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浩退伍云南边境缉毒侦查员。在知乎上回答了大量有关毒品、缉毒的问题,并出版电子书《边境缉毒实录》。

边境缉毒

2014-10-26上海
人短短几十年,有千万种死法,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死在自己的选择当中,而绝不愿意死在别人的建议当中。
  • 10338
  • 18

已有18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边境缉毒

田浩 2014-10-26

我是一个退伍的缉毒侦查员,2005年我入伍去云南服役,服役那支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缉毒。

小时候其实我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小学时候我的成绩非常好,在任何人眼中我都是一个好孩子,但是这不是真相,这是假相,是家里边人逼出来的。

因为我小时候家里有一些变故,我哥哥姐姐把读书的机会让给我了,我一个人在读书,所以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当时我八九岁,小学的时候家里一直管着我,成绩非常好,然后到中学之后,开始住校了,家里人管不着我了,那时我就开始逃学。

我逃学是以学期为单位的,只有期末考试的时候为了能拿到成绩单以供我涂改,为了能拿到一个成绩单才去考试,考试的时候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不认识我。

逃课的时候我在山上,夏天我会扛着一一支比我还高的土枪,在山上住几天,身上带着那种方便面的调味包,打野兔野鸡,烤熟了当场吃,吃完之后可以带几本书,把书看完再下山换书。

到最后,我自己觉得这么读下去不如去做点别的。正好看到有去部队当兵,算是一个选项。于是我问家里边人,经过几轮的试探吧,因为我妈那会儿肯定不想让我当兵,肯定想让我继续读书。她总是在思考,就是你们小时候经常思考上清华还是上北大的问题,我从没有思考过,我妈经常思考(笑声)。

她是特别望子成龙的那种人,然后我就试探她,愿不愿意让我去部队。最后她还是愿意让我去部队。当时我们那里来招兵是在冬天,十一二月份,报名的有解放军和武警。我当时被分到石家庄的解放军,因为我觉得解放军的衣服没武警好看,然后我就说,解放军我就不去啦。

然后经过努力吧,我最终去了武警。因为当时16周岁,年龄也不够,就去改了年龄,我1989年出生的改成1988年,才去成。

到了云南之后,前三个月第一次长跑,我落在最后。跟我一起落在最后的,是我另外一个特别胖的战友,我们俩落在最后,然后我们的中队长跑到我们旁边,他盯着我看,他说,你是不是跑不动了。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因为我根本没时间去回答他,一直一直在喘气,一回答他气就跟不上,然后他说你要跑不动,你就到后面,跟着女兵方队跑,她们只要跑3公里。

然后我们俩听了就大吼着往前冲,然后一口气就冲到队伍最前面去了,看着前面已经没人了,那时候胃已经受不了,精神一松,跪在地上就吐,然后一直吐吐吐完之后抬头一看,又落到最后了。

当时那种跑步,因为我们最后10个人,每次跑5公里都会需要用越野车,用一根长绳拴着,拉着手用越野车拖着往前跑,10个人串成一串跑,跟糖葫芦差不多,然后就一直就这么跑。

一直到我退伍,跟我同级别的士兵相比,无论怎么努力,我的长跑成绩总是在中等偏后的水平,虽然后来也不会一直在最后一名,但跟我同级别的比,总是中等偏后。

在新兵连,我的另外一个科目就是射击。射击科目应该是我最好的,因为我从小就没离开过枪,所以射击成绩特别好。我的第一颗军用子弹,7.62毫米的81-1式自动步枪子弹就是10环,后面一直是10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打的。

军训结束之后,新兵开始要分到单位去工作。我们需要报名,申请才能去,还需要接受下一步的训练。我没有申请经,因为我当时觉得把我分下去就好了,从我去部队那天开始,我就觉得我注定是要回来的,我没有打算在部队做一辈子,然后我就没有报名。

当时我另外一个战友,就是跑步倒数第二的那个胖子,他看我没去,他就怀着一种倒数第一转学的心态,就帮我写了一封申请书。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五雷轰顶,但最终还是去了吧,因为他帮我申请,我不去的话他可能会有麻烦,所以我还是去了。

后面一年的训练,很幸运的,我没有被淘汰。在实习的时候,我查获了我的第一起贩毒案件。数量不多但是手法很新颖,就是把海洛因溶解在水里,然后用衣服或者毛巾浸泡,把海洛因浸泡在衣服里,过了检查站和边境上的关卡,再提取出来。

