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玫瑾李玫瑾,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犯罪心理专家,中国警察协会学术委员,长期从事犯罪心理和青少年心理问题研究,曾对许多个案进行过详细调查,由此提出预防犯罪要从未成年人教育抓起。

心理的迷失

2014-07-22北京
眼里有什么心里就有什么,也就是说,在研究和分析心理活动的时候,犯罪人的表现往往跟他所锁定的犯罪目标,以及他作案的方式有着深层次的关联。
  • 8081
  • 7

已有7条评论

加载中...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心理的迷失

李玫瑾 2014-07-22

我上大学的时候是读哲学的,从来没有想到过这辈子会从事犯罪心理研究。1982年我来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当时我第一年的工作是跟刑侦局长一块儿学习。刑侦局长提出了一个问题:现在这些孩子为什么犯罪这么严重,而且行为非常可怕,他们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心理问题?

当时他们跟我讲,小李老师啊,以后你来研究这个问题就好了。所以我后来进了教研室,选择了这个专业。1992年,因为我们单位规定非公安专业毕业从事公安工作的,要到基层去待上一年,于是我当时就来到了山东青岛的一个公安局。

到公安局之后我最开始先去预审,当时有一个姓苏的师父带着我。我还记得第一次跟着他到监所,去见的嫌疑人是一个因为抢劫进来的17岁男孩,这个男孩进来以后就蹲坐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等他走了以后,我跟师傅说,哎呦,看他还蛮老实的。

师傅说,你不知道,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就是抢劫,这是第二次。你别看他小,刚十七岁,他是三个团伙当中的头子,可凶了,因为他抢劫是在一条公路上专门拦抢长途货运车,他拿着大马刀砍过路的司机。

后来我记得我第二个案件办的是一个19岁的男孩,强奸案我看到他第一眼是又瘦又小,那种懦弱,然后那种眼光的无助,然后那种可怜巴巴看着周围人,我当时又觉得他特别可怜。

后来因为我是个女性,我的师父就说被害人的的讯问笔录你来做,当这个被害女孩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惊呆了,因为这个女孩被他掐得眼珠子都红了,脖子青一道紫一道的。

当时这个女孩去上厕所,这个男孩尾随她进去,女孩拼命反抗,这男的就掐她的脖子,因为是在白天,虽然工地上人很少,但是她的喊叫还是惊动了别人。幸好别人赶过来,这个女孩才侥幸没有被他掐死。

我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才觉得,看着一个很瘦小的犯罪人,居然有这么大的这种狠劲儿,从这时候开始我就知道,犯罪人其实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

后来到了半年之后,我从预审到了派出所,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案件,见各种各样的嫌疑人。我遇到过有的女嫌犯,在跟你说话的时候头发遮住半边脸,然后基本不看我,就看我那个男的师父,然后眼睛一个媚眼接一个媚眼的抛;男的嫌疑犯那就完全不同风格了,眼光凶狠地瞪着你,意思是你能拿我怎么样?你看他的眼光,有时候感觉到你还真别得罪他,别要是他出去,到时候报复你怎么办?

那时候我开始感觉到,犯罪的心理现象有一个叫「生的」和「熟的」的问题。所谓「熟」就是说它已经是现成的了,罪证已经敲定,法庭已经判决,所以我们一般见到的就是监狱当中的人了,这些人往往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看上去非常可怜。

但是如果你在侦查阶段,这时没人愿意在这个阶段主动承认有罪的,认为应该是被警察抓住的,如果真要这么说的话我们倒怀疑他还有别的问题了。绝大多数犯罪人上来以后都是属于跟你能抵赖抵赖,能耍横就耍横的。

所以说句实话,我们警察身上要没有一点点那种我们叫霸气也好,或者勇气也好,你就可能镇不住这个人,所以有时候我们开玩笑说,好的警察身上有股匪气。

但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抓的人十有八九都有嫌疑,所以警察在这种情况下跟他去交锋,就是去较量,就需要我们心力上的争衡。当然较量有时候也有这种情况,叫假作真来真亦假,或真作假来假亦真,就是可能我们在一百个嫌疑对象当中,确实有一两个是冤枉的,也就是说他不是真的罪犯。

