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杰“全科健康,树兰医疗” 创始人 。

聪明的病人

2012-10-28北京
在1998年一个全科医生要掌握的知识量只相当于22公斤的书,但现在一个内科医生每天要看的专业论文就有20篇,医生并不能了解病人的全部,因此病人应该懂得自己利用身边的资源,做聪明的病人
  • 1498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聪明的病人

郑杰 2012-10-28

《聪明的病人》这个题目来自于一本书,它的作者是英国牛津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和世界循证医学创始人Muir Gray。他为什么会写这么一本书呢?封面其实是说现在的小baby也有办法照顾好自己。

后来这本书就被我的一个忘年交的老师,香港大学的唐金陵教授引入中国。我看了特别有感触。在网络时代,我们完全有可能充分利用自己的一些技能、素养,尽量地能够自己解决一些问题。

首先讲一个这本书里面的一个案例,假设你是一个病人,到了医院,和医生的交流过程中,你怎么来把握、来做出一些正确的决策。

这是一个高血压的患者,他在网上可能看到了,在电视上可能看到了很多,说,哎,你买我们的药,你的高血压之后,得中风和冠心病的危险度可以降低30%。很多人看了这样的广告,可能就会去买这个药。

然后这个医生他是很有责任感的,他首先给病人一个一个地来进行分析,他说,首先一点,未来五年,像你这样的病人得中风和冠心病的概率,绝对概率是10%,所谓的「危险度降低30%」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绝对概率从10%降到了7%。

也就意味着,33个像你这样的人里面只有1个人吃药是有效果的,而另外32个人其实并不一定有效果。这样的话呢,如果说,药还有副作用,一年还有这么多的费用,你会怎么选择?这个病人知道了这些信息以后说,OK,我就不选择吃药了。

大家可以看到,一个聪明的病人他在掌握信息的情况下,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前面那本书里也是这样,它鼓励我们每个人参与到自己的医疗决策里来,而不是说把所有的权力都送给医生。这是有个大背景的,现代的医学产业的知识量在急剧扩大。

我是医生家庭,在医院边上长大,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当年我的父亲每天晚上吃完晚饭,都要推着自行车走到医院,把他所有的病人看一遍,然后心里才放心。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才慢慢积累他的临床经验知识。

那么后来他去香港那边留学,参与到香港的第一例肝脏移植手术,为了做那个手术,他做了两百头猪的实验。在做人的实验之前,他做了两百头猪的实验,才敢在人身上做。回到国内以后,他参与了中国的第一例肝移植手术,一直到现在。

所以说,现在作为一个医生来说,他们有这么一个知识积累过程,尤其是临床经验是很不容易的。但是问题是现在整个医疗的细分非常细的,包括生物医学这块,像分子生物学、像蛋白质组学、基因,更新换代非常快。

在1998年的时候一个全科医生,他所要接受的知识量的书就22公斤,现在的一个内科医生,也就是一个专业医生,他每天要看至少20篇专业论文,才能跟上这个知识的时代。就是说,作为一个医学工作者来说,他不可能掌握你全部;而你,作为一个病人,你的病其实关系到的面是很广的。

你到医院去看的时候,给你看的主治医师,他可能只是从他的角度来给你分析,并不能很全面。这次我想分享的就是,在求医的同时你要考虑我们怎么利用好我们身边的资源,怎么利用好网络的资源来给自己做好管理。

我今天第二个给大家分享的案例,来自我身边一位很要好的朋友金先生。他是一个标准的理科生,而且是一个吃货。他到什么程度呢,基本上他把家里半径一公里的范围之内的所有的美食餐馆都会列成一个本子,然后每吃过一家,就划掉一个,十年前他是这么干的。

后来突然有一次他脚痛,他觉得,哎,我怎么会脚痛。后来他去医院一查,医生告诉他,不好意思,你可能已经患了痛风。然后他就很郁闷。所以说,痛风这个病,它可以是很严重的程度,因为它是所有风湿病里最难受的。

如果说我们把疼痛度列十个等级的话,我们说,一个妇女她生小孩分娩的时候,她的疼痛度可能达到九点几,那么痛风可以达到八点几,基本上可以到这种程度。而且一旦发作以后,他可能躺在床上都下不来。