当时那个车停下来,我问他干嘛的,他说,我是开车过来旅游的,跟他媳妇一起。在边境上过了一下泼水节,然后后备箱里面有一包湿衣服,我打开那一包湿衣服,因为上面一层全部是女性内衣,我当时穿着军装,实在没办法看。

因为我觉得穿着军装翻一包女性内衣,实在太恐怖了,所以就没看,没看我就把车的后备箱关起来了。关起来的那一瞬间我闻到一股酸味,这时候我也顾不得什么恐不恐怖,端到手里仔细端详一下,然后就喊来那种有经验的老兵一看,果然就是海洛因,它容易浸泡藏毒。

这是第一起缉毒。其实在边境那种地方会发生很多那种离奇的事情,有时候看起来不太合理的我都不敢写,写了之后电影也不能那么拍,电影敢那么拍肯定观众会说太离奇了,但它却是事实。

有一次,我去市里边押送移交嫌疑人。移交完之后,我们一共四个人,一个驾驶员还有另外三个士兵,他们三个说要去吃饭,我当时答应给另一个战友带一本汽车杂志,然后他们去吃饭,我去买杂志。

买完之后,我拿着杂志站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拿着杂志,我的右后方站了一个人。因为我的职业,除非在人特别多的地方,比如车站、超市这些人多的地方感觉不到,在那种路边人不多的地方,右后方站一个人会让我非常不舒服。

我往后退一步,最起码和他并齐,我往他看了一眼 ,他也往我看了一眼,我们互相看了一眼的时候就,警惕性马上就提升起来了。然后我就心里边就盘算,看看旁边有没有他的帮手,或者待会儿打起来进攻哪里,或者逃跑从哪里跑。

我心里面就这么盘算。盘算之后,他就看了我一会儿,他说,兄弟,你是来拿货的吧?(笑声)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我摸不清情况,我只点点头。点点头之后他就说走吧,然后打了辆车就走了,去他的酒店拿货了。他在车上问我钱的事,当时我应付着,然后我发了信息给那个驾驶员,让他带人过来在酒店门口等着。

然后进酒店之后,看了他的货,他从厕所上面那个缝里面拿了两块毒品出来,出来之后我说,走,带你拿钱去。我们走到酒店门口,驾驶员他们已经在门口等着,我当时就打了一个抓捕手势,一下按住,就这么简单,一个案子破了。

当然这种事情不是特别常见,但是我相信你们听了之后会觉得,这么二的人怎么会去贩毒啊,真的,他们抓了他们之后,我觉得他们二已经二到那种特别可爱的程度了,街上什么人都没有随便拉一个,后来我才知道,我手里那本汽车杂志是他们的接头暗号(笑声)。

这种案件其实不是特别多,但是特别巧合,所以印象特别深。还有一些人他会有一些计划,那种计划一环一环扣,你会觉得他这种贩毒行为至少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整个逻辑链非常清晰,甚至他会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一段路。

那年我们查到一对夫妻,他们开车从瑞丽边境上过来,查到之后他的车底盘上有一块300多克的海洛因,海洛因上面用胶带粘了一块磁铁,然后粘在轿车底盘上。

因为当时的这种类似的案件特别多,都是他们贩毒的人,看着内地的游客到边境上去自驾游,玩的时候晚上人住在酒店里,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他晚上就会到停车场,把毒品放在你的车底盘上,你不知道这种情况,无形当中成为了帮人运毒的工具。

你第二天早上起来返程的时候,到内地他会开着一辆车跟着你。被查到大不了他货丢了,人没事无所谓,如果没有被查到,到内地之后,他趁你不注意,再把毒品取出来,非常狡诈。

那对夫妻同样地坚称自己不知道自己车底盘上有毒品,因为正常的人去办一起案子,归根结底是不愿意做一起冤假错案的,除非变态,所以我们就继续查,这种案子一定要查。

当时支队把这个案子发给我们单位的时候,我们当时去了这个驾驶员他们在瑞丽住的酒店,调了他们的停车场监控,回来一帧一帧地看,看完之后,那晚上确实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戴着一个口罩,背着一个包,到他的车旁边然后躺下,往车底盘下一塞,然后整个人就走了,看不清脸,戴着口罩。

因为视频像素不是很高,又是晚上,最后我们模糊地在他左胸发现一个暗红色的圆圈,这种衣服给人一种酒店服务员的感觉。然后就去查,因为当时又不是民族服饰穿这种衣服,很像酒店服务员腰里扎一根绳子,我们就去查,终于查到一家酒店。

