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襄刘克襄,台湾作家、自然观察解说员,代表作《男人的菜市场》。

男人的菜市场

2014-09-07上海
以后各位去买菜,每次到超级市场,你要说,对不起我今天到超级市场,可是你到传统市场,你要说,我今天是要来拯救地球的。
  • 4783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男人的菜市场

刘克襄 2014-09-07

此时,我们的讲者有的已经回到东京,有的已经回到北京,但我们还在这里(笑声)。

其实其实我是谁,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今天要从传统菜市场带来三个礼物,这三个礼物希望能够从今天起,看能不能改变你们的一些想法,甚至小小地改变这个世界。

这是有一天,我到一间超级市场,在那边走逛,我是第一个进去的。进去的时候那位售货的小姐呢,马上就托着一盘蛋递到我前面来,我看了以后,当下就有两个困惑。

第一个困惑是,两颗蛋切出来怎么只剩下七个?我的第二个困惑是,我今天早上才吃过一个蛋,但我已经年过半百,我不能再多吃一点点,这是医生有告诉我的,我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没有办法跟一个试吃的小姐说,我已经年过半百不能吃蛋,很麻烦。

所以我的直觉的反应是说,我不吃白色的蛋,因为我习惯吃褐色的蛋。这个小姐非常有趣,因为一般的小姐说哦不吃就算了吧,她不是。她是追过来,然后她就跟我说,先生你可以不吃这个蛋,但你不能对蛋的颜色有所歧视。

我听完我就回过头了,从来没有人这样追过我,所以我回过去我就吃了一颗,我吃了一半,了一半以后不好意思走,因为吃人家的总是嘴软,我就停在那边看,结果看到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蛋。

我看到什么呢?我看到这个蛋有标志,有标志就不说,可是接下来有两排数目字,第一排是它的产地,重点是下面那一排,我很少或者说以前根本没有看过蛋是有日期的,至少我吃的那么多蛋里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日期的蛋。

小姐说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了,我们的蛋都有日期,而这个蛋 6月7号那一天有两万颗出来,那我说这个蛋跟鲜奶一样它有日期,那如果这个蛋过了10天以后。我今天是6月17号,6月17号我会去买6月7号的蛋吗,我当然要买6月15号的蛋啊。

所以产两万颗蛋,这是一种责任,但也有一种压力,万一他这两万颗蛋卖不完那怎么办?当然要销毁。因为这样子,我对这颗蛋开始有一个新的想法,于是我开始去看这些蛋放在哪里,结果一看,不得了,这个蛋带我又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什么样的世界呢?这个蛋是在这样的盒子里面,那这个盒子是用甘蔗叶做成的盒子,然后这个盒子是有洞口的,也就是让这些蛋可以呼吸,这不是我讲的,是那个小姐跟我解释的,她说你注意哦,这个蛋尖尖的部位是放在下面的,它的气室是在上面的,所以它呼吸,呼吸得非常的快乐。

怎么快乐呢?因为刚好旁边有一些蛋是用塑料盒的,她就指给我看,她说你看这些蛋被密封起来,这些蛋基本上是不快乐的。我心里在想,那我以前吃的蛋大概都是不快乐的蛋。

我回去就开始研究蛋,研究这个蛋的气室跟那个尖尖要怎么放,后来一想,诶我们冰箱不是都有蛋架吗,现在终于明白那个蛋架为什么要这样,要有蛋架因为要让我们蛋这样子放,这样的鸡蛋才会快乐,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从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说,以前我吃的鸡蛋都在今天死掉了,未来的鸡蛋啊,都从今天有了一个新的开始(笑声)。我真的把关于鸡蛋的所有的知识,就在那一夜开始好好地读,读完以后,我接下来又有这些心得。

有一次我到一个传统菜市场,我又看到这样子的一个卖鸡蛋的。这是一位老太太卖的,她拿了一个盆子,你看那个盆子都已经坏了一个角,然后那个蛋用那个稻壳放在里面,再把一些不同颜色的蛋放进去,装了好几个,她说卖的是土鸡蛋。

如果没有那些壳,它如果不叫土鸡蛋,它只叫鸡蛋,可能人民币只要五块钱,可是因为是土鸡蛋,它可以卖到人民币十块钱。

我看到她卖也就算了,可是我走了走,好几个老太太都是用这种方法卖,唯一的差别是有的盆子啊没有破那么一块角(笑声)。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土鸡蛋,难道每一个老太婆都在卖土鸡蛋吗,她们家都养土鸡吗?

