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勋卓他来自普林斯顿大学,成立了美丽中国 (Teach For China)机构,让更多贫困山区的孩子触摸外面的世界。

最美丽的未来

2012-10-28北京
所谓美丽的未来,并不是上一所好的大学,其实不一定是每一个小孩儿都需要上大学,或者有一个体面的工作。我希望孩子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教育,有更多的选择;希望孩子们能够具备做选择的能力。
  • 1192
  • 6

已有6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最美丽的未来

潘勋卓 2012-10-28

我是美丽中国项目的创始人,我是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但是我老家是在意大利。我经常说,我跟中国很有缘分。

其实我觉得,意大利和中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07年的时候,在普林斯顿上学,我很想前往中国,来到中国,了解一下中国文化,和这么有缘分的一个地方走得更近。所以我就07年的时候来到了北京,我来北京是去了清华学习语言,认识了不少的朋友,大多数都是清华和北大的学生。

我当年就开始意识到一个现象,就是我认识的这些中国朋友大多数都是从大城市出来的,就是北京、上海、重庆、广州的,很少是农村出来的学生。我开始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农村的学生在北大清华读书呢?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就说可能是城乡教育有些差距吧。

很偶然,07年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查到了一个信息,斯坦福的一个研究中心,叫REAP,有一个朋友把他们的网页地址发给我了。我就上了REAP的这个网站发现了这么一个数据,如果你出生在中国的城市,你有80%的可能进入大学读书,如果你出生在农村的话,只有3%的可能进入大学读书。

我当时作为一个研究公共管理的学生,还不太懂事,但是我觉得这个数据还是挺让人惊讶的,我就被它深深地触动了。07年的时候,我开始走遍了很多中国贫困的地区,我就想更多地了解,有一个切身的了解,中国大城市和农村到底区别存在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农村学生没有办法考到大学,更何况是清华北大这些一流的大学。

我就在07年走遍了五六个省份,有北京周围的农村,也去了更边远的地方,云南、河南、青海、广东都去了,走到了500多所农村小学。

当年我第一站是云南省的临沧市,有一个普林斯顿的校友在那边捐了一所学校,他说,不妨你去临沧看看,我们花了不少钱建这个学校。我就坐飞机飞到昆明,转机去临沧,然后转巴士,再坐了一个拖拉机,拖拉机走了一会儿路就开始下雨,就被陷到泥里头了,怎么走都走不动。

已经到了晚上比较晚,天黑了,我记得很清楚,看到了学校的校长开着摩托车,从山上面开车下来接我,特别贴心,拿了一个铝盘,铝盘里面还放着土鸡。我记得那天我们就坐在泥里头,在甘蔗林旁边吃土鸡。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农村学校,和学校的校长。我当时和很多人对农村教育的理解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一想到农村的学校,就想到希望小学,这么一个海报,就是有一双渴望知识的眼睛,小孩特别想上学,眼神也特别让人感动。

可是当我真正到了农村,就发现了和我想象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在农村,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那么渴望知识、渴望上学,因为他们不知道学习的意义何在。

我所到的农村,大多数是这样的景象:父母文化水平还是比较有限,大多数都是到外地去打工,孩子们的学习基础还是比较差;父母们的想法是,把孩子们关在学校里,很多孩子到学校上学,都是住校。然后等到他们16岁以后,让他们出去打工赚钱。这是经常会遇到的一个情况。

这个照片里,你们看到的两个小孩,他们也住校,因为学校床位有限,很多孩子们需要一起分一张床。这两个小孩已经连续两年没有见到他们父母,他们父母到深圳去打工了。对于孩子们而言,学习也经常不过是一个熬时间的办法,这个小孩就是在比较痛苦地熬时间。

教育、学习,对父母和孩子们而言,有时候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当然很多父母很重视教育。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大家都是想各种各样的办法,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机会;到了农村,有时候缺乏这种对教育的重视,理由是,很少有学校、当地的社区有一些因为教育而改变命运的实例。

谈到高中,很多孩子很坦诚说,我上不了高中,没钱,我也不是特别想上高中。很多小孩想到自己的学习生涯,就会想到中学或者初中毕业了以后,就开始找工作。他们对职业的定义还是比较狭隘的,他们会想,我要么去餐厅当服务员,我要么去工地工作,很少会想得更远,这是很可以理解的事情。

