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声伍声,前DOTA职业选手,现任电竞视频解说,以及淘宝卖家。在Dota玩家的眼中,代号“2009”的伍声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大神。

对不起,我要赢

2014-05-25上海
游戏跟其他东西相比,它是一件对抗性更强的事情,尤其是竞技游戏,你将直面的是跟你同样用两只眼睛、一双手进行操作的人,你跟他的对弈很多情况下是单对单的,在这个过程中有非常强的一个对抗性。
  • 7517
  • 12

已有1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对不起,我要赢

伍声 2014-05-25

今天我来以后觉得特别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取题目的机会,我要改成《对不起,我要哭》。为什么要哭呢,因为我来这之后,首先看了一场求婚,然后又看了一个非常人文的民谣歌手,包括设计师和复旦教授的分享,我都觉得特别有启发。

但是我觉得我的内容特别理性,没有那么多感性的部分,差点就吓得不敢站上来了。但我又看到一席的口号是“人文.科技.白日梦”,所以我最后还能有勇气走上来,因为我觉得我能算第三个:白日梦。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你们知道网红吗?我呢,应该就算是一个网红,我今年27,是一个游戏玩家,大家如果去百度我名字的话可以看到,我曾经获得Dota游戏的世界冠军,在接下去的时间里我将转型成为一个游戏解说,在优酷做一些视频游戏讲解。

为什么我会玩游戏?这要从我的父亲说起。我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转业的工程师,他从小对我要求就很严格,我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得不到他的认可,就是吃个饭他都会嫌我吃得慢,在这个过程中我很需要释放,于是我就接触了游戏。

大概是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当时父亲给我买个红白机,我就一发不可收拾。我是87年生的,在我成长的阶段是没有很好的网络对战平台的,我最开始玩的游戏还是以单机游戏为主,接触到竞技游戏之后,我就觉得这应该是食草动物跟食肉动物的区别。

我也分析过大家玩游戏的初衷,一方面当然是我们平时大部分的游戏玩家都是学生,很多人认为游戏玩物丧志,或者耽误学业,我觉得游戏跟学习相比,同样都是利用规则去完成最后一个目的,游戏可能是击败对手,学习的话可能是考一个高分。

我这一路走下来,不管是我的朋友或者是我认识的人,我去问别人,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学习的目的是为了真正去获取知识,去寻求快感,更多是为了考一个高分,让我周围的朋友或者是老师或者是同学能够对我有一个正面的认识,为我将来以后的人生有一个好的铺垫。

其实从结果上来看的话,两者都是有相似之处,在我从小到大这个过程中,因为我父亲对我是这样严格的要求,我需要释放自己,我需要告诉大家,我需要告诉他,我除了学习学得好,而且我利用比较少的时间也能学得比较好,所以这是我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发点。

还有一个点就是我的运动细胞不是特别优秀,你如果打球打得好,在男生之间也会非常有面子,所以我觉得只有游戏这一块能够让我证明自己,于是我就爱上了玩游戏。

玩游戏肯定是得不到父母认可的,我为什么能够平衡好学习和游戏这两块呢?一个是我有足够强的动机,从小到大就一直有人在耳边跟我说一句话:你现在好好努力学习,等上了大学呢你就可以好好玩了;还有一个就是做事的效率更高,所以我成功地考入了浙江大学。

我们浙大校门口的大石头上写着两句话,它是竺可桢老爷爷写给我们的,他说,来浙大,各位要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进来浙大要做什么样的事,第二个是离开浙大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当时看了这个石头,就觉得这两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第一个问题,来浙大我就是准备在能完成学业的前提下好好玩游戏的;第二个问题,出了这个校门,我觉得我一定是玩游戏玩得特别出名的一个人。于是我很快向家里申请买了一台电脑,在宿舍里开始了我的游戏生涯。

我记得当时有一段时间我们是军训,我知道当时不让大一新生带电脑的,于是我就在军训期间练完歌回宿舍之后,偷偷把放在我衣橱里面的显示器打开,键盘就放在腿上,这样如果辅导员老师一进来的话,我就可以机智地把门关上,假装是我正在准备睡觉。就这样,我每天晚上玩到凌晨三点,早上大概睡两个半小时五点半起来排练,军训成绩仍然是优。