因为边境上派出所都是武警部队的,所以配合非常好,终于查到一家酒店穿类似的衣服。经过很多暗访,终于确定了它这个酒店四楼的娱乐场所,有KTV,酒吧等休闲娱乐设施,其中有一间是嗨房,就是供人吸毒的场所,最后把它老板抓起来了。

这个老板承认了他所有的贩毒行为,但是他坚决不承认汽车底盘上这块毒品是他放的。当时我们后来审完之后开会,就判断这个很可能不是这个老板放的,根据经验,虽然他涉毒,但是他不像做这些案子的人。

然后回去查,当时几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他车底盘上的毒品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然后我们把毒品放在前面会议室的桌子上看,包裹毒品的黄色胶带,切口并不是光滑的,它的切口是用尖锐的物品戳开,然后再摘开的。

所以现在要找到线索的话,就靠这卷胶带和他晚上穿的那件衣服。然后我们就去酒店找,问他们走了之后房间有没有留下东西,他们没有留下。然后就去找当时那种环卫所,就是管环卫工的地方,在他们上班的时候一个一个问,在附近有没有看到这种胶带和黑色的衣服,全都部没有。

之后又回去他们住的酒店,把那些打扫卫生的阿姨找过来,仔细地跟她讲,因为她们怕承担责任,她们一听到毒品,怕承担责任,坚决不承认。说了半天,终于说通其中一个阿姨,她承认她带了一卷黄色胶带回去,然后她带我们到她家把胶带拿出来,交给技术部门去鉴定。

最后鉴定结果显示,那卷胶带就是包裹毒品的胶带,而那卷胶带发现的地方就是那对小夫妻住酒店的房间。然后还有一个最致命的地方就是,上面留有那个男的指纹。

所以,真相就是这名男子自己把毒品放在自己车底上,他知道旁边一家酒店涉毒,从那家酒店偷了一套衣服出来,把我们的视线转移到旁边那家酒店身上去。他这种案件就算是安排得比较精密的这种案子,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旁边一家酒店,其实就是他自己在做。

还有一个避不开的问题。算是我们心里边一块难以解开的一个结吧,就是我们这些老兵回去贩毒。破坏力非常大,因为假如我现在回去的话,整个边境上的几点钟、哪个口、什么地方、哪一条路有巡逻我都特别清楚,然后什么情况下会被跟,怎么避免这些我特别清楚,你说这些老兵回去贩毒会有产生多大的危害。

所以这也导致了部队对于已经退役的老兵的管理,有一些矫枉过正的情况。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这种情况破坏力太强,因为一旦任何人,不管你是士兵还是什么,一旦你成为毒贩,你就没有下限了,但是作为士兵,他必须有原则,所以这是种非常不对称的对抗。

我以前刚下到单位的时候,因为当时都是老兵带着新兵去办这些案子,有一个老兵带着我,他教了我数不胜数的东西,甚至是一些最基础的知识都是他教给我的,后来他退役了。

退役之后,大概有半年时间,半年时间我就接到一起案子,很普通,就是有人带毒走哪条路,你们去抓一下,我们就去抓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到现场之后布控,布控完之后就在那儿等着,等着然后人就来我们准备上去抓。

突然有人开枪,然后我们各自找掩体躲起来,因为正面冲突非常为危险,但是他们只有一支手枪,我躲在石头后面,听它的声音,没办法判断他的子弹有没有打光,因为不知道他的手枪的型号,不同的手枪有不同的弹容量。

我就听,听完之后他的枪声停了,停了之后,我当时戴着防弹头盔,我把我的头盔从我藏身的石头左边伸出去,用手顶着。如果他看到我的头盔,他还有子弹的话他一定会开枪,因为即使你戴着头盔,那一枪打到头上,人估计也得晕。

然后我把头盔伸出去他没有开枪,然后我又把头盔扔到左边,整个人从右边弹出去拿枪指着他,指着他之后他看到我没有反抗,我也傻了,他是带我的那个老班长。

我当时我是真的傻了,我当时甚至在心里面说,你赶紧跑啊,然后他看到我之后,他也没有反抗,把枪扔了,扔了我把他带回去之后就移交了,从此之后杳无音讯,他连怎么判的,有没有审,我完全不知道。

所以这个案子是存疑的,因为他当时所有的行为特别不专业,我当时躲在石头后面听他的枪声,我就觉得这肯定是个新手,哪儿有抱着手枪看不着人老死开的这种,肯定是个新手,而且他没有一枪,甚至连石头都没有打中,我怀疑他的枪就是开空枪,所以他所有的行为特别不专业,完全不像是一个军人,但是我也不知道他最终的消息是怎么样。

