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生于台湾长于加拿大,高中开始学习武术,在云门舞集做了7年武术指导。他走遍北方三大武术省份,探访隐于乡野的武术高手,拜访了长拳、弹腿、炮拳、八极拳等许许多多拳种。于2011年开起夜奔北京四合院客栈,教中外客人练拳,希望为中国武术的现代化做点事情。

夜奔北京

2015-05-24上海
拳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奇怪,尤其是中国的拳,越练到后来,外形动作越简单,但是所有复杂的东西都在身体里面。 傻傻练拳才这么进去了武术的世界
  • 16202
  • 28

已有28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夜奔北京

黃鴻璽 2015-05-24

其实都是假的。《夜奔北京》的题目也是假的。我们今天只是借这个题目,把大家骗过来三十分钟,因为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故事,一些传统武术的故事。所以在这个开始之前,我想先花一点时间来跟大家介绍我学武的背景。


我在台湾出生长大。小学毕业那一年,突然被家里告知我们要搬到加拿大。所以在还不太懂事的时候,我的生活就突然变成在西方成长。所以我的国中、高中就是在加拿大读完的。


我不知道大家成长的经验跟我有没有类似之处。我记得在读高中的时候,不小心很会读书,所以我的数学跟我的物理成绩很好。但是在西方的社会,如果你是一个很会读书,但是不太会运动的人,像我小时候运动细胞不好,是很容易被归类于书呆子。所以在高中毕业之前,如果不改变我的形象,我可能以后的在交女盆友这条路上会很困难。所以那时候我就积极地要参加各种的运动的团体。


冰上曲棍球,篮球,这都是很热门的,我都没有选上。因为基本上我没有什么运动细胞。但那个时候,我接触到了一个叫做少林拳的很冷门的社团。那时候我就加入。那时候我不懂武术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叫少林拳,反正我就是这么去练。在高中毕业之前,大概花了三年的时间,练了一些基本的拳脚。


而这些基本拳脚给我什么呢?让我的身体的爆发力突然变好,我身体的基本能力变强,我的柔软性变好。所以后来我突然发觉,我可以跑得比别人快,我可以跳得比篮球队的还要高,然后我的身体就是可以做出一些我之前没办法想像的事情。


所以这是我一开始刚刚认识的武术。


然后上了大学,我认识了一些像我一样的怪人。那这些人也是来自美国各地,他们有的学过空手道,有的学过柔道,有的学过拳击,各类的武术。我们几个就聚在一起,那个时候创了一个类似像复仇者联盟的东西,开玩笑开玩笑,我们就是因为志同道合大家是各个领域的。


所以我们做什么呢?我们就到各个大学的武术社团去,不敢说挑战吧,去看看他们在干嘛。所以我们那时候恶名昭彰,所以年轻不懂事就去玩这个武术,到大学时候就觉得,我们敢硬打硬拿硬摔,就有这些记忆。週末看哪裡有武术比赛,我们几个就这样子开一部车就跑去玩。然后那个时候自己觉得自己不得了,大概才学武几年,我想学武应该是初期的身体的经验。


我记得在大三那一年,我背包去欧洲。那时候我在巴赛隆纳的一条很有名的步行街去散步,突然间看到,我前面有一个英国的女生,她的包被一个当地的小混混抢了就跑。她就尖叫“no! no!”的时候,我心里想说,“啊呀,太好了!我练武练那么多年,可以拔刀相助可以英雄救美。”就是总算机会来了。


我就跑啊跑啊,那个时候体力也好,很快就抓到他,把那个小偷在地上打了一顿。然后很快当地员警就过来,其他人也围过来了。当时觉得自己真是不得了,太好了。可是那个时候印象深刻:我抬头一看,在我们在追的那个方向不远有一个小巷子,那个小巷子有很多他的同伙眼睛看著我。


几年后我才知道那是一条恶名昭彰的小巷,专门骗像我这种笨蛋。如果我那个时候跑的慢一点,再两步跑到那个巷子裡,就是棍棒齐上把我打在地上。那个时候武术再好都没有用。所以我很幸运,但是也慢慢地了解到,原来武术并不是只有打打闹闹这件事情。


