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周云蓬,最具人文气息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9岁时失明,15岁弹吉他,19岁上大学,21岁写诗,24岁开始随处漂泊。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获得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诗歌奖。

行到水穷处,偏要大声唱

2014-01-12深圳
我想开拓这些孩子的视野,让他们知道可以通过奋斗有尊严的生活,不仅是生存。一个好的社会,不全是高楼大厦红男绿女。是有残障的人在街上行走,有轮椅,聋哑人进饭店吃饭,盲人拄着盲杖在街边。如果没有这些,那是屏蔽掉了,他们只能在家里。
  • 9162
  • 19

已有19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行到水穷处,偏要大声唱

周云蓬 2014-01-12

为参加一席的讲演,我去香港买了一条新的裤子,你看,效果还可以,没白花钱,没白花港币。

我今天讲的是两个主题,一个是我的《中国孩子》,是我非常重要的一首歌,还有一个是我们做的公益,是帮助盲童的《推土机》。

20年前 ,1994年,那个时候我刚毕业,在沈阳很焦虑,在铁西区。然后在收音机里听到1994年12月8日在新疆的克拉玛依有一个火灾,有288名小学生遇难,那好像是一个报告文学,比较长的报道,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叙述。

它讲一个妈妈,妈妈讲她女儿的故事,说她的姑娘,就是中间的遇难者。她说当天这个小姑娘中午就跟她妈妈告别说,我去上学,晚上要参加一个那样的联欢会,妈妈那时候发烧,就说哦那你去吧,我今天不能送你了。

然后那个小孩就跑到楼底下,后来突然又上来说,妈妈我爱你。然后这个妈妈就觉得有点,在日常生活里这样的事情有点矫情,说「哎呀!你去吧,没事的」,然后她就听到这个小姑娘,咚咚咚咚跑到楼底下。

后来晚上,同事告诉她说,那个孩子演出的那个场所友谊馆着火了,火很大。然后她说,我那小姑娘是给领导献花的学生,应该没事的,因为他们同事都说领导都出来了,基本上受了一点伤,但是都出来了,那我孩子是给领导献花的,应该没问题,她很自信。

但后来就等啊等,最后小孩没有出来,到晚上,到殡仪馆后来看到了她孩子,她就很难过。因为那个时候小孩已经看不出谁是谁,但是她穿了一件她亲手给她织的毛衣,一个红毛衣,妈妈给她织的,她一眼看出那个孩子就是她的孩子。

然后这个事情当时听了就觉得心里很堵,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写歌,也没有各种抒发的渠道,缺少了,然后就一直堵在心里、

后来开始写歌,去北京,到处走写了很多歌以后,到了新世纪21世纪,2005年就在黑龙江,有个沙兰镇,那儿发洪水,但是那个学校是在镇上的最低处,学校被淹没,88名孩子丧生。对我有很大触动。

给我的最后一击,当然是2003年成都的李思怡。

她的妈妈是个吸毒的人,李思怡只有三岁,她妈妈吸毒被派出所讯问拘留,但是李思怡三岁,关在家里就没人照顾。她就跟警察说,说我有个女儿在家里,我要给她喂饭,但是没有人相信,因为一个吸毒者,大家都觉得她在说谎,后来这个孩子就饿死在家里。

我觉得这个事情那么样的不可思议,在成都那么一个红男绿女天天打麻将的那么一个很悠闲的世界,会有一个三岁的小女孩饿死在家里。

我不知道说什么,其实有关孩子的痛苦是最深的深渊,你不容易去解说或者去开脱,你不能说「哦! 基督教或者上帝爱她把她接走了」,那你愿意上帝把你的孩子以这种方式接走吗?

