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勇刘勇,格瓦拉创始人兼CEO,格瓦拉是中国在线选座购买电影票网站的最早参与者,也是国内O2O市场的早期开创者。

格瓦拉2009

2014-07-06上海
创业早期的时候,我们一定是想不清楚的。但是你一定要是简单的,但是同时你必须要有信念,你必须要相信简单,相信未来。
  • 2892
  • 2

已有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格瓦拉2009

刘勇 2014-07-06

我的第一次和电影的亲密接触是在初中的时候。我是出生在四川自贡一个小山区里面,初中的时候是住校。一到周五的时候,我就和同学去逛街。晚上突然在街边上就发现震耳欲聋的声音,我很好奇的就走进去,结果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是施瓦辛格的《真实的谎言》。

我到了高中也是住校,在学校那时候我基本上一到周末都去到整个县城里面各个录像厅去看。三年下来基本上整个县城的所有的录像厅,所有的卡带VCD,后面所谓的SVCD (中国式的VCD),不管是港台的,美国的,欧美的电影,基本上都看完了。

很多的DVD的老板就会根据我的建议来进行选片排片,包括说怎么进片,我都会给大家列个清单,说下个星期你最好进这个影片。

从高中开始,我到了武汉读大学,然后02年我到了上海,到了上海稳定下来之后,我又回归到了电影院。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常遇到很多的困惑。这个困惑在07、 08年的时候越来越多。

比如说我们经常找不到电影院在哪儿。在07 、08年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电影院最近在放什么片子。第三个是,当我们走进电影院的时候,我们非常兴致冲冲地奔着我最想看的电影。发现它排片没了。

所以这个时候,我就产生一个念头。就在想,我们能不能自己做个工具方便自己。当然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像我这样。那这个时候我就开始骚扰我周围的朋友,甚至我朋友的朋友。通过QQ、MSN不断去问大家。有谁有什么技术人员,有谁懂PHP,谁懂.net,谁懂什么JAVA。

其实客观说我根本就不懂,我基本上找了一两年,07年找到一个 ,08年找到三个。在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做这个工具,这个工具出来的效果是什么样呢?就非常的简单,当时我们非常崇拜谷歌。

第一,输入,要检索影院。第二,检索影片,然后出来整个的排片表。某个时间,某个日期,是中文还是英文,价格是多少?但这些排片是怎么做出来的呢?我们就不断的从影院的官网 论坛,还有影院负责人员的qq里面去拿到这种排片的信息。

拿到这种排片的信息呢,就一条一条的录入到整个EXCEL里面去。所以现在我的EXCEL水平很高,就是当时练出来的。到了08年底的时候,当时我们团队已经有三四个人了,就在问我接下来要干嘛。

因为当时客观来说,当时我是还在上班。因为公司没有收入,我们这个团队是没有收入的。大家都在兼职,08年的时候有几个全职已经开始了。那我当时基本上一个月工资,非常不错。

当时两万多,但是我们整个四个人的团队,加上工资加上整个的水电各种开支,最后发现也要一两万,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们接下来要继续怎么走?我也是非常的彷徨。

就是在08年年底的时候,团队也在问我,我们做了一两年接下来要干嘛。也没有钱进来。这个钱在什么地方,连个油星子我们都没有见到。那这个时候我就在想,其实我们的团队对整件事情,对整个商业都非常的不了解。

我作为一个相对来讲对整个市场相对了解一点点的人,那我就跳出来吧。而且当时还在想,其实这个事儿,我已经投入了很多,不管是精力和钱。但后面它最后成不成其实不知道。

但是我需要给我们团队一个交代,我最后就想说,那要不要死就一起死。我跟团队讲我已经尽力了,反正我就这样了。同时在这个时候,说实话我不仅把自己的工资搭进去,我还借了我姐还有我女朋友的钱。

当然最后面有一个插曲是,我女朋友成功地债转股成为了我老婆。当然她今天也来了。我们当时只有排片,发现非常的奇怪。我们的用户流量,上下起伏非常的大。这个流量是从多少到多少呢?