可是呢,因为你前面见的这种抵赖太多了,所以真的来了以后呢,往往有时候你也很难判定他是抵赖,还是就是真的被冤枉了。

在这种背景下,我从工作第一年就开始在想一个问题,讯问有时候难免会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不要靠讯问,而是要靠分析,于是在这之后,我开始转向了犯罪心理的行为分析。

这时候开始去浏览一些国外的资料,发现国外有一项研究就是Criminal Profiling,中文翻成犯罪心理画像。我发现它大量内容是在做犯罪人的分析,包括他的行为分析,后来我就开始关注,于是也邀请了外国专家。

几年之后我们翻译了两本书。后来很巧,当时正好赶上我们学校校庆,来了一批记者,我们的校园很小,记者转了半天觉得也没什么好看的,跟我的学生聊天,学生说我跟我的老师在做研究,做犯罪心理画像。

结果记者特别感兴趣,然后就说我见见你们的老师吧,我没想到第二天五家记者全发了新闻,其中有一个记者用了一个标题「中国犯罪心理画像第一人」,我看到这个标题当时晚上就睡不着觉了,感觉到自己像坐在老虎的身上。当时感觉就这个工作也是一个起步,研究阶段,当时媒体宣传出去以后,就开始有无数的疑难案件的刑侦来找我来了。

大家都知道我们以往的侦查手段一般都是从现场开始,技术是最重要的。所谓技术包括指纹脚印,还有很多犯罪痕迹的提取,以及犯罪现场一些材料的搜索。我们还有一项研究就是研究被害人,这些研究一般我们都是非常讲究科学的,也就是它可以作为证据。

但是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社会中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媒体,媒体也在关注犯罪领域。犯罪在侦查过程当中,本身就是有点智力游戏的特点,于是我们的媒体就开始做这样的节目,这种节目多了以后犯罪人也开始看,犯罪人一看就明白了:哦,你们是这样破案的。

我曾经跟一个犯罪人谈话,我们谈话的时候很僵,就是我问他问题,他不正面回答,最后我就跟他开玩笑,我说,我没见到你就已经分析你了,然后我说,我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他摇摇脑袋,我说你不看电视吗?我说我经常在电视上晃悠。然后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以后他没有想到我,但是想到我的一个同事,他说,跟你在一块儿有一个姓王的教授,我当时挺郁闷的,这个王教授比我有名。

然后犯罪人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其实吧,我挺爱看法律节目的,我经常看法制频道,他说现在我想起你来了,他说其实你应该告诉电视台有很多东西不适合在电视上演,那么我后来听完他这话,我也觉得挺那什么的,我说怪不得。

因为这个犯罪人就是我们的技术手段几乎拿不到他,他作案都是在路面上,这个路面都是土路,这个脚印你就是能提取,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嫌疑人的,因为它过路人很多,然后他也不给你留下他作案的工具,所以你拿不到他的指纹。

他犯罪的方式就是在路面上扎刀,夜间女的回来,他扎一刀。这个案件没有脚印,没有指纹,他也不抢被害人任何物品,如果他抢物品,我们反应快一点,因为就这么小一范围嘛,挨家搜吧,没准能给搜出来,然后他虽然扎人吧,扎的都是女性,可是他也不强奸也不猥亵。

有时候我们开玩笑说,你要真做点什么我们还能提点东西,他什么也不做,他就扎人,扎完他就跑,所以我们连人证也没有,因为他是在夜间,就是被害人往往都是单独行动,被害人后边受刀也看不到他。

现代社会当中犯罪你会发现,有很多犯罪人会通过媒体了解了一些侦查手段,所以他在作案过程当中有明显的反侦查意识,这时我们就会有很多疑难案件,这个案件就是你几乎查不到任何可以找到物证的线索。

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哪怕不根据现场,也要能根据作案方式和侵害对象来做一些分析,那么最可作为的就是心理分析了。因为我们知道,人去看一些东西,或者人去做一件事情一定有相应的背景,我有一句话叫做眼里有什么,心里有什么。

这个话怎么讲呢,比如说我在早期刚工作的时候,我曾经跟着我们北京的一个分局,在一个大商场,我们叫「打扒」,那时候也没那么多的监控,基本就是跟着师父在商场里转,我那时候刚工作也就是两三年吧,基本也算是菜鸟,然后在商场里每天跟着他转。

