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博白天,李博是一名普通的IT工程师,文质彬彬。而在夜晚的酒吧,他就是另外一重身份,狂野十足,引发全场狂热的摇滚乐队乐队主唱。他让很多人热血沸腾,疯狂不已。他希望溯流而上,爬梳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摇滚脉络。

本我的出口

2012-10-28北京
当摇滚乐有了这样一种态度和力量之后,就不只是娱乐大众那么简单。它就变成了给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带来了这样一种更多的是精神的力量。当他们遇到社会来自社会的种种压抑和打击的时候,摇滚乐就变成了撑起他们心灵的、精神的力量。
  • 2098
  • 7

已有7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本我的出口

李博 2012-10-28

大家刚才看到的这首歌叫《Shoot to Thrill》,是《钢铁侠II》的主题曲。它是来自澳洲著名的摇滚乐队 AC/DC1980年创作的一首经典摇滚乐。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刚才视频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无论是乐手还是乐迷,他们经常脸上会有这样的一种表情。什么意思呢?这是在拍爱情动作片吗?当然不是。可能对于很多不听摇滚乐的朋友来讲,这种表情你只有在床上或者是马桶上的时候,你才会做得出来。

但其实这是一种当你身体里的荷尔蒙,或者是多巴胺这样的一类物质,在大量爆发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做出这样的表情。这个时候你是情不自禁的,你不会去在乎你的表情究竟是狰狞还是美丽,你只是会很忘情地告诉你周围的人,我很享受,我很High,我要不行了。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我觉得这些人,无论是乐迷还是乐手,他们都没有在演,他们不是在假装高潮。恰好相反,他们因为不需要再去演,而感到身心的舒畅。这就是摇滚乐最神奇的地方,它可以调动人类身上一些很原始的冲动和快感。

摇滚乐这东西,可能很多人觉得它已经过时了,或者觉得这东西是不是说,是年轻人才能享受的一种东西,我岁数大了,没有激情了,是不是这样呢?其实刚才这个视频里的演唱会是前几年刚开的,这样一个十万人的狂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除了在摇滚乐的现场,还有在哪里我们可以享受得到呢?

台上是一帮,是一个成立了近四十年的乐队,这帮老头子,是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头发都快秃顶了,还在狂甩着他们的长发。台下的这十几万人,我相信他们肯定不全是一帮所谓的摇滚青年;我相信他们中间肯定也有工程师、设计师、蓝领、白领、艺术家、律师、运动员、高富帅、屌丝,一定的。这就是摇滚乐的魅力。

但是在这样的一种音乐之下,我觉得他们已经忘掉了自己白天的身份,他们忘掉了自己的职业、肤色,甚至是性别,他们脑子里只有音乐的律动,还有周围人的热情。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宣泄和释放。他们在宣泄什么呢?我觉得是宣泄一些,他们在平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应该是没有太多机会去宣泄的东西。

我再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看到那边有个美女,她太美了,特别性感。其实这个时候你的本我,给你发出了一个信号是什么?我知道很多人其实不敢说出来:我想和她做爱。但是你的自我、你的超我会告诉你:我不能这样,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一个人,我不是那么下流的一个人,我是一个正经的男人。

你已经习惯了在这样一种文化背景下,自己这样一种所谓的正经的形象,你脱不下这样一层外衣。但摇滚乐有时候,可以让你暂时忘掉这样一层冠冕堂皇的东西,你想骂、想爱,你就可以大声地喊出来。

我为什么举这个猥琐的例子呢?因为我要给大家听首猥琐的歌。这首歌是一首经典的摇滚布鲁斯歌曲,它是The Rolling Stones,滚石乐队,一个非常重要的摇滚乐队,翻唱自他们的偶像,布鲁斯大师Muddy Waters的一首歌叫做《I Just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