所以几年之后,我就开始在想,我觉得中国武术应该比这个更有层次。那在哪里呢?所以我决定回到亚洲。我先到香港找了一份工作,白天上班。因为当然刚刚讲了,以前在美国跟同学我们除了练拳,到处去打比赛,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香港电影。觉得,“啊!那个里面的东西是真的!”所以先到香港去找。所以找啊找,也接触过香港各种不同的武馆,后来就发现,哦,原来有一段时间,香港的很多武术是从上海南迁的。所以我就沿着这条路往上海走。


随之我又了解到,原来在1949年,就是台湾讲民国38年发生的一件事情。我想大家应该都清楚,国民党节节败退,撤退到了台湾。那个时候带来台湾的人、带来台湾的东西,除了各种不同的文物、宝物之外,也带来了一批人,这一批人很大一部分人是练武术的。而且他们不是普通的武者,他们是1933年,在中国南京成立的一个中央国术馆裡面的高手。所以当时有许多的高手跟著国民党的军队到达台湾。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啊,原来我的出生地曾经有这么多的高手在这里。我赶快跑回去,我希望能够跟着这些我所调查到的武术宗师级的人去学习。但那个时候,我到了台湾之后才开始想到一件事情是,慢慢找慢慢找。第一代的老师们都已经仙去了,我忘了做算术,他们都已经到了年纪。所以我有点沮丧,就赶快去找第二代。


这位徐纪徐老师,就是我的恩师,在那个时候是第二代的武术老师。他的学习过程就是跟着当年来的那一批宗师们学。那个时候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徐老师。我很高兴,我跟老师说我的经验,我的一些想法,我想要学正统的传统的中国武术。那个老师就说好啊没问题,你先打一些动作给我看。我心想,没问题啊,我学了这么久,我又打过比赛,还拿过一些奖牌。我就给老师比了一些动作。结果老师看了我的动作之后跟我讲了一句话,让我到今天为止印象深刻。他那时候对我说,“你不是中国人,所以你练不了中国武术,你也学不好。”


那时候我就觉得蛮奇怪的,“老师你这个还蛮奇怪的,用种族歧视的方式来骂我。虽然我确实是在西方生活过几年,但是我觉得您这样讲我不公平。而且这跟学中国武术有关系吗?”然后老师也不讲多,他就让我练基本功,练非常非常非常基本的东西:练踢腿、练打拳。


但是在练拳的同时,他大概有五年的时间叫我去看戏曲表演:比如说去看京剧,看昆曲。他教我提起毛笔写字,他让我读一些诗词,他让我重新去接触一些中国传统的文化。在这同时,他不教我附加的武术。


所以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原来老师说我不是中国人这个事情,是因为我没有中国的身体认知。而且不只是我,照老师的讲法是我这一代的年轻人,甚至这一代的香港,一代在大陆的很多年轻人,都已经没有中国的身体认知。


那是什么意思?这也是我好几年之后才慢慢理解到:我以前看人的身体是习惯看局部,是跟我周边的很多人一样。比如说,我几个朋友都说今天我们去健身房好了。今天要做什么?今天要练二头肌,或者练三头肌,还是我们今天要练腹肌或者是胸肌——身体是这样分开来看。


但在传统的中国武术里,身体永远是一整块的,我们不去分开讨论。所以在武术里面左手不是左手,右手不是右手,左右手是连在一起,身体才会通背。手跟脚永远是连在一起,身体有里外,有开合,但是没有分开来探讨。所以当我理解这个状况的时候,我才慢慢知道老师在跟我讲什么,我们才能下一步把基本功培养好之后再去做拳术的练习。


那个时候我练的拳叫八極拳。大家可能对这个拳比较陌生,太极拳大概就大家都知道,名字只差一个字。那个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啊,老师什么叫八極拳?反正就练吧练吧。那练了几年之后,我就才从师兄们,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一些故事,才去问老师。


