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南瓜,虾米网创始人、CEO。虾米网是一家在2008年上线内测,以点对点传输技术以及社区互动文化为核心的音乐分享平台,2013年被阿里集团收购。

不轨音谋

2014-03-02上海
我也完全没意识地就积累了一万多小时,我也没有去过唱片公司,也没有真正地进入过这个行业,但是我却接触了这个行业最底层的用户和最底层的音乐人们,所以我对这个行业有了解。
  • 2819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不轨音谋

南瓜 2014-03-02

其实就像刚才言冬说的,很早以前我们就沟通过。言冬他们一直想请我来讲讲虾米的事情,然后我一直在推辞。因为之前在创业的前几年,参加了大量的创业论坛,讲了很多关于虾米网创业的故事。但我不确定这些内容是否适合,在一席这个环境下面来讲。

因为觉得大家可能,想听一些更有趣味的东西吧,不是那么功利的。而且老是说创业那些故事,我讲得有点想吐了。前段时间也跟言冬他们有一次沟通,聊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他们说,诶,你以前的经历好像也挺有趣的。

那我说干脆就来讲一讲,虾米的前世好了,或者叫前传。然后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不轨音谋」。什么是「不轨音谋」呢?这是我大概2000年的时候,在学校里面做的一场演出的名字。当时的策划是这样的,当时杭州从来没有人做过unplugged的演出,就是不用电声乐器,全部用原声乐器演出。

这是我们第一次做unplugged的演出,另外一个呢,说它不轨,就是因为有一些乐队的确用了一些很不同寻常的方式来演出。因为他们有一个乐队把家里的沙发啊,锅碗瓢盆啊,菜刀砧板都拿上来,用那个东西当乐器敲出节奏,很好听。所以我觉得,这跟我其实之前的经历也是很像。

我觉得所谓我的不轨音谋就是,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唱片公司也好,或者说是一个跟音乐相关的媒体中工作过。我只是因为喜欢音乐,用自己的方式在做一些事情,可以说比较野路子的一个。

其实在我读书的时候,我一开始当然只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而已。中学的时候,其实所有的学生,我想读书的时候一定会喜欢音乐嘛。对我而言可能会特别一些,因为在青春期的时候,大家肯定会有你喜欢的姑娘,然后需要表现出你的与众不同。

大家看我现在就知道,我肯定不是那种运动健将型的,我这方面不行,那听歌,大家也都听歌嘛。你要表现得不一样,那只有听点别人不太听的歌,或看起来比较有深度的歌曲。其实就是比较装逼,我就开始听摇滚,还有一些另类音乐。

然后读到高中的时候,当时正好我们学校高中在进行省级重点中学的评选。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在里面定了一个标准,说你这个高中要申请省级重点中学的话,必须要有个乐队。然后我们音乐老师就想了,乐队可以是管弦乐队,可以是交响乐队,但那个都太费钱了。最省钱的是什么,电声乐队。只要买电吉他、电贝司、一套鼓就可以搞了。

所以就搞了个电声乐队,然后好死不死我是音乐课代表,被拉去当壮丁,让我打鼓,然后就组了个乐队。排练了一个学期,就排了两首歌,一首歌叫《南泥湾》,一首歌叫《欢乐颂》。而且我们演出的时候是这样的,前面有个指挥在指挥,后面大家看那个节奏打。

排练一个学期演出一次,就是为了等那个教育部门的领导过来视察。很快这个过程就结束了嘛,但是我跟我们乐队的那个吉他手,成了很好的朋友。给大家看一张当时我们的照片,右边那个是我,然后左边那个是我们的吉他手,他叫杨扬。

为什么要提到这个人呢,是这样的。我们成为朋友之后就整天腻在一起嘛,尤其是我们高考结束,还没有上大学的那段时间。我们天天在一起,而且觉得高中毕业了,可以做点成年人的事情了,我们就跑到一个朋友家楼顶上,每天都去抽烟、喝酒、吹牛。

有一天可能我也喝多了,我说,杨扬,有一天我要开一家特别大的公司。我们那个时候接触到的,所谓财富的故事也好,创业的明星也好,最有名的就是比尔盖茨。我说我要开个电脑公司,一定很赚钱,然后我要做CEO,你要不要过来做我的CFO。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名词什么意思嘛,好像CFO跟钱有点关系啊,CEO干嘛我也不知道。