当老师、家长,和整个环境都不相信农村的孩子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和成功时,他们自己开始怀疑自己,不相信自己,辍学也就变得异常容易。

画面这个姑娘,我没敢放她正面的照片,她仅仅只有14岁,她就是14岁的时候辍学了,到了一个餐厅当服务员,洗盘子。她说了一句让我和我的同事非常感动的话,她说,我做了这么一个选择,就没有回头路了,但是我非常非常鼓励我的同学,不要做同样的选择,还要留在学校里,好好学习,也给自己创造更多的选择和希望。

那几年我在调研中也看到过挤着80个孩子的课堂,老师们戴着麦克风嘶喊着上完一节课。这图里头,我们没有办法涵盖整个课堂,有80多个孩子,有很多排座位,一个老师很难跟每一个孩子有接触,很难真正地关注到每一个孩子,因为真的有时候坐得特别挤,孩子们的数量太大了。

我也看到过学校里头新建的一些图书馆,有一些校长特别自豪、特别开心说,有外面的一些好心人士给我们学校捐了图书馆。我还记得很清楚,有一位校长自己亲自站在图书馆门口,摆了一盆水。我说,为什么图书馆门口有盆水呢?他说,因为我们学校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新的、干净的书,所以每次有人进图书馆,让他们洗洗手,因为担心把书给弄脏了。

我看过很多小孩,周末的时候,从家里回到学校量着自己的咸菜,看是不是够他们吃一个星期。这些孩子们如此单纯很聪明,没有比我,或者你们小时候笨,但是他们的机会真的是非常有限的。

这些也给了我很强大的动力,孩子们不能因为出生地有限制,而无法走出更精彩的人生路,我得做点儿什么,尽我所能,也要帮助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创造一个更美丽的未来。

所谓美丽的未来,并不是上一所好的大学,其实不一定是每一个小孩儿都需要上大学,或者有一个体面的工作。我希望孩子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教育,有更多的选择;希望孩子们能够具备做选择的能力。

我们要做的事情,不仅是把孩子们带到窗口,更要做的事情是帮他们打开这个窗口,然后走出去。

很多时候,通过慈善,通过不同的一些渠道,孩子们可以看到这个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但是他们走出去,做这么一个选择,下这样的决心,真的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那怎么实现这个目标呢?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教育。

所以我在2008年,就开始了这样一个美丽的事业。你们听到美丽这个词,听到很多次,我和最初的同事们,开始集合中美最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把这些优秀而勇敢的,年轻人输送到中国教育资源匮乏的地区进行为期两年的支教工作。

一开始很多人告诉我,这个事情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提醒我有各种各样的障碍,他们说,现在这个世界,是大家要尽早成功的一个世界,大家大学毕业之后要去买车、买房,要把钱送回家。

07年的时候听到了很多这样的提醒,我自己也开始产生一些怀疑和犹豫,我说是不是真的有年轻人愿意去做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有人愿意去农村边远的地区教书两年,为这些孩子们作一些贡献?

事实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一路上我认识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中国和美国青年人,他们在千万种机会中,选择了去农村支教。今天在这里,我向大家介绍几位,这些非常伟大的老师们。

这个图片中是杨潇老师,他刚刚结束了两年的支教工作。两年前,我还记得刚刚被美丽中国项目认识的时候,他是清华物理系大四的学生;我记得我们在清华开了一个活动,我跟他在清华校园内走走路,跟他聊,他要加入美丽中国这个选择。

他来到项目里,被分配到云南省临沧市的平村中学,教初中物理。他刚开始教学的时候,发现孩子们的基础,特别特别差,平均成绩是年级倒数。杨老师当时就立下目标,要把孩子们培养成真正的物理爱好者,要让他们真正地对物理这个话题感兴趣。但这个怎么做呢?光是死记硬背,他说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杨老师就使用了一个实验教学法。

