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中山大学社会学和生物学双料博导,毕业于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到过日本、肯尼亚以及中国四川、陕西、海南等地的丛林里研究猿猴的心智、情感和冲突。“观察猿猴,想理解的还是人类自己。”

我们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

2015-06-27深圳
黑猩猩小爱从京都大学实验室越狱:它用拖把棍把钥匙挑下来开了门,把关系较好的一个同类也放了出来,还开了密码锁。“我们终于知道,那个内鬼就是人类中心主义。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只有人类才会这样才会那样,才会有工具,才会有文化。”
  • 12475
  • 30

已有30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我们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

张鹏 2015-06-27

其实在一席这个舞台上,很多讲者给大家讲了很多人类的故事,非常感人。那么 今天呢我讲个不一样的,我跟大家讲猿猴的故事。


我叫张鹏,是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博士生导师。全国在人类学界,基本上学者都研究的是人,我应该是国内唯一一个不研究人,研究猴的人类学者。


其实我觉得挺自豪的,因为我过去的十五年里,我在全世界去各个地方找猿猴。在猿猴这个江湖里,我结交了一千多个朋友。每一个猿猴呢,都有它自己的故事,都有它自己的个性,没有办法给你们讲每一个。


我今天讲三位我的猿猴朋友。第一个,这个叫小爱,是一个四十岁的黑猩猩,生活在日本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那是我去留学的地方,我去那边学习了八年,跟小爱朝夕相处了八年。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是我的老师,松泽老师把我们叫过去,我那个时候是一年级学生。然后呢跟我们说,小爱已经掌握了一千多个英文单词,掌握了五百个汉字。小爱能够看懂人类社会的等级,当教授让它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它就很认真、非常专心,如果是博士后让它做,或者副教授让它做什么事情的话,小爱就是,也做,但是会问你要好的,要好吃的会你给我吃了 然后我再继续做,然后再要点吃的,


那么下面就轮到我了,我是研究生一年级,那个时候我过去也同样地让它做,认汉字,然后小爱看了我一眼,然后吸了一口水,对着我的脸上,噗……非常均匀地噗在我脸上,它的口水。那是小爱给我教的第一堂课,从那一次我认识了应该平等地跟这些灵长类去交流。


后来我发现我搞不定小爱。一个,它比我年长,然后再一个,它太有个性了。于是呢,松泽老师把我安排在了另外一个组,这是它的孩子,小爱的孩子叫小步,日文名字就是Ayumu。那么小步这个组呢,小步当时是四岁,性格比较孤僻,但是它的数字能力很强,它会认数字。零五年的时候,松泽老师我们团队,发了一篇Nature,上面说,黑猩猩数数字的速度超过人类大学生。当时是震惊人类社会的:黑猩猩还会数数字?


于是,当时是日本的皇太子(现任天皇明仁),他的二太子秋筱宫就对这个黑猩猩很感兴趣,然后他觉得不对,他想代表日本国民比一比,到底是怎么样。而且他来的时候承诺,说如果他败给了黑猩猩的话,那么他会给我们研究所捐款一亿日元的科研经费。然后有一天晚上,很安静的,几台车就到我们研究所来了。然后我们的好多学生都跑下来看,其实就是不是看秋筱宫的,主要是想看看那个太子妃长什么样子,然后秋筱宫就进去了。然后太子妃跟我们聊天,大概半个小时,很快半个小时结束了以后,然后那个车 跟着保镖就安安静静地走了,然后所长非常高兴地给我们开了很大的Party,说是我们研究所增加了一亿日元的研究经费。


这个我回到中国以后,给我们中大人类学系的老师们说这个事情。我们学院的领导不相信。于是我们当时的院长麻国庆老师代表学院去了日本京都大学,我原来的母校,去跟这个黑猩猩作了一下比较。回来以后呢,结果麻老师告诉同学们,相信吧,黑猩猩挺聪明的。后面是一个视频,我们看一下小步,它实际的一个操作,就是123456789,很简单,看一下,这是正常速度放。