后来等到很多年,十多年以后了,我创办虾米网,找到钱,需要人帮我管钱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杨扬。那他正好也在一个会计师事务所,做这方面的工作。所以,他现在就是虾米的财务监。所以一辈子好基友,很多缘分都是有关联的。

后来就上大学,上了大学,我的想象当中,大学就应该是一个读书没那么重要,然后可以放开你的所有的精力,去做一些你所喜欢的事情。我当时就想搞乐队,大家知道,大学新生入学的前两三个月里,会有大量的社团活动,还有文艺活动。其中每个学校一定有一个活动,叫作「校园卡拉OK大赛」。

我就去了,很矬,背着把电吉他,心想,你们都是唱伴奏的,没我屌。但是呢,人生第一次上台,太紧张了,那首歌完全走调到哪里去都不知道了,很惨。第一轮就被淘汰掉了,这个时候呢,比我高一届的有两个北京的学长,他们本来也就是闲着无聊,过来想看看今年女生货色如何,然后就看到我了。

就跟我说,王皓要不我们组个乐队吧,我说,行吧。反正我也挺想组乐队,也不知道上哪去找人,然后就组了个乐队,还缺一个吉他手。我们就从隔壁的经贸学院又找了一个吉他手,然后我们就组了一个乐队。这个吉他手的名字叫朱七,如果你们知道一些虾米网的经历的话,就知道朱七后来是虾米网跟我一起的联合创始人。

这是我们当时的照片,还有一个贝斯手,他是后来加入的。说到我们那个乐队呢,其实有些比较有趣的事情吧。首先我们乐队的名字叫「黑水」,为什么叫黑水,因为我的母校,浙江工业大学有个非常著名的景观,就是有一条河是横穿校园而过的。那条河是京杭运河的一个小支流吧,每年夏天的时候,河水会散发出浓浓的异样的味道。我们可以看到上游有死猪漂下来,所以后来我们看到黄浦江有死猪漂,我觉得一点也不稀奇,读大学已经看过了。

然后我们就说,乐队名字叫「黑水」好了。因为一报这个名字人家就知道,哦,这是工大出来的乐队,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呢,我们其实玩乐队的时候,没有设备嘛,只有我有电吉他,肯定需要一套鼓,我们就要去买一套鼓。我们几个人也很穷,我们就凑了五百块钱,是当时所有的钱了。新的鼓最便宜的也要一千多块钱,而且很破的那种,怎么办呢,只能买二手鼓。

那找吧,找来找去找到一个,杭州电子工学院的一个刚毕业的乐队。他们说,我们乐队解散了,有一套鼓可以转手给你们,五百块钱。我说,诶,可以去看看。一看那套鼓真的太破了,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然后就犹豫了嘛,然后那个人说,诶,王皓你别犹豫,我告诉你,这个鼓有典故。大家知道杭州电子工学院 在90年代的时候出了一个名人。对,这位同学知道了。叫郑钧,非常出名。所以我们都觉得这是摇滚偶像,他说我告诉你,这套鼓,郑钧当年在我们学校用的就是这套鼓。其实后来想想很天真嘛,那个郑钧毕业已经十多年了,那套鼓怎么可能。

但当时很开心地把这套鼓搬回去了,我们成为一个拥有一套破鼓的破乐队。然后再一个就是,刚开始组乐队的时候,我们也不会,连怎么排练都不知道。虽然我高中玩过乐队,但大家知道是那个,有指挥的跟自己玩是不一样的,然后就到处去找外援。

我们当时找过很多学校外的乐队来指导,然后有一个浙大的乐队,当时他们主唱兼吉他手叫李龙华。那个乐队叫「脚趾头乐队」,是非常有名的一个乐队,在杭州校园范围内,重金属乐队。那哥们号称是杭州第一吉他手,弹得非常好,人长得矬了一点,又是浙大的学生。但是因为太痴迷于摇滚了,想把一生都奉献给摇滚,就光荣地退学了。

