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瑞中姚瑞中,台湾当代艺术家。从2010年起,他发起「海市蜃楼」计划,与师大美术系学生共同组成「失落社会档案室」,让学生各自返乡,寻访、探查和记录台湾各地闲置未使用的公共设施——民间俗称的“蚊子馆”,借此勾勒出荒谬的社会现实。

海市蜃楼

2014-12-23台北
艺术的积极功能是它可以看穿现实的黑暗,突破社会的黑洞,它可以揭露很多事情,它不是在美化,作为一个美化工具而已,一个化妆师而已,它还是可以产生一些功能的。
  • 5385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海市蜃楼

姚瑞中 2014-12-23

姚瑞中是一席第二百五十八位讲者

2014.12.23 台北

从事这个行业已经超过20年,我常常对自己有一个疑问,就是说艺术家在创作感性经验以及生产美学知识之外,艺术到底有什么用?它能够真的改善社会,或者说是改造一些环境吗,我其实是非常存疑的。

直到5年前,大概是09年的时候,我女儿出生了,那我在医院看到她出生的那一刻,我感动地流泪,我觉得这才是天底下最伟大的艺术品。

那时候我就想,作为一个父亲,我是否能够透过艺术,就是我熟悉的这些工具,去替未来的这些主人翁清除一些障碍,或者说是提供他们更好的环境。

因此我就下定了一个决心,我就问了我们班上的同学。我们班上大概有30个美术系的同学,大概都是大二大三的,他们年纪大概都是20岁出头,我那时候就想说你们想要听我讲这些美术史吗,你们真的有兴趣吗?

后来我就跟他们说,那不然我们来做一个计划好了,我们来做一个「海市蜃楼」的调查。那么这个计划其实非常单纯,就是说请各位同学回到故乡去,找他们故乡的一些「蚊子馆」。

什么叫「蚊子馆」呢?其实这是台湾民间发明的一个名词,就是说,公家单位花了很多钱盖的一些闲置不用的建筑,因为里面养了很多蚊子,所以我们就叫做「蚊子馆」。

那么我们就用表决的方式,结果没想到第一堂课同学就全部举手通过了,那我就很开心,想说这些年轻人应该也不算「草莓族」,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方式跟一些理想,可以对社会进行一些贡献,所以我们就想说能够在一年之内,在半年之内要出版一本大概700多页的一本书,像字典的书。

那么要怎么操作呢?我就开始调查全班的同学,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你就往你的故乡去调查,所以比如说全班同学有可能有七八个来自台北的,那我就想你们既然是在台北,很少出过天龙国,所以我就把他们外派到绿岛,到兰屿,到金门。

我们很多同学就是一群一群的去,比如说有四个到兰屿去,那他们去兰屿之后就碰到台风天,所以在那边过着每天吃泡面的日子,然后他们在那五天当中就搜集了十几个蚊子馆的案例,然后回来课堂上就会交差。

那比如说还有一部分同学就外派到马祖去,他们也从来没去过马祖,所以他们看到马祖的现况他们都跟他们想象中的马祖差很多,因为他们认为马祖可能是一个观光胜地,可他没想到小岛上还是有很多的蚊子馆。

我们这个计划完全没有经费,所以就是同学们就是利用课余时间回去拍。那么各位知道,台湾其实也不小,不要看一个台南市,它就有好多个乡镇,所以我们的同学们,他们就必须分批回家去找父母。

那他父母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去台北上大学好几年都音讯全无,为什么最近每个礼拜都回来探望,而且还主动要求说,诶,爸爸可不可以开车载我出去玩。

他爸爸跟他妈妈就很开心想说,这个小孩子,总算可以尽孝道了。所以他们就开着车,很高兴的出去找,结果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居然带他们到了很多的荒废的地方,没有人的地方。