有时候师父不来,我就自己转。我转了大概有一个月,一个贼也没找着。后来有天师父来了,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贼到底什么样。师父说贼输一眼,你就看眼神就行了。可是我看谁都看着像,看谁也不像。

我说,到底什么样的眼神?然后师父就带我出去,说你跟我走吧,我们在商场转了不到五分钟,他就说你注意前边一个女的,穿白色衣服的,我一眼扫过去,好几个白色的,然后我就不知道是哪一个。

因为我看人眼神太直白了,然后师父说,哎,你别惊着她,他扒拉我的同时他就冲出去了,然后唰一下把就在我眼前一个女的给摁住了,这女的正好那手塞到一个老太太兜里。

这个人就在我们两个人的视线范围内,师父扫了一眼就找到了,我呢,他都已经告诉我这人穿什么颜色衣服了,我还没看到,为什么?因为师父抓贼无数,就是他眼睛已经看过很多贼了,他的心里头就有贼的像,而我呢,从来没有抓过一个贼,没有直接目睹过。

所以我说,眼里有什么心里就有什么,也就是说,在研究和分析心理活动的时候,犯罪人的表现往往跟他所锁定的犯罪目标,以及他作案的方式有着深层次的关联。

大家可能都记得,2011年时因为药家鑫的案件,我在网上被一通口水淹没,当然那个事我觉得我也很失败,因为我在很短的时间内说了一个很专业的话题,今天我想正好借这个机会来跟大家做一个解释。

大概是在七八十年代,文革之后有部电影叫做《青松岭》,我想在座的年轻人可能都没看过,但是岁数大的应该有印象。《青松岭》讲的是一个山里头种果树的地方叫青松岭,水果要往山外头运出去,这个村里那时候讲就叫人民公社,也就是水果卖了以后是平摊大家的,但是谁卖呢谁占优势。

这个故事最开始就是一辆马车走到一个山口,突然有棵树出现的时候,马就开始惊了,惊了以后就往前冲,差点连车带马掉下山崖,幸好这个把式很有经验,最后把这个马给治住了。治住以后他发现,每次马走到村口都惊,于是村里就开始调查了这马为什么会惊。

最后大家发现,马走到村口就惊的原因是这样,这辆马车最早那个把式为了垄断马车,给马做了一个训练,每次走到村口的歪脖子树前就狠抽这马的后耳根子,抽得这马后耳根子生疼,然后马会就会拼命往前挣。久而久之,马只要见到这棵树就知道该挨抽了,所以它就会赶快往前跑。

后边的人不给这一鞭子,但是马到这儿仍然会惊。原因不在眼前,而在于过去的经历。所以我用这个故事来给大家再讲讲药家鑫那个案件,因为我们在研究案件当中,除了研究刚才我说的犯罪分子寻找什么样的人,还有就是研究他怎么作案。

这个作案方式包括碎尸的方式,也包括他在现场做的一些事情,那么我刚才讲了,你要如果没有物证的情况,你只有分析他作案的方式。比如说法医也会有类似的分析。

曾经有一个女性被害,她的乳房被割。法医告诉我说,因为乳房是一个圆圈,而且很柔软,你在割的时候要是没有经验的话,割到一半就会割偏了,于是他会停下一刀,再接着往下割第二刀,那么一般我们就会发现停顿刀。而这个犯罪人在割两个乳房的时候都没有停顿刀,那么这个人有什么样的训练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不可能天天去割乳房。

当时我们分析,大家知道有三种情况会擅长用刀,一个是大夫,就是外科大夫,第二种是厨师,还有第三种是屠夫,那么这三种情况我们知道,大夫一般除非植皮,多数大夫都是这样用刀的,就植皮的才会有片,那么最多的片就是厨师,所以这个人我们当时分析,干过厨师。

通过这个分析大家就很容易理解了。现在我再回到药家鑫的案件上,因为药家鑫这个案件当时也是有点费解的地方。他的作案动机我一开始已经分析了,主要原因是观念,他认为农村人难缠,所以说还不如把她杀了。

关键是他的刀法。我想这个孩子他是第一次作案,又是一个学艺术的大学生,那么他应该没有那么残忍。但到现场一看,他一共扎了八刀。

他的问题实际上,首先我讲他的心理问题跟这刀法是扎八刀是没有关系的。

一般说扎的刀多呢,就会分析他的动作心理了,那么这种心理一般有几种情况,我认为其中最有可能就是仇恨,我们知道人在仇恨当中,他那个行为是多余的,就是他已经不知道扎多少刀了,反正他那个情绪没完他就会继续扎。

