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胡德夫,被媒体誉为“台湾民歌之父”与“台湾原住民运动先驱。2005年4月出版音乐专辑《匆匆》,获得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1993年至2005年)第2名。

时光

2014-01-12深圳
但是我觉得在时光里面去、来,最美的部分就是有梦在其中,而这些梦有些我能去实现,也可能大部分只是美好的梦而已。
  • 5820
  • 9

已有9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时光

胡德夫 2014-01-12

「牛背上的小孩」

演唱:胡德夫

歌词:

温暖柔和的朝阳

悄悄走进东部的草原

山仍好梦,草原静静

等着那早来到的牧童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已在牛背上

眺望那山谷的牧童

带着足印飞向那青绿

山是浮云,草原是风

唱着娜鲁湾的牧歌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唱在牛背上

娜鲁湾……

曾是那牛背上的牧童

跟着北风飞翔跳跃

吃掉那山坡,坡上那草原

看那遨翔舞动的苍鹰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吗

终日赤足,腰系弯刀

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吗

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吗

牛背上的小孩仍在牛背上吗

刚刚唱的这首歌就是我小时候在山谷里的回忆,这首歌算是我作品里最早的一首歌,我尝试写这歌的时候想把自己的故事写在歌里面,于是就产生了这一首歌。

待在这个山谷仿佛时间是停止的。我今天的题目就是“在时光里面我的「去」”,「去」指的离开这个山谷到一个地方去,然后在那边徘徊,然后再回来。

我记得小时候妈妈牵着我的手在这个山谷里面,她到河里面去提水、洗衣服都带着我,在太麻里――我们那个地方,有一条溪叫太麻里溪,就在太麻里溪谷深处,大武山怀抱的一个山谷里面,满山岳桃花,飞舞着蝴蝶。

小时候放牛的时候可以看到天空翱翔的苍鹰,母鹰带着小鹰在天空互相呼唤着,那么回头想一想地上也有一个柔慈的妈妈对我是无尽的爱、无怨的叮咛。

11岁的时候,爸爸通知我说你可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读书,小时候一直认为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山谷的,爸爸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个事情,那是父亲想遂他的一个愿――去日本读书。

日本人还占据台湾的时候,母亲在旁边就吵着说这孩子不能离开我,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离开我谁帮他洗衣服,谁帮他缝扣子,谁帮他打理一些事。她说就在台东这个地方读书就好了。

我是来自台湾东南边的一个地方叫台东,不知道有没有人去过。那我讲的太麻里就是吃台湾牛肉面的一个地方进去,有一条溪叫太麻里溪。

我记得那离声中整个山谷很像在叹息,我的老朋友们、小朋友们远远地就跟我招手,妈妈在旁边很悲戚地在旁边哭着。而我就是懵懵懂懂的一个孩子,被哥哥牵着手手辗转到台湾的最北边去了。

到了淡水这个地方之前,我以为时光都是停留在台东的。到了淡水以后因为我带着很重的排湾腔――排湾族的口音,没有人听得懂我讲的国语,所以我就常常溜到学校后面的这个树林里,问这些相思树同学你要去哪里呀,朋友你要去哪里呀,然后我自己回答。

这个方式延伸了很久,我用这样一个方式,用自己的母语和树说话,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我还没有忘记母语的一个方法。

在淡水每一个日落都是很美丽的,在那边六年的时间你会发现到欣赏每一个日落都是在提醒你时光在那边流逝,歌声也是一样。每年圣诞节一报佳音,听到圣诞节的歌就知道这今年大概就这样过去了。

参加橄榄球队,每年参加全省全国的锦标赛,你看着你得到锦标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年头要过去了,这样子一直到了大学里面。大学过得更快,我们外文系和法律系的男同学处得特别好,常常在谈大家的抱负。

那个时候我的志向很大,我想当外交官。同学们的志向也很大,大家都带着年轻的那个梦,觉得我现在在第一学府我的梦一定会实现,但是落空的人比较多。

有人说他要当总统治国,他要怎么治理这个地方。后来有个同学说胡德夫,我觉得台湾总统应该是每一个种族的人做两年,从排湾族开始做起,你先当总统。结果没有一个人当成,只有我们那一届法律系的马英九做到了。