从浙大退学当时跟家里很难交代,就跟家里断绝了关系。为什么要提到他呢,就是这个家伙,后来若干年之后也是搞乐队,实在活不下去了。他就自学电脑,学编程序,结果人毕竟考上过浙大嘛,还是很聪明的,学得非常好。然后就到虾米来工作了,现在他是虾米的首席架构师。

给大家看一下当年我们当年的照片啊,很矬的我们演出。真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右边那个是朱七,红衣服这个,他现在的体型是那个时候的两倍都不止。好,这是我有一次参加那个崔健的真唱运动,演唱会时候的一个造型,最帅的造型了。后来就再也没怎么拍过照片。

我们乐队生涯,大概就是到大三的时候结束了,因为其他的乐手都比我高一届嘛。然后他们毕业了,我们乐队就解散了。

但这个过程当中我发现几件事情,首先一点,我觉得我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但是我一定是没有什么音乐天赋的人。比方说我跟朱七一起在练琴,他是那种你给他放一首歌,他听过一遍之后,这首歌什么调的、什么和弦,全部给你配好,五分钟之内就能唱给你听了。我这辈子可能都达不到这个程度。

所以我觉得可能做乐手搞乐队,不是我能够一直坚持下去的事情,但我还是太喜欢音乐了。另外一个事情就是,因为我是乐队的队长嘛,很多外面的学校要演出,他会来找你们学校的乐队,邀请你过去演出。然后我就跟他们谈怎么样演出啊什么的,乐队演出跟一般的演出还不一样,一般比方唱歌的,放个伴奏带就上去唱了,跳舞的伴奏带一放上去唱。

乐队特别麻烦,有很多乐器要准备,用的设备也不一样,你要有专用的话筒、专用的音响,而当时整个杭州市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一次性把这些东西都租齐,或者是买到,或者是借到。所以我当时也想了很多办法,到处去找这些设备什么的,久而久之就把这些关系都处熟了。而且加上很多学校来请我们演出时候,说你能不能帮我叫别的乐队,所以我就变成了半个活动组织者吧。

然后我发现我对这些事情还比较驾轻就熟,蛮喜欢组织工作的。另外一个就是我非常喜欢上网,但是我发现我喜欢做网页,虽然我在大学读的专业叫应用电子,听起来跟电脑什么有关系。但其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我是被骗进去的。

那个专业主要教的就是,你编一些程序,比方说给机床用的,给一个什么织袜子的机器写一个程序,它就可以在上面织出一个NIKE。很无聊的这种工作,我也没什么兴趣学。但是上网的时候呢我发现,我可以很方便的学会做网页。

我大概99年的时候就做了我人生第一个网站。做完之后呢,因为做的时候要想放什么内容嘛,我身边都是玩乐队的朋友,我想那我就介绍一下杭州的这些乐队圈子、地下音乐好了。然后我就做了一个网站叫「声音网」,上面有杭州你能想到的当时所有乐队的资料,他们的照片、介绍、成员名字,还有他们的MP3。

我当时把他们从磁带转到电脑上面去。然后这个网站做完之后,开始我也没觉得怎么一回事嘛,但是很快,当时因为其实网站也很少,所以有一些媒体会经常报道有什么新的网站出来。一个是《电脑报》报道了我的网站,然后又是《我爱摇滚乐》那本杂志,报道了我的网站。

然后年轻人的虚荣心在瞬间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就错误地认为这个事情,也不是错误吧,但当时觉得做互联网应该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情,而且我有这个天赋,我要做起来。所以一直到我大三乐队解散之后,我就基本上就把所有精力放在做网站上面了。

一开始的网站大家知道,都是静态的。就是你只能看,没法去跟那个网页做交互的,然后我就自己动手把它做成一个BBS,就是论坛。大家可以在上面贴自己的文章,对不对?发照片,现在看起来也很平常,但当时没有这样的,很少有这样网站吧。除非是像什么网易之类的这种专业的论坛。

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个,还不错,我觉得挺厉害的。而且那个网站做出来之后呢,杭州市的文艺青年们,不知道怎么就全都知道了,都到我这个网址上来。乐队的人自然不在话下,也在上面,然后人一下就聚了很多。