当然我现在说的这些信息是经过我的一些处理,因为我完全没有办法界定这件事情是什么性质,是老兵贩毒,还是老兵退役之后配合部队工作。因为我根据各种判断的话,无论感情上还是理智上,我都不愿意相信他是一个毒贩。

当然,确实有很多老兵是因为贩毒而被定罪入狱或者枪毙,这种情况有,而且还挺多。我当时在部队完全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老兵会去贩毒,哪怕你去做其他犯罪,为什么要回来贩毒?这是对自己最严重的背叛啊。

我当时不明白,后来时间往后,我也退役了,我到地方上我才渐渐地感同身受他们当时的感受。因为前几年我刚回来的时候,我的生活是有一些困难的。

当时要谋生嘛,于是就复员找工作,当时可以去当交警,但我不愿意去,因为我实在没有办法忍受了,在部队,几年就没放过一天假,实在没有办法忍受这种公务部门了,就没有去。

然后我就去找工作,当时还不会写简历,后来学会了,我发现我完全没有办法写简历,一写,写进去要么就是写不出来,写出来就成小说似的那种(笑声)。而且我的工作经历对我后来在社会上就业完全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当时找工作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所以我当时非常非常的沮丧,所以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理解那些老兵为什么要回去贩毒,因为这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熟悉的东西,特别像我这种16岁去部队,我对社会的理解,除了学校基本就是零。

我小时候我是没有理想的,因为当时我小时候成长的环境太落后了,所有能接触到的职业只有3个:教师、医生和农民,当时那个地方就这3个职业。哪个孩子敢说自己理想是当农民,「啪」一巴掌就抽过来了。

然后教师,因为我小学虽然成绩非常好,但是我厌学,我从小就厌学,所以也讨厌老师。医生就别说了,那个时候医生还没有一次性的注射器,给我打针的时候都用这么粗的那种不锈钢针头,所以这3个职业都是给我带来痛苦的。

然后去部队之后,对这个世界所有的认识,除了学校,家里,就是部队,对社会认识几乎空白的,回来之后,谋生都成问题了,人就非常沮丧。当然我这些年会稍微好一些了,再不好我也不会回去贩毒的。

有一天,我记得是2013年的元宵节,我在合肥带着我妈过节,我哥给我妈买了一套衣服,他打电话给我,他说衣服你收到没有,我说没有,但我想到我前两天收到一条短信,短信上说,您好,您有一份包裹无法投递,请您联系这个号码,这一看就是骗子嘛。

我当时看了这个信息,没有放在心上,心想肯定是骗子,然后我哥电话问我快递我没有收到,我觉得可能是这个也可能是快递呢,我就打一个试试吧。

这个骗子非常不专业,为了防止被屏蔽,他每个号码之间还加了空格。电话打过去之后,果不其然,他告诉我,他说,我们在您的包裹里面发现了毒品。我说,你用什么骗我不好,你非要用毒品,我就挂了电话(笑声)。

挂了毒品的电话之后,因为我当时我已经不太会想到部队的这些关于毒品的事情了,电话挂了之后,我又会想起来了。当天晚上,我哥到合肥来了陪我们一起过节,过节的时候,我吃饭比较快,吃完之后喝了点酒,坐在沙发上,然后抱着手机看知乎,看到了一个问题「贩毒是怎么被抓住的」。

然后我点开这个问题,底下一排一排的答案一排一排的人在说,我觉得都说得都不够详细,那种感觉就像一辆汽车抛锚在路上,一群不怎么会修车的人在旁边敲敲打打,你一个会修车的站在旁边抱着手看着这种感觉,感觉自己特别坏,不回答有一种罪恶感。

当时我在知乎刚刚注册了一个空白的账号,然后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写了之后其实感觉还是挺好的,后面又接着又写了一些答案,

但是写了这些之后会出现一个问题,这些文章被一些网站上的一部分人看到之后,他们有一些人会来问我,他们说我去部队当兵,怎么样才能去缉毒啊?

其实我特别害怕类似的问题,因为第一,我去缉毒部队,完全是被动的,被卷进去的,被拖着进去的。第二就是,我特别不希望别人受我的影响,受我文章的影响要去部队当兵。

因为你去部队,特别是在边境上缉毒,你很可能死在边境上,这种时候如果你是因为一篇文章,去部队当兵然后死在边境上,非常不值。人短短几十年,有千万种死法,如果是我选择,我宁愿死在自己的选择当中,也绝不愿意死在别人的建议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