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睿黄睿,武汉职业涂鸦人。在内陆省份中武汉的街头文化最为发达,涂鸦、街舞、街球、BMX等在国内都属前列,黄睿跟他的伙伴们在武汉的大街小巷里长大,涂鸦就是他的大学。

涂鸦大学

2014-04-12武汉
我觉得涂鸦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发泄或者是去破坏,这只是graffiti文化里面的一部分。其实我们做涂鸦的时候,那个状态可以跟这个城市有更好更多的良性互动,其实这样也是很棒的。
  • 1193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涂鸦大学

黄睿 2014-04-12

感谢大家来听我的分享。我叫黄睿,来自武汉。今天和大家分享我涂鸦的一些经历,还有一些比较搞笑的事。

大家平时在什么地方会经常见到涂鸦呢?棋盘街,昙华林,然后还有一个古琴台对不对?

古琴台涂鸦其实蛮有意思的,因为那个地方是武昌到汉口的一个枢纽,那个地方可能有20多条或者30多条线路。

那个地方白天人很多,我们涂鸦的时候就不能回头看我们的作品。但是其实做的时候会比较爽,因为那个地方做完之后人流量超大。

我们看一下图片,这个地方当时我们做的时候,从零开始,零零散散的几个涂鸦。

我们害怕被人抓到,所以做了一个东西就马上走掉。然后过一段时间这个地方竟然没有被清理掉。我们想,那可能可以做涂鸦吧,好吧,我们再做一个比较复杂的。做完之后发现这个地方没事,然后就越做越多越做越多。

直到2012年的那一次,我们武汉的几个涂鸦的哥们,还有广州来的一个团队,我们一夜之间把这条街给变了,变出了一个感觉像是商业性质的壁画项目,其实是我们自发的一个涂鸦聚会。当时做完之后,没想到这个涂鸦墙反响那么大。

可能好多家媒体直接报道了这个东西,这个是武汉家喻户晓的经视直播。

当时我看到这个的时候有点惊讶。为什么?因为它配了一个字体,然后那个字体上面写「哇原来是涂鸦」,那个字儿还专门为了后面背景的涂鸦,配了一个色。

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包括后面也是,上面那个报道的标题,大家可以看到就是一帮涂鸦小子,6年

画了4次。其实不止4次,这个地方涂鸦应该零零碎碎有做了N多回吧,我都不记得了。

但是它给我们的一个信息就是,现在大多数的人,包括社会上的一些媒体还有政府机构,对涂鸦的包容度越来越高。我觉得武汉的涂鸦发展得好,可能是因为市民包容的态度。

这么说吧,我们曾经因为涂鸦走过各个城市,去各个城市去涂鸦。有的城市,可能市民看到你涂鸦,看一眼就不管了,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儿。有的地方比如上海、广州、香港还有北京,就会碰到一些问题。

我在已经有很多涂鸦的一条街,或者是在一个人流量不是特别大的地方做涂鸦,竟然会有人直接去制止你,说你在破坏。然后也有人会直接当面不跟你说任何一句话,直接走过去然后打电话报警:

「喂,这里有人涂鸦。」

然后当时我就懵了。

在北京北服,那个地方是北京很有名的一条涂鸦街,当时我在覆盖以前的作品。

我们涂鸦的人会找一些比较旧比较老的作品来覆盖。因为这样对其他涂鸦者也是一个尊重嘛。

然后做的时候就来了一帮城管,一过来就说:「你们干嘛呢?谁让你们做了?谁是负责人?」

然后我们就懵了。后来我们就问了他,为什么会来管我们。他们说有人报警了。意思是本来是不管的,无所谓的,但是有人报警了之后,你必须得出面去制止这个行为。

所以碰见过这些事情之后,再回想这些年在武汉做涂鸦,基本上还是蛮快乐的。有的时候我们会在一些比较显眼但是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做涂鸦,第一是给自己减少一些麻烦,第二也是不想给别人带来更多的麻烦。

“比较显眼但是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这是比较矛盾的一个词。比如说这个地方是汉口1号线,旁边的一个建筑是三层楼的结构。

其实我们做这些不会影响到任何人。大家坐地铁的时候,坐轻轨的时候,每天挤着那个列车来回晃,然后当你们看到有一个涂鸦从眼前经过的时候,不管是开心也好,纳闷也好,我觉得至少是一个新鲜的感观。

