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乐队山人乐队来自云南,它的成员包括汉族、佤族、布依族。乐队成员一直致力于传承云贵少数民族地区的音乐遗产,他们用云南少数民族几近失传的传统乐器弦子、秦琴和象脚鼓,将云贵地区原生态音乐与雷鬼、摇滚和Ska等元素融合在一起,制造出了一种新鲜而又动听的世界音乐,一种来自云南大山、充满生命力的声音。

寻找回家的路

2015-03-22上海
很多年在全国各地各种各样的演出以后,我们发现对音乐方面的想法越来越枯竭,就开始重新回到云南去寻找我们的根。我们发现,光楚雄的一个县,叫牟定的这个县就有上万个调子,光是彝族就上万。 我们到底做什么样的音乐呢?我想来想去觉得,应该把真正的我们自己传统的东西融入到我们的音乐当中来。
  • 9127
  • 8

已有8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寻找回家的路

山人乐队 2015-03-22

我在昆明的时候碰到了我们现在的鼓手:小欧。我们当时相遇以后就开始形成了雏形的山人,这个时间大概是99年底2000年初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的音乐之旅。然后我们开始尝试,我们到底做什么样的音乐呢?后来我想来想去觉得,因为我们自己是有很多的声音是需要去表达的,所以说我后面选择,我觉得应该把真正的我们自己传统的东西融入到我们的音乐当中来。


我们通过很多年在全国各地各种各样的演出以后,我们发现现在越来越枯竭对音乐方面的这些想法,我们就开始重新回到云南去寻找我们的根,我们发现,光这一个楚雄的一个县,叫牟定的这个县就有上万个调子,光是彝族就上万,当时我们特别惊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东西。


这张图是我们在怒江大峡谷的怒族居住的山顶上采风的时候的照片,这几个人是从另外一座山,这几个老艺人从另外一个山,可能天不亮的时候就背着他们的乐器走路,走了差不多七八个小时,然后到了下午的时候差不多就来唱给我们听。当时我感觉他们的声音真的是和对面的雪山是融在一起的,令我特别震撼。特别有一个镜头是让我们非常震撼的,就是其中有一个怒族的一个艺人,他弹琴,他就是这样放在后面弹,让我想起了著名的吉他手吉米•亨德里克斯,大家应该知道这个人吧,他就是这样弹,同样也是穿着民族服装,然后跟这个怒族一模一样。我当时其实是被感动得基本上是掉泪了,因为他们的音乐真的是非常的自然,没有任何的目的性。


我们通过这些采风的故事,我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现在这些民间的音乐在迅速的消失,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因为这些老人如果不在了,这些音乐就再也没有了并且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愿意去学,因为觉得可能他们更想学《小苹果》或者什么,我们把他们的音乐做了一个,我们不敢说传承,因为我们真的不敢说,是做一个传承者,我们就希望我们做一个传播者,把这样好的音乐传播到世界各地,更多的人去看到。


我们在巡回当中,在各个国家走来走去,看来看去,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特别是在发达国家,他们的民族的概念已经渐渐的消亡,没有这个民族的概念了。所以说他们的音乐,你看美国以前是世界是最大的音乐市场,但是整个现在的市场也是很疲软的一个状态,就是感觉好像,没有力量再往前。

因为之前他们的音乐是比如说黑人的民族音乐布鲁斯,然后发展出摇滚,然后爵士,然后这种不同的音乐风格,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缺乏张力。所以说我们去了看了以后,越来越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我们的民族音乐,就是真正的这些传统的文化,我们当时和南非的一些朋友交流以后,我们也是看到了一些不同的音乐的面。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