孩子们一年以来,你们可以看图里头,他们自己开始创造自己的一些实验品,有一个电动船,有一个水果电池,还有一个望远镜。其实重要的,不仅是孩子们的兴趣提高了,不仅是他们学习物理觉得更开心、更幸福。非常非常优秀,这些孩子们,这个班级在期末的全县统考中获取了全县第三名的好成绩。

而班上原来有个想辍学的小男孩儿,在过去这一年中成绩从班级的第41名,进步到了28名,还成为了班级的物理制作大王。在一学年结束的时候,他跟杨老师说了一句,老师,我想要重新读一次初二,我觉得自己挺有潜力的,我想把其他科目补好,还想跟您一样上清华大学。

像杨老师,还有很多老师,图中是郝琳硕老师,她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姑娘,成长过程一帆风顺,在美国大学毕业以后,就选择通过美丽中国这个渠道回到中国,为自己的国家作一些贡献。

郝琳硕刚开始教八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学生叫福根。北京话福根,我听说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每次听这个名字觉得有点别扭。福根这个小孩儿引起了她的注意,他平时几乎不和同学讲话,非常非常害羞。他的成绩是全班最后一名,其他老师建议郝琳硕不要在这个孩子身上,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郝琳硕老师其实是一个非常喜欢挑战的老师,所以她在年初就决定了,要去家访,要去看福根的家庭、他的父母,看有没有兄弟姐妹,看到底为什么这个小孩、这么聪明的一个小孩,为什么成绩这么差。

她走路走了两三个小时,到一个山里的一个小村,见到了福根的父母(母亲),她发现福根读小学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了,他姐姐在昆明打工,和他妈妈住在一起,在叔叔家里。琳硕和福根妈妈聊过天,了解到福根很喜欢跳舞。

她说,这小孩这么害羞,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居然对跳舞感兴趣?她在这个事情里看到了希望,郝琳硕说,我觉得你应该去参加我们学校的艺术节,你在艺术节上表演。

她觉得这可能可以给福根一个表现的机会,给他一个建立自信心的机会,所以她和福根就进行了一个很长时间的辅导。这个小孩也不是特别希望在全校面前表演,但是郝老师花了很多时间说服他,也帮他排练舞蹈。

比赛当天,福根决定了要表演一个孔雀舞,孔雀舞平时在云南是女孩子的一种舞蹈方式,但他这个孔雀舞跳得特别好,也得了舞蹈组的第一名。现场轰动了,同学们齐喊着福根的名字,害羞的福根在台下对郝老师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自信过。

今年夏天,福根初中刚刚毕业,他来到了昆明报考了艺术专科学校舞蹈班,几天的考试和焦急的等待之后,福根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福根的故事远未结束,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这样的故事太多。

现在美丽中国有200多名项目老师们,正在云南、广东第一线的课堂上教书,这两百多名项目老师进入课堂以来,已经有65%的班级在考试成绩上有了显著的提升,通过测试他们全都希望留在教育行业继续作贡献。

可是,当我们感到欣慰和感动的同时,也必须看到在今天的中国有超过一个亿的儿童生活在农村地区,要实现所有的中国孩子们,无论出身都能够享受到同等的优质教育,需要的不仅仅是几千万个乡村老师的力量。

更需要一批杰出的未来领袖,他们了解问题症结所在,并从不同的社会角度,经济、商业、制度等等多方面实现这个远景共同努力。而美丽中国的项目老师,就是这一批未来的领袖。

很多人说到支教,都会自动联想到牺牲、付出前途,而实际上在这两年的支教中,真的很难衡量谁的收获大,是谁给予谁更多。有项目老师写道,经历这个社会的痛,成为这痛的一部分,才有真正去改变它的动力。

我相信他们也在经历一场蜕变。目前美丽中国44%的结束项目的这些老师们,就会继续留在非赢利这个行业工作,有百分之五十多会留在教育这个行业继续工作。

我期待着他们,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一起见证,一起为这批有希望的志愿者、年轻人,创造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支持中国这一批社会未来领袖的成长和发展。

美丽中国有一个英文的口号:Teach For China,Lead For Tomorrow。

教育和领袖是连在一起的,且看这些年轻人,创造美丽中国,创造一个美丽的未来,也需要大家的参与,需要大家的努力。所以我再一次感谢大家对美丽中国的兴趣,对美丽中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