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军徐军,生于西安,车撵坡乐队主唱。他曾只身一人去陕北当地民歌采风,在八百里秦川腹地拜访皮影世家老艺人,作品集陕北民歌、陕北说唱、秦腔、摇滚等元素于一身。

秦腔摇滚

2014-03-02上海
最后呢,就这样我就感觉这歌呢,我就确定全部拿我的母语去唱。我就感觉,一定这样去唱,我就感觉好像找到了自己。
  • 45
  • 1

已有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秦腔摇滚

徐军 2014-03-02

《神仙歌》

车撵坡乐队

世人/都说/神仙好,

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

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说/神仙好,

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

及到/多时/眼闭了。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木头/一头驴两头牛/都是牲口,

伙计们/耍好咧吗/耍好咧。

大家好,刚才这种形式很特别。我们是车撵坡乐队,跟融皮影。很高兴来一席这个平台,说说我们的一些故事。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军,来自西安,古都西安,就是吃羊肉泡馍的那个地方。刚才呢是我们自己改编的,是我们用一些秦腔啊,还有一些说唱,一些陕西的一些方言类的东西。最早呢,九几年,九四年吧,我从西安去北京,当时为了学电吉他,到一个很有名的学校,叫迷笛音乐学校去学电吉他。

当时在西安呢,就听一些什么The Rolling Stones啊,Pink Floyd的摇滚,就对这个电吉他这个乐器非常的适合,就想去学。最后就一个机缘吧,到了北京去学。但是到了北京,94年到了北京以后,感觉我什么都一窍不通,连乐理什么哆咪嗦,我去的时候叫的是1 2 3、1 3 5 这样的,不太懂。最后就是纯粹是为了一个形式上,去赶那个潮一样。

最后我94年去了迷笛,去了有半年吧。我又回到西安,想法设法的去学音乐理论,又进西安音乐学院学作曲,还有音乐理论知识。最后就在97年吧,对 97年,我又从西安又来到了北京,一直到现在。

我一直在北京漂流。还有我们刚才台上看的很棒的这些音乐家,都是我的铁哥们、好哥们。他们也有同样的经历,就是跟我一样,从不同的地方到北京,为了自己的音乐梦想。还有我们皮影的老王,他在海外待了很多年,也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梦想。拿陕西关中话说,奏是为了活出个自己。下面把这首《飞鸟》,送给大家。老王好咧吗?好咧!

《飞鸟》

车撵坡乐队

我飞翔在/遥远的天空/在现实和梦想之间/来回穿梭,

我累了/就在现实的岸头歇会儿,我受伤了/就在梦想的港湾里治伤疗痛/。

我就这样/来来回回,我就这样/来来回回。

我用力的/挥动翅膀,在动荡的岁月里/执着的飞翔。

我害怕/不安定的天气,我害怕/岁月把我抛弃,

所以我就/尽情的飞翔,所以我就/尽情的飞翔。

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

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

我是一只/孤独的飞鸟,在现实和梦想之间/来回穿梭。

我累了/就在现实的岸头歇会儿,我受伤了/就在梦想的港湾里治伤疗痛。

我就这样/来来回回,我就这样/来来回回。

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

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我不想知道,

未来是咋个样/未来是咋个样/未来是咋个样/我不想知道。

刚才这首歌,很多年前,也有一个版本,拿普通话唱的。我再喝口水,为啥我光喝水呢,因为我现在这歌几乎是喊出来的,不是唱出来的,像秦腔一样要喊。其实这歌,我们这种方式,也是想把秦腔里边一些魂上的东西,还有结合我们现在的一些编配方式,作为我们现代人,把内心的世界观,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生命的,把他唱出来。

用这种方式,再说我家也是那方土地的人,从小在那个地儿长大。所以我觉得拿我的母语去唱,我感觉更能表达我内心的东西,唱的淋漓尽致,很畅快,感觉很舒服,也很顺。你像我原来拿普通话唱,这首歌的副歌原来就是,未来是什么样 我不想知道。

我唱的话就是,未来是什么样 我不想知道。但是呢,最后也是一个机缘巧合,乐队排练的时候,我就拿方言去唱,唱着像刚才那个副歌就是,未来是咋个样 额不想知道。这样一下,就感觉一个字「咋」,一下就很痛快,唱的就一下,很舒服。把这么多年来在外边的一些,漂着的感觉一泄而空。

最后呢,就这样我就感觉这歌呢,我就确定全部拿我的母语去唱。我就感觉,一定这样去唱,我就感觉好像找到了自己。

有一年就去了陕北,当时宝塔山底下,有两个老艺人在那唱一些陕北民歌,我就坐在他们旁边听他们唱。

他们唱了以后我就问他们,我说我是从北京过来,想听你们唱。他们就说,你这娃那么远,跑过来听我们陕北人唱歌。好,那我今天就好好给你唱一些。当时我就挺震撼,因为原来都是从电视上去听的,也没有亲身,那是我第一次,应该是2000年左右。

他们又说,你应该再去多认识一些,陕北当地唱陕北民歌的人。最后我就也是一个朋友的介绍,我去找到了当时还健在的贺玉堂老师,他是陕北民歌大王,给我唱了很多陕北民歌。

我记得唱的第一首就是《黄河船夫曲》,几十几道湾,国丰也唱得非常棒,更现代、更代表他自己。国丰可以亮一亮嗓子,来一小段。你知道,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咧,几十几道湾湾哟,几十几只船哟。下面呢我们把这首歌《命运》带给大家。