我觉得没有,或者说佛教,就说前生有业障或什么,也不对。

其实我前一阵到台湾,拜见有个叫随佛法师,他跟我讲,不是受迫害的人都是因为业障,不是所有弱势的受损害的人都要归纳为业障,他说这样是没有道理的,这样也是很怪的理论,我觉得他说得也对。

就是任何一个孩子的痛苦,你都不要轻易去解说,哦,他怎么怎么样。李思怡她被发现的时候,她躲在那个柜子里,因为她很害怕黑暗,那个脚都血肉模糊,踢门踢的,没有人救她,那她将来即使到天堂,享受一万年的那种天堂的生活。

可是这三天的黑暗,或者这三天的绝望,我觉得能弥补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可能不容易裁判一个孩子的痛苦,所以我也在想,就是人是在你无路可走的时候,或者在你无话可说的时候,祈祷音乐降临,因音乐能够填补这种语言和思维上尽头的空白。

然后我就写了《中国孩子》这首歌,这首歌其实写得非常水到渠成,很容易。都是一些否定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不要如何,不要如何,最后是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如何如何,写完以后,我跟小河一起合作。

他去找了一些小孩,幼儿园的孩子,他说要有真正孩子的声音在里面。那时候我妹妹在幼儿园做老师,有这个条件就找了很多小孩来,但是小孩很不好哄,给他们买了很多糖果说,说咱们要唱「不要做克拉玛依…」。

搞得孩子们觉得太复杂了,他根本就不愿意唱,那咱们唱「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他也不愿意唱,后来我跟小河就想怎么办呢?

然后再发两块糖,就是唱「呀呀呀…呀呀呀」,这个孩子还挺高兴的,一直在唱。后来我们就把这个采下来,作为专辑里的一个采样,整个那种感觉很好,就是那种欢乐与悲哀的反差,我觉得特别好。

这张专辑做好以后,我觉得是我一个里程碑吧!就是我从《沉默如迷的呼吸》那种音乐里,重新进入生活,重新的很放松地进入生活,表达自己的另一面,就是非常质感的一面。

我记得2007年的时候迷笛音乐节,它设立了民谣舞台,过去民谣只是一个小菜,就是那种饭前甜点。一个大音乐节休息的时候,比方说痛仰唱完歌了,那个草地上会有民谣歌手,拿个手鼓在那儿唱唱,有这样的机会。

但是迷笛音乐节那年,专门设了个民谣舞台,当年我记得有很多现在活跃的人,比如说小娟、李志、我、赵老大、小河、万晓利,反正都是一网打尽,都在那唱。

然后那天我就非常忐忑地带着我新发行的《中国孩子》,是我自己出的50张带到现场。然后我就唱这首歌,唱完以后,那时候天差不多是黄昏的时候,在舞台上唱完那歌效果很好,大家很给面子,唱片一下就卖光了,我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唱片能卖50张,太不可思议了。

下来的时候去上厕所,还有很多朋友说「老周拍一张照片吧!老周合张影什么的!」。那时候没出过名,不知道唱完歌还要合影这种,这种感觉,刚一出名很不适应那种心情。

后来我带着这张唱片去巡演,全国到处演出,因为到了我这个时代,唱片就成了一个个体那种类似于手工作坊那样,自己出完版,自己背着去走村窜寨的去卖,然后去巡演,演了很多地方,也参加很多音乐节。

但是这歌它有它的那种,杀伤力有点严重,参加音乐节有的人就会嘱咐「老周,今天那个刘处长来了,别唱那歌啊!老周,王局长今天那个咱们不能唱这!」。

哦好好好好。

我记得最深刻的一次,也是在深圳我们做演出,主办方是个好朋友,他就说,老周今天我们重要的领导坐在第一排,他要听完,《中国孩子》这歌咱们能不能不唱。因为我们好朋友办演出,我也不好意思害他,我说好吧好吧!

那不唱就不唱,我可以唱那个《不会说话的爱情》,唱《九月》嘛,还有别的歌唱!但是我觉得我可以跟他开个玩笑,我在上台的时候,我就说今天我要唱一首我的代表作「中国…」,我在冥冥中好像听到他的心脏就怦! 停了。

然后我说「房子」,然后我听他的心脏又开始跳了,这个好玩嘛,然后下台说,老周你这个坏人,你差点把我害死。我就知道人们难道这么害怕一首歌,为什么?

我不知道,就是害怕真实嘛!

其实这些歌是很白描的,没有一点夸张,克拉玛依的确有288名孩子牺牲,的确现场有人喊「让领导先走」,那些家长的悲痛也是真实的,真实的东西成为了一种偏激,这就是很值得反思,我不知道什么是现实。诚实和真实成为了一种愤青和偏激,那怎么样的是现实呢?

