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飞马三飞,有机农业推广者。在云南香格里拉,他和两个姐姐一起帮助香格里拉及周边地区推广生态友好型土地利用模式,以保证避免使用农药及其他化学制品。

香格里拉农场

2013-10-20上海
粗糙的生活中我看到他们的艰辛,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知疲倦地早出晚归,高原炽烈的阳光让他们的皮肤变得粗硬,他们的目光在阳光下如此淳朴,人们从未被艰难磨砺掉心中的热忱,所有这些都让我们的生命贴近香格里拉农场。
  • 1025
  • 0

已有0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香格里拉农场

马三飞 2013-10-20

你们可以叫我三飞,Safi。为了我不糊涂,我现在就换到英文好吗?

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个我的故事,与香格里拉农场有关的故事。你们要当心,这要说到我们一家三代了,可能有点儿絮叨。2003年我们就来中国了,那时我刚16岁,现在我已经在中国待了好些年了,我在这里经历了成长的重要阶段,为此我十分感激他们。

高中毕业后,我有了一个间隔年,当时我的中文很差很差,根本没法交流。我想,那好吧,要学中文了。于是开始每天学习,从早学到晚,最后我学了4000多个汉字,脑袋要爆炸了。我就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就来到了上海我想到处探险。觉得杭州和苏州不错,这些美丽的历史名城。

我到了杭州,特美,去了西湖流连忘返,最后还是得上路了。经人指点,我就去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汽车站,我去售票处说要买一张去苏州的车票,售票员说没问题,但车马上就开了,你得抓紧。我说好好好。那时快两点了,被我赶上了。上了车,看看还行,就拿出Lonely Planet看看苏州的介绍,想想要看到「东方威尼斯」那些美丽的河流就很兴奋。

车终于到了,我下车后上了辆出租车,我跟他说我要去某某酒店入住。他说不行。为什么呢?他说这儿没这条街。我说,肯定有啊。他说真的不存在。我想,你咋回事儿啊,就带我去吧?我就拿地图出来,跟他说就这条街。他说,对不起,那是苏州,你到的是滁州。

当时我就慌了,我就十几岁,兜里就200块,怎么才能去苏州呢?出租车司机非常热心,他载着我到处转悠转悠,带我去了火车站,又买了张票。注意,我那时虽然学会了一些汉字,但在中国仍然搞不定。我的车票上写着「无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太懂。我以为「No Seat」嘛,大概就是说有人买了起点的票,但中途下车了,那我就坐他的座位。

我在站台等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哇,人好多啊,他们不会都是等这辆车的吧?那车是空的吗,如果车是空的话,早就卖我有座的票了。火车来了,全满,还有人在过道里站着。我想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全上车,但我们都给塞进去了。

我当时对人们的互动很感兴趣,人与人又怎样认识和交流,有些经历很让我感动。有一对老年夫妇,他们开始跟我聊天,非常友善温和,他们有两块逼仄的小地方可以落脚,一直要腾给我坐。我说不不,我年轻,可以站着。最后那位老太坐下了,她看起来大概60多岁,她坐在地上,坐的地方上面有块牌子「请把垃圾扔在这里」。

我觉得这太不好了,这样一位老人家,怎么能在垃圾堆里坐一路呢,不好不好。后来我碰到了另外一些年轻人,一些去苏州玩的大学生,我问他们怎么会这样?他们也很吃惊,他们马上就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老夫妇。这件事让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就足以让我留下。

在中国学习结束后,我决定去温哥华大学,最开始我打算选择生物学或自然科学,但是到了那里千头万绪,我没选预备课程。我想算了,我就挑我最感兴趣的学吧,我就发现有一门关于中国思想起源的课,这门课教中国古代先哲,孟子、孔子、老子、墨子、庄子等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去了解他们的思想,后世对他们的推崇,让我感觉到他们是非常优秀的榜样。越琢磨就发现越多的认同。我非常赞赏孔子对「君子」的理解,以及人怎样完善自我,还有墨子的兼爱,还有庄子对生命的好奇和观察之道。这些优秀的榜样带给我很多灵感,他们的智慧经久不衰,甚至现代仍给人带来诸多启发。

除了中国历史上的榜样人物,我还有另外一座灯塔,是我母亲。她真的很精彩,是她最先开始在香格里拉的生活,在陪我父亲一同出差时,她爱上了那里,那里让她想起自己的童年,因为她出生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这里让她回到童真时代。

她决定在这里长住下去,她创建了一家非政府组织「云南香格里拉手工艺中心」努力保护当地手工贸易,还给当地的孩子和其他人上免费的英语课,我和两个姐姐开始帮助她的工作,不论她做什么我们都支持她。