刚才数的还挺快的是吧,然后它每次成功了以后,会有声音的奖励,然后会有吃一个东西,那个呢并不会增加它数数的速度,就跟它实际上跟小孩一样的,它不会老关注那个屏幕,它一赢,吃点东西,会继续关注屏幕。那我们家小孩也一样,是吧。


第二年秋筱宫又要来了,来的时候,我们就发现这个,一个是对这个小步黑猩猩它们太简单太容易做,后来呢又觉得这个秋筱宫来了,我们搞一个新的,于是我们做的是个瞬时测试,就是瞬间记忆。瞬间记忆呢,就在你这个数字,大家可以看123456789,1 2 4 6 9,从小到大,你要数出来,但是它只会出现0.5秒,0.5秒之后会屏弊住,然后靠你自己的记忆去恢复它的顺序。


这个实际上是测人类智商的一个基础的东西,测小孩也是这样测的。我们受教育的人和没有受教育的人的,这方面是一样的,跟教育,跟我们文化(程度)没有什么影响。我们看一下黑猩猩这个瞬时记忆,它的这个成果。结果告诉你是,秋筱宫后来又给我们捐了一亿日元的经费,大家可以看一下实际的这个情况好吧。


正确。不要眨眼啊。正确。


我发现大家在它看的时候,有个哇……这个声音是吧。黑猩猩的瞬间记忆是让我们觉得挺惊讶的。但是有一点我需要重申一下就是,这个对我们很不公平,对我们在座的人。因为,小步这个黑猩猩,它从小就做了。小步现在四岁,它从小在妈妈怀里的时候就学会做了。它一直是个熟练工种。而我们在座的很多人可能是刚刚第一次看,那么这样对比是不公平的。


于是呢,我们在做这个设计的时候也考虑到这一点。于是黑猩猩那边呢,我们研究所养了18只黑猩猩。我们随机选9只,那人类呢,对比就是我们那个研究团队研究生他们自己设计了这个程序。这个程序是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的学生们自己设计的。25个人,熟悉组跟熟悉组,然后每一个个体400次,这样减少误差。


我们看一下当时我的同学,我也在里面,做的这个情况。正确。正确。错误。错误。错误。正确。这个是当时大学生实际做的一个,当然我们做了很多次。最后呢,大数据的比较来看,黑猩猩的成功率是80%,我们人类大学生的成功率是40%。这一方面可能我们有些表达呀和高级思维能力比它们强。但是这一方面来说,瞬间记忆,我们不如它们,这跟我们进化的过程是有关系的。


你们进入森林里,你会感觉到就是你的视野不通透,东西都是一闪而过。只有那些能够看见豹子或者狮子从树的背后一闪而过的个体黑猩猩才能存活下来,于是这个方面的能力被强化了。而我们人类的进化历史是,500万年前我们进入了草原,那么草原呢,我们视野很通透,我们可以遥远地看见大概一百米以外一个狮子靠近我们,然后我们开始思考我应该是怎么去做,所以瞬间记忆对我们的生存来说不重要,这方面能力呢我们没有被强化或者是退化了。


我是03年去的京都大学,然后04年出现了一次事情,一个事故,就是小爱,小步的妈妈小爱越狱的现象。小爱逃出了实验室。


黑猩猩实际上是很危险的,并不是这么可爱。黑猩猩的体重跟我们成年人是一样的,很轻易能够杀死一个人,所以黑猩猩是猛兽级的动物。在饲养黑猩猩的时候,一定是一个个体一个单独的房间,不能让它们两个个体一个房间。它们会合作,比如说我们放一个香蕉在上面,然后它们之间会互相把东西,椅子呀摞到一起,一个扶着椅子 另外一个上去把香蕉拿下来,它们会合作。所以一定是一个个体一个单独的房间,然后拿锁子锁起来。然后有个共同的走廊,共同的走廊门前有一个出口,有一个密码锁,就是物理锁和密码锁一起防止它们逃脱。


然后04年有一天,小爱自己找到了一个拖把棍,用拖把棍把锁匙给挑下来了,钥匙挑下来以后把自己的门给打开了,然后它过去以后把它关系比较好的另外一个个体的门也打开了,出来以后就来到了密码门。那个时候的饲养员从来都没有想着动物会能够看懂数字这个东西,现在我们可能知道,黑猩猩数数字比我们还快,但那个时候,04年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动物会数数字。所以饲养员就这样,那小爱在后面就这样看着,那这样的话,小爱出来以后密码门很快就出去了,那么第二天那个饲养员一回来,一开门,哇,两个不见了。