台湾的变动非常大,不管是在歌里面、艺术里或者是文学中,社会运动、社会变迁都在我们的那个时代发生。那么到现在老同学聚在一起的时候,有许多人不在,我们还是滔滔地在谈很多的理想,很大的理想。

就像一首歌我们常常唱的一首歌Those were the days里面讲的我们是变老了很多,但是其实我们没有变得多聪明也没有变得多有智慧,老同学跟老同学碰在一起只看到那种渐渐衰老的样子,也是蛮感慨,所以我们每次聚在一起我们都会唱这一首歌。

Those were the days

演唱:胡德夫

歌词: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tavern

Where we used to raise a glass or two

Remember how we laughed away the hours

And dreamed of all the great things we would do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 la la la…

Those were the days

Oh yes those were the days

Then the busy years went rushing by us

We lost our starry notions on the way

If by chance I’d see you in the tavern

We’d smile at one another and we’d say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 la la la…

Just tonight I stood before the tavern

Nothing seemed the way it used to be

In the glass I saw a strange reflection

Was that lonely fellow really me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 la la la…

Those were the days

Oh yes those were the days

Through the door there came familiar laughter

I saw your face and heard you call my name

Oh my friend we’re older but no wiser

For in our hearts the dreams are still the same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 la la la…

Those were the days

Oh yes those were the days

就这样子我浪漫地热爱着很多的歌在我们的日子里面过去,我自己也碰到很多的朋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碰到李双泽、杨璇,碰到那个民歌的时代。一直到民歌三十年又碰到都老了的大家,从美国回来、从全世界回来,久久没有看到的朋友再下去就民歌四十年了。

这样的一个台北,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它变成了我的第二个家。但是我写的歌里面几乎每一首歌都指向东太平洋下面的一个地方,我出生的地方,我曾经用自己的步伐踏出来的这个地方。

我的心里面一直唱着这样的歌,写着这样的歌,譬如说《大武山美丽的妈妈》,写的这个《最最遥远的路》,哪一天我要上去那个最后一个上坡我就回到自己的田园。这样的梦一晃就是五十年,我太太常常跟我说还早,我看你还不想回去,你回去台东你要做什么呢。

一直到后来我们有一个像刚刚Chris讲的这个故事一样的事迹,狗和猫把我们和台东联系起来,也是我们想回到台东的一个算盘。我的太太她在这个台北景文科技大学进修,进修的时候常常会在雨中打电话回来说老公我看到了茅草里面有一只猫。

我说好,你就带回来好了。她就从那个草丛里面带回来一只猫、狗,都是奄奄一息的。有一回我们去到台东一个部落,看到一只猫的脚被车子压断,我太太看到后就取消那个假期,把那个猫抱着回台北帮它治疗,我太太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希望Chris有空来台东和我太太见个面,他们会变成很好的朋友。

后来我们养了大概5只猫、4只狗,在景文大学捡到的那个狗取名叫做胡景文,它也姓胡。那只脚压断的猫后来生了很多孩子,它是在那个白首莲这个部落捡到的,所以我们给它命名叫白首莲。

虽然我们在台北租的房子有院子,但是对猫狗来讲是太小了,我太太她是南投的人,她也不知道在台东我们可以到哪里去住,但是她说台东应该空地比较多,那么我也刚好就趁这个机会也不必计划什么就回去吧。

我和我太太说,你也会煮菜,我帮你开一家那个小食店、牛肉面店。我们就这样子遂愿地回去了,这么一晃就是五十年,终于回到自己日夜写在歌里面的故乡。有一首歌叫《最最遥远的路》,我想再唱给大家听,那是我一直想像那样子地回家。

「最最遥远的路」

演唱:胡德夫

歌词: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复杂的训练

引向曲调绝对的单纯

你我需遍扣每扇远方的门

才能找到自己的门 自己的人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来来来来来.....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这是最后一个上坡

