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振宇姜振宇,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法律信息中心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微反应研究小组组长,中国政法大学“心理应激微反应”课程主讲人,中国心理应激微反应测试研究第一人,领导国内首家应用心理应激微反应进行测谎的研究团队。

微表情推导的逻辑基石

2013-03-30北京
只有应激反应才具备推导价值,你要有机会去刺激对方,你要有机会给对方一个压力,或者给他一个提示,或者给他一个恭维,或者给他一个像针扎他一下的这种刺激,然后他出现的情绪化的表现,才可以被我们所推导。
  • 3254
  • 7

已有7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微表情推导的逻辑基石

姜振宇 2013-03-30

我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一席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组合,我看了最前面的两位,还有刚才的晓松的口琴演奏,我觉得他们都讲了特别好的故事,但是我这个比较无趣,我这是学术研究,可能没有故事所以大家如果听得烦了的话,可以稍微睡一会,因为后面还有两个可能更精彩的演说。

那我今天给大家主要是讲一些基本的问题,因为如果要想了解到怎么样才可以通过人的微小的表现,包括脸上的,包括身体上的,包括你的语音上面的,为什么可以用这个来分析情绪行为和社会行为之间是有矛盾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自己很聪明,在一些事情上,你会有充足的想法,你可能储备了几十年的知识,你可能读到了博士,甚至更高的学位上是没有啦,比如说还去做博士后的研究工作,你可能对一件事会有着精准的把握和分析,比如说股票明天怎么样,或者说国家的领导人明天会选出来,我都知道他是谁和谁,对吧!

但是如果你仔细想一想的话,所有的这些认知其实都是社会行为的判断,换句话讲就是你对你生存的这个社会和你周围的人的判断,它们是需要智力的,那么还有一类行为是我们人类不太愿意承认,但是又客观存在的,比如说你四个小时之后胃里就空了,如果四个小时不吃东西的话,基本上你会感到很饿,因为胃里面已经没东西了,它会发射一些信号告诉你你要吃东西了。

还有就是只要你认真地运动10分钟左右,你身上就开始出汗,为什么?因为循环系统加快了之后,身体里面的热量提高,需要排解这些热量,这些事情其实跟猫啊,狗啊,小老虎,小狮子是一样的,我们管它叫做生物行为。那么人恰恰在生物行为这一块呢,认知不是特别充足。不是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和动物具有着相通的属性。

所以我们今天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称为「微」,是因为这两种行为之间是有差别的。那么比如说,大家所经常看到的,包括像我现在这样站在这里,我为什么穿了一件这个衣服,这样的裤子的搭配,我为什么没有像,做电视节目一样,把头发高高地梳起来,我为什么要戴一副黑框的眼镜,我为什么用这样的语速,用这样的PPT来配合我来讲所有的这些呢?我们都可以归纳为「社会表达」。

那么基本上大家能看到的,正常的人是彬彬有礼的,大方的,或者是稍微有些拘谨。比如说一只手揣在兜里面,这样跟大家讲,还有一种行为呢是像我,我就是比较经典的,有准备的诉说,如果你在这两类行为当中,你看到的话,那么只有一个结论,就是这种单向表达,它的价值仅仅在于他想让我知道什么,而不代表他真的脑袋里面认为这是什么。

所以如果你看到很多网上总结的结论,说这个人单肩一抖,或者眼睛一转,或者怎么怎么样,他就是说谎了,那么这种结论你千万要小心,因为如果你是从单相表达看到的这些样子的话,很有可能这都是准备好的表演。

比如说有一个著名的美国的学者,他研究了小布什去连选总统的时候,一段征兵演说,然后呢,他把里面几个笑容剪出来,重新播放给别人看,做比对实验嘛。就会发现一旦把那些笑容拿出来之后,小布什的征兵演说的感染力就差了很多,但是把这个笑容加进去的原版,就会让人觉得这个演讲很好,我很被感染,很受鼓舞,我甚至有了去加入军队的愿望。那么就此有人认为这个笑容叫做微表情,具有很好的感染力。

