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贾贾瑞明,人称老贾。当过兵、坐过办公室、跑过销售、开过皮具店、当过群众演员,后来到广东做驻村工作者,对三农问题发生了兴趣,于是来到上海崇明找了块地,做起了农民,实践自然农业。

我有一块田

2013-10-20上海
我不懂自然界,但我希望向它学习。所以刚才哪个老师说的,我们在自然面前应该谦卑一点,这是我种地带来的一些心得。
  • 2186
  • 3

已有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我有一块田

老贾 2013-10-20

你们接到的通知上没有我,是因为之前我讲过一次,不是非常好,所以一席又给我一次机会,那么我很高兴能够有两次来现场来听。其实我作为一个听众,得到的感动更多,所以到现在我的心情还很激动,不是因为我站在这儿,是因为我刚才听了非常多的精彩的演讲,所以我那心还在天上呢,那感觉。

所以我觉得我今天像一个大家吃了一顿大餐一样的,最后送给大家一个水果拼盘,那拼盘就是我。不过送水果拼盘给大家的时候,我在餐桌上我通常是不太愿意吃的,吃到嘴里面是,嗓子眼儿那块地方会发粘,然后很腻的一种感受,想往外吐痰。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一种感受。

后来我再想,我说西瓜不是这个味道,我决定自己去种一点西瓜尝一下,然后我种了几年,今年的时候我们种得比较多了,然后我就吃得很多。我吃的西瓜不是那样的味道,它是一种很清甜的一种味道,反正吃完以后你浑身是很舒畅的。而且我种的西瓜是有大有小的,它不是说的都是那么大个。

这就说到西瓜,然后还有其他的很多东西,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吃味精,但是我是不愿意吃的。味精吃完以后嘴里发干,你想喝水。后来我在想为什么现在味精那么流行,那大家都要加味精、加鸡精,后来我想可能是因为菜不够好吃,它的味道不够好,所以我们自己种出来的菜。我自己现在吃我就知道,你吃白菜是白菜味儿,你吃包菜是包菜味儿,对,你吃芹菜是芹菜的味道。可现在很多菜你吃起来呢,都是很像白菜的味道,就没什么味儿。

我为什么能做这些呢?我觉得我很庆幸,因为我自己有一块田,我可以随便种,按我自己想法去种。很多人问我说,你为什么会从一个城里的人,最后去种田?我也想过很多理由,比如说对这个社会责任的关注啊,比如对自己生活方式的探索啊。但是今天我想可能这些都不能够很好解释,只是当时我真的是很想去做一个事情,我就去做了。我觉得用这个理由可能是最好的。

然后我自己一开始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参考了非常多的农业技术去寻找哪一个农法、哪一种农业技术更适合我,后来我就选择了一种非常古老的一种农业技术,现代人把它称之为叫「自然农业」。

那么它古老到什么样一个程度呢?我的田跟别人的田很不一样,就像刚才片子里看到的一样,我的田里面草比较多。所以我们村里边的行政长官就跟我说,小贾你做这个事情,他是这么说的,他说,农业进步了几十年,你一下子让它回到了解放前。

然后我地里的草非常多,所以我有的时候其实很怕两种人去,我非常怕的前一种人是年纪比较大的,他看到我的田之后他就会很纳闷,他觉得心里很困惑,说这个东西有什么可以、值得让人看的,就把地种成这个样子,你还在跟别人说。

这是一种人,因为他们的观念无法接受地里头有这么多的草,而且庄稼长得好像不是那么茂盛,所以也有不认识草和水稻的一些人,他会看到我地说,哎,老贾,你庄稼长得真好。我说你指的那是草。

然后还有第二种人就是领导,我因为一开始找地的时候,我去问过一些农业园区,我说我想租一块地种田,我想尝试一种不用农药化肥的技术,他说,哎太好了太好了,年轻人愿意做这事情我们非常支持,我可以给你地。

我说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说,我地里可能不太会除草,或者是我的草会比较多,这个你们能不能接受?然后他说,啊这个不行,他说草一定要除。后来我说为什么呢?他说,领导会来视察,如果你地里面草非常多的话,我们很难解释。

