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喆上官喆,国内新锐服装设计师,1984年出生于福建长汀,2006年成立独立设计品牌SANKUANZ,短短几年间迅速被业界及爱好设计的人群所认可。

机缘巧合

2014-07-06上海
我们跟我们的工作的关系就像是一对互相帮助的好朋友,我们为我们的工作付出天赋和努力,你的工作可以把你带到你没有去过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让你的生活变得有点不一样。
  • 3370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机缘巧合

上官喆 2014-07-06

这些年,常常会有人问我同一个问题:你是如何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的?

这问题说来话长,所以我通常都回答以机缘巧合,就敷衍掉所有问题,今天借一席这个舞台,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几年浅浅的人生经历,或者说我遇到的一些人和事吧。

前几天我刚结束我们在巴黎的2015年春夏订货,就是大家刚才看到的那场秀,其实从设计开始之初到订货结束,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最紧张的,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订货的结果怎么样,所以我就抱着这种等待考试分数的这种忐忑心情,踏上了一席这个舞台。

我上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讲话,应该是十多年前吧,那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然后作为我们班成绩最差的学生代表在讲台上接受老师批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现在仍然特别恐惧成为众人的焦点。

这张是我高中时期的照片,特别青涩。我高中时候人生理想有两个,一个是留长发,一个是去北京搞摇滚乐,所以我整个中学时期都在练习吉他跟听摇滚乐,到了高二那年我的父母亲觉得我应该就连大专都考不上,于是让我去学画画。(图)

到了高三前一年,我到了福州参加美术高考,那段时间我特别用功,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美术特长生去参加高考就是我的最后一条出路,如果再考不上大学我的人生就废了。离开了压抑的家乡小城,其实那段时间我还是比较自由的,我几乎认识了福师大周围所有的打口碟贩子,到最后我自己都开始卖起了打口碟。(图)

2003年,我很幸运被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录取了,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没考上大学,也许我的人生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进入大学以后我学习还是比较用功的,因为可能稍微长大了一点,但是我的专业成绩始终还是在及格线上徘徊,我觉得可能老师都不太喜欢我。(图)

到了大学三年级那一年,我找到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实现自我价值,那就是涂鸦。那一两年,我在厦门大学里面涂满了各种我的图案,老师都快被我气疯了,大家可能觉得我是一个特别自恋的人,因为你们看到我的涂鸦不是我的脸就是我的名字。但事情其实不是这样,2007年厦门有一个PX事件,我也不明就里涂了很多关于抵制PX的涂鸦,这个事情差点导致我大学没能毕业,特别惨。(图)

之后我用这些我创作的涂鸦图案和插画制作了一系列T恤,找了朋友来做模特,还设计了好看的包装,然后带着这些作品参加了当年《城市画报》举办的第一届创意市集。这是我当时卖的一些东西,贴纸,还有一些明信片。这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一个包,是我第一个缝纫作品,我在厦门中山路步行街花五块钱买了一个手摇的缝纫机,然后特别辛苦做了一个包。(图)

当时参加创业市集的还有一位我特别尊敬的前辈,我的学长董攀,他是厦门最早的一批做原创品牌的设计师,他的品牌叫nothing,这是他当年卖的产品,这是他最新一季的产品。(图)

然后第二年我又参加了2007年初春天上海来福士的第二次创意市集,因为当时现场演奏的乐队太牛逼了,所以我就只拍了他们的照片,我找不到创意市集的照片。那次创意市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认识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Kim,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他,他现在是国内最著名的鞋设计师,这应该就是他当年的照片,跟现在差别也不是特别大。(图)

Kim现在成立了他自己的鞋履品牌叫KKTP,他已经两季跟我一起在巴黎订货了,我们是签了同一家巴黎特别有名的showroom叫SHOWROOM ROMEO,这是这一次他在那边订货的产品,他这一季订货订得特别不错,已经进入了全世界前十名的时装买手店。(图)

在那届创意市集我认识了一位叫Dave的好朋友,他当时是《城市画报》创意市集的主持人,在厦门有一个他自己的乐队44,现在在帮我做创立的服装品牌的秀场音乐。SANKUANZ的时装表演跟其他品牌有个很大的不一样是我们的秀场音乐,我们每次制作秀场音乐都像做电影配乐一样在制作秀场音乐,Dave会在演出的现场根据我们的主题,根据每件衣服出来的情节变化即兴创作我们整个秀场的音乐。

我大学还修读了第二学位广告学,到大四那一年,我有了两份实习工作。第一份是在一家本土广告公司,那份工作让我彻底失去了对广告这个工作的兴趣跟信心,我觉得实在是无聊透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份实习工作,就是在一本厦门当地的潮流杂志《M时代》这本杂志工作,当时在这本杂志里边,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画一些杂志上面的插画,然后偶尔充当一下模特,然后那一份杂志让我产生了对时装和潮流的浓厚兴趣。