我们没有办法证实布什的这个笑是真笑还是假笑,是不是故意准备好的,但是至少在我的体系里边,所有这种我没有机会去刺激它的表现,都理论上认为是准备好的。换句话说就是表演,我就是表演给你看,我就是在今天需要大家认为我学识渊博,理论充分,并且有着实际的经验,我就是中国最牛的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当然前面是开玩笑的对吧!那么,在社会行为当中有一个破绽,就是人其实不是一直特别理智,人有的时候会被情绪所左右,甚至起到主导作用,那么很多社会上知名的案件,就是一时兴起,明知道我这一刀捅下去,我这后半辈子就会很麻烦,但是介于当时的那个情势,我还是会捅一刀之后,再连捅七刀,我才不管理智上怎么判断,我此时此刻就要这么处理,那么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大脑只有皮层是区别于其他哺乳动物和更多动物的高级的中枢神经。它可以做逻辑的它可以做理智的,它可以做符号性的,抽象的高级运算,而我们皮层下边,还有一堆比较原始的部件,跟其他的哺乳动物差不多的,比如说小脑主管平衡和运动,比如说杏仁核,比如说海马负责记忆,还有掌管情绪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我们并不能够通过皮层的意识去控制,所以当你有情绪的时候,你就是一个动物,就是普通的动物,就是地球上那么多进化留存下来适者生存的生物之一,你并不比其他动物高级很多,如果去掉皮层的功能的话。

所以我们特别强调一点就是只有应激反应才具备推导价值,你要有机会去刺激对方,你要有机会给对方一个压力,或者给他一个提示,或者给他一个恭维,或者给他一个像针扎他一下的这种刺激,然后他出现的情绪化的表现,才可以被我们所推导。

那么,我们都是聪明人嘛!比如说这时候,观众席里面有一个人站起来突然说姜老师,还不是叫的姜老师,你这个家伙就是个江湖骗子,不要在这儿说了,下去!

我一瞬间心里面肯定“咻”收一下,哎呦,被人识破了,这可麻烦了,我肯定会做出一些

动物性的表征。比如说呼吸系统进行短暂的屏蔽,不要呼吸了,然后身体里边心跳加快

血液加快,万一他冲上来打我怎么办?我就跑呗,对吧。

但是我的聪明体现在哪里呢?我的聪明体现在我可以瞬间控制住这种本能的反应,我可以判断一下是只有他一个人质疑我,还是所有的观众都已经站起来嘘我了,那么如果所有的观众都站起来嘘我,我会怎么样,肯定选择逃避对吧。比如说不了了之,或者道个歉,或者怎么样就灰溜溜走掉,但是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我可以用惯常的科学的手法,请你列出你的文献依据,这时候我就会用理智来控制住我的情绪表现,所以我后半程的表现又都是有所积累性的准备,大家能明白这个意思吗?

那么只有那一点点的瞬间才有价值,才能够判断这家伙当时心里到底收没收缩,他是不是被戳痛了,如果我能看到瞳孔的话就会更精准,如果我能给你加上测谎仪的话,就会更精准。但是很多社会活动条件是不允许的,那么我们就把这种微小的肢体表现认定为可以作为推导的依据。

举个例子,两个人聊天,如果左边这个人说你为什么喜欢?你有什么资格喜欢?那么通常来讲你可以假定一种情境,不管他是喜欢偶像,还是喜欢对方这个人,反正这是一个很强烈的质疑对吧,是否定性的。

那么对方这个姑娘呐,瞬间会有很多变化,比如说皱眉,比如说闭眼,比如说叹气,比如说身体收缩,改变坐姿,甚至是朝向的转换,但是只要还没有破坏掉她的这个对话,社会对话还没有破坏掉,她就一定会给出一个理智的答案。“我,我没有喜欢你啊!”来挽回双方这种尴尬的气氛,所以从这开始,后面她再说什么语言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一定代表她真实的表达,但是前面那一点点破绽就是我们推导她真实情绪的依据。

所以呢我们来解决的第二个问题,刚才讲的是原理嘛。第二个问题就是一定会很多人问,世界上人那么多,今天中国人坐在这里有上百个,全世界六十几亿人,还有不同的人种,日本人,欧洲人,美国人,非洲的那些比较落后的国家的人,甚至土著民族,每一个人的脸的表情或者动作都一样吗?你凭什么就靠你研究出来的这一点结论,然后就去推导所有的人?

