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西德成具有藏族血统的美国人,Norlha牦牛绒手工作坊CEO。在甘肃南部的仁多玛村,Norlha只拥有几排不起眼的木头房子,然而就在这里,当地的藏民用最传统的编织工艺制作围巾和披肩,在欧美市场上销售,客户包括路易威登、爱马仕和巴尔曼等奢侈品牌。 

世界屋脊上的作坊

2015-04-18台北
也许你们会想,为什么要改变呢?这里的生活多美:简单,自然,原始,纯净。我也曾经这样想,直到我和一个牧民家庭相处了一段时间,看到这种纯净生活背后的艰辛。 只有在原材料上增加附加价值,并且在这片土地上提供就业机会,才是对这些人来说真正有意义的改变。
  • 12903
  • 15

已有1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世界屋脊上的作坊

益西德成 2015-04-18

读大学的时候,大概12年前,有个人说过一番话带给我很大的触动,我想以此作为我今天讲述的开头。


那是一次聚会上,我的一个朋友过来跟我说,这是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从这以后就是江河日下,找工作,还房贷,担责任,生病吃药。


这句话深深击中了我,我记得我当时想,这真够让人郁闷的。我当时上大学,过得很开心,但是难道人生就是这些了吗?所有的美好就这样结束了吗?


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决定,不能让大学成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开始问自己一个很古老的问题,什么能使我们快乐?什么能让我快乐?我的答案已经有了,那就是目标感。


回顾之前在美国的生活,我迅速意识到,我没办法在那里做出什么贡献,临毕业决定去留的时候,我母亲给了我一个去青藏高原的机会,开始接触我身份中藏族的那一部分,我父亲是西藏人。我还记得她说,带上你的相机,到那里去拍个电影。那时候我正痴迷于胶片与摄影,这样看来这个建议再完美不过了。


紧接着她还加了句,在那儿记得收集点牦牛绒。“牦牛绒?”我问,“我们要那个干吗?”她简洁地回答了我,“可以用来做纺织品。”我对纺织品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会带一点牦牛毛。


人们经常询问我,对高原生活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我到的时候是六月中旬,我还以为那里是夏天了,于是穿了件T恤,夹个人字拖就去了。当我下大巴的时候,迎接我的却是倾盆大雨。“真冷啊!”这就是我的第一印象。再有就是贫穷,牧民生产肉和奶制品,那里没有厕所,没有自来水,牧民妇女的生活也很艰难,我开始对我的相机和拍摄当地人这件事变得谨慎起来。


渐渐地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妈妈之前提到过的牦牛绒。如果牦牛绒真的可以被制成非常珍贵的纺织品,那么一个村子里的小作坊,一个村子里的小工作室,就可能意味着工作,意味着生计。渐渐地,我的“目标感”在这一点上有了雏形。几个月后,我真的许下誓言,决定一生致力于此。于是在家人的指引下,也是在妈妈和家人的支持下,我开始招募团队,有时候会一直聊到凌晨,仅仅为了说服牧民们,我可以带来他们一直期待的改变。


也许你们会想,为什么要改变呢?这里的生活多美:简单,自然,原始,纯净。我也曾经这样想,直到我和一个牧民家庭相处了一段时间,并且开始看到这种「纯净」生活背后的艰辛。特别是牧民妇女,在夏季的几个月里,她们早上三点就得起床。她们的一天从挤牛奶开始,接着还要用牦牛奶制奶油,要晾晒奶酪,捡拾牛粪。在拥有超过一百头牦牛,和四百头羊的牧群里,意外随时可能发生。可能会有狼来袭击牧群,传染性的疾病可能会爆发,如果你不够小心,致命的传染病会毁了整个牧群,还有雷电和雾这些气象灾害。


随着世界的不断发展,地球变得越来越小,距离越来越近,年轻的牧民开始意识到,现代社会席卷而来,而他们依然禁锢于传统。像任何地方的任何人一样,他们成为今日时代中的一份子,父母们觉得越来越难说服他们的孩子继续做牧民。当然也有一部分家长想让子女们过上另外一种生活。但我又算什么人呢?我只是个23岁的小丫头,我当时看起来更像18岁,当时也确实没有什么东西真的把我和这块土地联结在一起。万一他们放弃了牧群,我却改变主意,甩手回美国,那怎么办?


我招募的元老级员工是Dunko和Dugmo,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还有他的妻子。他们来自富裕的牧民家庭,所以,改变生活方式对他们来说是个更艰难的决定。尽管对于我们讲述的那些现代生活的诱惑,他们有些跃跃欲试,但是他们毕竟没有读过书,很担心风险。我还记得和他们谈话直到凌晨,我在他们的屋子里,那个屋子有两个房间,他们一年在此住五个月,剩下的时间里,他们要跟牧群一起游牧,搭帐篷。


屋子的大部分被一个炕占据。有天晚上我们一起坐着,盘点了牦牛绒所有的利益点,以及这个项目能够如何给村子带来工作机会,我想,关键的转折点终于来了,当我提到说,我有个男朋友,就来自附近的村子,这夫妻俩交换了个尴尬的眼神,因为那里非常保守。但是我觉得,正是这点笃定了他们的想法——事实上这最终让我真正和这里联系在一起。


