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俊华魏俊华,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艺术创作中心高级音响师,国内众多大牌导演的御用拟音师,被业界誉为中国拟音界第一人。

声音魔术师

2014-05-10北京
你用画面形象给大家展示了魔术。我是用声音的魔术给大家展示在影片上,我们是不同的魔术师。
  • 1915
  • 2

已有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声音魔术师

魏俊华 2014-05-10

大家好,我是中影集团影视公司的。我是叫魏俊华。

我的人生在一个很精彩的梦中度过了三十多年,做电影电视剧的声音。我和著名的导演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很多很多一线导演合作。像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从冯小刚起步开始《甲方乙方》,他最早的《永失我爱》、《不见不散》、《没完没了》、《手机》、《天下无贼》,这些片子都是我们做的。

这个电影生产过程中,是离不开我们拟音师的。因为一部电影它除了演员的台词、音乐,拟音是生活当中的所有声音都是由拟音师来完成。原来好多人都不太了解我们这个工作和行业,就连最早时葛优的老父亲看见我说,魏老师啊,我跟你一个厂这么多年,我真不知道你这个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

就知道是做音效的,我只是通过电视台的节目,我才认真地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所以感到真感觉到遗憾。我这个声音的魔术师在一席的论坛上,我要今天首先给大家带来的是,大海的声音。

请我的徒弟上场放画面。

在拟音师的这个行业中,我们在创作更多的声音的过程中,这个道具是假的,那么拟音师要做出真的声音来,要做出比较震撼的东西来。

比方我们做到一个农村戏的时候,这个农村在建房的过程中要有木工把木头刨好做好窗户。要把这个刨子刨下来,那么这时候你要做这个声音的时候,不一定拿真的刨子来。你拿真的刨子来的时候,就非常有可能推一下就被卡在这儿了。

那么我们拟音师用什么呢,看一看,给大家揭秘一个。这个东西我们大家都很熟悉,但是我们在生活当中,在刨这个刨子的时候。我们就可能用这个东西来控制、来制作。

它不受任何阻力不受任何的这个节奏上的控制就可以做成很真实的声音。我给大家做一下表演,大家看一下。这个木工在刨的过程中可能是当然我们的专业话筒从细节上再一做就非常的像。

我做的是这个刨子往上拉的过程。这时候呢,就把刨花的声音掉落下来了。这样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它有很多需要夸张的东西。你看刚才我在拉的过程中出现“隆”的一个声音。

这个是做什么呢?有可能就是我在推这个木头,木头在那个木子板上“喀拉”就一动,“喀拉”就拉一下。这样呢,就是根据我们的所需和艺术的要求来完成这个声音。

比方说我们要拍千军万马的戏,怎么实现?我给大家做一个最简单的表演。我们三个人上场就可以做一个千军万马。那么这个千军万马让我们会感觉到非常震耳欲聋。我们不可能把真的马拉到录音棚里来。我们要做拟音的人来做这匹马,找到这个感觉。好,预备开始。

这个是我的得意徒弟,张孝成,才二十岁,这是我培养的最优秀的拟音师。今天我特别高兴来到一席论坛来和大家一起共同享受我自己这三十多年来为电影做拟音的这个乐趣。

我是1978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但是我从录音系毕业以后到电影厂实习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哎呀,这电影厂里怎么还有这么一个行业。他们在这好像在神神秘秘地在那做什么呢?