八極拳大概在非常近代才走出了河北沧州。沧州是一个小地方,他是出产这个拳以及许多拳种的。八極拳当初是怎么走出来的?是在军阀争霸的时候,我们的师祖李书文决定把它带出来。李书文师祖那时收了很多学生,其中有三位非常有名。我们先讲他最后一位,就是最小的徒弟叫做刘云樵,刘师爷,他也就是我老师的老师,当年跟着国民党在1949年到达台湾。


这位刘云樵刘师爷他到台湾的工作是什么呢?他是保护蒋介石,以及蒋经国,所以蒋家的二代,都是由他以及他创立的侍卫队来保护,一直到今天台湾的总统府所修炼的拳,都是刘师爷当年创下来,留下来的规矩。


我们刚刚讲到李师祖他收了好多学生。还有一位学生到了东北。他为什么到东北?因为他当时的工作是保护宣统皇帝,也就是末代皇帝溥仪。我们觉得,哇,已经两位人士都被八極拳保护。还有一位老师当时不肯讲,后来慢慢地告诉我们,我们才知道,八極拳还有一位当年留在延安,保护的那位人叫毛泽东。所以近代有三位非常重要的人,他们的贴身侍卫刚刚好都是练八極拳的。


为什么沧州会出产这种拳?以前有一句话叫做“镖不喊沧,雁过拔毛”。我们都知道,在旧时代,镖局在送货物的时候,经过一个地方要把自己的局号喊出来。唯有经过沧州,因为沧州有太多练拳的人,而且太土气了,太霸气了,不能喊。你喊了不管你是好人坏人都把你抓出来打一顿。另外一句老师就跟我说,沧州这个地方以前很穷,所以大雁飞过去的时候毛都被拔光了。你看我们八極拳是这种这么土气的地方跑出来的。


当然我的疑问还是一样。我就问老师,那为什么我们这个拳老是给人当保镖?我没有说什么好或不好,我就是很好奇。老师就跟我说,我们练这个拳不是体操拳,所以动作非常简单,有一句话叫“傻八级,楞功力”。傻傻地练,就是一招一式慢慢地练,一直练,练你的身体,功力就起来。同时我们这个拳也有一个特点,叫“贴身靠打”。因为贴身因为靠打,所以它在保护首领的时候是很容易去做。


老师的简单的意思是说,“拳无好拳,全部在人”。一套拳好不好是看这个人,所以没有任何一个拳比另外一个拳厉害,或者是更适合做什么,纯粹只是自己。


那个时候听完之后,也慢慢去理解老师的一些想法,所以就傻傻地练拳。傻傻练拳才这么进去了武术的世界。可是很好玩,真正开始练的时候,我越练越练越发觉自己的胆子反而越来越小了。跟我在高中跟我在大学成立那个复仇者联盟的时候可真是感觉不一样。


那时候就开始有一种想法就是,发现拳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奇怪,尤其是中国的拳。越练到后来,动作、外形动作越简单。老师三两下就讲完了,但是所有复杂的东西在身体里面。比如说八極拳的第一个动作是“沉”,我们不断的在练“沉下来沉下来”,但越到后来外形看不出来。我站在这里,我还是在沉,这个动作要练十字(劲)。我身体不断地,十字的力量在放出来。可是只有里面知道,所以劲道都在里面找。


那个时候就很害怕,因为觉得拳理好深,而且越练越觉得深,所以开始去害怕它,害怕自己不知道未来会走到哪一步。我把这个想法跟老师讲,老师又来一句话,他说因为你生活太西化。刚刚找到他的时候,他说我不是中国人,我这么努力了又去听他的话,又练基本功又去接触这种传统文化,然后跟我说我生活太西化,然后就开始骂我一大堆。然后就说你们这一代的小孩,就是觉得现代化就等于西化,全部搞错了。


那个时候总是觉得老师讲这种话,好像有一点不知道让我怎么回答。可是慢慢我才了解到,真的是!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许多东西在不断地去追求。比如说科技也好,知识也好,在过去的几十年甚至是一百年内,我们是跟西方学习。偏偏在身体上,在身体教育上,比如说我们现在讲的体育课,但是有多少人想到,其实身体教育是应该回归来认识我们自己,而不是去研究一个游戏,一个game怎么玩。所以身体教育这件事情要重新从东方来找起来。