是从50到500,其实我们做了两年,说实话我们的流量也就是50到500。这是09年年初的时候,我全职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流量起伏很大的时候,我们怎么办呢?怎么平抑波峰波谷,现在的理论叫做。

当时就希望尽可能让用户留下来,当然做电影怎么让用户留下来。当然是做活动比如说我们经常组织一些见面会、零点场,还有组织一些包场,让我们的会员一起看电影。

所以第一次的时候我们就想我们要做活动,做论坛。把我们的用户停留在这个地方,但以前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去跟影院交流过,我们也不懂电影院。当然,在团队里面只有我这样一个闲人,不懂程序的人员,不懂数据的人员。

接下来当然我自然就去。去的时候,我记得我去的第一家影院是港汇广场上面的永华电影院。非常的忐忑,因为我没跟他们沟通过。去了之后果然如我们所料,第一我不是特别懂上海话,大部分的影院经理就跟我讲上海话。我能捕捉很多词语,但是我说不出来。

第二个他们讲的很多的行业术语我也听不懂,比如他跟我讲电影的最低限价,我们讲我们只看到挂牌价,怎么有最低限价这一说。最低限价呢,是指片方为了防止影院偷瞒票房,设定的一个最低价格。比如说在08 09年的时候一般来讲,在国内的最低限价是在15或20块钱。当然现在大家看到的是30、 35,还有一些可能甚至更高一点。

第一次就这样灰溜溜地就回来了,但是因为团队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所以我就陆续再去拜访。大概拜访了十来家,有影院就说,那行你来做呗,做活动嘛!我们最近有个什么什么见面会,你们来拿点票。

好,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第一次组织我们的会员,到了线下。当时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是用户会员在网上报名,但是到了影院现场付钱。最后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从影院拿了100张电影票,网上也报名100个人。

到了现场之后呢,发现只有七十个人来,有三十个人我们打电话去问。说我有事儿,天我出差,各样原因。对我们来讲压力就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我买的是100张票,我们是50块钱进来。我就50块钱卖给会员。大家自己掏钱那意味这时候有30张票 我就是亏的。那我们这种放鸽率怎么去解决呢?

后面就有人提出来说,我们要不这样。我们就让会员先付钱,确定。好,我们这个时候就开始引入了支付。其实支付当时对我们来讲也是个天方夜谭。

09年的时候,七八月份支付宝的支付刚刚开放出来,我们又不知道怎么去申请。折腾了三个月终于拿到了支付宝的一个账号。特别牛逼,特别欣喜,那个时候拿到一个账号,对于企业的一个账号。

把支付上去之后,解决了放鸽率的问题。成功地把放鸽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了百分之零。因为会员还可以互相再转来转去,但是在这个时候呢,我们就发现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很多用户说,我是网站的忠实会员,我是最活跃的。

有活动一开出来我是最早付钱的。但是因为今天我到现场之后,只是因为迟到了一会儿我就拿到了最差的座位。因为当时是现场派票,先来先得,不管五十个人一百个人。所以我们就在想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引入选座。你先把座位选定嘛,然后付钱。

从这个时候,我们就把这个功能引入进来,也成功地把很多用户的困扰把它给解决掉了。但是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很多会员说你们经常组织一个活动。一个月才有一次或者三个星期才有一次,能不能就是你们不组织活动,你们跟影院打一个招呼。反正我在网上选好座我就直接去影院看,那这个需求非常的棒。

对不对,因为我不可能天天帮我们的会员组织活动。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心里就非常的忐忑,非常的有压力。为什么呢?其实真正你要把这个事情操作起来,那意味着说我们必须要和影院要去高频地去谈,而且真正要成为一个票务平台。09年的时候在我们的想象中一个票务平台是什么呢?

那就是黄牛 那就是票贩子。我们想我们做的是一个伟大的互联网这个事儿。怎能跟票贩子扯起来了呢?但是最后面我们自己通过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纠结了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我们得出个结论,我们还是必须要上,为什么呢?

