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绝顶凌绝顶,15岁时意识到自己的男同性恋身份。先后创办飞赞网和ZANK,ZANK是一款服务于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用户群的手机社交软件。

为同志服务

2014-03-02上海
也许你并不是一个同志,但是每个人,在某一个时刻,你都会有可能成为少数人。
  • 3364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为同志服务

凌绝顶 2014-03-02

跟很多同志相比,我十分幸运。我在1998年读高中的时候,就跟我的父母出柜了,现在我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还有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同志。我现在跟我的朋友在一起,就是我的爱人在一起,我的父母和他的家人都很支持。

去年我做完同志社交软件ZANK之后一周,就有风投要投资我们。我觉得这个时代的变化给我们很多鼓舞,但是很多人可能会想,同志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不是非常少见?恰恰相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和同志发生关联。

举个例子,这位是图灵,被称为计算机之父,他就是一个同性恋;这位是蒂姆•库克,苹果公司CEO,他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科技公司CEO之一,也是一个同志;这是马克•雅各布,他在LV做了16年的艺术总监,你的LV很可能是他设计的;还有《生活大爆炸》里扮演谢尔顿的演员,他也是一个同志,跟自己的爱人生活在一起很多年。

国内其实也有很多,大家知道张国荣是同性恋,还有很多人都喜欢的词人林夕。除了这些科技界和艺术界的名人,在我们的生活中其实也很多。这是我们Zank软件的截图,打开软件你可以看到附近的人,我们把北京的那些用户热点放到地图上,我们看到它的热度,大家会发现,在三里屯、国贸这些地方有很多同志,包括中关村那边很多大学。

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就是同志到底有多少?科学界的一个共识是,同志占人口中的比例大概是5%,今天我们现场来了五六百人,所以在今天我们这个场子里几乎必然会有同志,而且应该还不少,是吧?

还有一个大家常见的问题是:性取向是否可以改变?曾经有人想来我们公司工作,但他是一个直人,他问,我到你们公司会不会被掰弯?我说不用担心,因为性取向是不会被改变的,它不是一种选择,不是说我今天我想做同性恋,想做异性恋,还是想做双性恋,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被掰弯,正如一个同性恋也不会被扳直一样。

我们看一下世界不同地区对同志的看法。在这个图片中,大家可以看到非洲有很多橙色、深色的部分,在那些国家,同志还是被视为违法的,有些地方甚至会被判死刑,比如说在伊朗,比如说在沙特阿拉伯,前一段时间乌干达也宣布同志是有罪的。

但是在另一边,很多地方是呈现蓝色、深蓝色的地方,这些地方允许同性结婚,或者是承认他们的伴侣关系。现在全世界一共有十五个国家承认同性之间的婚姻关系,这其中包括加拿大、巴西、阿根廷、葡萄牙、西班牙、新西兰、法国,非洲也有南非是允许同性婚姻的,现在几乎每年都有新的地区和国家允许同性婚姻。

由于这个趋势,所以大家会注意到很多企业、商家也开始支持同性婚姻。比如来自瑞典的宜家,瑞典是允许同性婚姻的,它对同志非常友好,于是宜家就专门针对同志群体做了一些广告。还有这种来自瑞典的酒,绝对伏特加,它支持了很多同志的权益活动。

中国的情况怎么样?我们在去年从我们的用户群中调查了一万多个同志,做了一个同志生活消费调查,我们在旅游、护肤、住宿、移民各方面做了调查,这是其中关于消费电子产品的,我们会发现,同志中用苹果手机的数量是最高的,这跟我们软件的发现也是一致的,我们应用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用户都是苹果的用户,而在一般的应用中,苹果用户一般只占1/5、1/6这样的比例。

正是因为在中国同志群体最近几年发展得非常迅猛,所以我在2010年的时候,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创办了飞赞网。飞赞是一个同志的社交软件,在上面你可以放自己的照片,分享自己的生活,认识朋友,还可以参加很多活动。

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来维护这个网站,很快就有很多朋友参与进来,他们帮忙组织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去年五月份的时候,我们决定正式组成一个团队,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同志应用,于是我们决定做ZANK。

我们做飞赞,做ZANK,目的都是希望能够为同志服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交友。这是我前几天在微博上收到一个朋友@我的,说他通过ZANK找到了朋友,而且恰恰就是在上海的中山公园。

这是上周在北京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光猪跑”活动,这个活动也有很多同志去参加,他们在身上涂着ZANK的标志。我有很多朋友去参加,左边戴着绿帽子那位是我的一个美国朋友Chris,中间那位穿白色内裤的是我们的一个同事。

去年我们还走进了很多校园,包括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航,还来过一次上海的复旦大学,也有两个学校也把我们拒绝了,一个是北交大,还有一个是北邮。当然我们觉得已经很满意了,因为校园毕竟是一个比较慎重的地方,但是毕竟我们走出了第一步,一起来分享有关同志的一些知识、情感和生活。

我们软件还有一个功能是发活动。我今天截的图来自上海的同道,同道是上海地区一个组织各种线下活动的组织,这个活动是前段时间他们一起看电影。他们还曾组织过很多同志母亲,她们支持自己的孩子来做线下的一些分享活动,人来得很多,场面也非常好。