但是后来也是碍于生计,可能也是自己不愿意老扮演一个反叛歌手或者叛逆歌手,或者是那样的标签,也没有做什么叛逆的事情。这个歌唱得就相对少了一些,然后有一天我们中国的摇滚界的明灯左小祖咒先生,见到了我就突然问「哎老周,最近怎么不唱《中国孩子》了」。

我说,我说领导自尊心都很强,这样的话咱们也要尊重他们。「哎呀老周,我觉得你就这歌写得还凑合,别的都不行,你得唱这个,让人们知道有这事」,左小其实话糙理不糙,的确是这样的。

因为后来中国关于孩子的灾难越来越多,可能因为有互联网这种自由传播,我们会看到得越来越多,比方那个汶川的校舍倒塌,还有那些校车的事件,还有毒奶粉,还有很多吧!我觉得举不胜举。

就包括山西有个男孩被挖了双眼,包括南京有两个小女孩跟李思怡一样,李思怡是2003年,她们是隔了大概七年或者八年,也是饿死在家里。那这种事情,一个成年人怎么自处呢?你觉得成年人在这个时代里要羞愧吧,有一点羞愧,或者你的良心不能永远的安稳吧。

当然我们也会听到很多种声音,就说「哦!你们这些人就是纸上谈兵,或者是批判社会就为了赚取眼球」,批判公知的态度都是这样的,尽管我也不是公知,但是我觉得为了堵住这些人,这些五毛党的悠悠之口。

我们也在做着很多别的事情,比方说我做的那个《红色推土机》和《金色推土机》,这是一个具体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做那种唱片,民谣的合集卖了以后,帮助像我一样失明的盲童、小孩子、盲孩子,给他们买读书机、乐器,还有帮他们上学,交学费。

因为我小时候就深有体会,我小时候是特别爱读书的那种孩子,那时候想当文学家嘛,基本上就指向托尔斯泰那个级别的,就是想当文学家,然后爱读书,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就听那个阅读欣赏,早上把那个记录下来。

爱读书,那时候渴望读书,找邻居读,找妈妈读,我妈妈只上过六年学,一边洗衣服一边给我读书,找那个同学,找那个隔壁的所有人,把人都烦死了,非常烦。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记得我暑假出去打工,是在那个长春广场旁边帮人按摩,一个腿两块钱,我学过一段按摩,一个胳膊一块五,后背呢,后背就是两块二左右那样的,我挣了钱,就是想找同学读书,因为很多同学暑假勤工俭学,交给他们读书。

那个时候,因为这是挣的钱,花钱读书,就要读那种很艰难的,就是平常不容易读的那种很艰苦的书。因为这个钱挣来不易,那个时候读什么?

就读《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但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其实没有什么,你觉得是没有什么艰难的,还不如那个《山海经》或者是古文更难读,不是那样的,因为这本书大家有人读过吧。

它里面有一些那样的,这个人的下体的什么什么那样子,那时候我们找同学读,有的是女生 这么一读大家都很尴尬,所以 想把这个书读完的机率就很低。然后自己只能赚钱去,让人尴尬的时候,要给人付一定的费用做一定的鼓励。

其实我们读书是很艰难的,不知道书里突然蹦出什么内容,所以那个时候真是……。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幸福,有心酸也很幸福,就是那么爱读书。

然后说到这些孩子,就是这样的,我推己及人嘛,现在就想还是帮他们,帮他们买阅读机,还有买各种乐器。去年我在北京做了一个夏令营,就是用我们推土机的所有的收入一部分,做那个盲童夏令营。

把那些农村的盲孩子接到北京,他们有贵州安顺盲校的,还有福建龙岩盲校的,还有兰州,还有拉萨的盲童幼儿园,还有河北邢台的孩子,把他们都接到北京,然后去自然博物馆、科技馆,还去那个国家大剧院看了一场交响乐。

除了这个精神上的,还有物质上的,吃烤鸭,吃麦当劳,为什么吃麦当劳呢?

