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纲张志纲,青年艺术家,武汉某大学教师。现主要从事漆艺教学和创作工作。在一片叶子上裱上棉布留下纹理,刷上一层大漆放置一周,漆干后再刷漆再放置。如此反复,经过三四十多次的涂抹、风干、打磨,一片叶状的漆器才能成型。

大漆

2014-04-12武汉
陶艺、漆艺、水墨被称作是中国传统三大媒材,最能代表东方艺术文化高度。大漆有生命,只有创新才能让漆艺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
  • 1001
  • 3

已有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大漆

张志纲 2014-04-12

今天我先给大家介绍一种树。这个叫漆树,它的寿命可以达到500年,高度可以长到20多米。

最有意思的是它的种子,被一层蜡质包裹着,如果在自然条件下就是掉到土壤里面,也不会生长发芽的。只有在一种极端的条件下,森林发生大火了,周围的植物都全部烧光了,它的那层蜡质被烤化了。这个时候,它就可以放心地生长了。

我们使用的天然漆,是怎么从漆树上提取的呢?看这张图片就很清楚,在漆树上割两个口子,割到它的韧木带,漆液就会流下来,然后用贝壳接着。

实际上我们使用的「漆」这个字,就是一个很好的象形文字。以前是没有三点水的,只有右边这个部分,上边是「木」字。中间的两撇就是划痕,下边那个「水」就是漆的意思。

我叫张志纲,是来自武汉一所大学的老师。现在是主要从事漆艺教学和创作工作。

今天是主要和大家聊一聊「漆」,「大漆」。

我是怎么接触这个专业的呢?还得从我考大学的时候讲起。我当时非常向往一个学校叫中央工艺。当时那个学校竞争很激烈,于是有一种投机的心态

想选个冷专业,考进去再说。结果确实投机成功了。

当初对这个漆,其实了解的不是太多,只是皮毛。真正上了大二的时候,接触了真正的专业课的时候,才确实发现我和漆还是有缘分的。

我记得上大二的时候,老师有一堂课是漆艺材料性能。可能老师当时是在开玩笑,说大漆是有生命的,如果你爱它的话,它是不会让你过敏的。

在漆还没有干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接触到这个漆呢,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过敏。轻的话可能会痒,重的话可能会起包甚至是溃烂。

我见过,我们班的同学都见过。上一届有做漆艺的一位师姐,她比较敏感,过敏之后脸已经肿得认不出来她本人是谁了。但是过完敏之后,恢复得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影响。

那么当时我也想试一下,我是我们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把那个还没有干的漆涂在了指缝里,那个最容易过敏的部位,来看一看效果,自己会过敏成什么样子。

当时我们班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接下来几天,老师一上课就会问我:

“诶?你过敏什么感觉?给大家分享一下。”

不过那几天,一直都是没感觉,那一次还真的是没有过敏。当时我也挺得意的,

我想可能是漆选择了我。我的使命就是来做漆这一行的,然后一直到今天一直做了下来。

前两天有位师兄问我,大漆为什么叫「大」漆。当时一下子把我问懵了,因为平时我们都这么叫。叫天然漆也好,叫大漆也好,土漆、国漆都是一个意思。都是指这种从漆树上提取的天然植物漆。

后来我回来想了一下,想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吧。

第一是这种天然植物漆有非常大的包容性,它可以和很多材料结合到一起,比如说陶瓷、木材、金属、皮革、纸、布之类的。你能想到的很多种材料,都可以结合到一起,这是第一点。

还有一点就是在涂料界,这个天然漆是老祖宗,历史非常非常久远。第三点就是,陶艺、漆艺、水墨被称作是中国传统三大媒材,最能代表东方艺术文化高度。

这是对于大漆何以为「大」我自己的理解

在2002年的时候,在浙江杭州萧山跨湖桥这个地方,挖掘出了一个漆弓,就是射箭的那个弓箭。前面弓着的部分,是用天然漆修涂的,时间距今有8000多年了。

实际上我们做漆的人知道,这个历史肯定不会这么短,还会更长。只是早期的那个涂的器皿主要是木器,所以说它保留得不会那么久远。

在春秋战国的时候,是漆的第一次发展高峰,非常多的技法都出现了。一个是脱胎工艺。什么叫脱胎工艺呢?