是不是觉得有点猥琐,对吧?但是这首歌其实不是什么地下歌曲,或者是淫秽歌曲,它是一首非常经典的摇滚音乐作品,或者是布鲁斯作品。几十年来有无数的大牌小牌翻唱过它,它显得歌词很直白、很粗俗,没有什么文化。为什么?因为这个作者其实就是很粗俗,没有什么文化的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它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它可以用这样一种高雅艺术形式,或者是高雅音乐永远都做不到的这样一种表达形式,把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人类情感抒发了出来。

正因为有这样的一些东西,有人觉得摇滚乐其实是一个很肮脏的东西。很多人提到摇滚乐,想到的都是什么字眼,都是毒品、性、暴力,都是这样一些东西。但我觉得其实摇滚乐是有这样一些肮脏的东西,但是摇滚乐它本身不是刻意要去肮脏,不是说我摇滚,所以我要肮脏。

摇滚乐只是因为太真实了,而人类的本能、人类的本我、人类的欲望本身其实不是什么特别圣洁的东西。我们每天回家对着镜子,应该都知道,其实自己总是有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一面。我们每天其实都在学习如何穿上这种华丽的外套,掩饰我们的一些瑕疵。

但是我觉得摇滚乐其实它有一个很纯粹的地方,就在于它的真实。它看起来很脏,恰好因为它真实。

真正肮脏,所谓肮脏的东西,并不是摇滚乐本身,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凡人,而不是圣人,我们那些需要被控制、被压抑的本能和欲望。你有多脏,摇滚乐就可以有多脏;你有多干净,其实摇滚乐也可以有多干净。

但是摇滚乐可以给你一个透明的、无阻的出口,把你的那些无伤大雅的,甚至是有伤大雅的瑕疵,都可以通过摇滚乐发泄出来。我们为什么要发泄这些情绪呢?我觉得可能大家其实都会在追求一种灵魂的完美,但是其实同时我们应该记住,造物主给我们最初的灵魂,是只有欲望的。

只是慢慢地我们的智慧让我们发现,如果这种欲望没有节制地去释放的话,它会直接伤害到我们自己,或者因为伤害到别人而最终伤害我们自己。于是,我们就开始压抑这种本能和欲望,形成了自我行为的约束和道德的规范,这就是我对于所谓弗洛伊德提到的本我和超我、自我,简单的解读。

既然刚才说摇滚乐可以真实地表达你的一些很原始的冲动和情绪,所以当你很开心的时候,需要娱乐的时候,摇滚乐其实是可以像刚才那首歌曲一样,特别欢快,一点儿都不严肃,非常猥琐。事实上Rock和Roll这两个词,在最早的时候,在黑人俚语中也是指一些特别的欢快的词语,Let’s rock ,Let’s roll,后来就变成Rock & Roll。

然后可是,当你要表达一些很躁动、很愤怒的情绪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觉得摇滚乐就更加展示出它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到后来,特定的一个历史背景下朋克乐诞生了、金属乐诞生了,这样的一些愤怒的、反叛的音乐类型,其实是摇滚乐在态度上的,和力量上的延续和延展。

当摇滚乐有了这样一种态度和力量之后,就不只是娱乐大众那么简单。它就变成了给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带来了这样一种更多的是精神的力量。当他们遇到社会来自社会的种种压抑和打击的时候,摇滚乐就变成了撑起他们心灵的、精神的力量。

说到这样一种力量,我一定要提到一场现场音乐会,它就是1991年在莫斯科举行的Monsters of Rock摇滚音乐节。

当时前苏联走到了悬崖尽头,所以可能当局无力去(把)文化的管制和审查做得特别细致,所以四个来自美国的摇滚巨头,有机会在这片思想遭到长期禁锢的土地上,给前苏联的年轻人送上了这场摇滚的饕餮盛宴。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片段,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片段。当时这场音乐节,它是在前苏联的一个空军基地附近的一个草地上举行的,当时的现场观众据说已经达到了,几十万是肯定有的,据说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可以说几乎是看不到边界的人海,现场还有五千多的前苏联军人在维持秩序,周围有坦克巡逻。