然后赶快通知大学,大学通知警方、军方,然后过来去捕捉,因为害怕它到城市里会杀人。于是当时我们也培训了,穿着那个防爆服,然后跟一个个教授们爬山去找那个黑猩猩。那教授还没爬几步呢,开始捂腰,就是走不动了,后来根本就追不上。直到第三天,这个小爱和它的朋友饿得很,它们自己回来了,那个饲养员第三天一开门,哇,你咋又回来了,然后就告诉大家,警报解除了,这个已经回来了。


本来以为这个事儿就过去了,但是一个礼拜后,饲养员到这个所长面前,说提出辞职。所长是不能轻易让饲养员提出辞职的,因为饲养员跟黑猩猩的关系就是奶妈跟孩子的关系一样的。所长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因为他觉得这个研究所里有内鬼,有人害他。因为他是负责黑猩猩的,如果有人故意把黑猩猩放走的话,黑猩猩伤了人,杀死了人,那个饲养员是要负责的。所以他告诉所长说,一定要把那个内鬼查出来,他才能安心工作。没有这个内鬼不查出来,他是不敢在这儿工作了。于是查监控,查录像,没有人进去。


那是04年的事,05年,这个Nature的文章出来,全世界哗然,知道,哦,原来动物也会数数字。那个时候大家知道了,那个内鬼,我们研究所的内鬼是谁,那个内鬼就是人类中心¬¬主义。人类只看自己,不看其它动物,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只有人类才会这样才会那样,只有人类才会有工具,只有人类才会有文化,然后忽略了其它动物,这是人类中心主义造成的这个问题。


实际上,在野外,你可以看到黑猩猩使用工具,黑猩猩使用了60多种工具,各种各样的工具。它们想要吃坚果的时候,想要砸开,就拿石头会把它砸开,它们想要吃这个白蚁的时候,它们会做一个钓杆去钓白蚁去吃。


当它们旱季的时候想要喝水,那时候没有水,只有树洞里有水,那么嘴放不进去,够不着,那黑猩猩怎么办呢,它们怎样能获得这个水呢?于是我问中山大学的学生,学生们有人举手说,老师我想出来了,找到吸管吸出来就行了。还有学生说,哦这个,找点石头,把那石头沉进去,然后水就浮起来了,这种。但是实际上,我去乌干达观察的时候,黑猩猩没有采取这种方式。黑猩猩采取的方式就是就地取材,我们亲眼看到的,就是抓了很多的树叶,然后大口地放到嘴里头,嚼嚼嚼嚼嚼,把那个树叶嚼成海绵状,说到海绵状的时候,可能大家也能反应出是什么,它把那个放到水里头,然后吸吸吸,然后像这样挤着喝,然后放水里吸吸吸,这样挤着喝,就这样喝到水。


这是黑猩猩在实地我们拍到它使用的工具,使用的石器,这个是它的案板,这是它的石锤,去砸这个坚果,也许跟我们现在使用的工具来说相差得很远,但是我们如果用黑猩猩的石器比较我们早期人类的石器,这是我们早期人类使用的石器,非常类似。而且我们使用这个石器使用了100万年。我们人类的工具使用,与黑猩猩这些灵长类,高等灵长类的工具使用,实际上没有质的差异。这是猴子,一个卷尾猴南美洲的,它也会使用石器。它拿石头,自己体重三分之一体重的石头,举起来去砸这个坚果。


那么我们来到了猴子的世界。我第二个想要给大家介绍的朋友就是一只猴子,日本猴春子,Haruko。


其实,我在人类中的女人缘不是很好,但是我在猴子社会里的女人缘还是不错的。Haruko是一个两岁多的处女猴,它发情了,我跟它这一群待了五年,基本上是朝夕相处,然后它发情了。它那天发情以后,因为它等级比较低,然后它就把屁股撅到高等级的雄性面前,它希望跟它们交配,邀配。黑猩猩,就灵长类的世界里绝对没有强奸这个行为,从来没有强奸,只有人类,整个660种灵长类里头,只有人类是有强奸行为的,所以人有时候把那个叫兽性,那就是胡扯。