第二年我的男朋友成了我的丈夫,随后两个孩子的出生更加固了我和这块土地的联系。最后 Dunko和Dugmo这对年轻的牧民夫妇,决定加入我的由牧民组成的小团队。他们把游牧生活的事宜交给了妹妹接管,决定跟着我试试,不管结果如何。


那一刻我止不住地想,“这一刻终于来了!”然而回首往事,我真心地感激他们做的这一重大决定,以及给予我的这份信任。我真的非常感恩,能够跟如此坚强的家庭共同开展这个项目。


到今天,我们度过了无数的挑战,现金流一直是个挑战。所有的对房子、设备和培训的投资,以及我们需要负责的调查研究,资金来源也非常有限。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拼命工作,做出在市场上真正成功的产品。这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持续发展。


现在我和我的家人,我的丈夫和父母,以及我的牧民团队,我们创办了Norlha工作室,一个世界屋脊上的作坊,制造牦牛绒产品以及配饰。这些产品远销纽约和巴黎的各种时尚大道。


我们和Sonia Rykiel合作。事实上我们的事业是从Sonia Rykiel开始的,我们在色彩方面获得了很多启发。我们也和年轻的设计师合作,比如Pigalle。我们用牦牛绒生产围巾,为Balmain和Lanvin做过秋冬系列的配饰。我们还和Haider Ackemann在男女的秋冬和春夏系列都有合作。我们还在2012年为LV做过一个特别款系列。


我们现在有124个员工,其中116个人都来自同一个村子。对于其中的一百多个人来说,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做这种朝九晚五的工作。所以很多人都难以适应,尤其是男人,因为在他们整个一生中,从来不需要听从别人安排工作。时间观念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完全陌生的。


我记得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每次正干着活儿呢,他们就起身出去了。我问他们要去做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回去喂猪啊。不过后来,随着这份工作带来稳定的收入,大家逐渐改掉了旧习惯。


今天,这个作坊成了村子里雇员最集中的地方,对当地经济起了滚雪球般的带动作用。比如说,餐厅开了两个,商铺也开了不少,精明一点的小贩还会在发工资的那天叫卖一些小商品。工人们开始有信用可以贷款,为他们修缮住宅提供鼓励和帮助,开始买一些他们过去认为不必要的东西。一群“中产阶级”开始在Norlha的雇员中产生。


现在我想讲一讲作为一个商业公司的Norlha。我们是一个产销一体的公司,这就是说,从原材料牦牛绒的采集,到产品的设计和生产,我们越来越多地作为一个品牌出现在市场营销里,我们把控着整个产品链。


为什么有必要把控产品链呢?因为身处在一个不断强化快速和廉价趋势的时代里,Norlla想要生产具有内涵的产品,美好的、可以带来改变的产品,在这个时代中越来越缺少的,有故事的产品。在这里,我们不是为了让富裕的人更富裕,而是想创造一种产品,这种产品可以提供就业机会,使得创造者能为之自豪,最终消费者也能珍惜并想要传给后代。为了保证我们所有的价值观都能被满足,把控整个产品链对我们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所以Norlha和其他做牦牛绒产品的公司到底哪里不一样呢?大部分人对于牦牛绒存有误解,认为它非常稀少。其实正好相反。在青藏高原牦牛非常多,过度放牧简直都要成自然灾害了。但是如果牧民不放牛要干嘛呢?他们不得不去镇上做一些建筑工的活儿,体力上更苦且有淡旺季之分,收入不稳定。


如果从牧民手里买牦牛绒会怎么样呢?从牧民手里买牦牛绒,是无法全然改变他们的生活的。因为平均每只牦牛能产半公斤牦牛绒,而大多数时候,这对高原来说也是损失。牦牛会脱毛,他们在夏季的月份里会脱很多毛。所以如果你不及时给它们薅毛,就是一种损失。一公斤牦牛绒的市值是2美元,所以一个四口的牧民之家养了100头牦牛,每年只能挣100-200美元。这点小钱对于牧民们来讲,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所以只有在原材料上增加附加价值,并且在这片土地上提供就业机会,才是对这些人来说真正有意义的改变。所以Norlha开了一个雇佣当地人的小作坊。这有双层影响:一方面,在环境上我们能够遏制过度放牧的情况;另一方面,我们使得,丈夫可以和妻子待在一起,孩子可以和母亲待在一起,老年人也可以在家乡享受天伦之乐。


那Norlha又是怎样给最终消费者带来改变的呢?我们回想一下自己的衣柜,还有我们的房子和那些我们拥有的数不尽的东西,有多少只是源于我们无尽的欲望呢?有多少只是让富裕的人更富裕了,又有多少催生了其他国家恶劣的工作环境,甚至可能催化了雇佣童工。而现在,又有多少东西,最终贡献给了世界上不断累积的垃圾堆?


可能有些人会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负担得起。但其实人们常说,“少即是多”。为什么不只买一件你会珍惜,而且可以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东西?这会让你的消费更有自主意识,而不是买上10件20件注定要被丢进垃圾桶的商品。


市场掌握在消费者手里,一旦我们作为消费者开始问这些问题,那么市场将会开始提供更多正面影响的产品,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Norlha就是想把纺织和更多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凝聚着信任和担当。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