大一的时候,我玩的那个游戏叫劲乐团,这是一个音乐游戏,跟跳舞毯差不多,就是字符掉下来你就按,那些高手玩就跟下雨一样。每次玩那个就会练到眼睛流泪不说,最重要是,把手悬在这里,这样打一般打两三个小时眼睛不带动,手一定会肿会酸。

弹钢琴的人玩这个游戏最好了,因为他手指本来就有力,而且独立性强,所以那时我为了晚上熄灯之后还能够提高游戏造诣,我会带一个握力器上床练习。大家可以看到,我确实是在贯彻竺可桢老爷爷给我们教的那两句话。

为什么说我的演讲题目是《对不起,我要赢》呢?因为游戏跟其他东西相比,它是一件对抗性更强的事情,尤其是竞技游戏,你将直面的是跟你同样用两只眼睛、一双手进行操作的人,你跟他的对弈很多情况下是单对单的,在这个过程中有非常强的一个对抗性。

而Dota是一个5v5的团队竞技游戏,我之前玩的大多都是一对一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爱玩这个游戏,因为这个游戏它有三条路,里面有五个队友,一般情况下中路是一般都是站一个人的,而对方的中路也是站一个人,这样的话你走中路,你跟他去提前进行一个中路的对抗,如果你个人的基本功过硬,那么你在1V1的过程中通过你的个人能力去建立很多优势。于是我就苦练中单,加入了当时我们学校最强的一个战队,也出去打了一些比赛。

大家现在看我说得轻描淡写,其实这条路上我也经历过很多挫折。跟很多其他类型项目的运动员一样,我们也有比较系统的训练,也有对胜利的这种执着。我们学校最强那支队伍准备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个大型全国性比赛,当时我算是里面年龄比较小的一个,但也是对胜利最执着的那个。

去了之后我们一路过关斩将,爆了很多冷门,最后在八进四的那个比赛中输掉了。输掉之后,比赛打到一半我就开始哭,边哭边打,打完之后我就没有心情再跟我的队友在一块,我直接去边上的肯德基买了杯饮料在那儿喝。过了一会他们过来找我,他们说,不要难过,人生路还有很长之类的。我说,那以后你们打吧,我不打了,我要退役了。

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还是贼心不死,于是又尝试各种组队。后来我当时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我觉得学校里这些同学在游戏上的执着程度上不如职业选手,于是我想请两个月假,去参加了一个职业俱乐部。

要请两个月的假离开学校,我必须要拿到家长的传真。我的父母肯定会认为这是个出格的事,于是我就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跟他们说,请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没有获得成绩,那我一定会回学校好好读书;如果我获得了好的成绩,我会对我之前的游戏生涯会有一个交代,我一样会好好回学校读书,完成出国的使命,但如果我没有拿到这样一个机会,那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注意我没有说我会记恨他们一辈子,我只说我会后悔一辈子。

于是他们给我发了传真,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加入了一家职业俱乐部。在那种环境下,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全力以赴,只想着这个比赛赢了就是1,输了就是0,不会想着自己未来的人生是怎么样。有这种想法的人,在这种高强度竞技对抗中永远是能占到上风的。

当时我去北京打职业那段时间,所有参加的比赛只有一个比赛是亚军,其他全是冠军,大家也可以认为我那个时候是抱队友的大腿,不重要,这都不重要。

我记得在我打最关键的一个比赛的过程中,我能够感受到,对我们来说如果这场比赛输了就好像砍掉我们一条腿,但是对于对手来说可能他们只是少吃了两顿饭。

抱着这样的觉悟去打,我觉得我们的胜算一定是比对方要高,因为游戏本来不是一个身体强度能够拉开很大差距的,就反应力、对游戏的熟悉程度来说大家也都是差不多,所以在最关键的时刻,决胜因素一是队伍的向心力,还有就是大家的意志力。