还有第二种情况就是危险不完,危险不完是什么意思,比如犯罪人作案的时候你抱住他大腿了,然后这犯罪人想跑跑不掉,于是他就扎你,然后你死抱着不撒手,他就继续扎你。

而药家鑫的犯罪现场不是这样,被害的女孩没有骂他,也没有说什么话,因为这女孩当时撞倒以后很疼。我们知道正面骨撞坏的话是非常疼的,所以从现场来看,这女孩没有什么刺激的言语对他。

而药家鑫本人也很紧张,他第一次撞人,又想把人干掉,他也很紧张。所以我们想一般我们要杀人的话,闭着眼睛插插插,第一次你捅三四刀就已经很多刀了,你的感觉就已经很多下了,可是他居然连续扎了八刀。

所以我认为他这种动作的利索是在于哪,他的情绪来源于哪,这是我当时不明白的。所以在他访谈的这个过程当中,我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扎她三四刀,这人就会惨叫,你为什么没有不忍,为什么没有停下手?

我没有想到,在演播室里,当时主持人就把这个问题从我的问卷里给挑出来了,所以我是在现场回答了一个我自己提出的问题,是我从专业的角度提给自己的一个属于专业范畴的问题,所以我就照着我的专业角度去回答了。

我在现场看到,药家鑫在哭诉,他说,因为我以前被父亲关在地下室练琴,不练好不让我吃饭,甚至我好几次想到自杀,我很痛苦,怎么怎么样。我一听到这个话我就明白了,他扎刀的动作和这种情绪是相关的,所以他在这儿杀人的动作和他以前的情绪动作有关。

我现在这样分析,大家就明白了,我们是在研究犯罪行为分析当中用的一些方法。当然这个话语大家可能在那个背景下觉得不能理解,说你把杀人当弹琴,其实我真的没有丝毫这样的含义,但是事实上,他这个行为和他的弹琴动作是有关的。

我们在研究犯罪行为分析当中,在不见犯罪人的情况下通过行为方式、侵害目标去研究这个人可能有过的经历、受过的教育,以及他最擅长的一些表现,所以这些分析也就是犯罪心理画像,就是对一个不知名的、没有见过面的嫌疑人,通过他的行为方式以及其他的一些心理内容,做出一个描述。这个描述能让你大致描述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包括他的身高,他的体型,然后他所生活的经历,他的家庭背景以及他受过的教育,他从事过的职业。

我们知道,我们对这个人特征描述得越多,就越容易在我们心中形成这个人的一个像,这个像至少让我们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这个人。在研究现场问题上,我肯定不如专门搞侦查的,法医研究行为都比我们要更专业,那么我能研究的优势实际上就是心理学。

我在这里面讲的还没有涉及到真正的犯罪心理研究。犯罪心理研究是对于人的研究,这个研究往往不是简单的通过现场来研究,有时候你对一个案件的研究可能会涉及到你生活当中对人的了解的程度,所以有时候你也会发现,有经验的侦查人员有时候一个现场他就会反应出来,这个作案人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一共工作三十年,头十年是属于刚刚接触,然后第二个十年从我下派锻炼之后,我对这个领域开始关注,然后第三个十年,我更多研究的就是人的问题了。犯罪心理画像实际上就是对犯罪人的研究,而这个研究慢慢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人是有规律的,尤其这种心理发展的规律。

尤其是我发现,就是说在无论什么样的一个犯罪现场,当你面对犯罪人,或者叫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当他混在人群中,你根本无法肯定他就是个犯罪人,因为你会发现,他也有情感,他有喜欢的音乐,他有喜欢看的电影,甚至他可能喜欢的电影跟你是一样的,他喜欢的音乐跟你是一样的,这时候你就会困惑,也就是说,他完全具有人的一些状态,为什么要去做那么可怕的、一般人不敢做的事情,这就涉及到一个动机问题的研究。

我有时候在想,我们刚刚开始看到犯罪心理现象,就相当于一幅画面,但是随着你研究时间长了以后,你会进一个洞,这个洞是什么,就是人的一个纵向发展,也就是说,每一个人今天变成这样,一定有一个相应的过去。

