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斌极飞科技创始人。极飞科技是全球最大的商用无人机生产商之一,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民用多旋翼无人机的研发和推广;除了航拍,还发展了无人机自动喷洒农药、无人机快递等前沿业务。

空中三百米

2015-05-24上海
与顺丰合作的无人机送货测试,让低调创业八年的极飞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在新疆棉花地的上空,全自动飞行的极飞无人机频繁起降,以4倍于传统的效率喷洒农药。“中国有18亿亩耕地,我们仅在新疆就有50万亩作业面积,还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 9382
  • 23

已有2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空中三百米

彭斌 2015-05-24

我叫彭斌。算算年头,我写代码编程这个事情,应该有十几年的历史了。2007年,我跟两个好朋友一起成立了极飞科技。


照片里只有两个,还有一个在拍照片,可能看不太清楚。那张纸是一张稿纸,上面写了两个字叫“天才”,07年夏天的时候,这是在我们第一个办公室,当时我们很兴奋地完成了一段我们认为史诗般的代码的编写,然后就掏出一张草纸写上了“天才”两个字摆上,另外一个同事对着我们拍摄,就有这张照片。


一群狂热的热爱科技的人,所以我们当时设想,未来一定是机器人大行其道。又因为我们很热爱航空,热爱一切会飞的东西,我们把它综合在一起,付诸了实践。到2008年的时候,我们造出了第一款产品,今天我们叫“无人机”,但是把时光倒流到8年以前,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长了4个螺旋桨,完全不符合空气动力学,但是它能飞,它除了能飞什么都不能干,就是能悬在空中飘来飘去。


我来自广州,当时广州在6、7月份,特别多雨,中间那个包裹的部分其实是随手当时提的一个塑料袋,就拆下来包裹在上面,中间是我们主要研发的部分,是一个控制系统,我们叫做“飞控”。


我们后来试图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看看会不会有人购买我们的商品。让我们非常意外的是,我们在当年卖了将近几百套,我印象很深刻的,100套很快就卖完了。我们卖到了和我们一样的科技和航空运动、航空模型的发烧友,他们觉得太奇怪了,这个东西居然也能飞,我也应该买一个来试一试,另外就是一些高校的研究生的课题,当时他们可能在做一些论文,所以卖得非常好。


这个事情给了我们这一群技术男、IT男一个非常好的正向回馈,所以2008年以后,每年大概以9到12个月一个周期,不停地迭代我们的产品,所以推出了这款飞机的型号,叫作X500D。X代表我们公司的一种理念,就是一种对未知的追求,500是指那两个电机,就有两个螺旋桨,中间的轴距的宽度是500毫米,所以它其实是500毫米宽,D代表DIY,它很粗放很初级,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到2010年 2011年的时候,我们的飞行器已经能造成这个样子了,已经非常具备有工业感,2010年,当时我们推出了像图中的这一款产品,这款产品其实主要针对的是专业的航拍的客户了,这张照片是我2010年时候,在夏天我回我自己的家乡,在我从小飞航空模型的那个场地,附近是一个农田,拍的一个照片,在那个时候航拍还是一件非常非常新奇的事情。


今天其实很简单,在那个T字形的马路的,那个小黑点就是我。这个照片大概拍摄于空中100米左右,可以看到一个环境。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们还在不停地思考,这种飞行器,这种机器人,未来能做什么更有意义更有趣的事情?


直到2012年、2013年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跟同事一起去新疆。我从小长在福建,在西安念的大学,所以其实也算是一个走南闯北的人,至少能够吃得了面食,知道什么是肉夹馒,吃得了泡馍。所以我初到新疆的时候,其实感触并不大。


当我落下飞机,我的朋友接我们,开着车从乌鲁木齐到库尔勒。第二天我们去吃烤全羊的时候,我们发现,哇,怎么这么多的棉花地,一望无际的棉花,你根本看不到边界。可能在座的也有一些朋友是有见过这种场景的,但是对于一个南方人,虽然在西北待过,但是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我们原来曾经见过最浩瀚的场景是火车经过郑州的时候,看到那些小麦啊什么的,但是看到这么多的棉花也非常的兴奋,那个时候正好是9月份到10月份,棉花还没有采摘,还在地里边,我们后面了解到的是,它还没有打落叶剂,所以你看到棉花的叶子,其实真实照片会有一点泛绿,这个有点泛黄,所以还没有掉叶子,要把那个落叶,然后才可以采摘棉花。


身为科技工作者,我们就在想这个事情,我们能不能在上面做一些事情呢。我们第一次想到的是,带一台航拍的无人机来,我们拍拍照片吧,特别漂亮。但紧跟着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而且触动人心的事情。


