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蒙河高蒙河,考古学家,现为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著有《考古好玩》一书,力求将专业语言转换成公众语言,把专业知识转换为社会文化常识。

最早的上海

2014-05-25上海
我们大部分的历史讲的是什么历史?两千年来中国的历史。考古给我们讲了一个什么历史呢?它可以讲一万年的历史,五千年的历史,还要更早。
  • 2552
  • 1

已有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最早的上海

高蒙河 2014-05-25

我来自复旦大学,是复旦大学考古的老师,也做考古。

我小的时候,没有来过上海,我是东北长大的。东北呢,大家都知道,是松花江上。我就是在吉林省吉林市,在这个江边长大的,这个江边也有一条路,这条路有点像我们上海的外滩。

我小时候没来过上海的外滩,但是我看过一本书,这本书叫《旧上海的故事》,我翻了很多遍这本书。

如果细心的朋友可以发现,后来我把它装订上,这个装订的订书钉已经生锈了。

这个书里面讲的上海是什么样的呢?这是上海的外滩,上海的清代的官员,上海的那些劳工。

我们如果还记得的话,中国旅游界有这么样一个说法,叫“五千年的历史看西安,五百年的历史看北京”,明代清代,“一百年的历史看上海”。所以上海在我们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近代才有的、一个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城市。

往远了说一点,我们说1843年上海开埠。英国的第一任领事在上海有这样的一个宣布。所以我们感觉上海都是从近代发展起来的。我看过上海的通史,这个通史是近年出版的。它给上海的篇幅是这样三块:第一块,古代史;第二块,近代史;第三块,当代史。

而且我们看到古代史里面的远古的时代和唐代以前的历史,大概占很小的篇幅,大概二十分之一,夸张一点说的话。所以我们一般的人认为的上海,就是这样的上海。

那我们说,后来我上大学了。然后,我就知道,我的大学笔记里面记了一段话。这段话写了一行红字,叫「崧泽文化」,下面还有一些小字,这个小字是「上海青浦」。这就是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一个主题:上海的考古。

五十年代的时候,刚刚成立了上海博物馆考古部。考古的人自己不太有信心,说“我们到马路上去考古吗?”一直是这样的一个概念。但是他们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到现在我们现在上海有多少遗址呢?

我们上海先秦时代的遗址已经至少有三十处以上。先秦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孔子时代和孔子时代以前。这些考古,我们看在上海的分布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我们看到这张图,这张图就是我们上海的全境。左边的最蓝色的那样一个圆圈的,是我们的太湖。东边是我们上海。我们看到一个小圆点,那个像鱼的眼睛的位置,就是我们现在上海的中心,也是我们这次讲坛所在的这个地方,大概不远。

但是我们看到几条线,靠近蓝色的浅蓝色的这个地方有几条线,那个就是长江的泥沙冲积作用下形成的,我们上海叫做“冈身”的地方。就是有土壤,有砂石,甚至还有古人吃剩的东西混合而成冲积而成的、比较高的一条一条的地带。这些地带沿着上海分布,我们叫它“冈身”。

冈身上曾经有古人生活,有多古呢?我们现在另外看到一个现象:冈身的左边就是上海的西边——有一个一个的小的黑的圆圈,这些就是我们说的,上海发现的先秦时期的遗址。

而且太湖的北边是我们的江苏,太湖的南边是我们的浙江,都有一个一个很多很多的圆点。

但是在冈身右边,就是上海的东部,我们现在主城区的地方,是没有这样的小黑的圆点的。那说明什么?

说明上海的地理环境是这样的:它是由西部逐渐逐渐地向东,随着长江到下游的冲刷带来的泥土,它是不断成陆的,由西向东成陆的过程。这个成陆的过程经历了很多很多年。

大概从七千年开始,上海逐渐有了沼泽一样、滩涂一样的地理环境,开始适合人类居住。这个人类的居住不断地向东延伸,大概到了宋代的时候。到了唐代的时候,可以到我们上海现在市区,比较中心的地方,这个冈身在不断地延伸——到了宋代以后,到了明代,到了清代,有了我们现在的浦东大部分地区。

所以我们这里可以说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大家可能很多朋友去过浦东机场,也在那里起降过,出国过,到各个地方去。当时选址的时候为什么选在那里呢?就是因为我们上海成陆是不断地往东扩的,而且现在还在东扩的过程里。