慢慢开始领会到这个,我就开始去观察生活。比如说我们来聊一下东方跟西方的身体美学。刚好我们今天在美术馆,我们在去看一些西方的最原始的最初的身体雕像的时候,比如说希腊的雕像,我们看到人的身体通常是上重下轻,也就是上面的肩膀是宽宽的厚厚的,力量是不断地往上,可是腿是修长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一种形象。


或者我们来讲一讲芭蕾舞。我之前工作的地方是台湾的云门舞集,所以我有非常多的好朋友是芭蕾舞出身,也是非常非常地努力练习。我也跟这群老师们请教过,那芭蕾舞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身体不断地往上拔,最好是那个脚尖踮踮踮,踮到最高到我的头顶能够碰到屋顶,我的手如果能拉到天的话,这是最好的。所以是上重下轻。


可是东方的身体美学是下重上轻,是一个正三角的。假设我们今天出去玩看到一个孔子的雕像,他是一个非常东方的形象,他应该是正三角。如果你看到一个孔子的雕像是手拉起来放好高的话,我想你应该会很奇怪,这个孔子发生什么事了?所以我们东方的形象应该是这个样子,从戏曲到身体到武术,所以传统武术如果有听到有人是“头重脚轻”,那就是病的不轻。


我们第一步是落地生根。我们是脚底要借地之力。我们的身体如果不能沉下来,沉到地底下,不能入地三分的话,你的脚底没有办法跟地板谈一场恋爱。你只有谈了这场恋爱,你才能知道身体跟大地的关系是什么,力量才能够出得来。


同时我们讲一下二胡跟小提琴这件事情。我小时候被家里半强迫去学过一点小提琴。学得不好。但是那个时候会被带去看小提琴的表演,小时候觉得很好玩很有趣,去听音乐,哦,音乐非常好听。我到现在也觉得小提琴很好听。但是到了开始学传统的中国武术之后,我开始慢慢没有办法去完全欣赏小提琴的演出。因为我发现小提琴的演奏者,他的身体是扭转的,所以为了要把琴夹住,他的颈椎是不断的扭转他的手是不断的凹曲,他的身体是偏一边的。这个演奏者跟观赏者之间产生了一些关联。因为我是做身体研究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不舒服的演奏,无关于小提琴这项艺术。


反倒是以前年轻的时候不懂的二胡,很有趣,我现在开始喜欢。我甚至今天早上在过来之前,在徐汇区一个天桥上去之前刚好看到一个老先生在拉二胡。我很开心又可以蹲下来听一下。


我为什么开始喜欢欣赏二胡?因为二胡的琴体跟二胡的演奏者的脊椎一样,是直立的,是顶天立地。因为过去几年我在中国居住、旅游。我听到了陕西的鼓声。我如果听到了河北的梆子,或者是我在山西最近住一段时间,看到各种红白庆典,我会喜欢停留下来蹲在路边听一会儿,不是听他的声音,是听他的节奏。而这个节奏是扎扎实实中国才有的节奏。


那为什么要听这种东西的节奏?后来发觉,因为练拳也是在练一个节奏。两个人真正在打架,不是说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两个都有身体的节奏,我比你强我就把你骗成我的节奏,那我就赢了。我们练的是中国拳,练的是中国武术,所以我得先理解到底什么叫做中国的节奏。这些东西我开始慢慢理解。


再接下来就是意念这个词。在练拳的过程中,到了一定阶段,拳打不好老师就一句话,“你打拳没有意念。”我不知道什么叫“意念”。我也有外国的朋友要练拳,就问我,我就跟他们解释“意念”。他们说,意念这个词怎么翻译?我说,好难翻译哦,是不是mind?不是,那是你的心里的一些想法。是不是你的imagination?不是,那是你想像力,跟意念还是不太一样。还是你的thought?那是你的思想,那也不一样。所以这个东西太中国了,我只能大概了解一点。