在上班或者上学的途中,这个地方是棋盘街,它旁边以前是旧的湖北美院,

湖北美院当时就有很多学生对涂鸦感兴趣。然后当时也有一个全国非常牛的一个团队叫做VENUS。

然后我当时还是高中生,当时我就觉得那个地方还蛮牛的,我就觉得那个地方应该算是一个圣地吧,涂鸦圣地。

后来他们不怎么做了之后,我们组了一个团队叫做HUBEST,就是字面上意思——湖北BEST。团队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来自湖北其他城市的一些涂鸦爱好者,包括武汉,宜昌,孝感,黄石。后来这个地方逐渐变成了我们,还有其他一些国外的国内的涂鸦的人聚会的地方。

棋盘街这个地方,怎么说呢,是一个非常安逸的地方。刚才讲到武汉涂鸦的氛围,除了我们自身的涂鸦圈的氛围,还有一个大的氛围,就是市民对涂鸦的态度。

我们在棋盘街涂了几年了,碰过各种好玩的事儿。有一只狗叫灰灰,它是棋盘街名狗,是一只小博美。它每一次走走走走走走走,你碰到它的时候,就喊灰灰,它就停住看着你。

你去摸它,它就一个姿势不动了。等你摸完之后,你走开了。你就看着它,它看一下你,哦不摸了是吧,继续走。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它的主人当然我不知道叫什么,是一个老太太,然后那个老太太特别好特别的慈祥。每一次看见我们涂鸦的时候,她说「哎呀这么晚还在做呀」「这么热的天还在做」「过年的,不回家吃饭」

每一次就跟我们寒暄几句,然后我们经常这样聊天,最后竟然跟当地的一些老奶奶成为了好朋友,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然后我在其他的地方做涂鸦,也会碰见这样。比如说在我出生的那个地方青山区,在武昌的边上。

我在青山区的一条巷,待会我会讲到那个地方,涂鸦的时候有一个老头,在后面看了好久,看我做涂鸦各种勾线各种干嘛。

他看了很久之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就问了一句「小伙子你真的是自己花钱自己出来做这个东西,我们觉得非常好看,希望你待会做完之后,可以去我家里,我们倆泡壶茶,好好聊一聊。」

哇,这种感觉当时就特别的爽你知道吗?涂鸦的状态一般都是,带个面具,然后有人赶快跑,一群人就跑掉。但是现在在武汉街上可以这样去做,感觉是互相都很尊重,这种感觉非常爽。

这个也是在棋盘街,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信了的。大家看配色还有那些细节就知道,这个是动车的主题。

其实棋盘街这个地方,因为它是自发的一个涂鸦的区域,所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表达的一些主题。只要是你对一些事情有看法,或者是你对涂鸦的热爱,不管有没有主题都可以去做。所以现在棋盘街在中国的涂鸦圈里面,算是一个涂鸦高地之一了。

这个大家可能很少见,因为大家可能经常看到涂鸦,但是没有看到涂鸦的人。其实我们涂鸦的人平时是这样状态,街角旮旯里面。

「哎呀你的稿子画出来没?」

「画出来了,我今天画这个」

然后拼在一起效果不错。

「我们做吧」

就这样。

其实感觉就像一群想画画的人,只不过没有地方画,在街上画,经常一群人在大街上斗稿子。

这个也是我在青山区做涂鸦的时候,我的一个哥们儿,帮我在后面偷偷照的。其实我知道这个事情,因为这个老奶奶在后面看了我,估计有半个多小时。大夏天的,真的我觉得特别可爱你知道吗?

他们可能看不懂,但他们会觉得,诶?这个东西不是广告,它也不是通常意义上那些山啊水啊的壁画,也不是市政工程搞的那些壁画,她觉得这个东西可能是自发的。然后她就会想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有的人会直接问你是什么东西,但有的人他会在旁边不停地看,看半天。这很有意思。

我记得有一次,也是给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我在红钢城的桥底下桥墩上面,花了两晚上的时间,做了一个很大的涂鸦,各种细节非常精致。

当时做完之后,和几个来武汉找我玩儿的北京哥们正好从那个地方经过,然后他们就在那边拍照,这个时候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有一个老大爷在后面,就跟我们说「小伙子啊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作者跟你们一样大年龄。」