他有一阵子说人生实在太无趣了,到他这个程度,在阳台上看下面那些人在走路,他就觉得非常失落。他给自己的疼痛度分了个烈度,给自己定了五级,每一级他给自己打星号,超过哪一级的时候,我得干什么。这是他首先第一个,给自己量化的一个指标。

同时,他在十年前开始,把自己的所有体检报告,开始进行整理,他把它都列在一个Excel表格里面,然后把里面的那些不正常的指标,把它用颜色标起来。突然发现一些信息,因为他里边有两个指标,像甘油三酯,还有另外一个指标,它是超过了这个值的,他发现自己还是个代谢综合症患者。

通过这样一个列表,他还可以看到自己的一个趋势,一年一次这样的体检数据整理出来还不够,间隔时间太长。能不能更加频繁一点?于是他就开始做一些更频繁的检测。这个表就是他自己做的血压的连续测量。

这些可怕的理科男。科技发展了,现在还有了更多功能,他还利用了Office的功能,把每一格里面的数值,自动根据它的值的大小来进行颜色标识。比如说,我血压高于多少的范围之外,它自动会变成红色,一目了然。

他还要做的一个事情是,他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分析:今天血压高,我可能是做了什么行为?可能是喝了酒,还是心情郁闷,他就把可能情况列在右边一栏,然后进行不断的分析,然后发现一些规律。

我们说他是个非常典型的聪明的病人。所以说你看,他进行了两千多次的血压检测,当他给我看这个表的时候,我当时很震惊,我几乎就震惊了,就是这样一个表情。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两根线,这两根线是血压的正常值范围的高值和低值。

他说,当时我用Office的自动功能画出来之后,我苦于没有人跟我分享一下,这个图能意味着什么,能告诉我些什么?我说,别急,以后会有这样的机会。

那么,他另外一个对自己监测的,就是尿酸值。尿酸值更重要,因为它跟痛风是直接相关的,只要尿酸一高,高过一定的危险值以后,它就开始痛,因为尿酸会沉淀在你的脚踝这里,并结晶,它不断刺激你的神经。

他在做统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规律,有一次我做了剧烈运动之后发作了。他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后来就去查了大量的医学模型,还总结了一下。他认为,可能是因为我剧烈运动之后乳酸分泌,然后乳酸把排泄通道给堵了,导致我的尿酸就排不掉。然后出汗以后;我的血液浓度就增加了;然后呢,尿酸值也就跟上去了。事实上,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所以说,我们看到,经过这十年的自我监测之后,他真的成了半个医生。因为我是做健康管理的,当时我邀请他来我们公司做分享的时候,我们公司的健康管理师相当地震惊:他总结出来一些东西,他们都不知道。

他这里总结了他的七种武器,就是忌口,不吃哪些东西,还有大量地喝水;然后西药,中药。那么西药这块呢,其实到医院里,医生都会告诉你,吃这个西药是怎么样。里面有几个药,他也在危急时候吃,但是到后来他发现,他的抗药性已经出来了,耐药性已经出来了。

曾经有段时间他发现,当西药不起作用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非常郁闷的。他觉得,我可能我就没戏了。他一吃以后,他的谷丙转氨酶就会升高,相当于一个肝炎病人,肝脏就有副作用。这个指标一旦坏了以后,好几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后来,我们一堆朋友给他推荐,我们给你一些中药吧,那么我就给他推荐了一个药酒,然后他过了一阵子又告诉我,我发现一个规律,冬天喝你这东西有用、夏天没用。相当会总结经验。但还是买了泡脚桶,买了碳酸氢钠粉泡脚,希望能够中和一下,把尿酸盐给中和掉。

另外他发现,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心情很重要。他发现,工作压力大的时候,领导给他压力很大的时候,这个血压一上去之后很容易痛风。

他还给自己做成本分析,这个成本分析很有意思,他认为我一天包括采血针,采血针就是手上要采一下血,才能进行尿酸的监测,全部加起来,一年包括中药的费用,他一年不会超过一万块钱。所以他觉得,我自我管理之后,其实总体上我还是节省成本的。

国外正在兴起一个运动叫「量化自身」的运动。这个运动的发起人,凯文?凯利,KK,大家可能都知道,写《失控》那本书的,他是这个活动的发起者。现在在全球有500个「量化自身」的group,那么这个group在世界各地,量化者都会聚在一起交流、分享。