于是呢,Haruko把那个屁股撅起来去邀配,然后高等级的看不上它,在猴子社会里,高等级的猴子是喜欢中老年的雌性的,因为中老年有育子经验。然后Haruko环顾四周,它邀配了好几次,没有人喜欢它,于是它就看到我了,它就把我当作它群里的一个成员,对我邀配,屁股撅起来,然后回头咕咕咕这样叫,这个行为我很了解,我就不理它,我把头转过来,我要记录我的东西,我不想让它干扰。我转这边,它就咚咚咚跑过来,屁股又撅起来要邀配,它老骚扰我,然后我就一脚把它踹开,其实我也不会踹伤它,我就把它吓唬走,这时候它就受惊了,然后嘎嘎嘎这样叫,所有的雄性都在看着我,准备攻击我,这时候Haruko还落井下石,它不光嘎嘎嘎叫,还装作胳膊断了这样子往前走,我明明没有踢到它的胳膊。


这时候我就不动,然后它看其它雄性也不愿意攻击我,那个事儿就过去了。下一次它就又跑到我身边来,它只有在现在这个状态,趴到我肩膀上,才会很安静,所以其实在猴子社会里我还挺有女人缘的。


这是另外一个地区的,另外一只发情了的雌性,都是很小的,地位比较低,比较年轻的雌性,我戴着帽子并不是因为冷,主要是因为它老跳到我头上给我梳理毛发,然后蹭,搞得我挺脏。


这张图很多人以为是PS的,实际上不是。这个是我真的跟它们在一起五年,它们就把我当作一个团队的成员。然后它们冷的时候会挤到一块,那我也挤到跟前,而且它们所有这一千多个个体,每一个个体我是有它的名字的,我知道它们的血缘,谁是谁的姨妈,谁是谁的姐姐,这里头我能够判清它的等级关系,猴子社会是有等级的,从第一到第一百,是线性的等级关系。其实测等级挺简单的,我们灵长类学者,最传统的一种做法,就是用它想要的东西去测试它,比如说,拿一只花生,给一个低等级的猴子去吃,如果是猫啊狗啊什么之类的,你们可能也接触猫狗更多,给一个好吃的,香肠,那猫和狗可能挤到一块儿互相抢着吃,有时候还威胁一下之类的,但是猴子不会,低等级的猴子看到花生,它很想吃,但它不会冲上来,它首先环顾四方,看看有没有比它等级高的个体,它如果看见另外一个高等级的个体也看到这个花生了的话,那么这个低等级的就装作没看见这个花生,它知道这个很风险,它要过去抢的话会被打。


我看这个挺好玩,我比较爱跟猴子在一起玩,我就把高等级的控制住,我不让它过去,低等级的,我就会把一个花生放在它跟前,然后你看到低等级的看见花生以后,它就看着高等级的反应,那高等级的在那边,肯定是挑衅它的权威了,高等级就嚯嚯嚯这样威胁,低等级的就不敢靠近。这时候我就把那个花生再往前放一点,我放到它臂距之内能够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你就看那个低等级的个体就很犹豫,很焦躁,手就开始动了,但它一只眼一直看着那个高等级的,但它手就在那想动,它在衡量,它拿这个花生和被咬一口到底哪个划得来。然后我继续,我拿一颗花生不够,我拿一把花生放在它嘴跟前,你看它不光手在动,嘴也在向那儿靠近,看着。然后实在忍不住它一把拿着花生就跑,边跑边委屈地叫,非常有意思。


其实在理解猴子社会里,除了这种花生测试以外,猴子有它们自己的社会规则,这个呢就是川村俊藏规则,川村Kawamura Shunzo,川村规则,这是我的师爷川村老师发现的,就是猴子社会里头,一般妈妈等级最高,小女儿的等级比二女儿的高,二女儿比大女儿的等级高,年龄越小等级越高。