然后我在那儿实习看了几天以后,我就觉得,哎呀,这个行业挺有意思的。我就感觉到我们每天好像这个拟音棚的制作者。天天都有新的事物,天天都有新的课题。因为每一部影片,它都是不同的题材,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环境、地域。

它还有不同的环节、气氛、导演的要求。那么,我就有一天在我实习的过程中。我就正好是和我的母校的老师郑洞天老师导演的《火娃》这部影片。他那戏里边有一匹马。刚才看我的徒弟在打马。这匹马最后,小火娃拉着这匹马上山找红军。

我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我只是喜欢,然后我就和录音师和拟音师说,哎呀我说这个能不能让我来做一下这马试试看,那个拟音师就说了,哎呀你刚看这么几天,你就敢说做这匹马。我们有的老的人可能这匹马还不一定说敢做成什么样子。也没看着我就把那马蹄儿啪地扔过来了。

我就拿着这匹马蹄儿,这还真是当初我做马蹄声用的马蹄。我今天带来确实也有特殊意义。然后我就做了这匹小火娃拉着大青马上山的这段经历。

然后我当这个电影出1卷2卷拷贝的时候,我就认真地听我做的这匹马。我在听的过程中从放映室里看完了以后我们单位领导就在那等着我,魏俊华啊,我劝你就做拟音这个行业吧。

听你们那师傅说,你一个是敢想而且敢做,而且感觉还挺好。我说,诶哟,这可不是我要选择的职业。我说我这个电影学院录音系毕业的我回来搞拟音,我觉得是不是有点亏啊。

我就特直就跟领导说。领导说,你不亏。我说女同志做拟音师的有吗?我们的领导就告诉我,我告诉你,陈佩斯的妈妈也是做拟音师的。当初我们的车间主任是日本人,他的爱人也是在中央新影做拟音。

这还给我一点儿安慰。因为刚才你看了我们做的这些东西都是生活当中有些是你不可想象的东西,你也要想象出来。然后我最后还是坚决地想,我到这个厂里一定要做几部电影的录音。再回到拟音,领导也答应了我这个请求。然后我回到拟音室以后,这一下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做了几十年。

其实我们生活当中我们每一个同志你在观察你的身边会出现很多很多声音。但是你不是搞声音的,你可能就不会在意。在你身边发生的声音是会做什么用,会代替什么用。

我们一个现在在我们的录音棚里一个小竹椅子,它为我们公司服役了将近三十年。你想一个小竹椅子在我们公司的录音棚里服役三十年,那是相当有意思的。这个竹椅子呢,像我们做《潜伏》的时候这个电影,孙红雷摇床的那场戏。我们就非常简单自如地把这个声音完成了。

你看,我手里拿的这个就是我们《天下无贼》的时候,剥鸡蛋的时候剥的那个过程的声音。我给大家简单地演示一下,剥鸡蛋的过程。

你说剥多少鸡蛋我不能剥,他转得再快我也能剥。《甲方乙方》那里边英达一出场的时候,美吉普的车上你再大的分量,你也做不出汽车那个吱嘎吱嘎的声音。那么我们拟音师把这个声音要给它附加上去就感觉英达的出场戏份的分量、人物的分量全都体现出来了。冯小刚特别满意像这个。

大家都看过《那山那人那狗》,这个在学院里边都是讲课的电影,在国际上各个国家各个电影节获奖的影片已经拿到了将近两百部。现在已经不去领奖了,那么在制作的过程中这里边也有很多故事。

有一次我们做一个纺织厂的这个片段,这个导演就说了,哎呀,我没看到那真正纺织机那挂钩的声音。我总觉得心里头不太踏实,我特想把真的纺织机弄来。我说这样导演,你按照我们做的艺术真实我们收录一条。做好,你如果愿意去拉这个纺织机,可以。

导演就找车把这纺织机拉啊拉到录音棚接上以后用它这纺织机,就是真实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之间,它确实有差异,它有不同。拿到这里来一对比,一比较他说,他这机器录完了以后他说了一句,我这声音还没有你们那声音真实和活性好呢?艺术的真实不是生活的真实。

有很多东西我们曾经也遇到过就是比方说有一次这个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它拍一部影片已经合成完了。但是这导演就说,我这个戏里同期录音切的这个冬瓜呀真是感觉呢,没有那个我要要的这咔嚓一下的力度。

说这都合完了还觉得不满意,我因为当初正在另外一个录音棚里做声音。他就派他们的领导给我打电话,魏老师你能不能来救个火场。我这戏里有一场切冬瓜的声音,我要求这冬瓜要什么样什么样。