所以后来我还问过另外一个园区,他说,可以,但是领导来的话,你一定要把它除掉。我说,我的技术其实不需要除草的。他说,没关系我帮你除也行。就是这样子的,然后我就开始去做这样的一种尝试。

第一年我就从很小的一个面积开始做,结果就很不错的,它就做成了。大家现在做农业的人总会担心三个问题,一个就是草多了怎么办?它会跟植物争肥料。然后另外一个就是有虫害和病害怎么办?然后另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缺少肥料怎么办?不用化肥,那用什么肥?

那么我先说草这个问题,就是说,我自己,我是从自然农业这样一个角度来理解的,就是我接受它这样一个观点,它说的,其实一个生态系统完整的时候,你是很少出现病虫害的问题的,那么这个地上的草其实是生态系统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接受这点,然后我就开始做尝试。但其实对草真是又爱又恨,很难办。有的时候草很多会把我的苗就盖住,那样的话苗就长不起来了。

还有一种说法说,草籽落在田里面的话,它会越长越多。我不信,我就做了个实验,然后第一年那个地上,当然不是我故意要做实验,因为第一年那个草实在太多了,没有办法去除,然后也除不过来,所以我就让它去吧。

那么我说第二年那个地方会长很多草吗?我就去看看,可是到第二年那草并不多,就那种草并不多。第三年也同样不多。然后我观察其他的地上也是这样子,有些地方草很多,但是相邻的地方这种草就很少。它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很清楚,还没有完全弄懂它。所以这点让我觉得很好奇,很有兴趣。

但我也很痛心的地方就在于,一个它会带来一些减产,但这个我能接受;我最不能够接受的就是大家对它的一种态度上的一种抵触,就觉得草是完完全全的不应该要的,应该把它除得很干净,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农民对草的态度,他们会用除草剂,把一片地的草打得精光,就会变成这样很黄的样子。

最夏天,生物最旺盛的一个时候,然后出现这样一个景象,其实我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心情很不舒服,因为我看到是那么旺盛的充满生命力的一个地方,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惨黄、死亡的一个景象。

我一开始也不是说就能够很好地去接受草,但是我接受这个道理,只是我还没有完完全全地到心里面去。可是有件事情触动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中间那块绿的地方,我们自己种了油菜,然后很辛苦地把草除干净,然后把油菜苗栽进去,边上那个黄的那个田埂。其实夏天的时候我也除草,我也把草都用镰刀割倒它,但是到了秋天它又长起来了。

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就是冬天的时候、来年的时候我去那地方,我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我突然,心一下子就被触动了。我看那么厚厚的草铺在那里头,我想这个田埂真的很软、很舒服,大地很舒服。而我们种的那块地呢,中间绿色的呢,它上面的土实际上是裸露的,人走上去那土其实是很硬。

然后我就真的去跑到那边去看,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你们去看草地,尤其到秋天的话,或春天的时候,那个草地下面的土是非常非常松软的,它是一粒一粒的颗粒结构,那就是非常好的土,就叫壤土的那种团粒结构。

那么我突然就从这个身上受到很大的启发。我说,到底是草选择了土壤,还是土壤选择了草呢?因为有了草,这块土壤会变得越来越肥沃。所以我觉得整个历史的这种延续的过程当中,自然进化的这种演替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因为有了草,所以岩石会不断地在自然的分化当中,最后逐渐变成了土壤当中的一部分。

这个事情真的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我知道草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的,它是一无是处,它是跟我们争夺的,它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的。从那以后我的思想就发生了转变,我接受草了开始,我觉得草很重要。

所以到现在我的地里会有的时候草也很多,我并不担心,我在想我只是不懂它,我还没有完全弄懂它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更多地去了解它,也许我会解开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可以寻找一个更为融洽的方式来跟它相处。

说到草之后,我来跟大家说下第个二问题就是说虫,所以我第一年种地的时候,我那时候我就说我不打农药来种水稻,村里面村民就会笑话我说,啊,小贾,你不行的,你这样的话你会被虫子吃得精光的,你的地里头。第二年仍然还会有人笑话我,第三年还会有人笑话我。到现在呢?

