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琪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陈安琪带着她五彩斑斓、天马行空的时装走上一席舞台。

咖啡袋长袍和干花裙子的故事

2014-10-26上海
毕业于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独立设计师陈安琪以回收为理念,将身边美好的废弃物融合到时装中,2014年8月在深圳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Angel Chen。
  • 10044
  • 13

已有1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咖啡袋长袍和干花裙子的故事

陈安琪 2014-10-26

刚刚大家看到的这三位模特,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我刚刚走完的2015年春夏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秀是在上海时装周,也是我个人的首秀。

我是刚刚从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毕业回来,我只是一个毕业生,回来之后我就要开始筹备自己的第一个系列,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焦虑、非常紧张的。我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做过超过六套衣服这么多,要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做二十几套对我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就在网上找了各种各样的志愿者、实习生来帮我。

下面的两幅图呢,左边这幅是我的一个志愿者在地上铺小小片的面料,面料很特别,有反光面料,有呢子布,有真丝,有硬纱,大概这上面的面料可能有十种,最后做出来的是一件日本的和服,也就是刚刚你们所看到的那个带着金色帽子的女生身上的和服,它上面的面料很不一样,层次感很丰富,有的是硬的,有的是软的,所以她走起来的时候硬的部分会凸起来,软的地方它又会皱皱的,所以是一件很可爱,很丰富很多元素的一件衣服。

我基本在做东西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最后它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我只是先开始按照自己心里面的想法,先把好看的面料拼在一起,最后看它到底能走多远,能用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然后我再去发展它们。

这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趴在地上做头饰,为什么头饰会长这个样子呢?其实是她用了一个透明胶,上面一张一张彩色的纸,是我上一季印刷出来多余的彩色的印刷品。我们把它撕开,然后贴在上面,这条东西我们会把它车上铁丝,最后把它捏起来戴在头上,变成一个头饰。

这个头饰,就是大家刚刚看到的我们模特头上戴的那些晶莹剔透,大概是摸不出来它到底长的是什么形状,但是你就知道它是一顶很灵巧看着闪闪发光,很有灵气的一顶小帽子。这个帽子的设计师也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她是谭静 Sophie,她学是的面料专业,然后她对这种材质运用都特别独到,所以我基本上每一季的帽子都是她帮我设计的。

这是我的工作室我的工作室非常非常的小,只有三十平米。我从圣马丁回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我要找一个可以做衣服的地方都是这么困难的,我带着我的设计去拜访了好几家工厂,都没有人愿意帮我生产。

于是最后我就想办法,在里面挤了六七个人,包括版师,包括我的样衣师,包括我自己,还有所有的做面料的小朋友,都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有时候我们剪版的时候,要在地上剪,然后我们画画的朋友,可能也要在地上画,只有差不多十几平的地我们可能要同时做四五件事情,我们基本上在里面跳着做事情。

请大家来稍微欣赏一下我这一次新的系列的成品,最后这张我特别想要强调的是,我自己在工作室买了织布机,大家在这上面看到这一片一片乱七八糟的,完全找不到头绪的一片片面料都是我自己工作室里面的一台只有六十公分宽的织布机。

我们一下一下织出来的,就像是一场盛宴,就像是一个庆典,就像是一个纪念的仪式,叫做The Rite of Spring 春之祭,我们纪念的是新生命的到来,春天里所有美好事物的萌芽。

 接下来我要再讲一个发生在今年差不多六月份的时候,我的另外的一场秀,他们身上穿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拉菲草。然后这个故事是关于一对新人在非洲相爱,他们就邀请了所有的朋友从全世界各地赶过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朋友从别的地方赶过来肯定是很远,路途很久,那大家就需要在身上背一些东西,储存食物。这是一个咖啡师,是我的好朋友叫Kevin,他自己也很喜欢煮咖啡,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收集这些咖啡袋,于是我也找了他。然后我就跟他讲说,不如我们就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我在我们学校楼下一件咖啡厅,跟他要了差不多好几十个咖啡袋,然后回来我把它剪开,然后拼在一起用非常非常简单的打版方式塑造了一个形状,上面还保留着这些咖啡袋进出口的地方,墨西哥、南美洲、非洲各个地方来的咖啡豆的袋子,我最后都把它做成衣服,所以你捧着这些衣服闻的时候,它还有淡淡的咖啡香味。

接下来的这个是一个时光穿梭者,他身上的这件衣服大袍子,也是我用我刚刚所形容的那个织布机织出来的,因为我所织的这个布,一匹大概有150公分长,它完全不能剪,于是我就把一长条一长条的布全都拼在一起,用一种很简单的方法打出了一个版。然后它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袍子让他穿上,这个袍子上面的材料也许有二十几种,可能有毛线棉线有铁丝,有各种各样材料,这是它的背面。

当大家看到的这个头的时候,可能会想到3K党啊什么的,他其实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是我刚刚提到的Sophie的男朋友。他是一个男装设计师,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一边脸是被他自己手绘的涂鸦。

我们那天是万圣节,他在半边脸画了满满的涂鸦,画的自己是个骷髅头,另外一边呢是他的头发,卷曲的头发。我想,这个男孩这么酷,又这么freestyle,他到底是谁呀?