我姐姐Sahra是非常棒的设计师,帮忙设计网站,把信息传达给更多的人;Alia是剑桥经济学的学生,做了很多财务分析,帮他们建了模型;我比其他人都年轻,我得想个不同方式的帮助,我比较擅长动员,告诉他们我们可以干件大事。

所以我召集所有同学,在中国南部山区,有个叫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第二年我就带来了13位同学,他们从英国来做跨文化的交流,也做志愿服务,我们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大家离开的时候也很满意。现在香格里拉还有人问我母亲,你儿子和他朋友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活动还是很成功的。

在中国香格里拉忙完后,我打算在温哥华也做点儿什么。我开始学习农场技术,因为那时我们已经开始做香格里拉农场了,还是初创时期。我想将农场带回香格里拉,于是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我们开始研究温室技术,我们有大概3000平方英尺的温室。

我和两个朋友很卖力,也逐渐意识到做农人太辛苦了,全天都在忙活着,没的休息,总是有一串事情等着我们。我们准备得越充分,才能确保好收成。

我越来越清楚,当你是一个只管耕耘的农民时,你根本没时间去想建立品牌,搭建自己的供应链,或者分销网,这些都太难了。这段经历让我更加笃信香格里拉农场的价值,我们一定要去做。

回到中国的话题上之前我说过,我们家三代人都跟中国有关,缘起50年代我祖父赴华,当时他是驻派中国的记者,写些关于中国的报道,写中国的变化发展。他带着极大的兴趣继续在中国行走,自己也深感享受,总对土地上的一切啧啧称道。

这是他的个人经历,但每次他一说起来,你会感觉自己和这片土地的连结。在我小时候,我去华盛顿看他时,我们总是使筷子、吃中餐,所以在我加州祖父的影响下,我开始慢慢熟悉中国,想起要生活在中国就很惬意。

回到香格里拉,除了帮我母亲之外,也是被这里的文化和悠闲的生活所吸引,被青藏高原风情吸引,那儿的魔力和异域风情,穿越千年流传至今,也有如藏地气候般的粗犷。但他们吃牦牛肉,在我看来他们是牛仔。

粗糙的生活中我看到他们的艰辛,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知疲倦地早出晚归,高原炽烈的阳光让他们的皮肤变得粗硬,他们的目光在阳光下如此淳朴,人们从未被艰难磨砺掉心中的热忱,所有这些都让我们的生命贴近香格里拉农场。

初建农场时我们预算很少,慢慢走到了现在,现在已经有70多种产品,在一百多个地方有了自己的阵地,五大地区的市场都覆盖到了。除了这些,我们最满意的是养蜂计划,我们把养蜂当做当地一个大产业,尤其在香格里拉迪庆藏区,以前是没有养蜂业的,农人们觉得这里海拔太高了,没法养蜜蜂,蜜蜂会高原反应的。

刚开始我们免费送给他们蜂箱,给他们做养蜂培训,很成功,特别成功,这是一片前所未有的蓝海,非常振奋。因为我们发现除了培训教给他们的,农人们还做了更多尝试,最初在家中放一两个蜂箱,后来有些农人养起了十来个蜂箱,而且有一些还学会了做蜂箱,他们慢慢地学会了自己养蜂。

做到这一步,说明他们养蜂技术已经很高了,我们看到了本土智慧的延伸。现在这片地方已经有850多位养蜂人了,从0到850,很骄傲。政府也开始仿照这个模式,我们就在这个地方手把手敎他们养蜂。这是香格里拉农场发展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延伸到更多领域和土地。

现在在做的是用滴灌的方式改进咖啡豆种植,这些种植场被农药破坏很严重,而我们试验的滴管系统,相信它第一年就会让收成提高30%,这会是个很好的机会。看到一些地区产量日渐下降,而同时中国农民只拥有很有限的土地,所以产量削减意味着你的年收入、能分给家里的、留给自己的慢慢下滑。

所以我们用滴灌恢复地力,恢复到风调雨顺的状态。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容易,我们遇到了很多难以想象的挑战。

有时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会徘徊不前,但是部分原因是我们当时还太年轻,不过我们现在都老了,我们当初只是有个粗略的想法,无法想象到底会经历什么,所以犯了很多错误,面对形形色色的人我们犯不同的错,还有落井下石的人。尽管有很多问题,我们还是走到了今天,而且会一直走下去。

我们热爱自己的工作,它的价值我们深信不疑,团队也不断壮大,前所未有的强大,我们的力量来自共同信仰的价值,我们坚信正直、诚实、勤劳,希望用生命创造价值,希望世界因我不同。我们是香格里拉农场。

谢谢。如果你想加入我们,可以登录新浪微博,关注香格里拉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