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满天极具个性的民族乐器中阮艺术家,八十年代冯满天是名噪一时的“北京三把吉他”之一,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父亲冯少先传承下的阮成为他心灵的依托,也真正迷上国乐

非琴不是筝

2013-10-20上海
五十知天命,参悟人生,冯满天手执中阮,边说边唱。“我虽然经历了很多,从地狱爬上来过。但是我现在,回想我的过去,我没有眼泪,有感慨。希望你们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也能和我一样……”
  • 3789
  • 9

已有9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非琴不是筝

冯满天 2013-10-20

我是做音乐的,演讲是我的弱项。过去在香港城市大学做过一次演讲,结果当时很受欢迎,是因为我把演讲变成了一个联欢会。
因为我是搞音乐的,那我先给大家唱首歌大家暖和暖和。

「春燕」
冯满天
我们的人儿都忘不了家
在家的人儿会惦念着他
刮风下雨的怕不怕
祝愿一席的朋友们
都会有一个
温暖的家
秋天的燕子它飞走了
它那窝还在屋檐下
春天的它又回来啦
还多了一个陪着它
燕子  燕子  飞走啦
燕子燕子它叫喳喳
燕子它  燕子它  回家啦
还多了一个陪着它

我是一个东北人,出生在哈尔滨。我爸爸是个搞音乐的,我小的时候,我父母离异,然后就那个时候,我爸爸去抗美援越,我就被送到了爷爷奶奶家。当时我爷爷大概挣48块钱,养活一个姑姑,还有一个残疾姑姑和姑姑的两个孩子,加上我,加上我奶奶,我们六口人,然后经常会饿。
我在农村当然也有些好的记忆,我偷茄子,偷别人家黄瓜,那个时候黄瓜还没长大,就是这样。睡觉的时候我的印象就是,因为东北是一个土房子,就离我很近的地方,大概有这么远,就是有这么厚的霜和冰。
在海伦县的时候我就上了小学,但是我的字写得不好。因为我在小的时候上学的时候,我从来没用过超过这么长的铅笔,我拿不住,也没有书包,我是捡了一个狗食盆子刷了刷,然后把书本都放到里面端着上学,所以我觉得没有自尊心,我就不愿意上,后来我就每天玩。
回到哈尔滨以后,在爸爸的关怀下,好像好一点。但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爸爸是个非常执着的音乐家,他也是一代月琴的宗师。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小的时候把我带上班,因为没有人看我,就放到了自行车后座上,他就骑上了自行车,想着他的曲子,骑到了单位,一骈腿,我就掉下来坐地下哭。他说,哎,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这就是我爸爸,经常因为作曲忘了很多事儿。
还有一个这不应该说,有一天他做饭,油倒进去以后,他又开始想,哎,这个旋律不错,进屋就赶紧拿笔给它写下来。院里有人喊,哎,油,你家油要着了,还冒烟了,一看,葱花还没切呢,拿着大葱,咔嚓咔嚓,噗,炝了锅了。从此以后,来我们家吃饭的人非常少,然后我就跟他学了月琴。
月琴实际上就是阮咸,在宋朝的时候阮咸也叫月琴,只不过那个脖短一点,樘也就差不多就这样大。然后我15岁就考到了中央民族乐团,在这之前呢,我还考过上海音乐学院,因为太小,我当时弹得也不错,月琴弹得是不错的。然后我就放话,我说,哎呀,到上海音乐学院,当然上海音乐学院那个老师是我爸学生。我说,那谁教谁呀?后来就没去,所以我至今没有上过音乐学院。