这个视频如果你看完整,你就会发现,有坦克巡逻,天上有军用直升机在盘旋。就是在这样一个恐怖和压抑的气氛之下,这些压抑了太久的苏联年轻人聚到了一起,一起来享受这种,可能在当时看来是来自于他们敌对世界的,这样一种音乐形式。其实这种音乐形式,在他们国家以外,已经在这个星球上风靡了三四十年。

大家应该看到这张图片了,就像这个视频定格的一样,很多在场的即使是年轻的军人,他们也被这样一种热情和力量所感染,他们不再是这样的一种姿态,他们在经历了种种社会的压抑之后,在一种摇滚的力量感染下,也都卷进了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这样的场面不是发生在美国,而是发生在前苏联。我觉得作为一种音乐,这样的力量非常的伟大。

刚才视频里的那首歌曲,是著名金属乐队Metallica的一首歌曲,叫作《Enter Sandman》。关于这个音乐,还有一个小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2001年的时候,美国发生了9?11恐怖袭击,然后当局在审讯一个劫机犯的时候,给他放了这首《Enter Sandman》,然后这首歌让他泪流满面,因为他说,他听到了撒旦的声音。

关于乐队的作品被拿来审讯犯人,这个乐队的主唱James,说过这样一段话让我感触很深,他说,有人会说,替我们担心,觉得我们是不是会跟一些政治的东西扯上关系,但是我觉得,我们跟这完全没有关系,我们尽量不去涉及政治。因为政治和音乐,和摇滚乐,这两样东西是没有办法混在一起的。政治是想把人分开的,但是摇滚乐是希望把人们合起来。

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好,这就是摇滚乐想要追求的东西。就像在五十年代初的时候,在种族隔离非常严重的芝加哥,摇滚鼻祖Chuck Berry,在这种,用他的鸭子舞步,就是那个,和他的摇滚乐感染了台下的那些白人和有色人种。

他们当时看演出中间是有一个分区的,这边是白人,这边是有色人种,但是就是这样一种音乐,让他们忘情地聚在一起,黑人和白人一起快乐地舞蹈。今天回头看当时的这种看起来是激进的东西,其实在历史上是正确的,是积极的事情。

再比如,刚才我们看到在莫斯科,这几支来自所谓西方世界的摇滚乐队,带着这些所谓的腐糜的资本主义的文化,和台下那些前苏联的年轻人,甚至是军人,忘记了大家其实本来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冷战敌对国家,忘记了彼此之间的意识形态的差异,用力地狂欢和宣泄心中的一些压抑。

再比如,像今年伦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The Beatles的灵魂人物之一,保罗?麦肯特尼的一首《Hey Jude》,我相信大家也都有所耳闻,可以让全场十万多的观众、演员、运动员,无论国籍、年龄都可以同声高唱。那一刻如果你在现场,你一定会因为在场有这么多和你看起来不一样的人,却可以和你分享同样的一份感动而更加感动。

摇滚乐,我觉得就是想让大家都能够站在一起,感受这样一种相同的力量和感动。摇滚乐也确确实实是这个样子,影响了这个星球上的好几代人,也许我们会有不同样的文化,不同样的意识形态,但是有些东西我觉得,作为人类其实是共通的,那就是我们的本我,最原始的情绪和本能需要的释放。

摇滚乐其实本无心去干涉更多的东西,它只是向往一种自由和无拘无束,它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尽情地嬉笑怒骂,尽情地放声呐喊。而这些在我看来,应该是人类灵魂最基本的一种需求。

而当一个文化,面对人类自己的本我这种、这样一种需求的时候,它可以勇敢地放下那些,我觉得是莫须有的道貌岸然,可以大气地放下那些莫名其妙的心理芥蒂,可以直面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可以坦诚相待彼此,我相信这个文化一定是变得更加的成熟了。

离这样的一天可能还有一些路要走,但是我相信我们最终可以走到那样的一天,在那天,我相信,在大家心目中,摇滚乐,一定不再只是颓废、愤怒、另类、反叛,这样一些狭隘的贬义词,而是震撼和伟大。