我觉得这些孩子都是从很偏的地区来,他们家那边不缺那种原生态食物,吃点垃圾食品,也许也是个美好的回忆,孩子们都很幸福,玩得很开心,他们觉得他们很喜欢北京。

其实我一点不喜欢北京,我倒愿意在大理给他们搞一个夏令营,我觉得还挺好,当然北京必定它有很多文化的多元性的东西。我记得最后一天,我们开联欢会,问孩子们,我说你们将来有什么梦想,跟周老师交流一下。

有个小孩说我喜欢法律,我将来想当律师,我觉得挺好,盲人当律师,容易去美国,还挺好的,不错。还有问那个,那你呢,你看你将来?我要当大明星,这个你得等,周老师还没成大明星呢,这要排队。

再问孩子说,我要做这个出租车司机,哇!我说周老师做梦的时候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其实那些孩子他是有好多种想法,他的人生在他的梦想里是多元的,那么多道路,但是大多数孩子只能学按摩,按摩就是他们去找到一个唯一的出路。

所以我觉得每一年,今年我要做夏令营,明年也要继续做,我想就是开拓这些小孩的视野,让他们知道,你可以通过奋斗做别的事情。然后很有尊严地生活,不是凑合着生存,不是生存,而是生活,这是很重要的两个概念,不要以生存为满足,而是生活。

我今年刚去完台湾,我看到他们那些街边有很多视障人唱歌,很有尊严地在那儿,不叫卖艺, 不叫乞讨。我还认识了那个叫张玉霞的姑娘,她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她叫做台湾的小邓丽君,妹妹送她到淡水边唱歌,然后唱得很出名,现在演出机会也有。

我就说我们大陆能不能让视障人去在街边唱歌,在那些旅游区或者一些好的地方,风景优美的地方唱歌,我觉得这个不丢人呐。我们全民族到香港抢购奶粉我们都不觉得丢人,那允许一些视障人在街上唱歌,这样是好事,这样也解决了这些视障人的生计,但是也让普通人知道失明的人,他们是什么样的。

一个好的社会,不是说全是高楼大厦,红男绿女,我觉得一个好的社会,是有残障人在街上行走,有轮椅,你会看到聋哑人进饭店吃饭,看到盲人拄着盲杖在街边走路。如果没有这些 ,那是屏蔽掉了,人们有意地把他们屏蔽掉了。

他们只能在家里,你们看不到他们,但是中国有一千多万视障人,还有很多别的残障人,应该让他们在阳光下一起生活,我觉得这是需要大家努力的。首先也需要我个人,是他们中的一员去努力做这个事情。

也希望你们,在座的朋友,听我讲演的朋友,帮我们一起呼吁,让更多的视障人可以在街边唱歌,这是第一步, 好吧。

谢谢!

下面我就开始我的才艺表演喽,这首歌叫《失明的城市》,是我最近刚写的:

「看不到你如此美丽

但是知道你心是善良地

看不见白云飘过屋顶

但是风告诉我远方

有好阳光 有好月光

山的那边

有一个失明的城市

没有目光 不需要打量

握住手 就是好朋友

摸一摸脸 认出你是我爱的人

在那一个失明的城市

所有盲道都是安全的

跑来跑去的大狗和小狗

可以带上你 想去哪就去哪

去树林 去爬山

去约会 去上班

去海边 去沙滩

脱了衣服

谁都会不能看得见

在那个失明的城市

所有盲道都是安全的

跑来跑去的大狗和小狗

可以带上你 想去哪就去哪

去约会 去上班

去树林 去爬山

去海边 在沙滩上

脱了衣服

谁也不能看得见

失明的城市

失明的城市

失明的城市

我们全都看不见

哦 我的眼」

谢谢!最后一首歌《不会说话的爱情》,坐着听讲虽然每个讲的人都特别生动,但是要坐这么久,很敬佩你们,你们很辛苦,但是后面有胡德夫老师,我希望你们坚持。

「绣花绣得累了吗

牛羊也下山咯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生起火来

解开你的红肚带

撒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里荡开

没有窗亮着灯

没有人在途中

只有我们的木床儿唱起歌

说幸福它走了

我最亲爱的妹呦

我最亲爱的姐

我最可怜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日子快到头了

果子要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

我们只能在彼此的梦境里虚幻着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来

徘徊在我的未来

徘徊在水里火里汤里冒着热气期待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把往日的灵魂附体它重新回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往昔的灵魂附体它重新回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往日的灵魂附体它重新回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往昔的灵魂附体它重新回来

它重新再来

它重新再来」

谢谢!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