不尽然,后来想一想,我就知道这不太对劲。我放这一张照片给各位看,这是一只真正的土鸡,这只鸡从半岁到它一岁半,是它最会生蛋的时候,生出来的蛋也是最好吃的时候。

可是算一算,一只土鸡一年下来最多大概只有只有80颗,可是如果是一只蛋鸡,我们一般养在铁笼子一排的蛋鸡,它一年可以生到200颗甚至到300颗,蛋鸡可以生到这样子。可是它生到一岁半它就要淘汰了。

淘汰的鸡会跑去哪里?不是今天讨论的范围,讨论下去要不得了哈,但是它生出来的蛋,就是这么样子的那300颗一年,我们吃的主要是这个。

我在台湾,我们有算过,因为台湾有2300万人,每一个人吃的话,就是每一天的鸡蛋要有2300万颗,那如果12亿的中国人,是不是有12亿颗的鸡蛋要吃啊一天啊,可能要哦,那这样鸡蛋怎么来?这是个很大、很麻烦的问题,或者是很有学问的问题。

可是我们到超级市场,不只是看到现在有所谓的土鸡蛋,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有机蛋,现在有机很流行,那到底有没有有机蛋呢?

我跟你讲有机蛋的条件是什么。有机蛋是这些蛋鸡啊,它必须在有操场的学校,第一它不能关在铁笼子,第二它吃的要有有机饲料,像这一只在草地上的适合,还包括说它的蛋下出来的地方,不能在铁笼子滚出来,它必须住在一个隐秘的空间,这才叫做有机蛋。

这样的有机蛋非常非常少。好,除了有机蛋以外还有一个东西,叫做茶叶蛋,茶叶蛋有一个医生这样形容,这是轮船跟火车相撞。什么叫轮船跟火车相撞?他说茶叶跟蛋是不融的,叫作茶叶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这是医生讲的不是我讲的。

怎样的笑话呢?比如说你的头发会越来越少,你的膝盖会越来越不好,可能跟茶叶蛋有关系,除非是很好的蛋跟很好的茶叶。所以后来我对鸡蛋就有了这样的定义,我整理了三个标语,你们记得这三个标语就好了,这三个标语是:

土鸡蛋多半是炸弹

有机蛋几乎是假蛋

茶叶蛋可能是坏蛋

好,在这种情形下怎么买蛋?要小心,想想看,我举一个例子。四十年前,当我十七岁左右,我曾经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形,有一只鸡,脖子绑着一个绳子,在传统市场绑着,旁边有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有四颗蛋。

卖那只土鸡的人跟我讲,你可以买这个蛋,很贵,但这是这只土鸡生的,你看到了我把这只鸡带来让你看,它生的蛋就是这些,你也可以不要这个蛋,把这只鸡买走,那它还会生很多,那这是一种卖鸡蛋的方法,这是传统的市场卖鸡蛋的方法。

可是请问各位,现在你在哪一个地方,你会看到一只鸡被绑着带到菜市场,然后它旁边有蛋?没有,但是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呢?很多地方正在改变,我在意大利看过,我在台湾的乡下也看过,我很期待有一天,我在大陆的内地的很多地方也继续看到这样的情形。

好,这是第一个故事,一个鸡蛋,接下来我讲一块豆腐。这是两年前,台湾的中华豆腐,突然间加了有机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加进去大家比较愿意买,比较有钱可赚,注意哦再放一张,这个是上海也有的,什么世界豆浆。

我在台湾看到,它写的转基改,非基改的黄豆做豆浆,它也会写这个字。然后更可怕的是,所有的台湾现在的豆浆,都会写:非基改。可是做豆浆跟做豆腐的黄豆,不管是大陆加台湾加日本,所有亚洲的黄豆,百分之八九十都来自美洲跟南美洲,来的都是基改的。

突然间我们看到很多招牌,都写非基因改造,这是有问题的,这个当然这个问题是要给政府去查验,去给我们一个安全的保证。可是我从这里,我要讲一个东西,黄豆有问题不只是这个问题而已。

这是我们在传统市场看到最常见的,不管在哪个传统市场,甚至超级市场,也会看到这样的叫做木板豆腐,这个已经有五千年的历史了。你注意看那个板子,你有没有觉得它很脏,好像发霉了?