一句话,这个不是我研究的,这个是继承在前人的基础之上有所发展而已。比如说美国的Ekman,他是目前还活着的号称研究微表情最牛的人,《LIE TO ME》的原型就是他,同时他也是LIE TO ME这部电视剧的科学顾问,就是里边所有分析的技术点都是他提供的。

那么他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发布了一套这样的系统叫做“FACS”(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如果有爱好者的话一定会知道,把人类的面孔表情进行了详细地拆分,比如说你皱一下眉,这是一个动作组合,如果你皱眉的同时眼睛还闭上了,这是两个动作的组合。如果你同时再有上嘴唇的提升,三个动作组合。每一个面部的运动加起来,就会有上万种的组合,那么他拆得非常细,做了很标准化,目前不管是科学界,还是工业界,还是商业界都基本上以这个为蓝本进行了研究。

那么我们也做了相应的工作,其实就是本土化,然后再在实际当中应用,那么我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为什么可以这么推呢?很简单,每一个表情都不是你后天学会的,都是进化留存下来的本领,因为它们都有着生理意义,这也是我今天的核心内容。

我们来看这个表情,周星驰的电影里经常见对吧。那如果说你们两个聊天,你的工作也好,工作同事也好,或者同学也好,你说了一句什么事情,唉,知道吗?那个谁谁谁又拍了一个新电影,如果他做出了这样的表情,你会觉得这是在演戏对吧。但是如果这样呢,有没有见过类似的表情,如果真的说了一件,比较让人惊讶的事情,假设说我现在宣布:好啦,所有观众,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因为我的演讲结束了,后面的两位也不用讲了,谢谢大家!

一定会有人有短暂的停顿身体的动作,同时把眼睛睁开。啊,怎么回事?他要看一下,那么它的生理意义在哪里,大家看最左边那张图,虽然她很夸张,但是你想想看如果你长达五年的恋爱,然后呢?你远在美国的男朋友趁你不知道突然跑回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送上了一个大蛋糕,从里面挖出了一颗两克拉的大钻石,跪下向你求婚,你大概什么表情?基本上就是左边这个女孩对吧,当然还会加一些笑容,你就不知道该怎么表现了,这个就是经典的惊讶。

惊讶是需要在短时间之内判断越多的信息,越对自己有利的一个生存活动,比如说一只羊在吃草,忽然它闻到了气味,或者听到了草搓擦的声音,它一定是第一时间停下活动,集中所有的感官沿着那个刺激源的方向去寻找更多的信息,不管是视觉的,听觉的,嗅觉的,那么它干嘛?它要判断一下怎么了,什么东西,对我有没有危害,如果有危害的话我要跑吗?我是藏起来不动比较好,还是跟它打一架比较好,那么等到它这一瞬间判断个大概之后,它在后期才可以做决策。

所以你看在惊讶的时候,眉毛是提升的,眼睛是睁大的,同时下巴自然垂落,加一口呼吸,很自然的一个惊讶,因为你要判断。那么一定会有人问,眉毛干嘛要提升?有兴趣的试试看用指头压住你的眉毛,然后你再努力地把眼睛睁大,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很吃力的动作,单纯睁大眼睛很吃力对吧,加上眉毛,就会轻松很多。

所以惊讶并不是爸爸妈妈小的时候说,儿子啊,这时候我说了一个你不知道的事儿对吧,你要表示惊讶,你眼睛别眯,要睁大,对!这样人家才知道你是惊讶,不需要教,很小的小朋友,一岁两岁能听懂你说话的时候,当你说了一个什么他感兴趣的事情,他就会把眼睛睁大,一瞬间,很短。所以我们微小的表情会到什么程度呢?

最右边这幅图能看出是惊讶吗?很难对吧,但是专业人员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这里面有惊讶的存在,为什么?因为她脸上其他的地方什么都没动,只有黑眼球暴露出来的面积增大了,你们互相看一下,正常的亚洲人常态情况下,神志清醒的时候,黑眼球暴露出来的面积约3/4到4/5不等,眼睛小一点的3/4,眼睛大一点的4/5,但是这个姑娘,最右边的这个姑娘她的黑眼球大概有7/8到8/9对吧。暴露出来的面积增大了,那么我们都知道虹膜是不会缩放的,虹膜本身是不会缩放的,所以也就是说它大小不变。只能逆推一下,就是眼睑提升,惊讶存在,这就是「微」的意思。