引向田园绝对的美丽

你我需穿透每场虚幻的梦

最后走进自己的田 自己的门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来来来来来.....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回到台东这个地方遂愿是遂愿了,但是这一颗很难驾驭的养不休着的心还没有安静下来,还在那边想东想西的。但是我觉得在时光里面去、来,最美的部分就是有梦在其中,而这些梦有些我能去实现,也可能大部分只是美好的梦而已。

但就是这样子,每一个时光滴答滴答走,这个梦也一场一场地来到,最后总觉得有一些遗憾在,比如时间多一点的话或者是时间能走慢一点的话,可能有些梦还来得及去遂愿。就像我正在写《匆匆》这首歌的时候,它是我第二首最早的作品。

这个歌里面的时间是一个箭头一直往前走的,不是说我们虚掷光阴,是光阴把我们抛得远远的,它一直跑,照它的意思一直跑,但是我们嘴巴里面在唱Jim Croce的一首歌《Time in a bottle》,我才知道原来也有人和我一样,希望时间是可以锁在那个瓶子里面,可以把一些还没有达到的愿望暂时锁在一个地方。

时间匆匆的滴答滴答走,最后我就唱首希望停在瓶子里面的时间Time in a bottle和《匆匆》。

「匆匆」+Time in a bottle

演唱:胡德夫

歌词:

初看春花红

转眼已成冬

匆匆 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

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 宇宙永无穷

匆匆 匆匆

种树为后人乘凉

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啊 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 一会儿东

匆匆 匆匆

If I could save time in a bottle

The first thing that I'd like to do

Is to save every day

Like a treasure and then

Again, I would spend them with you

If I could make days last forever

If words could make wishes come true

I'd save every day

Till Eternity passes away

Just to spend them with you

But there never seems to be enough time

To do the things you want to do

Once you find them

I've looked around enough to know

That you're the one I want to go

Through time with

If I had a box just for wishes

And dreams that had never come true

The box would be empty

Except for the memories

Of how they were answered by you

But there never seems to be enough time

To do the things you want to do

Once you find them

I've looked around enough to know

That you're the one I want to go

Through time with

我们都是赶路人

珍惜光阴莫放松

匆匆 匆匆

莫等到了尽头

枉叹此行成空

人生啊

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 一会儿东

匆匆 匆匆

匆匆

匆匆

我用这首歌给大家拜个早年,有个很好的新年,我也在这里做一个广告,到台湾来不要忘记到台东,这里有一家最漂亮的店,这里的老板娘也是最漂亮的,牛肉面是最好吃的,它的名字叫带着欢喜来到台东――「喜来东」。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吹吹太平洋的风,最后送给大家《太平洋的风》。

「太平洋的风」

演唱:胡德夫

歌词:

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唤

最早的一个故乡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

吹过所有的全部

裸裎赤子

呱呱落地的披风

丝丝若息 油油然的生机

吹过了多少人的脸颊

才吹上了我的

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

最早世界的感觉

最早感觉的世界

舞影婆娑

在辽阔无际的海洋

攀落滑动

在千古的峰台和平野

吹上山吹落山

吹进了美丽的山谷

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

最早母亲的感觉

最早的一份觉醒

吹动无数的孤苦船帆

领进了宁静的港湾

穿梭在美丽的海峡上

吹上延绵无穷的海岸

吹着你 吹着我

吹生命草原的歌啊

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

最早和平的感觉

最早感觉的和平

吹散迷漫的帝国霸气

吹生出壮丽的椰子国度

漂夹着南岛的气息

那是自然 尊贵 而丰盛

吹落斑斑的帝国旗帜

吹生出我们的槟榔树叶

飘夹着芬芳的玉兰花香

吹进了我们的村庄

飘夹着芬芳的玉兰花香

吹进了我们的村庄

吹开我最爱的窗

当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

吹过真正的太平

当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

吹过真正的太平

最早的一片感觉

最早的一片世界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