有一天,我们的车辆从一个棉花地穿过去,早上看见一台拖拉机和4个人。拖拉机在田埂上开,4个人拖着皮管在地里喷洒农药,就这么喷,手拿着,人几乎没有任何的防护,迎面而来的全是农药味。我们在车厢里都能感觉到那个农药味非常浓重,但很可惜,那个时候没有拍视频影像记录。在今年的江苏,我们拍了一次类似的,可以看一下,人在地里面,拿着皮管,就这么喷,然后拖拉机在旁边的田埂上,拖拉机往前开,人往前走,每碰到一颗树,停下来重新插管子,再插上去再喷,这个事情干得太辛苦了,而且非常非常低科技。我们当时就在想说,我们是不是能把对应的农药挂在无人机上,做一些农业的喷洒农药的工作。


那个时候我们不是第一个尝试这类工作的人,当时市场上有一些人已经在做类似事情,但是我们自己没有做过,我们从来没有去尝试过。所以我们当时就把随身携带的一台八旋翼飞机,这台飞机是一台航拍的飞机,我们把当时在车上,两瓶可乐喝完了,2.5升的那种大个的,清空了然后装上了水,在当地的农机市场买了一个水泵,拆开以后装上去,然后就在现场的农地里试飞了一下。结果农民非常有兴趣地围过来,说,哇这个太棒了,操着一口新疆口音的河南话。


在这之后,我们开始了“极飞”在农业里面的探索之路,首先我们想的是,既然是这样,农民这么感兴趣,那么就像卖航拍产品一样呗,咱们把飞机卖给农民好了。农民拿到了飞机,然后去遥控飞机喷洒农药,农民高兴,我们挣钱,然后我们还能把技术的抱负给实现了,多好啊。


很遗憾,第一次跟农民表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吃了闭门羹。农民说,我们不会操作你的飞机,另外我们也不关心你的飞机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功能,我们只关心我们地里的棉花有没有病虫害,这个农药能不能施在地里去。所以,我们不会买你们的飞机。


我们说,也对,因为农民本来也不关心这个事情。就像各位要挂电话,不会去盖个移动基站是一样的,所以农民这么想也很正常。那我们就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找当地的农机市场,找一个卖农机的大户,卖那种大型拖拉机的,问问他们有没有兴趣。结果他们也是非常有兴趣,你这个飞机赶紧给我们,我们给你试推一下。


然后紧跟着我们就发现,他们的思维里面全是拖拉机。他说你们这个有多大呀,所以,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他讲解了一下,如果我们要像这个样子,来推广我们无人机到农地里,我相信农民可能5年后才能用到,那个时候是2013年,如果这么一算可能2018年,想想我估计公司都倒闭了。所以我觉得这种方式也太慢,而且我们觉得这个事情迫在眉睫,也可以去做,我们的速度非常快,在电脑上coding就能跑出一个产品来,那为什么到这边推起来这么慢速呢?


后来我们跟市场同事一沟通,我们要花费这么多的精力和代价去培养这么多不懂无人机的人,农民又不是需要具体卖无人机,那么能不能提供一种无人机的服务给他们,帮他们喷洒农药呢?


事实上,开始这么做了以后,又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因为技术人员总是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面,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很有逻辑性,而且很容易实现,逻辑一旦通就能够实现,只要技术上没有壁垒。因为我们自己要去做服务,我们紧跟着就跟农民讲,我们开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叫9803131,就是“就帮您洒药洒药”的意思,所以农民很快记住了这个号码,很快就会有电话过来,说,喂我们想要干什么事情。然后我们就派人去现场,说,你们要什么服务。他说,我要把农药喷洒。但农民马上抛出了一个疑问说,靠谱吗?万一你喷洒农药以后,我的地里还全是虫子怎么办,没把这个病虫害治着怎么办?


这是农民最起码的一个反馈,它不像我们原有产品的市场,他会先掏钱去体验新和酷。他不会去体验所谓的新科技,它对他没有意义。之后我们想说,各位都很理解的一个商业模式,我们就试着给你喷一喷呗。


为什么选择新疆呢?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几点,第一点是,因为新疆地大物博,光棉花的种植面积就有三千万亩,是一个农业的大省;其二,棉花它不是食物:如果是水稻、小麦。喷多了、喷少了,可能会产生食物安全问题,所以我们选择了棉花;第三个原因,它的棉花地比较集中,有很多地方,而且当地非常鼓励科技公司到当地去做科技农业,所以我们选择了新疆。


这是在阿克苏地区,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IT公司干的事情,但事实上这就是我们干的事情之一。我们一旦推出了试喷服务以后,结果可以想象,因为不要钱,现场非常混乱,都想试喷一下,想观摩一下,围观看一看这个事情。因为新疆有很多维族同胞,他们手里有很多土地,这边可能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几百亩、上千亩土地,别小看他们,我们做了将近几十场这种试喷的服务,反响非常好非常好。