像我们在检察院或者是在公安局去参与一些问讯的时候,经常会给他一个小的物证刺激刺激他的时候,如果这个犯人不知道,你已经掌握了物证,就会出现右边的表情压抑的惊讶,心里面的想法是:坏了,你们怎么知道这个的,没想到。但是事关自己的利益会惊讶一下,瞬间又压回去,表现出一副镇定的样子,然后用各种合理化的说辞继续下去。

那么第二个厌恶,很经典吧!如果我们做一个实验的话,大家不要做抵抗。如果不做抵抗的话,我说一个很短的一句话,昨天我跟我一个同学吃饭,他喝多了,喝多了之后,他把他吐出来的东西又吃了。有没有相关的表情?一定会有,那么厌恶的表情。

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呢?最饱满的厌恶是因为皱眉是加力闭眼的,就是给闭眼这个动作再加一把力,而闭眼表示的就是视觉刺激不接受了,不要了,然后嘴巴大家看到了吧,使劲抿起来

向上顶对吧,味觉刺激不要了,那么厌恶最主要的一个动作,拆解出来是上嘴唇的提升,上嘴唇提升是干什么,其实是嗅觉方面不要了。

我们人类的鼻子是不会动的,像海豹啊,海狮啊这种生活在水里,它鼻子可以自主关闭和张开,但我们人是不行的,你给我关一个试试,没有办法对吧。

但是大家可以试一下正常的表情的时候,用鼻孔做一个深呼吸,感受一下气息的流畅度,和耳朵里面的摩擦音,然后你把你的上牙呲出来,再做一个深呼吸,你就会发现气息不畅,而且耳朵里的摩擦音增大了对吧。上嘴唇的提升是辅助鼻孔从椭圆形变成扁的,减小气流的通畅度,从而减弱嗅觉的刺激源的刺激,那么这就是不看不闻不吃,可惜我们的耳朵不会动,如果会的话,那个小猫你去惹它,它会把耳朵朝到后面去,就是连听都不要听。

动物具有这样的本领,我们不会,对吧,这就是厌恶。

不喜欢,不要,拒绝,排斥,所以轻一点。配个词,咦,说的什么呀?就这样对吧?再轻一点,哼!心里边有厌烦感,排斥的,否定的,不要的。再轻一点,眉毛和眼睛基本没动作了,但是上嘴唇还在提升,这个表情是轻蔑对吧。轻蔑就是幅度最轻的厌恶,因为是一样的嘛!厌恶是看不上,你不对,我对。你不好,我好。你是错的,我是对的。轻蔑就是尽管这样,但我不想搭理你,这就是轻蔑,所以上嘴唇提升。

第三个愤怒,愤怒的正面,皱眉加瞪眼,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剑眉倒竖”,“虎目圆睁” 对吧。还有形容勇士杀敌的状态是“目眦皆裂”,啥意思?皱着眉瞪着眼,然后只要你盯着对方,生气的样子一下子就出来了,但是你把这个眉毛和眼睛去掉,生气的样子一下子就没了。所以愤怒的表情呢,主要看眉眼的组合。

当然,愤怒的时候,你还可以大声地吼,也可以骂他,甚至可以动手打他,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完全有人可以在下半张脸不动的时候表达他的愤怒,比如说,再说一遍,大概是这个意思对吧,那为什么要皱眉加瞪眼,他的生理需求就是一边强力关注,你想一下,所有的强力关注都会皱眉,比如说困惑,不明白,想看清楚等等。

所有的都会皱眉一边要睁大眼睛,小心地看着所有的刺激源,因为如果你不管它,它就会伤害你,这就是愤怒的来源,恐惧,这个大概见到很可怕的东西才会这样,对吧!

轻一点儿,哎,怎么会这样呐!这个表情对吧。

再轻一点,啊,没及格啊!

再轻一点,尽管你要走了,但我没办法,我不想你走,淡淡的忧愁。

是吧,这也算恐惧,那么大家不要被这个词所感染,恐惧并不代表着血腥的场面或者是一个贞子那样的恐怖的场面。恐惧只是一个词,它形容的是你的心里边觉得坏事要发生了,但还没发生,可是你又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局面,这就是恐惧。

所以当你最恐惧的时候,你就会出现这样的一个表情,眉头的上扬,加眼睛的睁大,就是这样,眼睛睁得越大,心里的恐惧就表现得越淋漓尽致,很多美国的海报,全部都是用一只这样的眼睛来做海报的内容,表现其惊悚。为什么?恐惧和愤怒差不多,我也要看一下周围所有的情况,因为我害怕,我还有求生的念想,我还想活下去,所以我要看。

但是等到到了悲伤的时候,悲伤是什么意思?什么事情会让我们悲伤,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亲人的逝去,一个是年轻人失恋了,还有更多。比如说刚买了一张500万的彩票,中了,丢了,被人抢走了,对吧!

