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拉迪亚拉,出生于非洲马里,世界首位黑人中医。云南曾是离他再遥远不过的地方,但却在红河6个老少边穷县下乡义诊、送医送药、修水渠、建校舍,只为让每个人能享有初级卫生保健的权利。在他的努力下,这里90%的村委会都有了自己的村医,小病不出村。

村医

2014-04-12武汉
每个人,你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你有这个义务,你有这个责任,你应该做你应当做的事情。我呢,我什么都没做。我经常说一句话:我只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
  • 816
  • 8

已有8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村医

迪亚拉 2014-04-12

我叫迪亚拉,来自西非马里,我第一次到中国是1984年,我是拿着奖学金来学西医的。

因为我在国外的话,我本身自己就是一个西医医生,但是呢,到了北京以后,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吧。还不如自己在中国学中国特有的,因此我改变主意,来学中医。

但是学中医对一个外国人来说,一开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但是我还是从本科读到硕士,然后读到博士。但是呢,我到了广州,刚开始读本科的时候,我就碰到了一个下马威,考《医古文》考了一个不及格。

可能对你来说你可能觉得这个不是什么问题,对我来说它是很大的问题,因为你要知道,我从我开始读书到我大学毕业的话,我每次都是考我们全班第一的,什么是不及格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失败我根本不知道。但是呢,我人生当中第一次的不及格,就出现在《医古文》上。但是我还是决定一定要学下去。

所以我毕业了以后,我到了一些大医院里面去工作,病人也很多,但是有一次那个副院长来找我,他说,诶,你的病人是最多,但你知道吗?你的奖金是最少的,是全院最少的。我说多少?172,他说,你能不能多开一些药给病人,这样的话,你可以从里面多挣一点儿钱。我跟他说,我说院长对不起,我做不到。

他第三次来找我的时候,我也就给他提供了我的辞职报告,因此呢我就离开了医院。我就决定要去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公益里面,为什么呢?(掌声)谢谢。为什么呢?因为我受到了我父亲的影响。

我父亲他是学西医的,那我是学中医的,我父亲还是我们那边一个大医院的院长,他同时也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会员,他曾经以中立国的身份在两个国家打仗的时候,到前线去救死扶伤;我父亲他还经常告诉我,他说,你如果知道什么是行善还不去做,那就是你的罪。

所以这句话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因此呢,我来到云南,我就发现那边的乡村医生状况不容乐观。这些乡村医生,这支队伍曾经为中国的医疗发展,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基础。但到如今,得不到重视。我决定,我要培训他们。

但你要知道,这些乡村医生,他们大部分都是文化水平比较低的,你怎么能够鼓励他们,让他们能够放下一切来学习?那我就跟政府说,这些乡村医生来学习全免费,路费、住宿费、伙食费,包括甚至他们毕业了以后,我要给每个人送三大件,就是听诊器、血压表、体温表,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工作服、一些药品还有一些书籍,让他回去安心地开展工作。

我记得有一次,卫生局的给我送了两个学员,这两个学员,有一个他小学六年级,但是你不培训他的话,从他那里到最近的乡卫生院要五个小时,然后那个村子又特别大,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乡村医生。

那你说,只有小学六年级的文化水平的一个医生,你怎么培养他?我就手把手地,一步一步地教他,通过各种各样的我们的培训,不像在大学里面站的,就是教授讲讲课,完了就完了,我是参与性的培训,一边学习一边操作,就这样带他。

还有一个学生,那就更麻烦,他是哈尼族的,按当地人的话说的话,他不会说汉话、普通话。因为他小学只有三年级,那这种情况我怎么办呢?我就把他安排坐在我们班上一个学习还比较好的同学旁边,我上课的时候那个学生会给他翻译,一下课的时候,我们就单独开另外一个班,一对一,还要那个学生翻译,三个月就把这个学生带出来。