因为做媒体嘛,然后我还认识了很多对我人生中,特别特别重要的朋友,其中就有这两位,这位是Cotton这是我跟她的合影,Cotton当时是《M时代》的主编,是她把我招进杂志里边,然后带给我很多新鲜的东西,算是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吧,在我大学毕业后不久,《M时代》就停刊了。(图)

Cotton跟Dave后来一起开了这一家厦门特别有名的Coffee叫Thank You,然后Cotton在之后又成立了自己的时装品牌MYMYMY,这是他们最新一季的海报,主题翻译过来应该是在这个汗流浃背的下午,我无法停止倔强。Cotton衣服的形象跟她自己的性格特别一致,这个是她今年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不是很感人?(图)

另一位是许晓东,这是他戴假发的照片,他是特别搞笑的一个人,我特别喜欢他拍摄的静物,有种特别平衡的美感,这是我在他微博上随便找的一张,他其他的拍的比这个好多了。许晓东当时也是《M时代》的摄影师。从2006年认识他到现在,我的两个品牌SANKUANZ跟ZE,几乎所有图片都是他拍摄的,他在厦门的工作室叫「许晓东摄影工作室」。(图)

我在《M时代》期间还特别热衷于把我的那些涂鸦跟插画作品印在衣服上面,还找了当时我们编辑部的同事叫Tata,厦门潮流教父帮我做我的模特,特别搞笑。《M时代》停刊之后,Tata跟他的小伙伴也在厦门成立了他们自己滑板的时装品牌叫a.t Between,他们在厦门还有一家自己的滑板店,这是他们最新一季的产品,就是那种很Tough的那种男装。(图)

真正让我大学毕业走上创业这条路,是我在大四时参加了一个创业比赛,这个比赛让我从寻找项目、开发产品到包装上市甚至到寻找投资有了一个模拟的认识,所以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成立了我自己的工作室,我给它起了个特别文艺的名字叫「苦楝树之屋」。这是我第一个工作室,我租房子的运气特别差,每年都会搬一次工作室,这是我们最好的一个工作室。(图)

从之前我将我的插画印在T恤上面到成立工作室之后,我的工作重心进入到学习怎么样做一件衣服,所以我开始学习制版,学习一些基础的缝纫工艺。然后从面料市场买面料,找缝纫店的阿姨帮我车衣服,再跑工厂去生产出来,这里所提到的学习并不像课堂上对着课本那样的学习,更多是在实践中不停地实验,在不同的接触的人当中去试错。

这是我做的第一件衬衫,画面中这个模特叫程迪,他也是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在我成立工作室那一年,他也成立了自己的潮流品牌ANB,这是他们新一季的产品,那时衣服做完了,我们会放在一家在厦门叫「沙茶」的店铺出售,当时它卖的就是设计师自己的品牌跟自己的产品。我旁边那个在整理衣服的就是沙茶的老板,叫阿灿,他也是我特别好的朋友,也是当时《M时代》的同事,在离开《M时代》以后开了这家店。(图)

在那一段时间,我除了学习怎么做衣服,还在组建我的团队,所以陆续的我有了我自己的打版师,有了样衣工,然后也一件件买齐了生产设备,所以我做出了我第一个系列,这个系列是一个女装,在那期间呢我还做了很多女装,尝试了各种风格,照片中的这个美丽的模特现在厦门现在经营着一家叫「山茶花」的民宿。(图)

在2008年跟2009年这两年间,我认识了两个新朋友,一位叫Vega,当时她刚从伦敦毕业来到厦门做她第一个系列,我们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去了北京,然后在北京成立了她自己的品牌VEGA ZAISHI WANG,照片中那个特别小的在看海的那个身影就是她。(图)

另外一位是高天,可能很多朋友更习惯叫他古奇吧,那时他在厦门经营着一家叫「抽屉」的咖啡馆,他的咖啡馆离我工作室特别近,所以我每天下午都会去他工作室里呆着,他也会经常去我的工作室串门,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晃,大概一年之后他也去了北京,成立了他自己的家具品牌「梵几」。(图)

2009年之后,我已经不能再满足于做一些简单的衣服,所以就开始尝试一些更加复杂的服装的版型,结构跟面料的应用,这是当时做的比较完整的一个系列,我只选了其中两张,然后我们除了女装之外还做了一些男装,然后也做了一些比较奇怪衣服的剪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到后面就有点走火入魔了,就做了些越来越夸张的东西,很多衣服的面料跟衣型结构的重组,因为我特别喜欢军装,所以这些都是跟军服有关系,再到后面就已经开始到崩溃的阶段了,开始尝试各种面料的实验。(图)

在这一段走火入魔的状态之后,我其实开始进入到服装设计最难的一个阶段,就是做出具有商业价值、便于销售,然后又有自己独特风格的产品。所以那段时间我做了几季的男装。2010年前后有很多电商企业特别成功,我们也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在淘宝店上销售这些男装产品,这是当时我们希望做出的一些平常比较好穿但又有品质感的一些衣服。(图)