就像图片上,这是一个很大的叫做离岛工业区。这就是我们一个住在台中的同学去拍的,那么她就跟她父母去拍了三次,都找不到。因为这个岛是花了100亿新台币的钱,去盖了100公顷的海埔新生地,本来要盖一个工业区,后来因为当地的居民反抗,所以它就荒废了。

它基本上是个很小的岛,人工填出来的,据说政府想要把它活化,结果用了一个方式,他们举办了一个小孩子的风筝比赛,在这个岛上面放风筝,所以你可以想象100亿元新台币投下去,结果换来一个风筝比赛,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那么这些同学回去找这些地方,他们也都常常被吓到。比如说这个同学他就是天龙国的,被我派到金门去了。他到了这个文化园区去找这个地方,这个地方花了6亿多新台币。

各位如果你们有去金门的会发现,这个地方因为有弊案,所以在某一天晚上它就失火了,就有一栋建筑就消失了。那么我们就觉得事有蹊跷,这个同学去拍完之后,我们把它公布出来也获得了金门县政府的一些改善,所以它资助给金门大学做校区。

那这是另外一个天龙国的同学,也被我派到澎湖去。这是望安岛,望安跟将军屿中间他们把它盖一座桥梁,结果花了2亿元,只盖了4根桥墩。到现在就变成了渔民常常要闪那个桥墩,就变得很不方便。

那么像这种失败工程,这种巨大建设,其实都是我们的民脂民膏。我们前一阵子不是有齐柏林导演拍的《看见台湾》吗,其实他是属于空军部队,那我们这个叫做陆军,就是说我们是田野调查这样子,一票五六十人到处去调查,所以是深入民间的这个图鉴。

那我们做了这些之后,我们就出版了,出版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寄给了很多单位。这是我去邮局拍的,我们就给它寄给了像王金平,寄给了萧万长,寄给了马英九,那么寄这些书当然都是我们。我们就是全部都寄了,包括民意代表,包括了这个五院院长,还有立法委员。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大概寄了七八十本。那么寄完之后我就收到了一个奇妙的电话,大家可以看一下,下面这个是2010年的9月20号的3点18分打来的,“总统府”办公室电话,各位可以记一下。

然后再过了16分钟之后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2320-6000,结果是“副总统”办公室打来的。然后我就接起电话他就说,姚老师你好,我是萧万长,感谢你做的贡献,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的很多不良的建设,我们政府会优先检讨,尽速活化。

那么因为我们是从发动大学生,进行回乡去探看的工作,所以你看到这些学生都很单纯,他们都是20岁的公民或是准公民,他们也没有政治立场,他们也没有什么背景,也不是权贵,他们就是很单纯的美术系学生。

那我们常常说艺术家都是不食烟火的,然后就是邋里邋遢的,对社会就是没什么贡献,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各位知道文征明吧,他以前是不是当官的,他是不是大画家,也是著名的书法家,他当官的时候也为民贡献了非常多的政绩,可是他同样也可以服务乡里,也可以做艺术家的美学的开创。

那为何到了现在的艺术家,每天都是躲在工作室,不然就是足不出户的宅男呢?这很奇怪,所以我认为理想的文人,理想的艺术家,他应该要从事社会关怀,他应该是要走出他的工作室的。

所以我们发动大学生,我们成立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做「失落社会档案室」,英文叫做「Lost Society Document」,就是LSD,那LSD的意思就是一个迷幻药的意思,各位应该有听过一个歌。

那么LSD的意思就是说,政府常常会喂我们吃很多迷幻药,包括了各种支票啊,竞选承诺啊,各种奇怪的想象,所以我们透过了这个组织想要去反映这样的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么后来我又接到一通电话,是“行政院长”打来的,他就说想要跟我们碰碰面,我们就说好啊,那我们就来碰面吧,所以我们就安排了跟吴敦义见面了。

那你看左边这个就是我们的LSD的团队,就是学生的代表跟我们纪录片导演,这边就是全部是官员包括了公共工程委员会主委,青辅会主委,还有一些高官。很可惜,他们后来都下台了。