他最少,他回到村子里面他能够解决一些小问题,我们培养乡村医生的一个目的就是不要让小病出村。我们不仅是要教他们医疗方面的知识,我还希望教给他们一些,希望他们的医德至少能够超过我。

所以在回访当中,有一个姓杨的医生,他就跟我说,他说迪老师啊,哎呀,现在我们村民真的叫我杨医生了。可能你们也觉得奇怪,穿白大褂,在大城市的话,他们都会叫你张医生、李医生、某某医生,但是对一个村里人来讲他是不一样的。

以前,他们眼中,你可能就是一个翘着二郎腿的人,没有负责任的,不做事的人。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你改变了,有责任心了,所以他们叫他杨医生,他特别激动地跟我说了这句话。

我们培养乡村医生,我们会跟他们到他们村子里面去发现他们村子里面存在的问题,也确实发现很多的问题。比方说医疗公共卫生有问题,传染性疾病、艾滋病、麻风病、结核病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那针对艾滋病来讲的话,有一次,他们告诉我,他们说。我们村子有一个艾滋病人,他是可能从外地打工回来以后,被检查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大家都害怕,想把他撵走,父亲也害怕,毕竟是我的骨肉啊,父亲怎么办,想了个办法,把他关到猪圈里边去,这个猪圈里面就有个小洞,通过这个递东西给他吃,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图片呢,是我通过角色扮演,把这个故事搬到舞台上,通过这个故事给更多的人讲艾滋病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如何对待一个艾滋病感染者,你应该如何去关爱他。然后通过我们的宣讲,他父亲和我们进去了,把那个小伙子带出来。

除了艾滋病的问题,在农村还有吗?你们不要以为麻风病人,就是你们经常看到的那些可怕的图片,不是的。只要是我们的乡村医生能够早一点发现这些病人,早一点治疗的话,他会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你不会看得到,他的那个残疾,那些可怕的表现,你看不到的。

这是麻风村里的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呢,当然她是隔壁的村子因为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较强,所以把她给丢了,所以这些麻风病人他们没有子女,也不是没有,他们有子女,但是子女早就离开他们了,他们就把这个小姑娘给收养过来了。

那麻风病人确实也有一些值得我们去思考的辛酸的事情,有一次,我还有当地的领导,还有预防医院,以前叫预防医院,现在叫疾控中心,我们下到一个村子,就是这个村子里面去看病人,但是有一个病人,他们说没人敢靠近她。

她在屋子里面,躺在床上,你一到门口你就可以闻得到非常难以接受的一种味道,人是活着但是脚已经是烂的了,腐烂了。但是她自己呢,一为了让味道不要散发出去,还有为了晚上避免老鼠和蟑螂来吃她的伤口,所以她怎么办呢?她用两层厚厚的胶布把脚包得死死的,但是这样的话,还是有味道。

那这种情况下,我就过来了。进去我就叫她坐在床边上,那几个领导站在门口,我就开始解开她的伤口,当我到了最后一张的时候,那个味道出来那几个领导都跑了。你说我能跑吗?我就在那里,我的助手过来,递给我东西,我把她的伤口清理,给她处理好,现在这个人恢复得非常好,非常好。

那同样的村子还有另外一个人,情况就没有这么乐观了,她的伤口也是一样的糟糕。我去处理她伤口的时候,旁边也有一个领导,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如果这个伤口,这个腿是我母亲的,我自己都有点下不了手去给她洗伤口。但是我还是把她处理好,处理好了以后我们走了。

当我第二次再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我们走了以后,这个阿姨就吃了毒药,自杀了,因为她可能听到了旁边的人说了这句话。

除了麻风病的问题,在农村,饮水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没有干净的饮用水,谈不上卫生。这是个村子,我到那里以后我发现了,这个村子确实有很大的饮水问题,他们每年从11月份开始到下一年的五六月份旱季,就基本上没有水。