但老师常常讲,你还是意念不够,意念做的不好。于是我去钻研这个东西。我就开始问老师,老师就跟我讲了一个故事。


老师那个时候很喜欢用不同的文化来跟我们讲课、聊天。因为是练武术的,所以我们常常会用各国的武术来做一些比较,那时候老师就跟我聊到中国跟日本的一些文化的不一样。老师说,你今天想一想日本,任何人想想日本的文化,像什么?一朵非常漂亮的菊花,被包装的很漂亮,而且这朵菊花的规格、大小、尺寸可以放在每一间超市,你到任何一间超市到任何一个花店买到的都是这样子的,是我们想的,所以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一个直觉的、乾乾淨淨、整整齐齐的,可是如果我们今天来想中国的文化,中国根底的文化就是一团烂泥巴,裡面什么杂质都有,但是这种烂泥巴他可能可以长出杂草,它可能可以长出一朵漂亮的花,他也有可能长出一棵大树,完全看你怎么去灌溉、怎么去培养他。


中国武术是从这种烂泥巴里长出来的,所以那时候听到这个事情之后,我就很好奇,我想看一看这团烂泥巴到底是什么样,中国武术是从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出来的这颗大树。所以老师叫我去寻师访友,但是那个时候我大概工作了一段时间,存款也不多,我决定到中国来看看武术的发源地。还好台湾有一个云门舞集,云门舞集的创办林老师每年都会做的一件事情是拿出一笔钱给一些发神经的神经病,像我一样,就是不想好好工作了,我想要去流浪,所以这个计划就叫流浪者计划。


那我就去申请。这个流浪者计划之前的人大部分都是创作者,或者是艺术家一类,我是第一个用武术去的,我想老师也是觉得很有趣,所以我前面的笔试、面试就通过了。最后一关要跟创办人林老师直接面对面,老师问了很多问题,我就把我的这些想法、我的练拳的过程、遇到一些困难讲给老师听,然后林老师在最后一个阶段把眼镜拿下来,好像一个长者一样,其实他就是一个长者。他说,鸿玺啊,你知道吗,你为什么要搞武术,你会累死的,你会饿死的。


我那个时候很难过,因为老师讲的是实话,传统武术这个东西太偏门了,太少人去研究。可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就说,林老师你知道吗,跳现代舞会饿死的,会累死的,可是经过了四十年你不是把台湾的现代舞带出来,你不是把他带到世界上吗,所以我只是想要让传统武术浮出台面,如此而已。


所以老师就转过去,跟另外两位评审老师低声讲了一些话,然后转过来就跟我一句话说,那你去北京蹲点吧。我就这样子拿到了一个流浪者计划。


接下来我就开始那这个计划,在几个月的时间基本上探访了山东、河北、河南以及山西,那也是北派武术的几个发源地。我去了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探访了各种人,大人、小孩、老人都有,练各个门派 练的好与坏都有,那我这边节录了一点简单的影片放给大家看一下。



这是我在山东的冠县,山东跟河北的交界处,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地方,它在聊城再过去一点。我为什么去探访它?它是中国非常有名的长拳,也是查拳的发源地,它介于河北与河南以及山西与河北的交界口,所以古时候称它为三不管地带,也就是说,你如果不是一个行为很好的人,爱打架,大概就会被流放到那里,所以久而久之拳术就在那里形成。


我去那边探访的时候,像这些孩子,很简单,他们没有其他的生活,他们没有iPhone,没有微信朋友圈,不知道该玩什么好,所以每天早上去练习,每天下午去练习。他们的这些长者也就义务地带着他们练。


下一个是一个武痴,他是在河南我遇到的,练的苌家拳。很奇特,他是一个煤矿的工人,他除了练拳之外什么爱好都没有,他刚刚讲他的手被机器打碎,听到有练武的人来了,可高兴了,把我邀请到家裡,晚上也不去工作了,就跟我聊拳理。他练这个苌家拳很有趣,这个影片可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他那个时候跟我说他有一个困扰,苌家拳是一直流传在河南中州的一个地方,他说练这个拳有一个副作用,就是练成之后他的皮肤会变得特别好,所以他在兄弟面前就有一点抬不起头来。他的脸以一个工人来说确实蛮细皮嫩肉的。他怕我不信,人也很直,就把大腿的裤子卷起来,他就说,你摸,你摸。