后来到了民族乐团以后,月琴是高音乐器,很少用。那么就发给我一个中阮,发给我一个中阮,那个中阮就是地位特别低,因为在乐团里面是琵琶是主要的,中阮呢就是你弹琵琶弹得不行,你在下面弹中阮吧,好像中阮容易些。这个弹阮的人心态就一定不会好,他就不会爱这个乐器。
那我给大家演示一下他那个都弹什么,我也不爱弹,真的不爱弹。
然后这时候,正是改革开放的那个时候,有一天我出门,我就听见一种神秘的声音,我说这么好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呢?结果是有一家放这么大一个录音机,里边放着“海枯石烂,忘不了初恋情人。”那是邓丽君,我生平从来没听过那么好听的音乐,然后我就特别,那个时候最好听的大家,每天就是听《海港》,有个《杜鹃山》大家就已经非常兴奋了,那听邓丽君那是不可能的事。
后来就到了1982年以后,我在月琴上有了一点小成就。我在82年全国民族器乐比赛的时候得了一个奖,正要在团里面马上要成为一个独奏演员的时候,我就不干了。因为我发现了吉他,我发现那个吉他特别好听,还特别好玩儿。然后我就花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当时我是挣26块钱,正好一个月,买了一把吉他,没老师,那时候没有几个人会弹,就摸,每一个音地摸,后来我就会弹了吉他。
弹了吉他以后,摇滚乐就进来了,当时老弹木吉他,它不过瘾。然后我就想买一个电吉他,非常昂贵,那时候电吉他大概是3000块钱,再加一个音箱是6000块钱,6500块钱在1983年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儿。但是我发誓,因为我太喜欢了,我就开始存钱买吉他。
钱存起来了,没有生活费呀!我们那时候每年一个人一个月有的时候有半斤油,我就把那个油单买出来,然后买了几块钱的辣椒,搅了一盆辣椒,抓了一大把盐放里面,把油烧开了上食堂,人家给我炸了一大盆的这个炸辣椒,很香。然后,我就吃了三个月的馒头蘸辣椒。
后来出事儿了,我经常摔跟头,营养不良,到处嘴里边口腔里边流着血,就营养不良。后来我爸发现说,你这不行,这孩子要死了怎么办?所以他也东借西借,给我买了一个吉他和一个音箱,非常牛。当然我还背着他,把我们家小叶檀的月琴和一个日本人换了一个效果器,我是中国第一个拥有效果器的人,这都过来了,当然也是,要没有那些基础,我也弹不上这个。
然后就组了各种乐队,然后我们当时北京有刘君利,现在的刘义军,唐朝老五,还有一个就是我。我们当时头发这么长,经常在外边演,我们的状态,虽然音乐不是很牛,但是意思肯定对,知道吧!对,你看这人,全这样。
我们那个时候很穷,吃一个面条大家都非常高兴。因为就一盘面条,一会儿就没了,我们三个人那个时候都是二十多岁,头发这么长,有面条就一片面条声,这时候老五突然掀开了门帘,满天儿,有蒜吗嘿?后来就是乐队在1989年的时候就解散了,原因是我那个时候就能用吉他弹出来这样的味道,「非琴不是筝」。
我觉得,我觉得我学外国人我学不像,可是那个时候呢,所有的乐手就是谁弹得像洋人谁牛。大家就是,老五说,我要搞Michael,小臧说我要唱,他要唱这个,我要搞这种民谣式的这种音乐,带味道的或者Blues这样的音乐,后来乐队就产生了分歧,就解散了。
我在89年的7月初就到了深圳,然后就开始了我的这个深圳的一段生活,我就不提它了,因为不太好。然后在深圳的时候,不太好到什么样呢?我给大家唱一下:

「哎呀28年」
冯满天
天呀天
蓝蓝的天
海呀海
深深的海
家呀家
远远的家
心呀心
凉凉的心
月呀月
弯弯的月
星呀星
闪闪的星
想呀想
苦苦地想
心呀心
凉凉的心
路啊路
漫长的路
走哇走
我们慢慢地走
年呀年
呀二十八年
心呀心
还是这凉凉的
你冷吗

后来在深圳无法生活,我就回到了北京,然后,我觉得生活太苦了,我想找一种寄托来保佑我,我就在街上地摊上看了一个石头做的佛像,我就请了回来认真地要供,拿到团门口的时候,有一个年纪大的老人说:“满天,哟!请佛像啦?好事儿啊,这得开光啊!”
我说:“什么叫开光啊?”
他说:“这个佛像啊,这得开光,不开光不灵。”
我说:“哪儿开光啊?”
 他说:“哎呀,你上雍和宫吧。”
晚上七点多,我就去了雍和宫,可是关门了,然后我就转转转到一个他们工作人员待的地方,我就使劲敲门,那个脸色和那个眼神,只有这一个信念,就是说我要开光。拿着这佛像,然后那个看门人一看我,好像是这人,不让他进去,他一定是精神上有问题。
他说,那好吧!你去找拉西仁亲师父。我就去找了,有幸地找到了拉西仁亲师父。我们现在关系也非常好,然后我就说,我要开光。那个师父拿过来佛像看,哎呀,你这个不能装藏啊。一般的藏传佛教的佛像都是下边可以开的,里边装藏,然后有经文,有一些仪轨用的东西,然后他说,我给你贴一个吧,写一个「嗡阿吽」,都准备好。
我站在那儿,非常神秘,这时候师父就摇起了铃,当啷当啷当啷当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嚎啕大哭,我就哭得不能自已,他的经文我都听不清,从此我就和佛教结了不解之缘。
我那时候虽然身体还不太好,但是我每天都坚持磕头,我们去黄寺磕头,一个大石板上我们比着磕,看谁虔诚。我大概有几个月,我的头上都是大紫包,但是,学了它以后,当时没有见到什么效果,真的,我该过什么日子,还是过什么日子。虽然做了很多这样的功课,没有起什么作用,当时我还发了个愿,我就说,来吧,这么苦,我让所有的痛苦都压缩,都来吧。我就这样了,结果真来了。
然后到有一天,我觉得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我就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在那之前我也是还是坚持着每天看禅书,我有两年时间只看一本书叫《禅宗语录》,只看这个,没有看别的,也不看电视,然后每天看完《禅宗语录》就弹琴。
在那一天,我把所有的去另外一个世界的物品都准备好了以后,我想,琴声送我自己一段,弹完琴,就走吧。弹了,弹到一半,我就眼泪就下来了,没有哭出声,真正的哭是不一样的,要走的时候,我非常平静。然后,咬着牙对自己说,我闭不上眼,我闭不上眼,当时我已经能弹得非琴不是筝了。
我还有一个老师,教我弹中阮的老师,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人,但谁也没见过,他是白居易。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爸爸给我寄回来一个诗,阮咸,非琴不是筝,初听(闻)满座惊。
这个琴断了传承,它在唐代宋代的时候是宫廷乐器,只有叫停琴摘(听)阮,它是一个贵族乐器,据说唐太宗还会弹琴,还写谱做琴发给大臣们,就这么供啊供啊供啊,谁也不敢弹,就这么到了明代和清朝的时候,就彻底失传了。
当时中央广播文工团民族乐团要复原这个中阮,要建一个管弦乐团的时候,他们要找一个中阮的形,要做一个阮,就没有找到,图片都没有,我们国家,琴就更谈不上了,后来在日本的正仓院,找到了一个图片。
这事大家可以在网上找一找,那个阮呢?这个地方,唐代的阮啊,这个地方有两个花是画上去的,非常漂亮,这画了一个画,大家就误认为那个那个圆圈的地方是音孔,实际上是画。因为是黑的,所以现在的阮,都有两个音孔。因为中华乐器,琴,筝,瑟,月琴,阮咸,中华乐器没有在面板上开孔的习惯,大家没有见过古琴古筝,这些面板上都没有孔。
后来我做阮的时候,我也把这个又重新找回来。大家看,现在这个是没有孔的。它的余音更长,而且后来复制的阮都要跟琵琶做在一起,所以琴头要做得像琵琶。但是这个琵琶要是红木的话是非常重的,大概有四斤左右,那么弹琵琶的老师都这么教的话,那就很重,你弹琴的时候这儿压上四公斤的话,你根本受不了。所以我又把这个地方改了。
我们又说到阮了,然后我听到这个诗以后啊,我脑子里边就有,阮应该是怎么弹,我的脑子里边就有声音了。然后我就去学了古琴古筝,我把这样的东西都移植到了阮上,我还能把吉他的声音揉进里边,嗯,大家听“点三弦”,它还可以,表现力非常丰富。
吉他能做很多东西,你比方说,现在我们很多朋友们都弹吉他,当然吉他也是不可替代的,但是我们中国的这个乐器,大家刚才听了我弹唱了,它能不能,吉他弹的很经典的东西,我们能弹吗?在很久很久……嗯对,就是这样,它没问题,对。我独自走过你身旁……
后来信佛了很多年,我也写了一首《大家》,想不想听我写的一个佛教的歌曲,好,等一下,换个琴,这个琴特别猛。

「善哉」
冯满天
感谢每个人有善良的时候
祝愿这时刻比以前还多
等待的时候我先做
希望你做得  哎呀比我还多
两千年前孔子这么做
四十年前雷锋曾经这么做
现在找找  菩萨有几个
朋友加上在座的各位
也真是不算多
哎哟  哎哟  哎哟  阿弥陀佛
哎哟  哎哟  哎哟  拜托拜托
哎哟  哎哟  哎哟  急得哆嗦
哎……我啰不啰嗦

我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菩萨,雷锋。

因为接触了佛教,我非常快乐。大家接触佛教的时候不要着急,我刚开始信佛的时候我就说,什么都来吧,什么都来吧,但是这个缘它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但你要是没有这个愿,它就不会来。我现在每天都是晴空万里,我在北京我的心里都看不见雾霾,堵车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抱怨,因为抱怨没用,你抱怨只有你自己痛苦,车还是那样,所以我就听音乐。
我今天50岁了,我也成家了,有个孩子,我们家孩子7岁了,然后我们家几乎有5年没有吵过架,我们家没有红过脸,每天祥和,我希望大家也能做到。因为比方说两个人在一起,你说他,他说你,两个人经常吵架,那你爱他吗?如果你爱他,你信任他吗?你信任他,那其他的就都不存在了,是不是?
时间也快差不多了,大家想听听我现在的心境吗?

「天高云淡」
冯满天

我虽然经历了很多,从地狱爬上来过,但是我现在我回想我的过去,我没有眼泪,有感慨。希望你们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也能和我一样。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