我们上海的陆地面积还会进一步的增大,增大的范围恐怕就是浦东继续往东。所以如果它不是往东扩,是往西收缩的话,浦东机场是不会建在这里的,否则它就变成被水被江水被海水淹没(的地方)。所以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理现象。

这个里面也有我们考古发现的一系列遗址,所做的一些证明,为什么呢?我们大家知道有一个作家,跟大家年龄差不多,叫韩寒。韩寒的家就在上海金山,也是上海比较西部的地方,

有一个亭林遗址。

当时我们上海建了一个石化化工厂,建在那里就是考虑到这个遗址里面的这些墓葬,一个墓地一些遗址没有发生过地质上面的变化是非常稳定的,几千年来,所以在那里选址。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情况就是,上海是不是一个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呢?我们说上海的市区是的,我们现在的主城区是的。但是我们上海的主城区,是近代以来才有的这样一个城市。

我们说170年的时候,170年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里面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样一个年份,但是我们说上海的近代、上海的现代,不单在中国,在世界上都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这是肯定的。

但是如果跟我们接下来要介绍的,上海的考古比起来的话——我们看这个遗址,这个遗址已经有六千年。刚才我们说七千年,七千年是开始适合人居。到了六千年左右的时候,开始有人在这里生活了。

这个遗址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举两点:第一,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字号的。

这样的遗址,我们说在上个世纪,一百年的中国的考古大发现里面,它被评为了上海唯一的一项,它进入了中国百大考古发现的行列。

这个遗址为什么重要呢?我们先举几个例子:

我们看到的这个人,就是我们刚才宣传片里放的「上海第一人」。为什么叫他「上海第一人」?那他之前还有没有人,有的朋友可能会问我。

考古学家一般是相对比较保守的,不会把话说死的,但是我今天面对朋友们,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不会有更早的了。

为什么呢?因为七千年上海刚刚成陆。到了六千年左右,我们看到上海最早的遗址,崧泽遗址里面发现了这样的人,而且他是在最下面最下面的地层里面。

我们请了吉林大学体质人类学复原的老师们,跟上海博物馆的先生们,加上我也掺和进去。

我们一起讨论这样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体态呢?跟我们现在的人很像吗?大家看了,很像。

当时我们讨论他的时候,我们体质人类学的鉴定说:他是蒙古人种的南亚类型,他又是一个村子里面的村民。他是不是酋长,是不是部落的领袖,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只是说他是一个二十到三十岁的老年人,那个时候人的年龄很短,能活到三十岁已经挺不错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复原了这样一个人。这个复原有什么根据呢?我们做了一个全程的流程性的复原。这个过程非常的复杂,它大概有十个流程。而且我们上海博物馆的考古队员们挖到这个人的时候, 当时这个头骨是碎的。我们把它拼对起来,然后给他做一个比较精度的复原。

精度到什么程度?精度到一毫米。

然后我们给他复原的过程里面,把头骨进行三维的扫描,放到计算机的有一种叫「容貌复原技术」。按照这种「容貌复原技术」,给他添肉,在骨骼上给他添上肉。这个是有科学根据的,这个科学根据要精确到什么程度呢?大概要精确到0.1毫米。所以现在复原出来的我们「上海第一人」,应该就是这样的面庞,这样的脸面。

「上海第一人」生活在崧泽的村子里。他是有建筑房屋的能力了。

我们过去的人,我们可能在了解的史前社会里面,可能他们是游居的状态,逐水草而居。逐水草而居就是,哪里有生存的资源,我到哪里去。

但是他们现在不了,他们现在要住下来。那么有多少人住呢?

我们在这里发现有一个村子,就是我们下面看到的这个图:有很多很多的房子在一起,他们住在一起,我们看到上海的最早的的房子,再没有比它更早的发现,我们把它叫做「上海第一房」,也把这个村子叫做「上海第一村」。所以这里已经有了三个第一了。第一人、第一房、第一村。

我们还发现了「上海第一稻」。这个稻子发现的时候,在六十年代。是当时中国最早发现的人工栽培的水稻。这里面两个标本:一个标本是野生的,一个标本是人工栽培的。

人工栽培的水稻是上面的这个,比较粗壮一点。是我们现在说的袁隆平(的水稻)。他的水稻我们大家知道,亩产千斤,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时在中国是首次的发现,曾经被叫做「中国第一稻」。