那么什么时候是悲伤呢?悲伤的情况无一例外都是负面的结果已经产生了,我没有能力挽回,这时候就是悲伤了。假如说你的彩票,被别人抢走了,是个小孩抢的,而且跑得很慢,你什么情绪?追嘛,对吧,抢回来嘛!这时候你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你是有把握把这个局面改过来的,这时候就是愤怒,敢抢我的东西,对吧!

但是如果是个彪形大汉,而且带着七八个穿着黑西服,带着墨镜的人,开着个豪车把你的抢走了,你怎么办?至少当时你会觉得很绝望,这就是悲伤。所以悲伤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不在乎了,眼睛闭上,但是同时他还残存着那种恐惧阶段的依依不舍,所以眉毛还会扬起来一点,试图把眼睛睁开,但是做不到,因为他心里其实已经做了主观的评判,这个事情就这样了。所以轻一点的悲伤,再轻一点的悲伤,那么我们都能够看得到。

如果眉头是上扬的,同时眼睛睁大,这个就是恐惧,但是如果慢慢把眼睛闭上,这个就是悲伤,后面同学能看见我吗?就这么一点点区别,但是它表达了两种不同的情绪。

而我们说了这么多,其实最后是说情绪本身是有属性的,最后看一下笑,那么这个表情其实留给另外一个疑问,一定会有人说,那好你说,人是动物,动物有自己的主观评价,所以他们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的生理活动,比如说表情。那么,如果我要表演怎么办呢?我从小到大从三岁懂事起就看到了无数的面具,社交面具,我能够学会表演呀。我可以在我被领导批评本身很委屈的时候,表现出很顺从的样子,你怎么来判断我的心情是真是假?

很简单,因为真的表情会有一套图谱,或者叫做标准,生物级的标准。那么等到我现在要求,请随便来一个人站在这里,给大家表现一个开心的笑,自己拍拍胸口想想,你们敢吗?敢说自己表演得就特别完美吗?真表情和假表情是有严格区别的,所以也只有好演员把情绪从内部调动起来之后,才可能表演得非常逼真,硬让他演,他也演不像。

我们来看这个笑,这四张笑脸都是属于比较真实的,那么它们的特征是什么呢?简单的说,眼睛越小嘴越大,反之眼睛不怎么闭,嘴就不会咧得特别大,用我们学术的话讲真笑的特征是眼睛的闭合和嘴的咧开,同步且等幅。你知道吗?当你心无杂念,就是哈哈想笑的时候,天然就这样,当你想表现一个善意给别人看的时候,你就会天天见到在走廊里边或者过道里边或者办公室的公共空间里面见到,嗯。你好!嗯嗯。看到了吗?假不假?

礼仪性的笑容就是这样的,很少有人在没有心情的时候打招呼可以,哎,你好!很少有人。因为这很吃力,试试看,很吃力,对吧。所以我们有两个基准放在这里,第一、表情是生物行为,后天会被社会行为影响,这我承认,没有问题;第二、想表演的话,想按照社会规则来表演的话,成本是很高的。所以我们可以用表情来作为情绪的推断基础。

那么情绪一旦定了,比如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厌恶的情绪,我就可以分析你的心理是什么呢?我作为刺激源,引起了你对我的否定,而且你觉得你是对的,我是错的,你的自我认知比我高一点,那么这个就是,我们分析一个人情绪的一个过程。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一次审一个犯人,因为物证不太全,我们需要诈他一下,这个在标准的讯问过程中,是不允许的,这叫做诱供。

但是我是做心理疏导的对吧,所以我可以试图用一下这个方法,那么其中有一个问题,我们没有太大的把握,我就试探地用很决绝的口气说:“我知道你昨天下午干了什么,你不是跟那个谁谁谁和谁谁谁在一起吗?”当我这句话铺出去之后,我马上看到他的上嘴唇,做了一个非常大幅的提升经典的轻蔑。