所以在这个角度当中,我们开始去研究他的早年,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人实际上都是一种产品,这个产品是什么产品,我们可以说是教育的产品,我们一般理解的教育更多都是学校教育,但是在我来看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

我面对了这么多嫌疑人,或者说犯罪人之后,最大的感慨是,他在襁褓当中的时候,你可能无法预测他肯定会犯罪。当然我也认为有些人的长相具有一些犯罪的特征,但是,绝大多数犯罪人不是这样,他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

我想大家如果上网或者说看我以往的电视,我对公众讲得最多的就是人早年的抚养。刚才我讲有些犯罪人他确实有一些面相特征,但是这个面相他要如果能当兵,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打仗的料,但可惜他没当兵,最后他成了暴力犯。

所以有的时候他的遗传是有一些相关,但是并不决定他犯不犯罪,而决定他犯不犯罪的,我认为更重要的原因是后天,而这个后天因素就非常多了,所以我在研究犯罪心理当中我发现,有一部分人是最可怕的,什么样的人最可怕呢?

他们染上了相当于我们生理上的慢性疾病,慢性病有一个什么特点呢?它不是你一个月半年就能治好的,可能患者会终生带病,我想犯罪也是这样。

有些人在早期由于种种问题造就了人格上的问题,这个人格上的问题会导致他的性格上有缺陷,然后他会在生活当中屡遭挫折。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2010年曾经有一系列砍杀幼儿的案件,有在学校门口,有在幼儿园门口。

大家对这个问题当时很愤怒。那么你真正去研究你会发现,尤其福建南平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郑民生在法庭上说,那两个人太可恨了,我因为这两个人太可恨,我拿他们没办法,所以我才去砍孩子,我砍孩子你们会问我为什么,那我就可以告诉你,这两个人太可恨了。

实际上,郑民生的缺陷就是缺陷是自我认知上的问题,我们知道人格缺陷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叫做自恋。自恋这种人格缺陷往往是养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从小就夸他,一直就说你真棒,你真美,你怎么怎么好,而且周围人只夸不说别的,这个人一定会造成错觉,当他独立走向社会的时候,就会自己面临很多问题了。

因为他前面有一个自我认知障碍,当他面对社会的时候,他还会有自我认知障碍,因为成年人大家说话就更客套了,说领导您真英明,领导千万不要当真,不要觉得真的很英明,如果人说美女你真漂亮,你说谢谢就足够了,因为漂亮的很多,你那个漂亮只是而已,就是我们知道场面话。

如果只要人家一说好话,你就特别当真,那就会出现叫认知错误,然后就会出现一系列问题。那么郑民生就是这样,他在卫生站工作,人家经常夸他说郑医生你的医术真好,每次你一看病我们就好了,他就真觉得自己就很好,后来他就把卫生站的工作辞掉了,想到大医院去。

但是大医院不要他,于是他失业了。然后他同时又爱上一个女的,他觉得我长这么漂亮,你们天天都夸我,我要爱你的话,你应该很幸福,结果他向人表白的时候,人家一次一次地拒绝。

人家女性还很温柔,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他,最多说我配不上你。结果他觉得,我看得上你,哪有你配不上我的问题,于是他一而再再而三追,这女的后来忍无可忍了,最后告诉卫生站站长说,麻烦你告诉郑医生,不要让他再找我了,我对他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然后这个站长就告诉郑民生,你怎么这样,人家对你没那意思,你看不出来吗?郑民生一下失落了,也就是说他觉得这个落差太大了,所以他后来在法庭上说那些话,因为这两个人太坏,我拿他们没有办法,所以我只有去杀孩子,我杀了孩子你们会问我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两个太坏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犯罪心理的问题。这个心理问题呢实际上是人的一些类似于生理疾病,它既有慢性的,也有急性的,刚才提到的药家鑫,他就属于急性的,而人格问题,则是慢性的,这两种问题我们真正要解决的话,也就是说预防犯罪减少危害,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普及心理学知识,让大家知道,人今天的行为一定和他的过去有关。

所以有时候我开玩笑说,找对象吧,你要想了解一个人,你不用问太多,你就问他的过去,问他的家庭,你把这个问题了解清楚了,你就了解他的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