吴敦义院长当时承诺说,要在一年之内要完成活化,我又顺便送他了几本废墟的书,因为我以前拍了很多废墟,基本上我们对这样的一年会不会执行完毕是非常的怀疑的。

后来,我们就在2011年的10月8号,就是我们面谈的周年,我们出版了第二本,直接就是跟他说,一年是很难活化完成的,台湾的蚊子馆超乎你的想象。

那当然第二本一曝光之后呢,我又接到很多的长官来电,包括“国防部”的一个少将。他就跟我说,姚老师,我们的闲置营区不是423个,是276个。我说哦对,是是是,很抱歉,因为你们那个“国防部”完全是不公开资料的,所以我们想办法查到的资料已经是最接近的了。

这个是台南的一个游客中心,台湾有很多这类的游客中心,或是文创园区啊,其实有很多是属于所谓的政治支票,就是选举支票。他们为了胜选会开很多这样的支票,花非常多的钱。

那像这个,我明天要去这个地方,我跟几个学生约了再去看。这个叫做电通馆,已经盖了十几年了,现在还是只办过一场展览就荒废了,其实就在桃园机场的旁边,它的规模跟松山机场差不多一样大,结果也没在用,那当然有很多鱼市场,很多这种建筑。

我本来不想出书了你知道吗,因为出书很累,我要带那么多的学生到处去跑其实很累。后来呢,因为我们就是不小心就知道了,还有很多漏掉了,所以我们就是,好吧,硬着头皮再出第三本好了。所以在2013年的10月,我们又出了第三本,又纳了100个蚊子馆的案例。

那当然又见报了,见报之后又有接到一通电话,你知道我的工作室有一段时间呢,就成为有点像“地下内政部长”的感觉,他们一天到晚寄公文给我,然后跟我说明,这边又活化了,这边不是,然后这边又是怎么样怎么样,那我家里公文一大叠。

那我就想很奇怪,我只是一个艺术家,一个大学老师,各位长官应该要想办法去活化吧。那么比如说这个有一个很经典的例子,就是因为我们书出版之后呢,它有一个活化的动作。

这是在北港第一公有市场,就是在一个巨大的庙旁边的一个市场,它等于说是全台湾最大的闲置市场。所以严格来说,我们揭露的这几本书其实还是有点用处的。

那后来呢,就是在2014年的10月我们又出版了第四本,就是第四辑。这才刚刚出版,所以各位等下去诚品书店就可以买到。可以翻一下,大概有730页那么厚。

为什么要做第四本呢?因为我本来做第二第三本,我已经没力了,后来因为政府找我去开会,所以我就去当他们委员,就跟他们上课说,该怎么活化。

后来他们就泄露出一份资料,本来他们政府只承认33件是列管的闲置案例,后来忽然间他们看完我的书之后呢,就暴增到182件。我就比一比发现,诶,我还漏了八十几件,所以我就想那索性把它给出完好了。所以我们就带领学生又再次,展开全台湾的踏查。

那么当然你们觉得,这个算艺术吗,这跟艺术有什么关系呢?这跟艺术可能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艺术的积极功能是它可以看穿现实的黑暗,突破社会的黑洞,它可以揭露很多事情,它不是在美化,作为一个美化工具而已,一个化妆师而已,它还是可以产生一些功能的。

因此在第四本我们就又跑去拍了。像这个是原住民会馆,还有像这个全台湾现在满,这20栋在科技园区,全部是空的,在花莲。那么跟这些学生上山下海,其实我也学很多。

比如说我有一个学生,她跟她老爸开车去新竹,她老爸是坚贞的国民党党员,他说在新竹市绝对不可能有蚊子馆的,他女儿就说,哦,然后就开车去,结果他们那个下午就找到5个,然后她爸爸脸都绿了。