哎呀,我只好那边早收工去他的录音棚把他这声音填补上吧,我们去了以后带上很简单的道具。然后到那个录音棚里边就带了三样道具,一块白菜,一个纸口袋。一个简单的那个做模拟刀的声音。进了这录音棚以后我们说,放画面吧。

然后导演就把那段画面给我们放出来了,放出来以后。我们就很简单地咔一下把这冬瓜给切了。这时候,导演在外面,我们没开对讲。只听那里边哇哇哇给我们鼓掌。

我觉得,没有那么稀奇吧。好了导演就进来了,说你切的这个冬瓜呀,我特想看看。他就进录音棚里来了。当时他就(找)冬瓜,怎么没有冬瓜呀,到处找冬瓜。然后我就拿起这个东西给他看,大家看,这就是我给他们切的冬瓜。

那很神奇,加上一个菜刀的声音。这时候我,比方我这咔嚓一下。大家注意听啊,这个是我这冬瓜切开。大家都知道一个大冬瓜它切开都有膛声,真的冬瓜切开它是没有这个声音的、我拿着这个给导演看,导演傻了说,这叫冬瓜。

所以说,我在这个几十年的工作状态的总结情况下。我就总结出,我们是声音的魔术师。我和刘谦会聚的时候我就说,我说你是用一种特殊的技巧。你用画面形象给大家展示了魔术。我是用声音的魔术给大家展示在影片上,我们是不同的魔术师。

我们拟音师在生活当中要随时去观察生活,体验生活。我的很多徒弟,他在进入我们这个行业以后。我首先说,你今天这顿饭我跟着你一起做,让你来体验一下,生活的真实和我们要到荧幕上的真实是什么样子的。

因为大家都知道刚才我们前面讲到,录音棚里是不允许进火的。那么我们要把这个炒菜的声音进入到这个录音棚里,对着画面做出这个火来。有的小孩,我就让他,你去感受一下这个故事。

这个情节的逻辑思维和感觉思维,你今天的这个炒菜。炒的是油菜,做的是鱼。声音能一样吗?不能一样。那么,我们拟音师在录音棚里拟音的时候,你能让这声音也不一样吗?

那就是说,你拟音师要把你的魔术的魔力显现出来,像这样一个东西。今天我也给大家做一个炸鱼,你就会感觉到这鱼肯定不能吃。但是在进录音棚的时候,对上画面以后。我们比方说刀勺铲啊,这铲子我们大家知道,炸这鱼的时候炸到一面都要焦了,你得翻个啊。

这些感觉的东西都是我们拟音师在随着画面的感觉不同做出我们的感觉,来使这个声音更感觉到活灵活现。我给大家做一场,就是今天我们这条鱼要下锅。所以说,我们在生活当中,每天都在为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眼睛,我们的耳朵,都为我们的事业在不停顿地探索。

像我们今天大家都知道,电影厂拍戏的时候吃盒饭。我们在吃盒饭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很多东西。收拾这个,大家吃完饭要收拾这盒,我在收拾这盒的时候,我又有一个新的发现。

你看,我给你们表演你们就能知道。在一个电影里,一个电视剧里面经常会遇到,有时候抬着滑竿啊,抬着轿子啊担着箩筐啊。我这个,我这么一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声音。所以你听听这个声音。

我担着一个扁担走,皇帝要出征了,他那轿子是很高雅的,不能这么吱吱呱呱的。但是,那我们用技巧来表现啊。对着话筒,我们的专业话筒都是非常,我们都是非常了解的。我们拟音师对话筒的理解,对声音的理解,它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比方说今天是皇帝的轿子,有所不同。它不是那个哗啦哗啦哗啦带着箩筐的那个感觉。下面我给大家呢展示一段,我们在做,比方说我们在做《十面埋伏》的时候。

大家看一看,通过今天的一席论坛,希望大家喜欢我们这个行业,也愿意参加我们行业的人来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