好,一块发霉了就算了,可是这个豆腐卖完了,这个板子留着,他会丢到旁边去用水冲一冲 晾干,明天他继续拿来用啊,这是大家一定有这个经验,他不可能为了一块豆腐,把板子就这样丢掉,这个板子你觉得他在那边晾干,一天会干掉吗,不可能。

日积月累,这个板子那个脏,那个霉,非常的可怕。我如果用了黄豆的豆腐是非基因改造的黄豆,那就麻烦了,现在是连板子都是有发霉的,那这样的豆腐能吃吗,我对这个问题非常的烦恼,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改变我的豆腐。

大概五年前,我走进了一家,天然有机的食品店,这样的店面在上海或是在台湾现在比较多,可是五年前比较少。我走进去的是这样一间店面,进去以后我吓到了,这个是用有一种木头叫筷木,他用榫接的方法,不是用钉子钉的哦,钉子钉的那个钉子都会发霉,都有生锈,水会浸到豆腐里面去。

我一看到这样榫接的木板,我就非常兴奋。我就问店老板说,这个是不是天然有机豆腐?他说是的,我们用非基因改造的黄豆做出来的,而且用天然的棉布做出来的。好,我看到了,请问你一块豆腐,你觉得人民币要多少钱?两块钱,三块钱?

如果是有机的豆腐,你觉得要多少钱,加个倍吧好不好,或者是加个三倍10块好了,我本来打算掏十块钱人民币,那样的价那个台币大概十块人民币,掏出来要买一块豆腐,结果拿到手问老板说多少钱,他说,六十块人民币。

一块豆腐六十块人民币!我吓到了,可是没办法你说要买的,所以很不情愿的掏出六十块,其实是三百块台币了,我捧着那一块六十块人民币的豆腐回我家,给我太太看。我说老婆,我今天买一块天然有机豆腐回来,她说多少钱,我说,三百块,就是六十块人民币。

我太太不讲话,进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笑声)。当然不是要杀我,她把那一块豆腐拿着,她把它当作那个奶酪芝士你知道吗(笑声),因为太贵了,吃不消,她切一小片试吃,吃了到底好不好吃,我们两个都忘了,为什么,因为实在太贵了,贵到你忘记它好不好吃。

然后我们俩共同的讨论是说,假如有机的豆腐贵到这种地步,贵到只有李嘉诚可以买,那豆腐的革命,或者说我们要希望大家能够吃到有机的食物,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是回去吃基改的算了,这个实在太贵了。

所以我们两个在那边讨论,我们能不能找到便宜的、有机的,而且是不用木板做出那种不卫生的,或者说让人家没有安全感的豆腐,我们能不能找到呢?

我们一直在找,我们在台湾找找找找,结果都没有找到。后来一直找到了花莲,东海岸,一个叫做太鲁阁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一间房子,房子长相是这样子,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不太想进去,这个房子我觉得一定是做豆腐做的很脏的地方。

走进去以后才发现,原来这只是这房子的后面,还有比较好一点的房子。走进去的时候,我看到是一个标语是这样子,看起来好像是药厂在卖那什么药丸的,可是注意看,他写自然原力,有写到非基因改造黄豆。

看到以后我比较相信,然后我走进去了,我遇到了这个男生。我跟他遇到的时候,遇到这个不怎么样的男生的时候,我们两个有电光石火的交会(笑声)。

为什么会有电光石火的交会?你注意看,我看到那个钢板,那不是木板,是钢板。我看到我整个人就激动起来,我就跟他讲说,请问一下,你的豆腐是不是用这种钢板做出来的,他点点头,我说你怎么会知道用钢板?

他作为一个生产者的思考,跟我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思考,其实我们这几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木板做出来的豆腐虽然好吃,可是木板会发霉,发霉的木板没办法清除,所以他放弃了木板,把五千年来用木板做豆腐的观念整个改变,改用钢板。

虽然没有办法用木板的方法,可是他们真的做出了,非常好吃的豆腐,重点是安全的,非基改豆腐是用钢板这样子做出来,让我觉得改变传统市场木板豆腐有机会,所以我不断地在宣传钢板豆腐。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是继续用木板做豆腐,可是怎么做呢?我在台湾看到一个,也吓一跳,他说既然木板会发霉,算了,我干脆就把木板每次洗完了,我就拿到冷冻库去把它冷冻起来,因为冷冻的话,木板就不会发霉了。

好,不管你是用冷冻木板还是用钢板,这个都是一种革命,这是今天我带来的第二个观念的改变。我的第三个观念改变,是蔬菜。

这是我在台湾看到的卖蔬菜的小农,在传统市场你才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在超级市场你不会看到这么多各种各样卖菜的人,他只有一小盘,只卖那么几样的蔬菜。那为什么要一排排在那里?因为一排排在那里会有安全感。

就是因为一排人在那里就有几十对眼睛,如果有什么,我们叫警察,你们叫公安是不是,哦,城管,我们是叫警察,我说警察来了,大家就快点,因为有四十几对眼睛,大家可以一起跑,跑掉了,一定有一个人被抓到,但是四十几个四十分之一,如果你就一个人那你就危险了。

这是小农卖菜,传统市场一定有这样子,这样的风景非常漂亮,我看过最漂亮的是在台湾的客家的菜市场,一群客家老太太蹲在那边,那是非常美好的一个风景。我每次看到就傻在那里,各位想想看这个风景。

这已经蹲的非常非常久,可是我第一次到的时候我不太懂,因为前面空了两个位置,所以我就问那个穿蓝色衣服的阿婆,我就问她说,阿婆啊,你们这里排的这么漂亮,可是这两个位置怎么缺了?