所以我们希望ZANK也能成为一个组织活动的平台,希望很多组织在ZANK上分享他们的信息,然后让更多的人在线下聚集起来。因为国外有一些地方是允许同性婚姻的,所以很多同志希望能移民,我们在去年的时候也做了一次同志移民的讲座。

坐在中间的那位是在移民方面非常资深的一个律师,他告诉大家如何移民去澳洲、加拿大等国家。在一些国家,比如说在澳大利亚,如果你们是同性伴侣的话,你们能够得到跟夫妻或者男女朋友一样的待遇。

去年我们还做很多视频,其中有一个系列叫做「九个GAY」系列,效果非常好。第一集叫做《九个GAY教你如何追男人》,因为我们想我们是男人,我们最了解男人,我们该告诉女孩子你们应该怎么追男人。

后来我们还陆续拍了《九个GAY教你如何治愈失恋》等等,还有很多人回家过年的时候都被父母逼婚过,同志更是,因为很多人没有向自己的父母出柜,但爸爸妈妈总问你什么时候结婚呢,所以后来我们年前和乐视网合作,推出了一个视频叫做《九个GAY教你回家过年》。

通过这个视频,我们也希望能够让公众更多了解这个群体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的表现可能跟我们大家日常中想象的同志不太一样,他们可能也很开心,也不是每天都很忧伤,每天都控诉社会。

我们还曾组织过大家去台湾游行。这是一张让我非常感动的图片,那是在2012年,我参加台湾台北的第十届同志大游行,大家看到,这是在路边一个小学生在看游行的队伍,游行的队伍中大家举着各种各样的牌子,我们要多元婚姻,我们要争取自己的各种各样的权利。

当时我就在想,一个孩子看到这种场面,他可能是一个同性恋,也有可能是异性恋,但他无论是什么性取向,等他长大的时候,回想他自己小的时候曾经看过的这么一个场面,看过有那么一群人在为自己争取的权利而奋斗,他一定会想,我们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我应该尊重和我不一样的一些人,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出去表达自己观点最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我在想,每个人,在某一个时刻,你都会有可能成为少数人。你认为你是一个直男,但是某一天你没了工作,你变成一个失业者,你认为你是一个美女,但是你可能会老去。所以我觉得只有当我们了解跟我不一样的人,我要了解他,尊重他,甚至支持他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社会才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真正的和谐。

最后我想用一棵树,来表达我最近对同志和直人的一些比较。我觉得,如果人生是一棵树的话,上面的很多枝干就是我们人生中一些最关键的时刻,比如说工作,比如说恋爱,比如说结婚,比如说生子,比如说孝敬我们的父母,每个人都希望我们的人生能够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我们希望我们的每一个枝干都非常粗壮。

对于很多异性恋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不是很难,但对同志来说,相比而言他们要面对更多困难,比如说当他在恋爱的时候,很多人不能向自己爱的人表达想法,他的枝干可能会受阻,在工作的时候,虽然很多公司不歧视同志,但是大家要知道,工作场合我们往往很八卦,很多时候同志不得不撒谎,说我女朋友在国外,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什么的,像我就面临着很多这样的问题。

结婚也是,很多人会想说,同志在一起生活开心就好了,你为什么要结婚呢?结婚是对我们权益的一种保障,比如某一个人生病之后,某些场合下你需要你的另一半去签字,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些法律保障,所以李银河连续十多年争取同性婚姻的立法是有她的道理的。

我们也应该感谢她,还比如说我们想要孩子,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到了一定年龄我们可能都希望养一个孩子,那么在中国,代孕实际上是不合法的。那么我不代孕,我想领养一个孩子,相关的领养的法案中,无论对男女关系,还是男男、女女关系,其实也是有很多阻碍的,即使是在允许同性婚姻的法国,同性领养也是经过了很久才争取到这个权利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父母,我们每个人都希望把我们的幸福、把我们人生的很多感受跟我们的家人分享,但是很多同志不能这么做。我有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将近四十岁的同志,他跟他的家人关系就很不好,因为家人总催他结婚,但是他又不想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

我妈妈也跟那个朋友说,说其实你应该坦白,每个父母都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你这样不说,父母可能还觉得你有什么病,或者你心里受过什么刺激。其实只是因为有这么一个隔阂,所以从很多角度来说,做同志的确会面临很多问题,但是我又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困难,有时候是没法克服自己心里的那些问题。

说到为同志服务,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为同志服务,如果你是一个异性恋,你身边有同志朋友,你可以支持他,即便你不知道你身边有同志朋友,但是你认为两个好基友在一起也挺好的,可能慢慢你会发现你身边的好基友就会冒出来,因为他会觉得无需对你隐瞒。

如果你是一个像一席一样的媒体,那么我们可以提供更多平台让我们的公众更加了解同志。如果你是同志的话,你也可以为同志服务,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自己生活得很好,很开心,给周围的朋友和家人,带来很多快乐和阳光,我觉得这就是同志自己为这个群体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当每个人都能把自己这棵人生之树变得非常茂盛,我觉得就会出现一片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