我给大家看,这是妈妈,这是大女儿,这是二女儿,这是二女儿的孩子,这是三女儿,这个是Haruko。它们的等级怎么排列呢,通过川村规则你可能就能学会了,排第一的妈妈,排第二的是谁呢?妈妈的小女儿,也就是妈妈怀里的这个,别看它小,等级很高的,其次呢,第三妈妈的二女儿,第四妈妈的二女儿的女儿,第五妈妈的大女儿,第六妈妈的大女儿的女儿,Haruko,这是它们的规则。


然后下一个家系呢,等级就是妈妈的,妈妈的姐姐那个家系的排列,这是猴子社会它们的规则和模式,当你真正融入的时候你就会了解,其实,猴子尚且有这么复杂的社会关系,黑猩猩更复杂。我没有时间去跟大家去讲黑猩猩的社会多么的复杂,但是告诉你,黑猩猩的智商与黑猩猩的社会复杂性,它里头存在政治。


1985年的国外学者就已经发现了黑猩猩的政治,而且那本书里头提示了,整个政治的根源比人类更古老,我们一直以人类中心主义地想,就想,啊,动物社会,动物连社会都没有,动物嘛就是为了吃,从来不会考虑到去了解它们。


那么这是我第三个给大家介绍的,最后一个朋友,也是一只日本猴,一默,这是世界上最有名气的日本猴,也是最有文化的一只日本猴。从这里头我们真正地看到了灵长类的文化现象,它是我的师爷川村老师做的研究。1964年,那个时候他在日本的幸岛,一个小岛上研究猴子社会。后来他为了能够更容易地看到猴子们,就给它们撒那个红薯,那个红薯一堆堆在那个地方,然后猴子们就过来吃,抢红薯吃。红薯是比树叶好吃,于是看谁抢得快,但是红薯比较脏,它没洗。像那个猴王就坐到红薯堆上吃吃吃,只有这个一默,当时它是三岁多,三岁多的一默等级不高,但它发现了一个新的方法——它把那个红薯拿到旁边,它看旁边沙滩上有海,海边,把那红薯洗干净了吃:一,它不蹭牙,二,它不噎,它吃完了以后很快跑回去又拿了一个,然后又拿去洗,洗干净吃完以后又跑回去又拿一个。


诶,高等级的其它的猴子们,虽然你离那红薯近,你坐那红薯上面,但是你还是吃不快。你看那一默一会儿过一个,一会儿过去一个,然后它们就觉得,这个怎么搞的,于是开始学习。这个洗红薯是一默发明的一个行为,不是天生的,跟一默在一起玩的个体先学会了,因为川村老师每天都投红薯,于是呢它们有机会学习这个东西。半年之后,川村老师明显地记录着,60%的个体已经开始排一排在海边洗了吃,那个风景就已经改变了。他当时用这个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了Science上,震惊了世界。


关于灵长类的文化,猿猴也有文化,因为这个川村老师发现,一默发明了这个行为以后,被大家学习,随后一默的孩子们从妈妈那去学会了这个行为,这个行为就被一代一代地继承下来了。到现在已经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一默早都已经不在猴世了,但是它发明的这个行为,通过横向传播,通过纵向继承,到现在为止全世界能够洗红薯的猴群只有那里有,这是一例非常著名的关于灵长类文化行为,最早的一个行为。


之后因为川村老师的经费没钱了,他买不起红薯,就买了小麦,把小麦洒在沙滩上,然后看大家抢。有些个体就趴在小麦上,在沙滩上这样这样捡,有些个体手上撑着这样这样捡,反正就看谁抢得快。我也在旁边也这样捡过,猴子的速度是每分钟大概能捡90颗,我也很努力地捡,大概捡了30颗,还有不少沙子在里面。当大家每个都很努力地去捡的时候,一默又发现了一种新的方式:它看到旁边有一条小水河涌,就是海水翻上来那个河涌。于是它也不这样捡了,它把沙子和小麦都聚到一起,然后走到旁边的河涌上一放,沙子就下去了,小麦顺着海水的浮力就起来了,然后它这样一搂着吃,又不会沾沙子,速度还很快。于是当其它所有的个体都在看谁捡得快的时候,只有一默来回地跑,来回穿梭这样这样这样捡着吃。