到2002年的时候,差不多就到了我那个网站的顶点,每天都有大量人在上面聊天。然后我们经常也会组织各种活动,主要是演出嘛。然后我当时就觉得,这样的资源其实我们是可以好好利用的。

所以到2002年的时候,我这个论坛上线1周年,我们就做了一场叫做在圣者的光芒下吟唱的这么一个演出。这个演出是在我的母校浙江工业大学的一个网球场搞的,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我要求来的乐队都要翻唱一首,他们自己喜欢的或者他们觉得是偶像的乐队的歌。

当时规模也是杭州最大的,而且其中有一个乐队叫板砖乐队,他们当时有两首脍炙人口的著名的爱情歌曲,一首歌曲叫做《我是你的卫生巾》,还有一首歌叫做《我认识的姑娘都是神经病》。演出完了之后第二天我路过校园,我听到每个走过我身边的男人都在唱,我认识的姑娘是个神经病。我待会儿还要再提到他。

然后当天晚上其实有一个,我一直称为是杭州摇滚乐历史上,伟大的一刻。就是有一个乐队叫做第二层皮乐队,那个乐队呢就是实验噪音乐队,可能一般的人很难接受他们的风格,他的旋律是很弱的,一般人听起来纯粹是噪音吧。

但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设备也的确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加上房子之间有各种混响。就是所有人有种被催眠的感觉,就像我们说是迷幻的那种效果就出来了。

正好当时我前面提到的板砖乐队的主唱在台下,也在听这个演出,心情非常沮丧。因为那天他带来的他的女朋友,过两天就要跟人结婚了,当然新郎不是他,所以他就很崩溃。他后来就忍不住跳到台上去,就在台上撕心裂肺地,也不知道表演还是发泄了一番。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安排好的,所以我还找了一下当时的那个视频,给大家看一下。就是这样,的确现在听起来不好听。但是我想说的是,当时在场台下有很多人就真的哭了。

回过头来说一下我当时的工作吧,我2001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做了个程序员,求仁得仁吧。反正我觉得写程序也挺好的,但那个工作不太适合我,因为那是一个外包的软件公司。反正每天我们当时给教育部写软件,很无聊。各位考过公务员的话,一定用过我们公司的产品,搞不好还是我写的。

干了半年之后我就辞职了,虽然有钱挣,但我觉得我的网站还不错。当时算是杭州流量最大的网站,十九楼那个时候还没诞生呢。我们是杭州最大的本地论坛,我觉得应该可以靠这个做点事情。然后加上我前面说的我们做了大量的演出,演出质量好像我觉得一直没有办法提高,所以我也在找其中的原因。

后来找来找去想到一个地方就是,因为当时硬件条件的确有限,很多乐队有很好的作品,但是他们的乐器实在太糟糕了,听起来声音就不好。而且当时你要买一些好的乐器的话,其实很难买到,不像现在琴行开得到处都是。

所以我当时就在我那网站的时候,做了一个在线乐器的销售网站,叫声音乐器。跟我一个开琴行的朋友合作,我们就把很多进口的吉他在这上面卖。我告诉别人我只有10%的利润,而且我只保证琴一定是真的。如果出了问题,你可以跟我退。做了之后,结果不光杭州的乐手跟我买,全国各地的乐手都跟我买。

所以我虽然辞职了,但是我靠这个乐器网站,我差不多也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赚的钱比我上班时候还要多。而且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做演出啊什么的,我当时觉得也不错。但是一年以后呢,形势就不对了。因为好多琴行看到我们这么做生意,觉得哎这个生意不错,我们也可以来做。然后他们也开了自己的网站在网上卖琴。

那你知道中国人做这种生意的时候 其实只会一招嘛,创意不行就只会一招,就是你10%的利润我9%,然后一定会有卖5%利润的冲出来。所以到后来我觉得这生意已经没法做了嘛,我一把琴寄出去我还要亏钱。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因为我当时是在家里面。现在大家可能开淘宝店习以为常,在家里面待着,跟人家旺旺上聊聊天就可以把东西卖出去。但当时中国的电子商务环境是刚刚起步,非常不成熟。