我举个例子,在战国的时候,主要的脱胎工艺是用于制作盒子和那个喝酒喝水的那种耳杯,也叫羽裳。

我们以这个盒子为例,这是汉代的一件文物,是化妆盒,叫奁。如果是做这个的话,可以先用泥巴来做出这个盒子的模型,在这个模型的基础上再用漆裱布,然后再用漆灰刮上去。可能布和灰都有几层,坚硬了之后,再把这个泥巴抠出来,这种工艺就叫脱胎工艺。

这种工艺到魏晋南北朝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是用来做佛像。这是唐朝的佛像,也是先用泥巴,把这个佛像的形象造出来,然后再裱布 刮灰再把泥巴抠出来。

还有另外一个工艺是需要提一下的,就是用针刻的装饰手法。用比较锐利的针在这个漆器表面,刻画出这个图案,这个也是战国就有的。发展到后来呢,我们就叫戗金了。

这个漆艺的技法,大概是汉唐的时候传到了日本。我们可以看看日本的一位作者,做的这个戗金工艺。其实就是从针刻的这种技法来的,它是在非常光滑的漆器表面,用各种刀具刻出他需要的图案。刻痕不会很深,在这个刻痕里面擦上薄薄的生漆。等它似干非干的时候,再把金粉或者银粉,甚至有颜色的粉搽上去,形成需要的图案。

实际上在战国的时候,漆最主要还是用在战争方面。比如说用在战船上面,用在盔甲、盾牌,一切武器的木材的部分。剑的剑柄或者剑鞘都会用到漆,这样能够大大延长这种武器的使用寿命。

这对盾牌、盔甲有什么好处呢?刚才讲的脱胎工艺,它主要是用皮革或者布来做。这样做出来的盔甲和盾牌,既轻便又非常的结实,在当时算是非常高科技的产品了,日用品方面的应用也非常广。

杜甫有句诗叫「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我们说的那个朱门,实际上就是用红色的漆刷的门,可见当时的达官显贵的奢侈生活,也能说明漆的用途非常非常的广。

在日用方面比如说食器,酒器,喝茶的一些器皿,甚至棺材 家具等等,都能用到漆,使用面很广。

发展到唐代的时候又有一种技法,我觉得也有必要讲一下,就是雕漆工艺。

它就是把漆刷到一定厚度,直接用刀子刻出图案来,有点像浮雕。如果全部是红漆呢就叫剔红。如果这个图案有黑漆红漆呢,就是叫剔犀。这个就是剔犀。如果是雕得五颜六色的就叫剔彩。这件是剔彩,明朝的一件作品。

这个工艺是在我们中国是最有特色的,目前其他国家在雕漆方面,还没有能超过我们中国的。

其实漆的用途非常非常广,我们现在生活当中,或者说日用品方面很少看到了,但是在工业和国防方面还是有的,这个我简单地讲一下。

比如在海军的军舰那个下水的部分,还有石油管道里面需要漆,一些化工生产的工厂里面需要漆,甚至这个做化学实验的桌子上面的涂料都可以用到天然漆。

这是因为天然漆有一些特别好的特点,它干了之后非常非常的坚硬,可以达到甚至还可以超过玻璃的硬度。干燥凝固了之后还能够耐一定的弱酸弱碱,这是做过相关的实验验证的。

各种各样的涂料涂到玻璃板上,有化学涂料也有天然生漆或者说大漆,放在弱酸弱碱里面过一段时间后,只有天然生漆是安全无恙的,其它的涂料都有不同程度的消解。所以天然漆才能用到我们的国防、化工方面。

现在来谈一谈我的创作吧。和大漆打了很多年的交道了,它的一些特点和脾气,也摸到了一些。

我创作的原则是:第一个,一定要体现漆这种材料的特性,体现它的唯一性,其它任何材料代替不了;第二个,就是尽量形式上也好,或者技法上也好,做得有所创新,和我们现在的生活能产生联系。

我在06年的时候有一个想法,想在树叶上面做一些漆的效果,当时在满校园地找树叶,最后选择了广玉兰的树叶来做实验的对象。早期先是在叶子上刷十几道,生漆和色漆,那么树叶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的坚硬,然后再打磨,五颜六色的。

但是,有一次我把这个树叶摔到了地上,漆和树叶开裂了。就觉得树叶还是脆弱了一点,和漆结合得不是很好,于是我就想到了用传统工艺裱布的方法,把这个树叶正反都包住,这样它应该会很结实的。