农业部门它会发疫情通报,会告诉你什么季节来什么虫,就告诉你要提前预防,要去打各种各样的农药。我开始地比较小,后来我就会逐渐做大,我想,小的地方不发生虫害,大了之后还是这样子的吗?我现在做的已经比较大的面积了,我情况很好,没有什么病虫害问题。

那么关于虫的问题,也是这样的一种解释,它说植物之所以被虫子去,吃它,是因为这个植物本身比较不健康,它比较虚弱。那么很容易理解,就是说我们接受自然的这种进化的过程当中,或叫演进的这种过程当中,它会把一些弱小的淘汰掉,就像野兽,猛兽去扑食那些羚羊的时候一样,它也一样是吃弱小的、老的,植物界通常也是这样子的。

我屡次去观察这样的现象,后来我比较确信是这样一个道理,就是你的一个植物,如果你种的一个地方,比如水很多,它这个地方不适合这个生长,它植物本身长不好,那样的话虫害也很多,那么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说当地上施了太多的肥料、化肥,还有我们的动物性的肥料施得太多,这个地方也非常容易有病虫害。

我有朋友做过观察,他养鸡,然后那鸡粪就堆在那个很附近的地方,那个附近地方种的菜,虫害就非常多,然后越远,虫害就越少。就是说因为我们创造的一种环境,这环境不符合自然的一个规律,所以这个地方它的生态就会失衡,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了。

我自己在地里做了比较久以后,因为现在做农业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有的时候常常是我一个人在地里干活,你看去,周边没有什么人,就一个人。有时候我就在想,我说农业,它最美的地方不在于说你种了什么东西,而在于农田里面有人在劳动。当我一个人在田里面的时候,没有人。

我开始很长时间我是一个人在工作,所以我就会有一种比较孤独吧,但是那个孤独还不至于说抵触,我会本能地会关注我田里面所有的这些存在的东西,包括树木、草、小动物,所以我现在我到田里面去,以前我田里有几只野鸡,每次我都会去找找它们在不在,有的时候还会看到黄鼠狼。

但很可惜,最近我们那地方修水管,一个管线工程,路过把树砍掉了,所以鸡也没有了。后来在其他地方,我好像又看到了一次它们,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它们。总的来说我对这些生命有比较深的感情。

我把我的田视为我自己的一个什么呢?一个国土。我在这里面可以有完全跟这个现实生活当中很多经验、很多规则不同的一些发生在那里边,比如说你和植物之间可以对话,我会跟那些树打招呼,我也会跟那些动物打招呼。现在我看那些我的作物的时候,我不会把它们视为是我的一个产品,我把它视为我的一个伙计。

这个是我在春天,应该是春夏之交的时候,种水稻的季节,农户会大量地喷洒农药,所以我会在水渠里发现死掉的鸟。这可能是一只麻雀,我把它从水渠里捞下来,拍了一张照片。那时候在田里附近会经常看到的事情。

第二年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有一只燕子飞到了我们阳台上,然后有人告诉我说,哎,老贾,这儿有只燕子掉下来了。它是飞着飞着就落在那儿不动了,然后他把它拿下来之后,我想它可能是农药中毒了,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以前我知道用盐水来洗胃,我说那你赶快准备盐水,我们来喂它。

然后我就把它嘴张开,拿勺子往里面灌,灌了一会儿之后我感觉它好像恢复一些了,有了一些元气了。我想是不是应该再给补充点糖分,我说来糖水,对。反正我也不知道这方法对不对,但它真的就活过来了,然后它慢慢地又苏醒了。苏醒了之后然后最后再在手上休息了一会儿,它就展翅飞掉了,我很高兴。