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其他的地区可能有更早的水稻。它曾经在整个中国长江流域和长江下游

作为中国水稻起源地,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不游猎了,他们定居下来了,他们来种水稻满足自己日常生活之需。

这个年份到现在已经有了六千年的历史。而且他们不但种水稻,还需要灌溉水稻,因此他们打了水井。这是我们在上海发现的,目前仍然可以称为中国第一的水井,是个直筒型的水井。

所以我们说中国可能很早,在崧泽就有了水田灌溉这样一种发明。而且这个水井可能也不仅仅是浇灌水稻用的。很有可能它是干什么用的呢?饮水用的。

尽管是水网地带,尽管是江河比较密布,但是我们也知道,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带有病菌的,甚至可能会产生瘟疫的,那样的一些水。

所以那时候的水环境我们现在不是很清楚,它到底是不是好到我们现在可以做各种各样处理的程度。因此水井它也有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

我们还发现了一头猪,这个猪大家可以做一个对比。右下角的猪,大家可以观察,它的体质特征有什么不同?嘴巴非常长,身上的毛很粗很硬很尖,这个是野猪。

这个是我们在浙江发现的,大家可能很多朋友都知道,有个河姆渡遗址。它大概跟我们崧泽遗址的年代差不多,可能还要早一点。

野猪它很凶猛,它要靠嘴巴拱地来寻找生存的食物。但是在崧泽我们看到这样的一头猪,

这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家猪」。人类学会了驯化驯养动物。大家不要看这样的驯养的动物,

它的嘴巴已经变得很短了,被我们人类不断地喂食,它不需要用嘴自己拱地了,然后它就退化了。

甚至我们可以说进化了,是不是这样?然后它身上的毛没有了,就变成了白毛猪了。跟我们现在的猪有什么区别吗?区别不大了。大家还要记住一点,猪是杂食类的动物,它什么都吃,人什么都可以喂它。

人只有自己吃饱了,有了很多剩余的产品粮食,我们才可以喂它。那说明什么?说明当时的崧泽的人,他们的生存条件是比较好的,他们的生产能力是比较强的。而且崧泽人还发明了,大家可能有的朋友会猜出来,它是一个犁,石头做的犁。

那时候没有金属,五千五百年的时候,没有金属的时候,他们用犁来耕地,用这种石犁。

我放下面一张片子大家看。

在石犁发明之前,是有这样一种耕田的方式的,就是我们叫它锄耕农业,就是用锹。用锹翻地可能会产生这样的一个动作,你翻一锹要退一步,不断地往后退。

他们用的工具,我们在浙江发现,我们在很多地方发现。它们都是左边的这种骨头做的,

就是用牛什么的肩胛骨做的,然后这样翻地。

但是犁耕大家会发现,它不是后退着走的,它一定是往前走的。这个效率是什么呢?耕地的速度要快,是不是比倒退的要高?因此我们说它是一种挺伟大的发明。

这个是不是我们上海发明的呢?我现在不敢说。但是我们上海最先使用了这个,一种石犁。除了石犁以外,他们还有收割的工具:石镰。然后我们这里看到一个石斧,这个石斧有什么好看吗?它很笨重,但是大家记住,它这个时候没有金属,中间这个石斧的孔是怎么钻出来的?

而且它还不是单面的钻,他从很厚的石头两边对钻,而且钻得非常好,他是用什么钻的呢?

我告诉大家三个字: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们做了很多实验,但是这些实验仍然我们现在拿不准,他到底是不是那样钻的。比如说有管钻的办法,用竹子怎么样怎么样,有很多办法。

这个石斧后来在生产的过程里面,它肯定发挥过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们现在看右边和中间的图,右边这个图是甲骨文,到金文,到隶书,写的各种各样的「王」字。

这个「王」,是不是有点像中间我们这幅图绑着绳子的那个石斧,它的刃部把它倒过来?