所以到2014年年末之前,我们把整个棉花,从除草剂,从牙虫长红蜘蛛、叶面肥缩节鞍,我一个IT公司的负责人,把这个事情全做完了,然后间接也成为了一个半桶水的农业的专家。就是这样把无人机这个事情就在新疆做了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实际的用途。


但是在这之后还有遇到很技术层面的问题。可以想象一下,你们看过的脑袋里面的概念飞机是那么小的,像汪峰求婚那种白色的一个,上面就只能挂个钻戒。那无人机的喷洒农药能挂什么呢?我们做过最大的喷洒农药的无人机有我站着这个T形台凸出的这么大,能够最大把80千克的这个重量拉上天,这是最大的。


但后来我们发现,这个经济效益太差了,最后我们做了大概是这张红地毯这么大。一个圆,有4旋翼,很大,那个螺旋桨单只有这么大,有至少4只。所以一是要解决载重的问题,第二个,要把农药喷洒到叶面上,飞高了以后,因为打出来的是雾化的水,雾化的农药,那这些水在新疆这种干燥、非常干燥的地方,喷出来以后是是会挥发掉的,太高了以后还没有接触到叶面就挥发了,所以我们把飞机尽可能降低,只离着作物表面,1米左右到2米的高度飞行,所以就贴着作物表面就往前飞了,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要贴着作物表面,GPS就不准了,因为GPS在地面的时候,它的高度信息是非常不准的,但是经度是可以的。


除此以外,新疆有一望无际的大田,遥控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们的无人机变成了一个真正智能的机器人,它是自己飞行的,没有遥控,遥控只是在起飞和降落的时候,监护的时候、意外时候用的,飞机出去以后,你就看不到飞机了,它会自动飞回来,一个来回,就这么自动的飞行。


攻克了这些难题以后,顺理成章,我们就开始了无人机在农业里面的运营。截止到2015年的今天,我们在新疆已经有超过一百个人的运营团队,其实画面已经很壮观,这次还来不及拍摄对应的视频。熟悉棉花的朋友知道,这个时候的棉花才这么高,很有可能在今年的年末之前,我们会有几百人的运营团队在新疆。


这张画面其实很有民族团结的意思,他们非常和蔼,非常朴实。实际上今天在棉花地里面,我们可以给农民节约大概30%以上的成本:他们原来喷洒一亩棉花地一年大约是100块钱,我们现在只收50块钱一亩地一年。不仅如此,我们的效率是传统喷洒的4倍以上。他原来4个人1天200亩地,我们现在1台飞机两个人,1天就是400亩地以上,当然还有因为路途运输等原因扣除掉一些效率,还有天气原因影响,但总体而言,平均下来大概4倍于传统农药喷洒,当然这也就是科技的力量。我相信,这项技术用于农业以后会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因为咱们中国有18亿亩的耕地,而今天我们仅仅是在新疆有50万亩的作业面积,50万亩比18亿亩,我相信,还有非常非常大的市场空间供我们去探索和抢占。


这个是无人机,去年我们在农田里面喷洒的。实际情况是这个样子的,下面还有一段小视频,这个小视频是我们最新一代的农业无人机的飞行视频。这个点是在上个月,在江苏的宿迁,下面是小麦,可以看得到无人机是在全自动飞行,没有人操控的全自动飞行,场景是什么样子?是这样的。是不是觉得科技的力量非常伟大?


当然了,话说到这里肯定还没有结束,因为作为一家做了8年无人机的公司,我们现在有将近200号研发人员,有300多个在广州工作的职员,我们肯定还做了一些其它事情。


下面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快递。


我们2013年开始,跟国内最知名的快递公司开始合作。很多人可能也在网上看过相应的亚马逊做物流快递的无人机的例子。去年年底,淘宝还有一次无人机快递的一个活动。其实在无人机快递领域里,中国和美国会有很大的差别,美国亚马逊公布的计划是把无人机快递的包裹运到你家的后院,但是在中国肯定不可以,一是没有后院,二是穿过窗台肯定是不现实的。所以在中国的无人机快递更多的是一种接驳的作用。你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从快递公司的一个仓库飞到你们家小区的楼顶,楼顶可以假设为一种虚拟的仓库。未来很可能是保安或者保洁阿姨去接纳这个包裹,它自动投下来以后接纳包裹,然后给你派送到你家,他就当是赚外块了,可以大大地降低目前物流的人力的需求。