我每天处理的事情怎么样的呢?人家跟我买琴,没有支付宝的,他只能通过邮局汇款把钱给我汇过来。然后我收到钱之后去邮局把钱提出来,然后把琴呢,也没有快递,送到一个叫中铁快运的物流公司去。那个物流公司出了名的野蛮装卸的,我一把琴从杭州寄到上海,人家打开的时候说,啊呀已经变成两半了。

我为这个事情也亏了不少钱。另外我们楼下的邻居也是,他觉得我行踪非常可疑,每天不出门,然后经常有邮局给我送汇款单。然后他有一天真的忍不住了,去公安局报警了,说这小子一定在搞诈骗。

这两件事情对我打击非常大,想算了吧,正好阿里巴巴在招聘。阿里巴巴当时是全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现在也是。我想应该可以去正规的公司里学习一下,到底该怎么做生意,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去了。虽然进了阿里巴巴 ,但我还是在继续在做我演出的事情。

因为我那个网站,当时流量依然非常大,然后慢慢地开始有外地的乐手。比方北京的乐队他们想到杭州来巡演,那一般做法就是到网上搜一搜,当地有没有这个摇滚的论坛,然后有的话看他们的演出在哪里办,所以一般找都会找到我。

那么他们找到我之后,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跟我认识的酒吧老板去联系一下,说这个演出放在你这里合不合适,你跟他谈个四六分成、五五分成这样的。所以就开始帮他们介绍这些演出,时间久了之后,所有的这些演出也就固定到一个酒吧去了。因为我也不想跟太多人打交道,我就跟一个叫31号的酒吧合作比较长久。

那个酒吧跟其他酒吧不太一样,杭州那个时候酒吧基本上集中在南山路一线,所谓酒吧一条街嘛。但那个酒吧它是在灵隐寺边上,相对来说比较偏。它的老板也不是想靠这个挣钱,都是一帮美院的老师啊还有一些服装品牌的老板,反正钱也多。本来就想自己找个地方喝喝酒,这东西又跟艺术沾点边,他们就很有兴趣。

所以那是个艺术酒吧,在那边做了之后,那个地方环境是非常好。当时它是这样的,在山下一个山洼里面,一边是酒吧,另外一边是一个青年旅社。这个青年旅社顺便开了一个餐馆,那个餐馆大家现在肯定知道它的名字,叫绿茶,最早是开在一起的。

我们这边酒吧一般是一条龙服务,乐队来了,住在青年旅社,吃饭在绿茶,演出在酒吧。非常好,经常还可以搞搞篝火晚会什么的。演出多到了什么程度呢?那个时候我们礼拜五礼拜六礼拜天三天,肯定是都有演出的。前面的四天一般也会有两到三场演出。

每个季度,比方说我们会搞一个春音乐节,春夏秋冬四个音乐节。这些音乐节的时候,会有十几个乐队从全国各地赶过来演。大家从下午开始嗨,一直嗨到晚上,那个经历我觉得像乌托邦一样的。而且一个不小心,我垄断了整个杭州的摇滚市场,所有乐队演出都是经过我。

当然这个生意本身不赚钱,因为当时我记得三十块钱一张门票,乐队过来一般至少要挣一个车马费、住宿的钱。所以有些时候他们挣的钱不够,我还得贴给他们。有些时候我能小赚一点。所以整体算下来我还是在亏钱的。但是我觉得至少我能够帮助到这些乐队,让他们有机会被更多人认识到。

印象很深的是,当时在31号酒吧,有一场演出。那是04年的时候,有一个北京的乐队叫PK14,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他们的音乐。当时他们到杭州来巡演,那天出了点状况,那个酒吧本来都是要么就是艺术家,要么就是文艺青年,像我们这样的过去聚会。

所以有演出的话都很开心地看,那天来了一桌明显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一群酒客,而且来之前就已经喝多了。结果演出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发酒疯了,跑到台前面来阻止演出,一直在那边骂乐队。开始我就上去劝阻,劝阻不成功之后,最终演化成一场暴力冲突。

这是我找到当时的一个视频,因为正好那天PK14带了他们的一个摄影师过来,一个导演,因为他们在拍一个巡演的纪录片,还做成DVD在外面卖了。所以这个画质非常有保证。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混乱的演出场面,台下在打架,台上继续在唱歌,摇滚到底了已经。