那个水池里头有一点点水,他们早上会起来,你先起得早,就把你家的桶放在前边,他第二个起来再把他家的桶,从两点就开始这样排、但是很有趣,一点儿都不乱。这个的话,我们值得向他们学习,每一个人都是规规矩矩地排着。到时候村长来舀给每个人。

但是呢,我觉得他们也确实在用水的方面呢,也有很多问题。那我想了些方法,我先用了一个上午用我的照相机,拍摄他们用水的整个过程,你看这个小伙子在这里,这个勺子是用竹子做的,很大的一个竹子,每个村民都是这样舀的,干完活,就这样舀着喝。

但你发现没有,漏了多少水?所以当我在拍摄的时候,这个小伙子来了他舀的时候,我就叫我的助手,你做好准备,下一个人再来舀的话,你就把盆子递过去到下边,把漏的水收集起来。

拍摄完了以后,晚上开村民大会,大家都来了,村长也在。我说好,我们就是有用水的问题,我也同意,我也觉得应该来帮大家解决,但是今天的话我发现一些问题,我到村子开着我的吉普车,背着我的投影仪的,我就把投影仪挂起来,把那些照片放给他们看,我说那这种情况你们说还缺水,这个问题你们先解决以后再帮你们解决水的问题。

我这样一说的话,我就听到,唔。什么意思呢?他们明白了。我说OK,那今天的会到此结束,我什么都没说,我说到此结束,走了,我把我的东西收走。第二天早上我回来,奇迹发生了,他们做了两个新的竹桶摆在那里,还有那个旧的在那里。以前你要给他们讲节约用水,节约用水,他们没有这个概念。

所以我就问村长,我说,哎,村长哪里来的那两个竹桶?他说,哎呀,迪老师啊,你走了以后我们自己觉得真的是有问题啊,所以有一个人就说,我愿意把我家的竹子砍了来做桶,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以前没有这个意识,谁也不愿意奉献,但是通过这个事情之后就发生了变化,两个新的都摆在那里。

然后我们就一起来把这个水的工程做了,不到一个月把水拉到挨家挨户,每个人都有干净的饮用水。

是,如果要解决我们农村的医疗卫生的事情的话,真的离不开我们的乡村医生。我们的乡村医生,要提高他们的水平,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把相关的医疗知识传给他们,让他们来教育他们的老百姓。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个,那很多传染性疾病发病率,麻风病、结核病、艾滋病会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我进麻风村,我经常喜欢带我的小孩去,我还有一个新加坡的朋友,他也会带他的小孩。一到那里,那些麻风病人太喜欢我们的孩子们了,因为有些人自从他得了这个病以后,有的已经是五六十岁,但是呢他是十八岁就得了这个病,就被丢到山上去,也就是什么叫孩子他已经不知道了。

他们看到我们的孩子们以后,特别兴奋。当我们的孩子叫他们叔叔或者叫他们阿姨,或者甚至爷爷奶奶,哎呀这个喜悦的心情。

我通过这个事情也想教育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经常跟我聊。有一次,我就问他说,你长大了当不当医生,他说我不当医生。我说什么原因啊,我知道,他以为医生就要像我那样东跑西跑。

我跟他说不,孩子,你不一定是要像我那样跑,你也可以像城市里的那些医生一样坐在你的办公室,等病人来找你,可以,这是你的权利,没问题,但是你要记住,你只能影响什么呢?只能影响一个病人,谁来找你,你就影响谁。但是如果你想影响更多的人,那你要走出去,要到社会里面,这样的话,你影响的是一个家庭、一个社区、一个社会,那意义是不一样的。

所以今天的话,也想通过我的这个故事,要鼓励你们每一个人,不一定是要等到说,啊,等我毕业了以后,我有钱了以后,我再去做公益,我再去从善。不是的。每个人,你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你有这个义务,你有这个责任,你应该做你应当做的事情。

我呢,我什么都没做。我经常说一句话:我只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