《命运》

车撵坡乐队

你大和你妈是爱银钱/把你嫁给一个是老汉汉,

又抽洋烟是又耍钱/个乃求地是砍脑鬼/误了你的青春和少年。

我们生就在这个/崎岖的星球/注定要走一条/崎岖的路,

就算前方是一片黑暗/它也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

因为我们只有选择坚强/因为生命就是那麽一瞬间。

我的冷怂哎 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瓜娃哎。

我的冷怂哎 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瓜娃哎。

我们的命就像那白里透红的蜡烛/没准啥时候就燃到了尽头,

就算前方是一片黑暗/它也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

因为我们只有选择坚强/因为生命就是那麽一瞬间。

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我们已经上了和谐号的专列/没准啥时候我就停了下来,

就算前方真的布满障碍/它也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

因为我们只有选择坚强/因为生命就是那麽一瞬间。

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我的冷怂哎/我的瓜娃哎。

你大和你妈是爱银钱/把你嫁给一个是老汉汉,

又抽洋烟是又耍钱/个乃求地是砍脑鬼/误了你的青春和少年。

我曾经去了陕北以后,我又在陕西的一些卖皮影的那些地方去转。转到一个特别大的一个皮影店,当时我的头发,因为在北京嘛,摇滚的都是长头发,扎个长辫子。

当时一个摇滚青年,在西安卖皮影的很大的一个店在转,里边的店主以为我是一个游客,他就问朋友你是要哪一款的皮影,看上哪款?我就拿西安话说,我说,咱这哪有演皮影的?他一听愣了一下,他说,娃呀,你还是咱这的人啊?不是游客,不是旅游滴?我说我都是在这儿的。他说,额看你这头发长的,比俺媳妇的头发都长,你肯定是搞艺术的。我说我是学音乐的,在北京学音乐的。

我就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我的情况。我说我很想去看看,在哪能看到这种表演。他说你是找对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个陕西西府的一个演皮影的,第六代传人,叫王云飞的。今天这个是王玉,那个大师叫王云飞。我记得很清,皮影店的店主就把王老师家的电话给我。因为他经常到王老师家里去进皮影,他们家做皮影,还演皮影。他们是第六代传人。

联系上以后第二天我就去了,去了以后就见到王老师以后,他也非常高兴。他说,娃啊,你咋还对我这皮影还这么感兴趣?都是老汉喜欢的,年轻娃们谁喜欢呢,快老掉牙的东西咧,马上都没人玩这个了。俺这是为了出来有个活动,有个活动、有个红白喜事什么的去演一演,挣点零花钱什么的。

我一听这个情况,我说,怎么是这样的,就跟他们陕西关中地区一个叫岐山县的,他们在那一个村子里面住着,他们戏班子出去都是拖拉机,拉很多人。我也跟他们坐在上边,随着他们戏班子走村走镇,走了几天,有一天我就跟他们坐在拖拉机上我说,这种节奏「嗒嗒嗒嗒」,我要是把摇滚这种方式结合皮影,哪一天如果这种形式组一个乐队玩起来,我觉得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最后没想到时隔多少年,我在北京就组了这样一个乐队,才有机会让你们能听到我们这种方式。虽然是不插电的,但是肯定有一颗摇滚的心。最后看了很多他们演的皮影,他们当时演皮影是把麦克风吊在上面,麦克风上扎个红绸子,试音。后面有拉板胡的,还有敲梆子的,甚至吹唢呐什么的,三弦都有。

还有一个主要主喊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他那个声音一出来,把我都震撼的不行了。他那个沙哑的那种声音,跟咱们年轻人的沙哑是截然不同,是正宗的很原始的秦腔的感觉。我就感觉这个真是,比美国的布鲁斯还布鲁斯,是中国的布鲁斯,中国的摇滚。

所以我感觉我是那方土地的人,我有这个责任,去把这些好的东西介绍给大家。也吸取他们魂上的东西,呐喊出我内心的一些东西。就跟当初写的一首歌叫《灯》。下面把这首歌带给大家。

《灯》

车撵坡乐队

在时间的隧道/你是我永远的路标,

我借用你那无私的光/在隧道中奋力奔跑,

忘记了过去的拥有/也忘记了现今的存在,

只因你是我的唯一 唯一的需要。

这漆黑的夜/我把你当做了依靠,

我用我全部的希望想走近你的怀抱,

却被眼前你那仅有的光线所烦恼,

只因我把一切想得太好太好,

现在才明了/现在才明了/也许你只是我心中一个不变的路标。

至于前方会怎样/你我都说不好/也许你我彼此都在寻找着依靠,

只是把那个目标想得太好太好/现在才明了/现在才明了。

有谁能揭开我这心中的烦恼/让我在你熄灭之后/能好好的好好的睡上一觉啊。

有谁能揭开我这心中的烦恼/让我在你熄灭之后/能好好的好好的/睡上一觉啊。

为了心中的梦想/在这条路上追逐着一个又一个的灯,

希望能找到我自己的那盏/真的是属于我的那盏灯,

每个人心中都有灯。

下面呢,我就请出我们合作的每一位朋友一一地上来。皮影老王,大家好!还有贺国丰老师,王三三老师,还有马野,最帅的马野。

还是希望我们每个人心存梦想,我漂了这么多年,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就是,要真的用心上路去做一件事的话,全世界人都在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