当着我的面说跟你们年龄一样大。

「他一个人做了这么大一个东西,真不容易」

然后我当时在旁边听着就,就忍俊不禁,完全憋不住。

这种事情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涂鸦没有必要一定那么hardcore,那么underground,不用那么地下,不用那么暴力。

在国外也许会有各式各样涂鸦的形态,比如偏暴力一点的呀,地下一点的呀,帮派一点的,也有偏艺术一点的,或者是偏画廊一点的那种。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涂鸦的人,大部分都是热爱生活的一群人。

中国的一些形态,会改变,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只要我们是热爱涂鸦的,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地下,毕竟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嘛。

刚才说到的那条街,其实我是从初二的时候开始接触涂鸦的,初二的时候我跳街舞跳了几年了,当时我也一直在喜欢美术这些东西。

当时一看有一个MV,一个hiphop的MV里面,有一些涂鸦的old-school那种经典流派的那种字体,各种穿插箭头。我一看哇这个东西太棒啦,我一定要也去加入这个行列,然后我就在手稿上各种画。

到了初三的时候,有一个跳舞的好朋友,他开了一家服装店,然后他投资给我买了很多喷漆,在他的店里面做了很多东西。

当时那一晚上是我那段时间最HIGH的一晚,感觉这个涂鸦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邪教一样,总有一些神秘的东西,各种方面的一些神秘的东西去吸引你一直往里面走。

武钢五小和五中是我两个母校,这条街是我走了N年的一条小巷,当时我在这边喷了一个关于武汉的主题。其实那个字写的是武汉,只不过当时水平不够 能力有限,只能表达成这样。

当我越画越多的时候,这条街慢慢已经有越来越多作品了。这个当时其实只是一小部分,这个作品是我很久以前做的一个。我当时很想画一只老鼠,我就画了一个。

然后后面这一幅,是我前一幅的2.0升级版,是我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自己送给自己的一个作品。其实做的这个东西,也是一个老鼠,只不过这个老鼠长大啦。

我记得有一次蛮搞笑的经历。几年之后,在这条街做另一个涂鸦的时候,突然来了四个城管。前面两个是转正了的城管,后面两个是协管。这样一群人走过去走过来之后,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

我是做那种大型的作品,所以油漆什么的一大堆东西,跑也跑不掉。

我就好吧来吧,然后他们一过来,把证件一掏

「我们是城管。是这样,我们管这条街的,然后你做的这些作品也很漂亮,所以我希望你刷底色的时候,把那个边刷齐一点,这样好看些。」

当时我就说,好吧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儿。其实我当时是一个百感交集的状态,没有一个中心思想去评论这个事儿。

好吧我以后就尽量刷齐一点吧,免得你们来找我麻烦,当然其实这也是折射出了其实涂鸦这个东西,来中国来武汉有十几年了,我觉得也慢慢地被大家知道了。

前几年刚做涂鸦的时候,我在街上做涂鸦,有人会问你是干嘛的。现在我在街上做涂鸦,旁边几个人走过去:

「哇!涂鸦」

就是这样。

所以我觉得可能会慢慢变好,包括其他的城市。可能有的人抱怨自己的城市涂鸦氛围不好。我觉得年轻人嘛,就是做东西只要你喜欢你热爱,你是有感染力的。不管是身边跟你一起涂鸦的人也好,还是其他不涂鸦的人哪怕是城管也好,你都可以去感染他们。其实他们认为你干的是好事就OK了。

我觉得涂鸦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发泄或者是去破坏,这只是graffiti文化里面的一部分。其实我们做涂鸦的时候,那个状态可以跟这个城市有更好更多的一些良性的互动,其实这样也是很棒的。

刚才讲到我初三的时候接触涂鸦,然后到我高中的时候,巨惨。高中的时候,每天七点二十上课到晚上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才能放学。我是美术生,又是美术班的,每个星期要比别人多上半天的课,每个星期只有星期天下午是属于自己的。那个时候我是一定不写作业的,我一定要出去买喷漆。然后各种做涂鸦,快速地完成一个大作品。所以一直到现在,我做涂鸦的速度都很快。

到了高三之后,我就压根不上学了,那个时候我状态特别不好。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不适合学校这个空间的一个人。