在这两个系列之后我们成立了ZE by SANKUANZ这个品牌,我们一般叫它ZE。我们的公司叫响马,ZE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商业品牌,这个品牌基本上我们是在以两个月一季的速度在出产品。提到ZE我们就一定要介绍一下我的同事小白,就是这个正在纹身捂着脸的神秘少女。(图)

她2009年读大三的时候就到我们公司实习,大学毕业以后就待在了我们的工作室,一开始就是打打扣眼一些比较复杂的工作,到后面开始ZE以后她就跟我一起做设计,到了几个系列之后她就已经不需要我了,她已经可以独立完成所有事情,一直到现在。ZE这个品牌的成长过程其实就像我们自己一样,从一个比较懵懂的大学毕业生慢慢地成长,慢慢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慢慢变得成熟跟清晰。

2012年我几乎所有的工作都在旅行,那一整年的时间我跟我的几个好朋友跑了将近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我当时的想法是这样,如果2012年世界末日真的来的话,我也不会太有遗憾,所以去了很多地方,那一年的经历对我之后特别特别重要,因为在那之前我基本上是足不出户的,宅在厦门,或者北京、上海,但那一年让我现在养成了旅行的习惯,通过旅行来获取你的灵感,提高你的眼界,或者认识一些有趣的人。

在2012年底,我算是重新开始了SANKUANZ的主线,就是我自己的设计。提到SANKUANZ我就不得不提到这个长得特别像诗人北岛的男子,他叫陈天灼,是我最喜欢的中国艺术家,其实我们大概在2006年我们就认识,那时候是网友,他去了英国之后我们就断了联系,直到前几年我们又莫名其妙联系上了,我觉得应该是他已经回国了,时差终于一致了,我们就在msn上聊了一下近况,然后说要不一起做点儿东西吧,于是一拍即合,他来了厦门。(图)

当时我刚好也在准备我的2013年秋冬系列,所以我们就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住在我工作室的小阁楼上面,他在厦门那段时间我们其实也没有在认真工作,为了要跟大家解释我们是怎么合作的这个事情,我翻了一下我手机里的照片,发现基本上都是这些:陈天灼在吃油条、陈天灼在吃甘蔗、陈天灼在喝面线糊、陈天灼在等吃烤生蚝、陈天灼在抽烟、陈天灼在纹身、陈天灼在抠背、陈天灼在欣赏大海的风景,准备吹瓶、准备娶一个苗族少女、准备对KIM做些什么……(图)

在经历了几个月工作之后,我们2013年秋冬四月份在上海发布了,这是我们第一个系列。模特是邱黯雄老师,是中国特别著名的一个艺术家,这个系列引发的反响特别不错,大部分都是赞扬,所以我跟天灼其实有一些意外,因为我们其实对我们的作品没有特别有信心,觉得我们的东西太怪了,可能大家都不会喜欢,但是好评如潮。

然后我们又合作了第二季,上一季大家口味还是可以接受那么怪,我们就决定做一点再怪一点的,所以我们就把尺度拉大了一些,但这次好像有点拉得太大了,后面的反馈褒贬不一吧。我们接触到很多特别糟糕的负面评论,但其实怎么说呢,对我跟天灼来说,这些负面评论比赞扬来得更让我们开心,因为当你的创作态度越是立场鲜明,就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也会有很多人讨厌你,这样才能证明你的创作,包括你的人不是面目模糊的。

SANKUANZ每一季都在关注青年文化,我们从不同视角切入不同青年群落里面,力图展示不同的视野和价值观。2015年春夏这个系列跟之前两季不同的是,我们这一季我们选择的切入点是青年的追求自由的精神,而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青年主流文化。

所以这一季我们是以奔跑在街头的青年军服为起点延展出整个系列,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系列很多衣服的剪裁来自于拿破仑时期的军服,我们用了很多科技感的运动面料去制作它,衣服上的那些图案是来自于俄罗斯的监狱纹身,还有一些是天灼写的字。(图)

俄罗斯监狱纹身是一个很特殊的纹身的种类,因为它存在的意义不在于装饰身体,而在于在监狱那个特殊的社会系统里边,展现自己的意识形态,也就是你的态度和经历。所以这种特殊性是我们特别需要的,这个系列后半部分的木雕手是天灼的作品。这些木雕的大手使我们本来这个很严肃的主题增加了一丝荒诞感,这个也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希望把很多严肃的事情,用很戏剧化或者荒诞、娱乐的方式表达出来。(图)

从2006年到现在将近七八年间,我从一个大学毕业生开始学着创业,学着怎么做衣服,学着怎么样经营一个品牌,到现在其实一切都还像刚开始,我的心态也跟当时一样。我想说,我们跟我们的工作的关系就像是一对互相帮助的好朋友,我们为我们的工作付出天赋和努力,你的工作可以把你带到你没有去过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让你的生活变得有点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