当然了,除此以外更主要的还不是因为人力的降低,还因为城市交通的拥堵导致快递的效率非常低。可能你们不太清楚,快递公司是非常非常早就开始跑快递车。那些大型的车辆都是晚上跑,因为要避开城市交通的高峰期;另外一方面,随着中国整个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快递的成本是越来越高,所以你们真的该感谢这些快递公司不提价,他们要不停的压缩他们的运营成本才有可能保持住它原有的利润,否则就会赔本。所以这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各位都知道,技术的东西是价格在不停的下降。无人机的这项技术也一样,它今天所使用的无人机本身的电子部件和制造成本,随着批量制造的上升,成本会大幅度下降。不仅如此,电池也是一样的,这几年虽然电池的技术没有突飞猛进,有多少倍率多少容量的变大,但是它的价格在不停的降低。曾经一个小小的锂电池就要几百人民币,而今天,一个手机里的锂电池可能只需要几十人民币,下降10倍有余了。电池的价格在不停的下降,而无人机快递中如果用电力的话,主要成本来源之一就是电池。所以随着这些门槛的降低,它必然成为物流快递环节中的重要的一个环节。


所以我们有一条曲线,人力的曲线在不停的上升,而无人机送快递的价格在不停的下降。按我们目前评估和我们目前正在做验证的点,我们目前在东莞和惠州两地,每天大概有几百个架次300到500个架次在飞。就是做验证啊,各位可能看不到,两三百米其实你已经看不见了,一个小黑点,像个苍蝇一样,听不到有声音嗡嗡的响,因为它飞得很高,所以在这些点上,我们大概每一公里每一千克,运输成本大概是3毛钱,这是去年统计的,可能今年是2毛8,可能2毛5,明年可能是2毛,后年可能是1毛,大后年可能是5分,甚至可能更快。


所以在无人机快递的领域里,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工作,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我们应该算是在中国做这个行业里最成熟的公司,而且有很多的积累。在快递行业中,我们现在的快递无人机是全天候的,下雨天也是可以飞的。


其实无人机还非常多的行业可以用,我就不一一详讲。我们自己从事的三个主要行业,航拍、农业和物流,是我们正在主力在做的。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里面无人机未来会帮助所有的人,让我们的生活更便利,让我们的生活成本更低。比如说农业,其实跟大家关系挺大的,就像我今天穿的这个衬衫,这个衬衫就是来自于阿克苏的长绒棉,而阿克苏的长绒棉很有可能在明年,就是我们无人机喷洒农药,这么一想其实挺自豪的。


所以,我们畅想一下未来的点,或者说各位关注的点,比如说安全,很多人担心说,掉下来砸到人怎么办?还有漫天乱飞怎么办?你们家也飞一个,我们家也飞一个,他们家也飞一个,撞了怎么办?某知名快递公司飞一个过去,某知名快递公司2号再飞一个过来,遇到了一起,是打下来呢还是打下来呢?你这是不同快递公司嘛,互相都有竞争关系,所以得要有规则。


其实这么多年从事商业和应用级的无人机领域,“极飞”的摸索有几个我们自身的感悟。第一个是安全系数至少分为两大块,一块是飞机本身自身的安全,它的可靠性在不停的提升。我们07年、08年的飞机,也就只能说能飞而已,飞上去晃晃荡荡我们觉得已经很兴奋了,但今天飞上去就是很稳健的一个飞机,在户外动都不动,因为它有GPS,有惯性导航,有自身的算法在处理。我相信,我们未来的飞机会更稳定,不用太久,可能也就是一个两三年的时间,鲁棒性非常非常的好,可靠性会非常非常的高,你可能用竹竿敲都敲不下来,所以,这是一方面的安全。


第二方面的安全是指,万一掉下来怎么办。其实我们今天在农业里面的无人机都做有第三责任险,就有一点像是我们今天车辆的第三责任险,万一真的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我们会有保险公司参与,至少让这个风险点平摊下去,而不会爆发在某一个关键事件上。还有一个是法律法规,今天不管是在中国,其实这项科技的高速发展,制度是相对滞后,或者相对于原有的这个科技是保守的,所以它本身的这些力量,包括美国包括中国,都在积极地制定对应的措施。今天有包括民航部门和空管部门,国外的国内的都在做这个事情,可能就在一两年内,这方面的制度会更加的完善,在不该飞的地方就是不能飞,比如说在机场上空就是不可以飞,在能够飞行的地方可以随意的飞。但是,请遵守飞行的基本准则和驾驶规范。


所以未来无人机的场景应该会跟各位的生活紧密相关,会给各位带来更多生活的便利,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技术男,我们作为一个技术公司,能够做的一点点的贡献。当然除此以外,我们会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把这项事业推到更高的高度和更有意义的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