那后来这个同学呢,她跟她爸爸就翻脸了,造成了家庭的不和谐,我也觉得很抱歉。可是他们后来就一直沟通,结果这样变成了很好的知心朋友。

所以我们这个计划也成为一个促进家庭和谐的计划。后来我们每次寄书去“总统府”,都会收到这样的信,各位可以比较一下,这是官方的答案,它讲得就是非常的简略。

我们来看一下民间的版本怎么回复的,这是赖清德市长的版本,他说这很好,他说推动大台南市政,打造台南成为一个适合做梦、干活、恋爱、结婚、过日子的好地方,所以你看,他为什么会当选,不是没有理由的。

我们再来看一下蔡英文的回复。蔡英文她也看他们都是亲自签名寄来的,不是盖个章就算了,那么当然就是因为这个议题非常的政治性,所以当然政治人物要谦卑地面对。

这是我上个礼拜去的,他们正在拆一个地方。这个就是我们之前第三本书曝的一个海水浴场。

那么我们也做了很多展览,目前正在新加坡进行一个展览,我们希望透过展览的方式可以让更多人知道。

这个问题不是只有台湾的问题,中国大陆的问题比台湾严重10倍,大陆有更多的鬼城,更多的蚊子馆,大型的园区,只是没人敢曝而已。

好,那么我们光是曝这样子也不行啊,人家就说你们老是找政府麻烦,所以我们就想那我们也来自己搞一个活化的案例。

这个是在我的母校台北艺术大学的山下,有一个旧的学校,它以前是长这样子,是一个中学。因为你知道台湾的「少子化」,所以很多学校就荒废了。

这个学校的校长呢,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糟老头,就是看着他的学校,每天就是有点发呆,就老人痴呆症这样子。

那我们就想说,你要相信我们艺术家,我们绝对不是诈骗集团,借我们用,租给我们用,我们会帮你活化的。我们跟那个校长谈了两年,那个校长呢,本来都不理我们的,想说艺术家,什么玩意儿。

然后后来呢,我们就跟他签约了,这是我们去勘景的样子,我们就把18个教室分作了18间,租给了很多艺术家去使用,这是其中的一间。

那你要知道,我们租出去给艺术家之后呢,那个学校就复活了。怎么说呢,因为艺术家每天都在里面认真的工作,然后很多的外宾来参观。

那这个校长呢,你知道他本来就是每天坐在那边就是很哀怨地看着他的学校,后来他发现我们进去之后,他就开始每天除草,然后去整修屋顶漏水,把窗户修补,他每天都做的非常的开心,后来还做了一个运动场,那他的眼睛每天看到学校复活,他就充满了希望。

所以你说艺术有没有可能带给这种闲置空间积极的方式呢?有可能的,我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实例。所以艺术家在里面工作,你不要看好象是乱七八糟,没有什么产值,这边的产值才巨大,艺术家工作的时候也有很多的新闻媒体去报导。

因此就成为了很多很火热的地方,我们常常说一个伟大的城市呢,是盖很多摩天大楼吗,还是盖很多的shopping mall,很多的华纳威秀,或是文创园区吗?其实并不尽然,一个伟大的城市在于是否能够成为一个做梦的温床,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台北跟很多大陆城市比起来,其实都有点像三线城市,破破烂烂的,就是外表不怎么光鲜亮丽。可是台北它作为一个文化人的做梦的场所呢,我觉得是深具潜力的,可能文创很重要,可是什么东西支撑了文创?是一堆文创园区吗,还是艺术家?

我们可以提供他很低廉的空间去做梦,他们可以去那边织梦的一个场所,这个例子就提供给大家参考。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外观华丽的海市蜃楼,而是可以让大家做梦的一个地方,那这个就是我们做这个计划的一个原始用意。

那我也希望,在场如果有长官的话呢,可以思考一下,把一些地方活化出来,释放出来给年轻的艺术工作者,或者说是一些慈善机构啊,或是弱势团体,不要像《海角七号》的那个电影里面著名的句子一样,山也BOT,海也BOT,B到后来之后呢,什么都没有了。

那么好,那么我今天就跟大家简短的分享到这边,谢谢各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