我那个时候为了保持一个探访武术的真实经验的心情,就去摸摸看。哎哟我的天呐,比婴儿的屁股还要嫩,所以真的是非常奇怪。


其实是这个并不是说武术一定是什么,只是他在练习的过程中改变了他的内分泌系统,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女性朋友马上要往河南那边去找。再跟大家讲一个消息,苌家拳有一个规矩,他们不教女生。


这也是我在山东冠县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村子,很可爱就是没有什么特别,小盆友就是一大清早听到鸡还在叫,天气很冷,头顶 小朋友都在冒汗。因为太冷,他们就练习,我就去当地看像这种小盆友,因为没有事情做,比较大一点的国中的去练习的时候,旁边的小盆友就在这边跟著比手画脚,所以拳术是在这种土地裡长出来,是在这边生活的。


这是我在北京看到两个大叔在袭胸,很奇怪哦,就是每天早上大家可以两三个小时你袭我胸我袭你胸。其实他们在干嘛,他们其中一个是高中的老师,另外一个是大学的学者,他们因为在拳术裡到了一个境界,他们找到互相摸劲的阶段,所以看起来好像是你摸我,我推你一下,我挡我一下,其实他们在玩身体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改变,那就是试劲,就是互撞。所以这东西很好玩,各行各业都有,当他们离开这个场子时候,他们就回到自己的生活圈。


这个大鬍子是一个德国人,很有趣,我在流浪者计划的时候,第一站在北京就遇到他,他从德国过来,我很自豪说,台湾有一个这个基金会给我钱,我可以来几个月,他说哎呀真巧,他也是来探访武术的,他也来做他自己的流浪者计划。我说,那你做了多久,他说做了两年。我说德国那么好,也有这个基金会赞助你。他跟我讲他的故事。


他爸爸在德国有一栋城堡,但是在德国拥有城堡的成本非常高,每年要花很多的成本去维修,因为德国政府可能有这些要求,所以接下来就轮到他继承。他继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城堡卖了,所以拿一笔钱在中国到处旅游,他也是想要看武术的源流。


很好玩的是,我们在北京见面之后,我们在中国好多地方后来都遇到都碰到。这是我们同时找到这一个太祖拳的练习者,他刚刚就在拿我们的身体去试,试各种不同的力道,聊到最后就是拳不能用讲,因为拳是没法用讲的,我们只能互相打打看。但是我看他身体比较壮,我就说本家明你先上,他被打完没事之后我才上去试,所以没有放很多影片,像刚刚那些都是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大人、小孩,拳术其实是还是活在生活裡面。


接下来我要聊一聊北京。我刚刚聊到,在流浪过程中,我都是在北京做停留,比如说我去山东看了这些地方,录了这些影片做了这些笔记,我要回到北京几天去做资料的整理,我再去山西,再去河南,再去河北,所以北京变成我暂时停留的文化交流的地方。为什么是文化交流,因为我每次回来,除了像本家明这种怪人之外,我遇到很多其他领域的怪人,有许多创作者,当时也是从世界各地来到中国做研究,有摄影师,甚至有农夫,他们要到中国来探访,或者是做各种不同的研究。大家跟我一样花几个月时间在各个地方跑,但是我们最终都是在北京停留,所以久而久之我认识了很多这一方面的人,我就觉得,北京是一个太适合做文化交流的地方,它太接地气了。我再回到台湾恍恍惚惚工作一年之后,我决定,就像刚才影片中说的,把所有的家产变卖,跑到北京来生活。


所以我创立了一个地方,叫做夜奔北京。看的出来是一个四合院,在北京市中心,东城最后一块被保留的胡同。胡同还保留北方原本生活的方式,那个时候我找到了这一间四合院,特别喜欢,我说我要住下来,我要住下来我才能体验到什么叫做传统的东方生活,什么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住下来之后才知道,西方的生活方式,就是“我们家在裡面,院子在外面”这件事情,原来在东方是相反的。四合院的院子是在裡面。我在做事情的时候,我要喝茶,我要下棋,我要练拳,都是在院子的中间,都是在被我居住的环境围绕起来,是一个天地四方,是我们自己的。我在一个四合院裡生活,练拳或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我是脚踩著地,头顶著天,我是可以接著地气的,不像生活在楼房裡面。


