一个更有可能实现、更快实现的梦想。

下一个作品是白石洲超级英雄,为什么说是白石洲超级英雄,因为每个人入住握手楼之后,他出来了是要扮演一个能改变他命运的角色,而这些角色有炒粉侠、消防侠、护幼侠、送东西的啤酒女侠,而为什么说他们是有超级英雄的能力,因为有了他们深圳才有今天。

如果你认真计算所有住过白石洲的人不可能只是14万,如果你把所有的曾经住过城中村的深圳人算到一块,二十年以来我们是怎么巨大的一个正能量,毫无疑问这是超级英雄的表现。

然后我们是带着这样一个思考去参加建筑双年展,我们带去了《物恋白石洲》,这个话题是在马克思的思想里的「恋物」,我们以为一个东西能改变人生的,比如说我是个男的,我以为买一辆很好的车可以让我更有尊严。

但是是这个车是让我更有魅力吗?其实是你开车的方向给你魅力,而不是那个车的品牌。同样一个女的穿衣服漂亮,但吸引我们的其实是姿态而不是布料。

《物恋白石洲》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盖这么多建筑,包括握手楼、豪宅,我们到底是想通过这个物品改变什么样的人生。我们的房子、我们的东西都是一种能改变人命运的物品,但是取决于我们怎么使用它。

因此我们城中村特工队想通过这样的艺术活动和社会对话,同时我们愿意培养生活在白石洲下一代小朋友的艺术能力,所以我们给他们开一个话剧培训的班。二月底,我们会有一个原创演出,还原他们眼里的白石洲。

城中村是深圳的财富,是改变人命运的地方。这些城中村给我在深圳怎么做人很多启发,因为我是移民,我们都是移民,而我们可以一起找一个更适合我们目标的一条路。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