什么意思?我诈错了,对吧。他心里面知道你说的是胡扯的,所以没有这件事情,证明你们并不掌握我的真实情况,轻蔑的心态油然而生根本就抑制不住,所以这个是我们对前面表情的一些介绍,研究工作的介绍。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尽管时间有限,还会有一点时间耽误大家,就是这个流行文化产品很可怕。比如说美国的《LIE TO ME》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哦,还有一个微表情的研究,然后香港紧跟着TVB出了一个《读心神探》对吧。

直到今天仍然在网上不停地有人问我:“姜老师,我在看这两个片子,你看过这个吗?特别棒我觉得。”

好吧,我想说这是我们的基础读物,尽管它不是文献,不是论文也不是著作,但是还是要看一下全球的文艺工作者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对吧。那么当然,Ekman本身的贡献还是很大的,我个人对他是比较认同的,虽然有一些知识上的缺陷,接下来就是产生了一个特别可怕的结论,现在你去网上搜,什么经典心理学啊,什么实用心理学啊,什么说谎心理学,乱七八糟这些,微博也好,帖子也好,论坛也好,一定能看到这八条里面的某一些。

比如说我们随便来一个啊,男性鼻子下方有海绵体,摸鼻子代表想要掩饰某些内容,这话是不是很深入人心?如果你第一次看到的话,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这个话很合理啊,男人嘛,海绵体嘛,摸鼻子嘛,掩饰嘛,多邪恶的表现呀,他一定是坏人对吧。

简单的说,男人的鼻子和女人的鼻子是完全一样的解剖结构,而且在里面也不存在所谓海绵体这样的一个器官,男人和女人都共有的一个最像海绵的东西是静脉状海绵丛,就是毛细血管丛,任何血管在兴奋的时候血压升高,循环加快都会膨胀,所以跟翻译出来的这个东西完全没有关系。

所以逻辑上揉鼻子就不能代表什么事情,尽管偶尔确实会有人在说了自己心慌的东西之后

会揉一下表示自我安慰,但是绝不能用这一条推断别人就是在掩饰内容,比如说你和男朋友吵架的时候,这很可怕。他一揉鼻子,你就用这个标准说,好你,敢骗我对吧!

那么另外还有一些特别让人不高兴的事情发生,就是著名的“NLP”,美国的一个所谓的学派。我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引号,所谓的学派,他们的某些研究言论,居然放进到了经典的刑事侦查学教程里边,很厚的一本书,而且在全世界范围里流行。

比如说这个我随便举一个例子,他们认为眼睛的动向跟人的思维是绝对相关的,如果我的眼睛往这边看,就代表我在想象一个图,比如说紫色的斑马,如果我的眼睛往那边看,就说明我在回忆一幅图,比如说我们家房子里,到底装的什么颜色的柜子,然后等等等等。

“六项眼动理论”这个理论说句直接的话就是不用太大的样本,50,100,200个样本做实验全部证伪,不能说都错,但是绝对保证我的数据是64%是不符合的,那么这个事情就很搞笑了,它还成为了经典的理论,以至于有人把它简化成什么呢?简化成回答问题的时候

如何这个家伙眼睛向左看就代表回忆,眼睛向右看就代表编造。从这个理论衍生过来的,大家能明白吗,而且流传甚广,特别可怕。

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应该怎么用呢?第一、微表情它不是一个独立的,神秘的东西,它就是表情,只不过很微,之所以微是被抑制了;第二、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表情,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表情的话,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把它归属到某一类情绪里边,比如说你看到了皱眉加瞪眼 ,眼睑提升,那我们把它归属到愤怒里边。

愤怒是什么意思,后面就可以用逻辑解释了愤怒是因为刺激源影响到了我的利益趋势,如果我不干涉我的利益就将受损,所以我一定要干涉,我的利益就可以保得住,这就是愤怒的来源。随便想让你们生气的事情,没有一件超过这个规律之外,那么一旦看到对方愤怒,说明我们给他的刺激源就带来了这种威胁的效果,说明他想维护的那个东西已经慢慢地浮现出来了,这个才是怎么样用来辨识说谎的原理。

举个例子,你和被害关系怎么样?这时候所有的人,包括嫌疑人,包括相关人,包括不相关的人,一律都答,我不知道,或者是他人很好,不错啊,我们没有什么矛盾啊。对吧!不会有人在这时候说,这个混蛋我恨不得杀了他,那不给自己找麻烦吗?