所以到了北京住上了四合院才了解,这才是生活啊。但是四合院太贵了,我根本付不起房租,所以那个时候就有一个想法:乾脆我把它改成客栈好了。


所以我把大部分的房间都放出来,让旅客过来付我一点微薄的房费,我再付给房东。但久了,来的各个领域的朋友都多。所以我们有三个核心。第一个是武术。我自己练武术,我们所有的伙伴所有的员工都要练武术,久而久之来的客人都跟著我们一起练武术,所以武术是我们的一个核心。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做的事情吸引到了不少的艺术家,许多台湾的,香港的,以及大陆的,有的艺术家一住住两个月三个月。艺术家都蛮穷的,后来跟我说,我实在是付不出房费,我就说,没有关系,这样好了,你不要付房费,你给我们上一堂课,给我们做一个行为艺术,给我们留一个作品,你的房费通通不要付了。所以我们经过各种不同的艺术平台去滋养自己,让我们的武术更丰富。


换宿也是我的另外一个计划。我在过去的四年 五年裡面,已经让将近有150个台湾的年轻人免费居住在我们这裡,但是要跟我们工作,跟我们练拳,跟我们上课,跟我们一起体验这种老师给我的东方的生活,东方的身体认知。这是我们夜奔北京过去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


刚刚讲到跟著一起练拳,所以我这边节录了一些片段,并没有很多,多半是我手机随手录的,可以看的出来,他们的那个表情都很不愉快。我们练的是北派,咏春是南派,久而久之除了我们自己练之外,后来有许多过来居住的,比如说像这一位,还有刚才那一位西班牙的朋友,他们本身都是练武多年的高手,所以他们来的时候,比如说这一位,我们也变成,是跟我们住一段时间,带我们练你所学的东西,不用付房费。


我们上课的内容其实都不複杂,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东西,让大家体验一下,什么是传统的中国武术,以及他最基本的概念是什么,加了一点特效。所以我们刚刚聊到,其实很开心,因为这个平台,我认识了更多的武术界的朋友,大家会跑到这裡。比如说像这一位,韩老师,他也是长拳的高手。他过来找我们玩,跟我们居住、交流,以及我们后来慢慢把我们的社区开开,让北京周围的年轻人,如果对拳术有兴趣,週六周日的课通通都是免费的,希望大家常常过来。所以那时就做一件这个事情。


两年前我们到山西的大同又成立了,我们的第二个家,叫做夜奔大同,原因很简单,在认识这么多盆友之后,我们发现,中国文化有好多东西是留在更裡面的,比如说在云冈石窟,在衡山的悬空寺,我们看到这一个建筑是山西大同的一个华岩寺,他也是中国目前唯一的一座保留下来辽金时代的建筑,所以除了居住在北京四合院之外,我们希望更把我们的理念延伸到更深入一点的地方去体验,所以最近有越来越多的盆友到了这个地方。


其实在接到一席的通知的那一刻,也就是大概两个礼拜前,我才刚刚完成我们的第三个功课,叫做夜奔平遥。


为什么去平遥?平遥在山西的正中间,大家应该知道乔家大院,大家应该听过白银帝国,所以它曾经是中国的华尔街,他有非常多的票号的发源地,有这么多的金融活动,就需要保镖。在运送货物的时候,这群保镖必须要保护著你的金银财宝,所以山西晋中是形意拳的发源地,也是许多有名的镖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我们也因为这个原因,以及平遥的许多大院的建筑,到这边又成立了下一间店,空间更大,更广,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去认识更多的武术平台。


最后经过了这三个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们还是想要做一件,就是为自己练拳。


这张照片是今年今年年初 大年初一,那天早上起来,我就在想,我们这几年做了这么多事情,到底在干嘛?核心不变,我还是希望找回武术的初衷。所以大年初一,我把所有的员工叫起床,大家很不情愿的拿著大枪跟我在院子裡面扎枪。我们还是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练拳这件事情,找回传统武术,以及找到她现代化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