猴子很聪明,它们会学。它们发现这个东西有效率的时候,也是同样一默的朋友们先学会了。当时呢川村老师很兴奋,我那个师爷,他说,这又是一篇Nature的文章要出来了,而且他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麦淘金法”,他就等着这个行为怎么去被继承下来,因为已经横向传播已经铺开了,70%多的个体已经学会了,结果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高等级的个体发现它不需要去自己亲自做,它就守在那个小河涌旁边,然后你把那个小麦运过来了,对你HoHoHo一威胁,然后你就跑,你跑我就吃,然后谁再来,你再来我把你HoHoHo一威胁,然后你走我就吃,强盗出现了。


当川村老师想怎么解决这个事儿的时候,他还没想出来呢,一默想出来了。一默怎么做呢,一默把那个放在手上,但是它不会像这样子一下放开了,它是拿在手上,然后放一部分然后这样吃,手上还拿着一些。你高等级的把我一威胁,哎我对你一屈服,我离开,然后到别的地方我再继续洒着拨着吃,然后你威胁我,我对你屈服我离开,主动权在手里,食物在手里。于是这个行为就继续,虽然出现了一些波折,强盗,但是这个行为被延续下来,小麦淘金法,到现在为止全世界也只有幸岛的猴子会,这就是灵长类的文化行为。


现在关于灵长类的文化行为已经研究了很多了,包括给自己治病啊什么,都有。但这种文化行为存在一个弊端,就是几乎所有的文化行为都是跟吃有关系,比方说黑猩猩钓白蚁,使用的工具文化,一默洗红薯,都跟吃有关系,而人类有很多的文化跟吃没有关系的,比如说我们会有看电影啊,跳舞,或者是泡个温泉洗个澡啊,这些我们是跟吃没有关系的,于是在灵长类研究里头,是否能够出现一个与吃没有关系的文化行为,这个是一个核心。


所以当时我在看到了这张照片,这是我后来自己照的,就是猴子洗温泉,这个可能大家在网上看了很多,全世界只有日本猴,只有那一个地方有洗温泉的猴子,然后我就赶快查这个文献,看世界上有没有学者做这个方面研究。结果发现,非常高兴,没有人做,于是呢我就去了当地,我想做第一件事呢是住的地方,因为自己是留学生,我找了竹節先生的一个民宿,我跟那民宿的老板说,我给你打工,早上和晚上给你打工,只要你让我免费吃住,我白天呢,上班时间我去跟猴子在一起,调查,他也很开朗,也同意了。但是跟猴子在一起,实际上心里不爽,就是太冷了,零下十多度,我站在这儿看猴子,边跺脚,边哈着手,然后这样子站着,猴子们泡在温泉里头,然后我觉得人不如猴的感觉。


时间长了,我就有了一个梦想,就是迟早有一天我也要在温泉里泡一下,但是那个公园说,这个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猴子专用的温泉,不让人上,于是有一天我看人不在,游客也没有在的时候,自己偷偷地进去了,把衣服一脱,然后,哗,就跳到里头,本来还有这么一群猴子在里头呢,它们一看我进去了,它们就离开了,然后我就进去了,我一进去就后悔,我一坐下去,它那个底下沉的那个猴粪,叫猿粪,就浮起来了。


我沾满了猿粪,站起来又没带毛巾,就浑身臭乎乎的就出来了。然后没洗好,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我发现那个池子里的温度是不一样的,就是为什么猴子在洗的时候会来回移动,因为它那个温度是从冷水口和热水口兑出来的温度(40多度),像远端那个地方,是入水口,如果太热的话,猴子会往这边跑。


于是我测了温度,下班的时候我跟管理员说,我说我给你看出来了,我跳到池子里去了,然后我洗了一下,我发现了这个温度的问题,然后那个管理员竹節先生眼睛瞪多大的说,你怎么就进去了呢?然后我说,是啊没人啊,然后他说,那不得了,日本人那个惊讶的表情,说,知道我们这有多少游客吗?每年上百万。为了吸引游客来,我们安了一个24小时监控的那个录像在温泉面前,大家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随意地点击。我一听,一身冷汗,我说,呀这不行,拜托了,赶快给我把它删了去。然后他说不行,第二天才能删,主机在东京。