我记得游戏领域的先驱邢山虎邢老前辈,他曾经说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并且还能赚到钱,如果你要是一个爱吃的人,那你的最幸福的事应该是做一个美食家,你如果是一个爱玩游戏的人,那你一定要做一个开发游戏的人——当时还没有出现像我们这种玩游戏还可以赚钱的人。

现在玩游戏的玩家确实越来越多了,但是能够真正走完这条路的人凤毛麟角。这条路我能够一直走过来,我觉得很多的地方是在于你相信这件事情,并且这件事情是你所擅长的,我觉得这两点是最重要的。

比如说,我为什么愿意去跟家长去磨嘴皮子,去请这个假,去冒这个险,因为我相信这件事情我是可以做到的,哪怕我之前跟队友说了,我退役了,不打了,我还是依然贼心不死在做这件事情,因为你一直始终相信,这件事情你是迟早有一天要做到的,还有就是很重要一件的事情是你在做这件事情是比别人有优势的。

回到学校之后,我本来要兑现我的诺言,父母可能对我的期望就是出国留学。接下来,我看了很多出国留学的书籍,做很多之前绩点的补习工作,但我发现这件事情不适合我,这不是我的优势所在。

我看得很透,也许我拿一个冠军奖牌挂在我父亲的脖子上,他会咬一下说这什么破玩意儿,扔一边去了。但是如果我告诉他你看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单,那他会觉得还蛮触动的,也许我还可以买个礼物送给他。

于是,我就找了我的两个同学,准备走上创业这条路,因为创业是一条让人去直面自己、直面困难的路,我当时觉得这条路也许最能把我的优势发挥出来。我们试了很多项目都没有成功,于是最后我们考虑重新回来做战队。

还是玩游戏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驾轻就熟,于是我就重新又做了一支战队,在这支战队之中,除了我之外的所有的四个人全都是新人,也就是全都没有打过比赛的人,我带着他们拿了当年年底的两个大赛的冠军。

这两个大赛也是当时中国Dota来说最高的一个荣誉,两个大赛全部都是冠军。做完这件事情之后,2010年,我们的战队也成功地找到了赞助商,很遗憾的是赞助商并不是什么大品牌,而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富二代,就是他养了我们这批小孩。

于是我就发现了这件事的真相。虽然说我是一个出名的游戏玩家,虽然说我在Dota里做到了很多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我发现事情的真相就是:其实我还是一个演员。

当时战队在出了成绩之后的主要矛盾是,作为队伍的所有人,我是一个比较有脾气的人,所以平时会比较多训斥我的队员,还有就是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在赚钱,反而是一直在亏钱,我觉得一直还从要家里拿钱这件事对我来说思想压力特别大。

2010年年底,这个富二代在一个马来西亚我们当时参加比赛一个小房间里面,对我说了一句让我的自尊心受到非常大伤害的一句话,他说,你要觉得你一年能赚20万,你就去赚去。我当时就觉得,我完全没有被尊重,可能20万还不够买他的一个跑车轮胎吧。

当时这件事情深深触动了我,深深打击到了我,于是我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我觉得人要往前走,一个阶段要有一个阶段的目标。于是我走上了商业化解说这条路,我们的商业模式也不断地探索。

很感谢像优酷和淘宝这样的平台,让我们这样的个人从业者,也能通过这样一个窗口把自己对游戏的理解,转化成文化或者内容传递给其他的人,让更多的人来感受到你对游戏的理解。而我们也通过这个窗口获得了大量比如说视频点击,或者是粉丝,积累了很高的淘宝销量。

在从2010年底到现在大概是三四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每年我们的营业额都会稳定地翻倍,这一路走下来,我觉得,不管未来的日子怎么样,我起码对得起当年听到的那句“你要是一年能赚20万我立马就去离开”这样一个选择。

回到今天的主题,这句话我觉得还是有点装。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不想要太多的人,我可能想追求的也就是一种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更多的是来自于一个结果,别人再没有机会从结果的角度来说你各种各样的不好,我的家人也可以因此而安心。

在追求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可以舍去很多东西,我觉得在自己全身心投入的这样的认真的状态,在自己完全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执着程度会超过别人的时候,在自己明白自己在做这件事情,不但是热爱而且还有优势的时候,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