我从小报过各种兴趣班、绘画班,因为我很喜欢画画。我经常就在家里把各种墙也画满了,纸也画满了。画一张撕一张画一张撕一张,没纸的时候只能找撕掉的那些画再来画一遍。

我小时候拉着我妈,我要报那个班我要报这个班。报完之后我妈很开心地给我交了钱,让我去学。过了两个星期我自己就逃出来了,我受不了课堂式的那种感觉。

所以后来我上学,我的初中和高中的老师,不管是教化学还是别的,美术老师还是音乐老师还是教导主任,他们都觉得他们很用心地跟我聊天,他就说黄睿你这个人真的不适合上学。老师都这么说。然后也有老师说 虽然你不适合上学,但是没办法,在中国你知道的。

直到我高三的时候,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那个环境了,我跟我爸连续聊了两天。我不想上学,但是我不是那种用武汉话说的“打流的“那种人。

所以我不会在街上乱晃,我会认真地干我自己喜爱的事情。

然后我爸也理解我的感受。他也知道可能以我的文化分,可能就上一个三四类的大学,四年的时间,四年的金钱就这样浪费了。

我觉得当时跟他讲了好久之后,他是真的认真在听我讲,然后直接带着我,在我同学都在上课的时候,去学校办退学。马上就要高考了那个时候,我只记得有一个细节就是,我当时办完退学之后,我们的教导主任也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他说:

「黄睿做这个决定还是比较明智的。」

对于我来说听到这个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做这个决定可能在其他人眼中是鲁莽的,是草率的,但是我觉得我是真的了解我自己,所以我发现我不能在那边继续浪费时间了。

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参加高考,也没有上大学。这一次在一席的标题是「我的涂鸦大学」。其实有很多朋友跟我说:“黄睿我真的觉得,涂鸦对于你来说就是你上了一次大学。”涂鸦这个东西给我带来的一些经历和见识,我觉得不亚于任何一次大学的经历,当然这个可能有点吹啊。当然其实像后面这个照片,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是不可思议,就是怎么就发生了呢?就是这种感觉。

去年年年底的时候,法国的总理和他的夫人,带了一些官员来武汉进行访问。当然总理肯定是为了一些经贸洽谈,各种投资来的。总理夫人管的是文化交流。其中有一站,在武昌的昙华林,当时她想约见几个武汉本土的街头文化艺术家,我本人有幸就跟她进行了一次见面。

她当时就说其实她本人是非常喜欢前卫的那些潮流艺术形态,她在自己的总理官邸那个大的建筑里面,摆了很多当代艺术的艺术品,她说很多政府官员觉得不懂她为什么在一个两三百年历史的老宅里面挂那么多现代的艺术品。

其实她也很希望有一些两个国家之间的涂鸦艺术家,或者是一些其他艺术形式的艺术家的交流。当然也很遗憾就是时间很短,没有更多的交流。但是我觉得像这种事情在未来会越来越多,包括涂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艺术形式,也会越来也受到重视。

我觉得这个东西在出现的时候,肯定是有争议的。但是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群人去奉献去热爱这个东西,去付出,这个东西就会越来越有意思,越来越成熟吧。

这个作品呢,是我刚刚做完的,其实就是我上周做完的。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

我说涂鸦是我的大学,我没有上过大学,但是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去大学的讲台给大学生上了几节课。就是在湖北美院,这个是我跟湖北美院壁画系的学生一起做的一个很大的作品。当然,那个作品太长了,这个只是我负责的一部分。

讲到涂鸦这个东西给我带来的一些改变,其实这幅画就表达了我的想法。这个里面可以看到有个战斗机,其实这个东西比较视觉感,可能太饱满了。这个涂鸦手稿表现的意思就是,一个涂鸦的人作为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是什么东西给了他力量,给了他勇气去爬到很高很高的广告牌,躲避一些城管或者警察的追捕;是什么可以让他们忍受喷漆这么难闻的味道;是什么可以让他们忍受每天手指甲都是脏的这样的一个状态。

我觉得总有一些点,在每个涂鸦的人心里面是根深蒂固的。从他刚开始涂鸦开始,

就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我觉得那个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也是我涂鸦坚持了十年的一个原因。当然未来可能还有二十年,三十年,我觉得会一直坚持下去。

其实后面还有一些话要讲,在涂鸦这一块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可以跟大家有更多的分享。感谢大家听我说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