但是,话是理智的产物,只要你有点基础智商,都能够知道要这么说才有利于自己,这叫社交行为。可是你的脸上如果是这个表情呢?你会发现异样的效果吗,皱着眉眯着眼睛说,他人很好啊,我跟他关系不错啊。

我表现得有点夸张,这张图贴得也幅度大一点,但是我要是贴得特别小,大家可能看不出来这个感觉。所以你想象一下,如果特别微小的厌恶类的情绪,或者愤怒类的情绪配合着语言同步出现,你会更相信哪一个?我们会更相信表情和肢体动作,因为这个归更原始的脑结构来管理,语言反而是皮层的高级功能。

所以我们会想这个问题很好玩儿,为什么你一边做出了积极评价,或者中性评价,但是同步你的表情却出现了负面的情绪,是厌恶类的,或者愤怒类的,这两者的矛盾,在学术上我们就叫做说谎。因为他真实的想法不是像他说的那么好。

好,再加一个问题,为什么?继续挖一下,答案也许就能出来。这是怎么样通过表情或者是肢体动作来分析一个人是否言不由衷的一个基本思路,一定要做这么几件事情,定基线,这人如果一进来就是不停地眨眼,那么他以后所有的话眨眼了都无效,不代表他就眨眼代表心虚或者眨眼代表动脑子,因为他跟你对话的过程全部都在眨眼,这个是基线。然后找到他的真实的情绪表现,然后归属情绪力度和属性,最后推导一下逻辑关联。

为什么我这个问题就让他生气了呢?或者为什么我把这个物证往这儿一放,Ok,那个Why为什么就可以解答所有的问题?

好,最后举一个基线的例子,我的演讲就算完了。举个例子,经常有人问,姜老师,我的同事老抖腿,这代表他什么心态?你们见过这样的人吧?有的是上下抖,有的是左右晃,抖得人真是心烦意乱的对吧。

解释很多,基本上两个解释都有抖腿代表他紧张,他在试图放松自己,或者抖腿代表他不紧张,因为他很松弛,他居然敢抖腿,老师训我的时候,我可不敢抖腿对吧。你说你信那个呢?这两个解释得都有道理么?都有道理,真的都有道理。但是这两个解释如果直接用来逆向推导说他紧张了还是不紧张了,都是错的。为什么?没有基线。

正确的解释方法是先看他平常的时候抖不抖,请坐,我们聊半个小时,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坐在这里,教养很好,腿没有抖。然后我问他一个涉案的问题,昨天为什么有目击证人说你出现在了死者的家门口?然后你会发现他的腿开始抖,然后这个问题他可能答得很合理,我昨天只是去那儿路过了一下或者说他肯定会想好嘛,想好合理化的说辞。

好,接下来,你儿子今年多大了?上什么学呢?他最擅长的是画画,还是踢球啊?聊一些跟案子无关的事情,你就会发现他的腿不抖了,恢复到他那副良好的社会礼仪的修养,那么那个抖腿就是属于违背基线的异常运动,能明白吗?不抖是基线嘛,对吧!突然有一个问题抖了,好,这种抖腿解释为什么?解释为他通过轻微的运动试图局部进行舒缓和松弛归属为安慰活动,或者叫做安慰反应,让自己松快一下。

好再反过来,说你遇到一个小痞子,请坐我们有30个问题要问你一下,占用你10分钟的时间,你看他往那儿一仰,坐着就开始抖,就这个样子对吧,从小就养成的毛病,这是他的基线。然后你说,问了一堆问题之后,为什么有证人说昨天看到了你在死者家门口出现过?你看他的腿,不抖了,然后你再问点别的他的腿又开始这个样子,得瑟起来了,那么他的基线就是习惯性抖腿。

而有力的问题,我们叫做有关有压问题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停滞,这就属于冻结反应,因为他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去对付你,他在用他的脑子,用他的肢体约束来对你进行信息对抗,所以违背基线的异动才是有效的。

千万不要把某一个动作和他是不是说谎直接关联起来,那样是错的,那么这个呢就是我们今天给大家准备的所有的内容。

时间仓促,准备不周。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