然后我做了十几张树叶,用这种方法,果真效果不错,非常结实了。在那上面刷了二三十道漆,打磨,效果都还不错,但是也有一点遗憾的地方,就是还有个别树叶,裱的布和树叶,有点分开有一点翘。

我就继续再想,刚才讲的脱胎工艺,那么现在就可以用上了。实际上我就想能不能就在树叶上面裱布,干了之后把树叶撕下来,留下的只是布。然后在布上面再刷很多道漆,每刷一道漆大概要等七天的时间。

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呢,因为只是布的话,它的型还没有固定好,随着你刷漆,过一段时间它的型还会再变化,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最漂亮的那种形状。那么你就需要用各种材料把它压一下,压到你想要的那种形状。

每刷一道,等漆干了之后再压一段时间,大概是七天一道漆,大概涂了十多道漆之后,这个胎型基本就稳固了,大概有两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在这个基础之上再涂二三十道的色漆,不同颜色的色漆,也是每涂一道要等七天。

让漆干得好,这样打磨的时候,才会打磨得好。打磨之后效果还是不错的,那么我手上的这片树叶就是用这种方法做的。其实只是布啦,它的最里面是布,外面是三四十道的漆。

这个在2010年的时候,我和我的两个学生,在工作室大概用了大半年的时间

做了500多件这样的叶子,用广玉兰的叶子。然后参加了当年的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

为什么选择树叶子来做这个载体呢?我是想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和我们的人一样,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精彩,所以用心做你自己就好了。

我现在开始尝试用其它的树叶,也是用这种脱胎的方法,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比如用发财树的树叶,来做喝茶的那个茶则,茶道工具;可以用荷叶来做一些果盘。现在在做这样的实验。

我的第二件作品叫月相,是一组跟时间有关的作品,是去年的创作,现场也有三件挂在空中。月亮它总是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的,在提醒我们时间的流逝。

人是不能轮回的,月亮的形态是可以轮回。每个人喜欢月亮的样子不一样,可能有些人喜欢满月,有些人喜欢月牙儿,那么你就需要学会等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妻子的名字叫月。

当年我们大学同班同学有15个人,现在还坚持下来做天然漆的,只剩我一个人了。其实这也是这个国内的漆艺现状,就是大漆渐渐地离我们生活远了。

我们现在都在用陶瓷餐具,很少用漆器了,其实漆器作为餐具的话也是非常好的,它有一定的抑制细菌的作用。

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在瓷碗和漆碗里面放上同样的食物,过一段时间,漆的碗里面的食物,是比那个瓷器里的要晚一定时间腐烂的。

日本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在日常生活中还能够看到这些漆的日用品。这和他们的一些传统文化有关。

比如说春节了他们要用漆做的酒具来喝酒;小孩满百日了,要学吃饭的时候,要进行一个仪式,碗筷都要用漆;结婚了家里面要有一些漆的家具;人去世了之后灵位牌要用漆来做。

更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们很多漆艺和现在的生活有关系,不是说一味地重复以前的东西。可以看到有很多传统的技法,用到现在的日常用品当中。比如说手表,手机,装饰品,钢笔,打火机等等。有些价钱还非常贵。

刚才看到的那款表,将近300万,手机将近150万。也有非常便宜的,它的档次非常多。那个打火机就几百块钱,这样的杯子就一两百块钱,还有手机外壳,名片盒之类的,也非常便宜,日常生活中能看得到。

还有一点就是日本的教学方面,也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它的体系非常完整,从漆树的采漆过程,到漆的炼制,再到做漆艺的各种工具的制作,然后到漆艺成型的一些方法,修涂的方法,最后装饰的方法都非常的完整。

而且他们对传统的一些技法保护得非常的好。我们以东京艺大为例,东京艺大成立也有100多年了。他们的漆艺课里有一个技法叫莳绘,从建校以来,授课用的那个技法和纹样到今天一点变化都没有,这种传承的关系非常的好。

我就想,日本漆艺的特色是莳绘,中国的是雕漆,但是现在我们国家的雕漆,基本上很少有人学习了,快要断掉了。如果能把这种雕漆工艺能够引进到学校,像日本那样一代代传下来,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现在都在谈这个创意文化产业,其实漆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漆,了解到大漆的美,漆会有非常光明的一天。

最后我想给大家讲的是,我非常喜欢漆,漆对我也很好,基本上不让我过敏,给了我很多自信,给了我很多惊喜,让我找到了我自己的位置。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