我辗转反侧了一晚上,反正后来应该是被删掉了。所以我经常跟同学们说,去野外的时候不要随便像老师这样做一些这种莫名奇妙的这个事情。不过很好的一点就是,我通过在那边的观察,虽然很冷,我搜集到了非常有效的数据。这是它的家谱,我们可以看到这是几个家系。Toraya,1980年出生,1924年死亡,它这一辈子生了四个女儿,大女儿是1988年出生,二女生1992年出生。然后这是她的大孙女,长孙,都是雌性,因为它是母系社会,雄性,儿子我就不记了,这就是猴子的家谱。我绘制了那个地方猴群的家谱,通过它的家谱去了解它的文化的传播,这20年来,洗温泉的文化是如何传播的。当时这个结果呢也非常震惊,也弥补了全世界关于猿猴与吃无关的文化行为的一个空白,所以当时也获得了国际上的一个奖。


还有一些副产品,就是研究的时候,我们老师一直告诉我,所有的日本老师都会告诉我,看猴子的时候不要眼睛盯着它看,因为容易受攻击。但是,我有一次问当地学者,我就说,猴子眼睛长什么颜色啊,日本学者说黄色啊,自然的啊。但是我发现有些猴子眼睛不是黄色的,比如说上面那个,而且我发现有些猴子好像还有一些渐变的感觉,我发现这个新的东西以后,就把整个日本从南到北走了一遍,查了2000多只猴子的眼睛的颜色。我们可以看到眼睛的颜色实际上是渐变的,它跟遗传,它跟纬度、日照、年龄都有关系,而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我们跟人类的眼睛去比较的时候,我们人类的眼睛颜色也是渐变的。当我们想了解,为什么我们人类的眼睛颜色的进化和起源过程中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模型动物,而这最好的模型动物就是猿猴。


于是我们现在在跟华盛顿大学在合作做基因方面的研究,那么我们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了三位我的朋友,猿猴的朋友,我其他的朋友的故事,我都写在了一本书上,叫《猿猴家书》,商务印书馆今年刚刚出版的,但是很多人会问我,说,哎那猿猴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


实际上你真正跟这些猴子们成为朋友以后,你就会发现,猴子本身就不想进化成人。而且它们有它们自己的进化方向,就像这个树枝一样,一棵树,它们自己的进化方向,它们不会往人类的方向去进化,猴子永远不会进化成人,但是现在有些很多的电影,比如说《猩球崛起》啊,《人猿猩球》之类的,会误导大家,我们人会很担心自己的未来,于是总想,谁会取代我们,那猴可能会取代我们吧。这个是错误的。世界是多样的,我们人类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在我们人类称霸地球之前,还有一个物种曾经称霸过地球,这个大家应该知道,恐龙。恐龙称霸地球并不是因为恐龙有多牛,它很牛,但是它真正能够称霸当时的地球,是因为爬行类是非常昌盛的,当时爬行类是称霸地球的,各种各样的爬行类称霸地球,搭起了这个舞台,恐龙是之后出现的一个爬行类,恐龙的倒台并不是因为它自己一个物种的、一个类群的倒台,而是因为整个爬行类的衰退,整个爬行类衰退以后,恐龙和它的兄弟,比方说鳄鱼、乌龟,并没有取代恐龙,也是跟着衰退下去了,随后出现的是哺乳类的昌盛,哺乳类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食物链,到现在,之后人类是哺乳类的一员,最后出现的,我们是这个舞台上的一个明星。


我们人类现在是70亿,但是我们曾经也缩减过,剩一万人一样能够恢复起来。而最不可逆的就是我们的舞台的垮下去。人类将来如果要灭绝的话,很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哺乳类的舞台垮掉了,而如果这个舞台跨掉以后,并不是猴子取代人,猴子也会倒掉,另一个类群的动物将会出现,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担心猴子是不是会取代人这件事情,经过这十五年来跟猴子在一起生活,我真正地感觉到,人类的大智慧就是天人合一,我们人类有责任去保护这个完整的生态,而这个完整的生态是我们人类的立足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