这位先生叫Eric Topol,他是霍布金斯大学的一个很著名的心脏科医生。他两年前在TED的演讲上面就讲了他的一个分享,现在无线医疗技术给整个医学产业带来了「创造性破坏」。他认为,新技术会给个人带来越来越大的能力,让你掌握一些技巧和能力去解决一些医疗问题。

我举几个例子,这个叫做Holter,心脏病患者大部分都会背这么一个的东西,以前身上都是电线,很重。OK,现在的话可能,就像一个创口贴一样贴在身上,以无线的方式就可以收集到你的完整的心跳这些数据,而且是连续的。

那么再往下走会到什么程度呢?很快,植入体内的这样的传感器就会出来,大家看到,这个圆是硬币大小,传感器就这么大。基本上植入体内你是没感觉的,这样就可以对血液进行24小时的实时监测。

而且医生的iPad或者iPhone,上面就会直接显示出你的数据,而且会直接给你提醒。睡眠监测现在国外已经很流行了。晚上扎个睡眠袋,它会监测你一天的睡眠里面深睡、浅睡的情况,和有些人可能还整天醒着。

当然,这里也会产生个问题。比如我太太晚上进来的时候,一看仪器就知道我没睡着。她说,起来,我跟你聊天。

再说运动,现在耐克鞋子也带了这个功能,它可以测你跑的情况,一天我跑了多少公里,消耗了多少卡路里,这个现在也很流行。当然,这样的情况,我相信再过几年,我们未来的智能家具,一进屋子就能知道,你的身体的很多细节了。

也许有一天,我想,第二天早上,智能家具里的智能机器人就会告诉你:Hey, Benjamin,昨天晚上你make love了3次,怎么样的幅度,怎么样的频率,我统计了你可能消耗了多少卡路里,我建议今天早上给你这样的早餐…

所以我们说,科技带来的一些变化,你可能根本没法想象。HealthTap是现在美国的一个新公司,在手机上,你可以直接向医生提问题。这个HealthTap,它有六千个医生现在在上面可以回答问题。

这个叫PatientLetMe,是现在全球最大的患者社区,它的创始人,一对老夫妻,当年是疑难杂症的患者,当时他们就想,哎呀,像我这样的病,世界上哪些人也患我这样的病,我能不能找到他们,跟他们分享一下,就做了这个网站。后来这个网站,成为全球最大的患者社区。

这个MEDgle,也是硅谷的一家创新公司,它的创始人是希望做医学界的Google。那么它是干什么的呢?它在你输入症状之后,它自动告诉你,你的症状可能的结果是什么,而且它会自动收集这个结果。当你输入一个比如说腹痛,它可能会出来三万个结果;再加一个头痛,它可能收集到两千个结果,会越来越精准。

国内也有一些,像好大夫,大家都知道,你可以在「好大夫」上边查询医生。它上面有一些评价,有些评价还是不错的。我有一个好友,上海的,他的微博叫「张强医生」,他就是在「好大夫」上排名第一的,很多人通过这个平台向他咨询。

「春雨掌上医生」也是国内另外一家医生资讯平台,一些简单的问题。你可以拍个照片,你手上有症状,皮肤上有症状,拍个照片,然后说一段话,把化验单拍下,上传,它承诺可能在15分钟或者半小时内给你简单的答复。当然我觉得目前它只是作为参考。

那么这是现在,很多医生上微博以后,现在有一个「一起治疗网」,它是医生的一个微博社区,你可以很方便地跟他建立联系。

还有「丁香园」的家庭医疗助手,很多时候你买了药以后,你可能不知道它的情况,或者药的包装已经丢了,你可以去查一查,它有什么副作用,不同药之间,它有没有互相的禁忌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还有一家,叫「掌握健康」,它现在跟医院合作以后,可以直接告诉你,你的化验报告是什么,你可以在线挂号。

大家看到,这个是扁鹊,扁鹊,大家都知道是名医,但是扁鹊他说,我家里有两个哥哥,我在家里排行老三,我并不是最牛逼的,我是属于,你得了重病我可以帮你治好,所以他叫做「下工治已病」;我的二哥是干什么的,我的二哥是在你病刚出来的时候,就可以把它治好了,他叫「中工治欲病」;最牛的是我大哥,大哥是干什么的,他在你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把它掐掉了,所以他大哥是最不知名的,但最有本事的,所以我们说「上工治未病」,这是治病的最高境界。

这就是今天我所想分享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