后来有一次我的地里面出现了非常多的燕子,在那边帮我捉虫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关系啊,但我想,善待生命,用善念来对待周围的世界,这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有一天早上我起来到水池边去洗手,我们那个户外的一个水池,我突然发现草帽上有个东西,我草帽忘拿进去了,那天下一夜暴雨,躺了一个东西。我说这什么呀?我凑近一看,你们看不出来哦,它是一只蝙蝠。我说蝙蝠不都是挂在屋檐下的吗?我说它是死了吗?我仔细盯着去看,我发现它的小肚皮还能睡得很香啊。

所以在自然界当中常会有一些我们平时书本上看不到的东西,很反常的一些事情,在我们实际生活当中会遇得到。这蝙蝠实际上它会躺在那里睡觉,然后我就没有敢惊扰它,我就悄悄地走掉了。过了一会儿回来看,它没有了,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它自己飞掉了,所以很可爱。

也会看到一些,有的时候会遇到蛇,很多人会怕蛇,其实蛇怕人,你还没有走近的时候,它就惊慌地逃掉了。有的时候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打扰了它,对,所以有时候去地里也让我觉得,你不需要担心蛇,其实蛇远远地就会知道你,它会跑掉的,大部分情况下会这样。我不知道被咬的情况,我还没遇到过。

这是另外一个很可爱的故事就是大青虫的故事。那个绿色的叶子是水稻,然后我们那年地里长了,非常多的一种草,叫做水蓼。很有意思的是,然后就出现了一种青虫,这些青虫就把这些水蓼帮我把它吃掉了。

但是我不知道自然界是怎么安排的,为什么长水蓼的同时,又会出现它的一种天敌叫青虫,这种青虫会专门吃水蓼,它不吃水稻,它吃完水蓼之后青虫也就没有了。自然界安排得很奇妙、很神奇,只是我们缺少观察、缺少尊重。

我所以常常希望人们带着孩子去到田野间去观察,我自己也有了孩子,我希望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地里面走来走去,去跟我们农民一起干活,一起去看别人干活,让他去跟那些小动物玩,或者他去跑到一个水塘边去看什么,所以关于虫子我不害怕。

我的地里面到了现在,我已经做了六年了,我没有出现很严重的病虫害,我什么农药、任何杀虫的方式,我都不会用。但是没有虫,有一些很零星,完全能够接受,没有很严重的病虫害。

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是人们太贪心了、太苛求了。你不应该因为你减产了,一亩那么多的产量,你减产一点点你就惊慌失措,你就不能够接受;可是另一方面,在餐桌上我们随便倒掉这么多东西,我们都不心痛,然后我们去苛求农民,农民土地上要不停地增产,然后要不停地,一点点虫都不允许出现。我觉得有的时候我们太过于苛求了。

好在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地方,我可以按照我的想法大胆去尝试,也给我了非常多美好的感受。那么接下来我再说一下关于种子和肥料的事情,因为我自己是想按照一种古老的方式去做的话,我会有一些要求,就是说,我不希望依靠太多的外来的能源,因为我相信在古代的时候,人们没有那么多的粪肥。

我小时候见过一些农民去捡肥,他们会背一个粪娄,拿一个粪铲子去收马粪啊、羊粪啊那些东西,然后把它放到田里去,然后到春天我看到田里就很远才有那么一堆一堆的肥料,其实撒在田里并不会太多。现在我们鼓励用很多的农家肥,一亩甚至要用到一吨两吨,我觉得太多了,不应该那样用。

我想模拟自然。那么自然的方式,自然界中不会有那么多的粪肥,那么我想,地里头也不应该有那么多的粪肥,它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草肥。所以很多人说,地里头没有肥料你的东西能长吗?你今年把地上的东西拿走了,明年是不是地上肥料就少了,你第二年就会减产,第三年就会更少。

我还是做实验吧,我就找一块地,我就仅仅拿走东西,我不往里面添加,但是我发现它没有减产。所以我自己又找了一些例证,就是我们这边有些阿姨,她们喜欢割羊草,就要割草去喂羊,或者有些人会把芦苇砍掉去,做一些栏杆什么之类的,那地方年年都在砍芦苇,年年都在割那个草,但那个地方到了第二年草又长起来,还是很旺盛。