我梦想当中,觉得这样的摇滚现场,一辈子也没看到过几次啦。啊当然暴力是不好的,我觉得要克制一下。但是呢,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过了没多久之后 31号酒吧就倒闭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实在,搞摇滚表演这种演出看上去人很多,但其实赚不到什么钱,因为来看的都是穷学生为主。

而且乐队也慢慢地出现了一些变化,一开始来演出的很多乐队,尤其北京乐队,还有那个范儿,心态非常好。为什么呢,以前在国内,你只要出过专辑出过CD的乐队,都能挣着钱。但是差不多2000年之后,我发现来杭州演出的很多乐队,出专辑都挣不到钱。

我问他们说,出专辑不是应该有版税?不是应该给你各种收入?他们说没有啊。我们出完专辑,唱片公司就给我们1000张CD,说这就是你们的报酬,你们自己去卖吧,卖掉的都是你们的收入,根本就赚不到钱。

另外一个就是当时的观众突然间就减少了,然后我们就找原因。其实这个事情当时在全国各地都在发生,因为看摇滚演出或者说,看这种偏艺术类的活动的观众,最大部分其实是来自于大学生。2000年前后的时候,全国各地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大学搬到大学城去。

本来杭州有文教区,就在市区里面,后来都搬到下沙区了。下沙是什么概念,从下沙打个车到杭州150块钱。也就是说一般穷学生,本来他的钱就够看个演出的,搬那么远他就没法来看了。本来我们还有一群文艺青年的圈子,大家多少有点收入,还挺愿意来看这个演出。

但这个群体本身就不断有人会流失的,因为房价涨得这么快。好多人本来觉得生活工作不是太有所谓的,三四年后肯定家里各种催,说你该结婚啊,该正正经经上班啊什么的,所以有些人就老老实实当白领去了。上了班之后,可能就没那么有空闲来看演出,所以观众群也一直在流失。

那这个时候大概是05年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事情要怎么解决。因为的确很多过来演出的乐队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嘛。我觉得他们的生活的确太艰苦了一些,而且他们其中有些人非常有才华,有非常好的音乐作品。为什么他们不能够靠自己的作品可以生活呢?想了很久,差不多到06年的时候,当时我还在阿里巴巴。我每天工作的时候,我在解决互联网上电子商务的问题,我的产品可以帮助到成千上万的中国商人,改变他们做生意的方式,让他们真正能赚到钱。

那我觉得,我应该有一些办法可以让音乐人能赚到钱。所以06年的时候有了一个idea, 然后我就把朱七就叫过来,因为他是做市场策划的。说咱们要不一起做个音乐网站吧。当时想法特别简单,我们这个音乐网站,首先要有全世界最全的歌,你听什么歌都能听到。然后当你听那些好听的歌的时候,我往里面插一些我觉得很好听的歌,就是那些乐队他们的作品。然后慢慢地你的品位提升之后,你就会喜欢他们的作品,你就会付钱给乐队,当初就这么想的。

所以后来我们就做了虾米网,这个就不是今天要讲的内容了。我自己在回首这么多年的经历的时候,我觉得其实还蛮庆幸的。第一是,我从来没有主动意识到,我未来要做一件什么事情。但是我之前做的,可能有十几年时间,我在做的事情,有心或者无心,都在积累我的经验值。

现在很多说法说,你要做一件事情,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要有一万小时的操作时间。我也完全没意识地就积累了一万多小时,我也没有去过唱片公司,也没有真正地进入过这个行业,但是我却接触了这个行业最底层的用户和最底层的音乐人们,所以我对这个行业有了解。

另外一个就是,很多人可能之前会觉得,尤其父母会觉得你太不务正业了,好好一份工作辞掉不干,你要去做这个。阿里巴巴那么好的工作不干,你要去自己创业,搞得这么苦。

但是我觉得,人其实非常难得的,你可以把你的兴趣和工作融为一体。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我是个非常幸福的人。另外前面也提到了,很多在我的生活中出现的人,他们最后有机会能跟我在一起共事。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每天都觉得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了。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