看最左边的这个和第二个,那个是金文的「王」字。是不是有点像石斧的刃?所以后来能用这样斧子的人,就变成了什么 「王」。

后来我们发现很多石斧上连刃都没有,就是它没有开过刃,甚至没有任何实际生活使用的痕迹。它是干什么的?就是权杖,拿在手里象征着他的权力和地位的。

这个时间发生在我们崧泽遗址,我们也看到过这样的石斧,从六千年到五千五百年,到五千多年的时候,有这样一个从实用工具到非实用工具的过程。

我们把非实用的这种工具叫做礼器。祭祀的时候,举行大型的仪式性的活动,比如出征、发生战争等等。它是这样的一种用具。

而且这个用具下面一个字。我们看到一个甲骨文的手,很浅的最左边的。它手里面拿着一个木棍,有点像杖一样,权杖一样。实际上就是我们上面看到的石斧,然后它变成了后来父亲的「父」字,就是我们到了父系社会的时候。

到了崧泽文化的崧泽遗址的五千五百年,从六千年到五千五百年的过程里面,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已经从母系社会,进入到了父系社会这个阶段。

因此小小的石斧让我们感觉到政治的社会文化变迁的这样一种(变化)。那个原始的社会,

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什么呢?

前面这个老头是一个考古泰斗,我的师爷,中国考古学会前理事长,他写了一本很好看的书,叫《中国文明起源新探》。特别适合在座的各位读,不专业。

在这本书里他做了一个总结,他说了什么呢?他说中国有超百万年的一个文化的根脉血脉。有什么呢?

有上万年的文明起步,有五千年的古国。五千年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有国家了。但是我们过去的概念里面是什么?夏朝才有王朝。夏朝距今四千年,考古发现现在已经把它提到五千年,甚至可能还要早,就是我们崧泽五千五百年,甚至还早一点。这个时期就是中国古代文明和古国诞生的时期。

而且他最后说了一句话:两千的中华一统实体,秦始皇到汉代统一中国。

我们大部分的历史讲的是什么历史?两千年来中国的历史。考古给我们讲了一个什么历史呢?它可以讲一万年的历史,五千年的历史,还要更早。

我们说中国大地上目前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一共约有两百万年左右,在非洲可能达到三百万年。所以经常有朋友拿恐龙蛋问我:“高老师你给看看这个。”我说,对不起,我不懂。恐龙蛋是什么年代?恐龙蛋不是。考古是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

这些遗存所反映的人类起源、发展进化迁徙的过程。到了五千年左右的时候,中国出现了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叫做什么?文明。

文明我们说要有很多很多标志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就是「王」,出现了权力的等级的区别,社会出现了分工,出现了分化,出现了包括古城、包括文字、包括金属等等一系列发明和发现。

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把它叫做古城运动的时代,也把它叫做文明起源的时代,也把它叫做和过去原始的平等的那样的文化不一样的时代。

那么中国文明发展的过程里面,我们上海做过什么呢?右边这个字很小,但是我们看的不是很清楚,就是苏秉琦先生他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主张,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析和总结。

他说中国后来诞生的礼制社会里面,经常用到的铜器的鼎是从上海环太湖地区一点一点起源发展起来的,因此后来这些鼎成了周代礼制社会很重要的因素。仪式上用,甚至到现在我们给联合送国礼要送鼎。

我们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个。这里面发现的玉璜,就是戴在脖子上的。后来这些玉璜,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装饰品,后来到了周代的时候,它成了挂在身上的一串主佩玉。这些主佩玉一定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戴在身上的,而且它约制你的行为步态,甚至你不能快跑。 对不对?一快跑它就掉了。

因此我们说,这些给我们的上海参与了中华文明起源和早期文化的建设提供了证据。我们说崧泽遗址的发现,不仅仅是发现了「上海第一人」,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样的一系列的发现,把上海早期的文献记载以前的历史把它建立起来。

而且我们现在做出了一张年表,这里面就有我们最早的崧泽的遗址。为了弘扬崧泽的遗址,我们做了博物馆。我们在展厅里面做了这样一幅展墙,展墙下面大家看到的,就是我们早期崧泽出土的古代的文物。

它不断地像一个大树一样的生长,生长的过程里面,产生了我们近代的上海的外滩和陆家嘴,当代的陆家嘴。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做了很多很多的还原,这个博物馆上个礼拜开馆了。我们希望大家除了听一席讲坛以外,还可以去参观我们新建的上海的脸面,上海的窗口,上海的城市客厅。

所以我们说崧泽不仅仅是考古的,它应该是文化的社会的。崧泽不仅仅是是考古久远的这个时代的历史的,也是我们现在和未来的。

最后我要说的是,上海不仅仅是上海的,崧泽不仅仅是上海的,他也是我们中国的,更是我们各位,我们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