所以我觉得肥料也很神奇,肥料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的,有的人说我往地里必须投很多肥料它才能补充,那么农民做的是什么呢?很多常规的做法是,往里面投八十斤的化肥,就能够增产四五百斤。所以我相信肥料也不是说的,从地里面,完完全全是来自地里面的。

这是一张图,我在路上掉了一些种子,小麦的种子。很奇怪啊,你往地里面撒,它有的时候不一定长得很好,但你落在路上它,相反倒长得很好,它就自己就长起来了,所以种子有神奇的生命力,它在它适合的地方就会长。

那么你看第二张,这个绿的也不是草哦,这是小麦,因为我们会在这条机耕路上去晒我们的小麦,那是在五月底的时候去晒,然后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它才会长起来,而在这整个夏天的时候,这个路边全是杂草,非常旺盛,那么老高的草。

那种子经过了什么呢?暴雨的冲刷、动物的经过,它没有被吃掉,也没有被雨水冲掉,也没有烂掉。到了秋冬交替的季节,它萌芽了,然后长起来了。然后到了第二年的时候,它也结穗了。这个地方没有人施肥,也没有人去管理它,也没有人去浇水,没有人管,它长得非常好。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自己在做的事情,到底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我们是不是做了太多的无用功?

那么再看下面一个,还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同样的事情,我会做这样一个尝试,我会把很多种子混在一起,把它撒到田里去。我不管它,我看它到底哪些能长起来,有一些菜会比较好长,比如说我们撒一些像鸡毛菜啊,这样的东西比较容易长,像撒这种,我们叫卷心菜,北方叫圆白菜,不是很容易长。

但是这棵很不错、很大,你们看图上,比你们在菜市场买的一点不小。它实际上是长在了我那个两个田埂之间那个水沟里面,田埂上面的没有怎么长起来,因为我技术不够好,我也不是一个很有技术水平的人,我也是在大规模地做实验,就广种薄收有点,但水稻现在种得还可以,种菜我还不是很好。

可是有几种情况,一个是这个,我记得还有萝卜,像胡萝卜,我现在的胡萝卜有一块地,我都不用种,它自己会开花,然后结籽散落到周围去,第二年我接着就继续拔胡萝卜就好啦。每次你不要把它挖干净,它第二年还会再长,这个种子就长起来了。

所以我会有几种这样的情况,我会发现有。我还长过一棵这么长的大白萝卜,我撒了很多种子,但是有几颗幸存下来了,它就长得非常非常好。

这棵卷心菜长得非常大、非常好,这个地里面我是三年没有施过任何肥料,然后也基本上没有浇过水,当然草我会适当地除一下,除完草以后盖在地表上,可是我没有发现,那个落在沟里的这个长起来,上面的都没有长得怎么好,反倒是在沟里落的一棵长得是最好。

我不懂自然界,但我希望向它学习。所以刚才哪个老师说的,我们在自然面前应该谦卑一点,这是我种地带来的一些心得。那么我给大家讲我种地的这些故事,是想跟大家说什么呢?我就觉得,在我们人生当中其实有非常非常多的价值观,非常非常多的认知体系,我们可以去换一个角度去看世界、看自然界,可以当中得到非常多的启发。

因为有这样的一种农耕的生活,我的整个人生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现在变得比原来更宁静,变得更安静,而且我喜欢吃素,吃素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我后来接受了佛教,而是在这之前我就开始吃素了。

是因为我第一年种地的时候,我那时候就一个人在种嘛,我的老婆还没跟着我,然后我也懒得做饭,我就从地里采了很多新鲜的蚕豆,拿锅一蒸,然后倒点生抽,然后蒸一锅米饭,然后就这么吃,那时候我还要干活,然后就没有时间做饭,我就做好多这样的,吃好多天这样的蚕豆,总是吃。

所以吃了一个星期,我再回到上海的时候,到我老婆那去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买一只白斩鸡吃,一点也不香,然后我就知道新鲜的食物是非常好的,新鲜的草莓、新鲜的番茄都很香,黄瓜。

所以真正的食物是有能量的,它是有味道的,是有生命的。好吧,就跟大家说这些。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