可能有时候现实会让我悲观,我会说,摇滚没希望,或者在中国没希望。因为可能看不到什么希望。但是我想这种基于理性的悲观的背后,一直有一股感性的力量在支撑我,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信念。

信念是说不清的,你就是相信,即使你很绝望,你还是会相信,这就是信念。而且在信念受到现实威胁的时候,摇滚乐本身,就给了我们撑住绝望、坚持下去的这样一种力量。而我坚信,我们的本我,是需要一个这样的出口的;而摇滚乐,一定是这样的一个出口。

最后,我想用我乐队的一首歌曲来结束今天的演讲,里面有很多我想要说的话,就是关于摇滚乐中,如何释放真实的自己。当我们脱掉生活中的这样一些外衣,在摇滚乐的世界里,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彼此是非常的相像。

我们不总扮演最真实的自己

We dont always play the role we meant to be

最真实的自己

We meant to be

那个真实的自己

But there's always the other me

藏在我们躯壳的深处

which's deep inside my body

躯壳的深处

It's deep inside my body

真实的我

The other me

就是这样的一种力量

你认为我从小抽烟不学好

You think I smoke since I was seven years old

你以为我酗酒成性喜欢飙车

You think I drink and drive and crash on the road

你认为我睡过的女人怎么也数不清了吧

You think I've had sex with thousonds of girls

你认为这些所谓肮脏就是摇滚乐的样子

You think this's what there should be in the world of rock n' roll

不要试图用想象了解我

It's hard to believe that before you can see

我是这么一个你难以想象的人

I'm the kind of guy you could never imagine

你也未见得多了解自己能有多疯狂

You never know how crazy you could ever be

看好了 现在让你们见识一下

What you gotta do now is lookin' at me

如你所见

As you can se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在这个舞台上

I'm on the stage

我原形毕露

this other me

你听到了

What you can hear

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This other m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你觉得流露一点野性有伤你的体面

You think you're too gentle to be like a beast

你以为西装革履就是你的真身

You think the you in the suite is what you gotta be

今晚的灯光还不足以让你清醒是吧

You think the light tonitht is not a cure for your disease

我告诉你

Tell you something

那个真实的你正蠢蠢欲动

another you is deep inside your body

钢筋混凝土中我觉得自己如此渺小

I am nobody in the city's daylight

可周末的夜晚我就像是脱去外套的超人

And the superman in every saturday night

平日里你不过是别人的龙套

You're just a joker in daily life

这个属于你的狂夜何不尽情放肆

Do you have to be a coward in this crazy night

如你所见

As you can se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在这个舞台上

I'm on the stage

我原形毕露

This other me

你听到了

What you can hear

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this other m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其实,真正的摇滚乐应该是和乐队,还有现场的乐迷在一起。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只是一个half rock n' roll,如果大家对这样的一种艺术形式感兴趣的话,我们应该走到那些大大小小的live house,和摇滚酒吧里面,去感受这种最真实的艺术形式。

不是一定要满身刺青才有资格摇滚

You dont have to get tatoos all over your body

不是一定要衣衫褴褛才有资格摇滚

You dont have to cut your clothes into pieces

摇滚的痛快不是嗑药给的

You dont have to take drugs to feel the beats

摇滚乐其实比你想象的纯粹

Rock n' roll is more simple than you used to think

你可以是一个小小的白领一个齿轮

You can be a gear whose collar is white

也可以已为人父 或者已为人妇

You also can can be a father or a pretty housewife

你可以认为自己是上帝也没人反对

You can call yourself Jesus if you like

但是今晚在这里 你们共同的身份是摇滚份子

but the other you is rock n' roll fellow tonight

在这个舞台上

I'm on the stag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你听到了

What you can hear

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this other me

你听到了

What you can hear

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this other me

你听到了

What you can hear

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This other me

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

This other me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可以在真正的,摇滚乐的舞台上给大家带来这样的表演。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