第一个,我们说满足用户需求,我们既然都满足到这个份上了。提供了排片,提供了资讯。那用户终极的目的是什么?是去电影院看电影。

第二个原因是如果我们不做,我们的竞争对手做了。那就意味着有个问题是在线选座的副产品。是影讯、排片、资讯。因为你如果要提供好的在线选座服务,你必须要保证你的影讯是正确的。

我们想我们这不抄了底了吗,所以我们这么一想,那我们就下定决心开始干。开始干的时候。我们就发现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机遇。

当时是在2009年的年底,我们当时对《阿凡达》有一个初步的判断。大家知道《阿凡达》创造了中国的很多票房历史,我们当时觉得这部片子应该很好很火。但是没有想到,最后结局是比我们想象中火。

我觉得高十倍,当时我们就去和平影都去拿了些票,去买了些票。当时基本上是拿了几十上百个座位刚开始。第二次又发现用户会员有越来越强烈的要求,我就从几十个到上百个两百个座位。

最后基本上和平影都三分之一的票都被我们包掉了,那这个时候,每天我们就很焦虑跟痛苦。第一个服务器天天宕,就是每次只要说11点开票。好,全部搞定,因为你不定一个时间,会员又会抱怨说。

你又偷偷摸摸把票放出来我没看到,那我们就说好统一一点,当时还没有微博。不好意思,那就是统一十一点钟开始放票。

一放票,服务器就瘫掉。我们有个技术大神叫葛标。长得很丑,但是很壮的一个人。就每次都被我们说,你看你做技术太差了。其实他技术真的很好。但是没办法,只有一个两个技术人员怎么能搞得定呢?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当时准备了想做设备,但是设备还没到,还是要用人工派票的方法。我记得《阿凡达》上线之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当时轮到我去派票,当时的场次是早上的九点半。我到了和平影都是在八点钟。但是到了现场,我完全就被震住了。惊呆了,因为现场有几千人在排队准备买《阿凡达》的票。

当时我背包里面有四百张,但这个票不是拿去卖的,是派票给会员的。原本我们的计划是进电影院里面去搭个摊子,说凭手机号密码来进行取票。我当时在和平影都外面,来福士广场。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非常的惊慌。当时我心里面在想,如果当时忍不住大喊一声我有票。那我估计基本上我就被碾成肉泥了。所以镇定下来之后,我赶紧就在想。我要找个地方,就往旁边走,找到了一个永和豆浆。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到了这个地方,我就赶紧给我们的客服打电话。然后跟我们的用户发短信打电话说,取票地方变了。就是变到永和豆浆去了。当时的时间,已经在八点半到八点五十左右了。还好这个时候,我们有两个同事已经赶过来了。

经过短信电话跟用户沟通。还好,非常的顺利。九点半之前所有的用户都把票拿走了。那个时候的票对格瓦拉为什么重要。因为格瓦拉当时是一家小网站,小公司,很多人为了买IMAX票淘宝上面炒到了八百块,排队。

很多人的希望,包括男女朋友包括吵架都在这里面。我们不想让我们的用户觉得失望。坦白讲,我也不想第一次就搞砸掉了。所以九点半一派完之后,我浑身就湿掉了,就瘫掉了。我就想说这事我终于办成了!

其实就是一个派票的过程,但是当时真的是非常的恐慌。但是我觉得,这就给我一个很大的信心。在线选座,包括《阿凡达》都让格瓦拉有了一个很好的起点。

开始,基本上一炮走红。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就在想,我们现在在2014年。我为什么跟大家分享2009年的格瓦拉的故事。其实那个时候的格瓦拉,我觉得是没有战略,没有战术,没有一切的一切。所有我们原来在外资公司工作六年的套路全都用不上。

就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去解决。误打误撞,突然敲开了一个门,叫在线选座。到底好与不好,其实没人知道。那总结下来,我觉得是创业的早期的时候,我们一定是想不清楚的。但是你一定要是简单的,但是同时你必须要有信念。你必须要相信简单,相信未来,这是我想跟在座的各位来进行的分享。

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