认识他之后发现他非常非常的有趣,我就给他塑造了一个这样的形象,因为他第一眼就不让我看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是在下面你又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字母,我就发现他的内心是很有爱的,很童趣的。

这是他拎着我们另外一个设计师设计的包包,不是包子,大家刚都吃了包子,所以不好意思,这个也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他是一个艺术家,为什么身上会这么毛茸茸的?因为艺术家的内心脆弱,我在他脆弱的内心外面罩上了一个大大的毛茸茸的外套,我希望他可以受保护,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创作。

最后这个就是在非洲结婚的两个主人公,他们头上戴的这个晶莹剔透的帽子,也是我的Sophie做的,下面这个裙子我用到了各种各样材料,反光材料,我们刚刚所说的拉菲草,还有各种各样的喷绘。

我做的东西颜色非常的鲜艳丰富,很像我的个性,非常的敢爱敢恨,很直接,我喜欢的就是喜欢的,我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的。这个是大家最后走起来,很壮观的一个场景,这就是一个婚礼的现场,下面的都是参加婚礼的人,上面是主人公。

为什么会做成彩色的一场婚礼,我们大家一般在欧洲所接触的婚礼都是黑色和白色,我觉得很无聊,为什么婚礼要穿黑色跟白色呢?难道世界里面没有颜色吗,那我就想要我的主人公都穿彩色的,来宾也要是彩色的,到场的人不可以穿黑色白色,你只可以穿彩色。

这是我一个设定,于是我在做调查的时候,发现非洲人结婚真的是不穿黑白的,他们真的是穿彩色,他们会把他们最鲜艳的颜色,在庆典的时候展现出来,包括身上毛茸茸的挂饰什么的,都是特别可爱,然后很多材质。

因为他们觉得这既然是一个庆典,要把自己珍藏已久的好的东西展现给大家,也像是我刚刚为大家展现的时装秀一样,我也想把最好最丰富的我展现给大家。

接下来要讲的是我刚刚所说的另外一个我。我非常非常喜欢花,喜欢鲜花,但是我发现鲜花大概在最多两个星期最短大概三五天的时间,就会枯萎,非常的可惜,然后我想要把它那个瞬间都珍藏起来。

于是我就在我大二的时候,大约是2012年的时候,春天我就去花市买了很多很多花,我买了好几十种花,然后试着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把它烘干,或者是把它晒干,制作成干花的标本。

第一排是各种各样的菊科的,到下面有蕨类的,像这种花我都会自己把它先晒干,压平,然后晒干,在上面上上锁色的油,然后固定在面料里面,为什么要固定在面料里面呢?因为单片单片的花非常的脆弱。

我把它固定在面料里面,然后下面一层是真丝,中间我加了一层粘合衬,上面一层呢我用了欧根纱,所以它是透明的,就把花加在两层里面,它看上去就是一片好像刺绣一样的面料。

所以我这样子的一个作品,我就称它为干花刺绣,远远的看它你会以为它是刺绣,但是你近近地看,它其实是非常非常美的纹路,而且它晒干之后,右半边的颜色还保留着,另一半边的颜色全部都淡化了,这是花在风干的时候很自然会形成的一种效果,我觉得这样子也很美。

于是我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把这些晒干的花直接夹在面料里面,然后我用刺绣把它固定在一起,然后发现这种方式虽然非常美,很有灵气,可是它非常非常容易脆弱。我做了小小的一块,没有几天,就是大家传递来看来看去,里面的花已经碎光了,而且由于氧化,颜色也已经完全黯淡掉了。

那我就想到了这个粘合衬的办法,把回收来的干花用粘合衬锁在这个面料里面,创造了一种新的面料,这也是用干花跟刺绣做的一种技法。我用的是很传统的打籽绣,像上面那个一小小的这种颗粒,就是打籽绣。

从来没有学过刺绣,而且我也没有机会去接触这么细腻的手工活,,因为我在伦敦读书的时候我读的是女装,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接触打版。可是我发现,一片让人看上去赏心悦目的面料,其实是很有感染力的,它跟一个好的版型结合在一起,会让人们觉得很棒。最后我就用了面料做了一件这样子干花的服装,一条裙子。

接下来我再聊一聊我们最近我刚刚做完的这个作品,它是跟科颜氏合作的。科颜氏他们有非常非常多的植物的原材料,于是我就跟他们要了一些他们所用过的一些花朵,然后我也是把它夹在面料里面,最后让我父亲,我爸爸他是一个业余摄影师,然后让他帮我拍了这些照片。

这个是干花的生命纹路的图片,非常非常透亮,特别美,然后这个银色部分是一种特殊的蕨草,在上面刷上了银色的颜料,干了之后会变硬,我也是把它做在了面料里面,这个是最后做的一个半成品。

然后这是在科颜氏的活动现场,有非常多的艺术家来参加,最后的这个就是展区,前面这幅就是我最后做成的一个干花作品,背后很丰富的这些花朵,就是我爸爸拍摄的干花生命纹路。

我觉得我们周围有很多东西,都是我们经常看的,但是很少人会留意它。所以我想说的回收的事情就是,我发现了我身边特别特别多美好的东西,但是不被大家在意的,我把它回收起来,然后我用我的方法,很简单的把它回收利用再创造,然后再做成一件让大家喜欢的东西,这就是我一直在做设计的一个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