阿婆就说,这两个人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来,可是因为这里一直是她们的位置,她们没来我们还是空下来,表示对她的尊重,我的位置如果我没来,她们也会空下来。我这个位置是我婆婆给我的,现在是我来顶我婆婆,接下来我的媳妇要蹲在这里,谁要当她媳妇啊?

好,可是这个是传统,这样的传统市场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他们卖自己种的菜,自己吃。我们一直希望这样的小农会在传统市场不断存在着,这个小农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我再放这一张照片,这是我到传统市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小农聊天,去买菜。这种小农聊天,你如果没有用人民币两块钱三块钱去买个东西,他是不会跟你聊的,这个我们称之为坐台费(笑声)。

就是你要有两三块,你不买个两三块,他不会认识你,你买了以后我告诉你,你每天去他都认识你,小农有这个好处,越老的小农越可爱,他会跟你讲,好,坐在那里,你买第一次,你问他说你这个有没有喷药,他不会跟你讲实话,可到第二次,他一定会点点头。

为什么?他不会为了那两三块钱的人民币欺骗你。你常常买,买个三次,你坐下来,他会很高兴讲这个有喷农药,这个没有喷,这个怎样,他就开始讲,然后隔壁的你不要买,他怎样怎样。

突然间他又跟你讲,我的媳妇对我非常不好,她都把那个最好的都不让我拿出来,都拿这种不好的来,我说对,你的媳妇应该下十八层地狱,附和他(笑声)。附和他以后,哇,不得了,他把他所有一辈子,他家族什么事情,什么恩恩怨怨,全部告诉我了。

但我不要挺这个,我要的是他怎么种,他会把我怎么种菜,每一种东西都告诉我,甚至把他电话,他叫什么名字,他种菜的地址都告诉我。我要这个干什么?我上google把他的地址写出来,查进去,看他种菜的地方有没有工厂,是什么样的环境,我是透过这样去买菜的。

你会上google去买菜吗?那我为什么要这样买菜,以前的妈妈们买菜都是讨葱要蒜,这个时代不一样了,因为食物安全有问题。为什么男人要跳进来买菜,因为我不是要去讨葱要蒜,我是想要透过买菜来知道这个食物有没有安全。

好,讲到这里,你会说食物的安全,这里又涉及到一个问题,这是我们常常看到的超级市场,超级市场不管卖的是水果或者是蔬菜,你再仔细回想一下,他们超级市场永远是那一百种,虽然国外来的,还是那简单的一百种。

譬如说这个菜心好了,这是广东人最喜欢的菜心,菜心在超级市场就那么两三种,可是你到传统市场,大概有二三十种,这表示什么意思呢?

超级市场因为要量产,要统一,要完整到货,能够卖到这么多,他一定要跟契作人有这样的规定,可是你超级市场,你可以买到一百种蔬菜的时候,你到传统市场,你会有三百种四百种蔬菜。

请问当传统市场比超级市场多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要多支持传统市场呢?可是传统市场要让它多样,就是要去跟这些小农,去跟他买菜,去认识他,去了解,这是小农,你看那个菜有多少种,不管是地瓜叶,番薯叶,或是空心菜都有几十种。

像番薯叶,我们到超级市场一定大概只有两三种,可是光是个台湾就有三四十种。这种食物的多样,是我们作为一个消费者要去争取的,让生产者感受到消费者有这样的需求,跟这样给他的压力。

我们怎么给他压力,我们就是要到传统市场。你可以还是到超级市场,可是会有两三天,你到传统市场去跟小农买,让小农或者贩卖者感受到,买菜的消费者需要这么多的多样性,我们这样的多样性,也不是为我们自己买到安全,买到多样,不要被生产者宰执。

不只是这样子,因为我们到菜市场去买菜,我们去问鸡蛋 我们去问豆腐,我们去问蔬菜,其实也是给生产者一种压力,这种压力是让他们种更多样的蔬菜,对土地更友善,所以买菜也是自然环保的一部分。

我是一个自然书写者,我谈这个买菜不是在讲美食,不是在讲食材来自哪里,主要是这样的买菜的行为,也是保护地球环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所以男人的菜市场,基本上就是在保护生态环境。各位以后去买菜,每一到买菜,你只要到超级市场,你要说对不起我今天到超级市场,可是你到传统市场你要说,我今天是要来拯救地球的。

今天演讲就到这里结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