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卡尼电光火线剧团(Lightwire Theater)创始人。运用电子冷光线装置、生动有趣的形体与舞蹈进行表演。代表作《科学怪龙进化论》深得观众爱戴,巡演美国各地与欧洲多国。剧团于2012年参加《美国达人秀》, 进入4强,获得“美国观众投票最喜爱show大奖”与“评委最喜爱大奖”。2014年首度来华巡演。

点亮世界

2015-05-24上海
我们凌晨4点跑去中央公园,公园1点就关门了。突然身后有灯在闪,警察来了。他们气势汹汹地下了车:「你们在干嘛?」卡宾立刻穿上鸵鸟戏服,打开戏服的电置冷光,在公园里跑来跑去。那俩警察傻眼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酷的事情!你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 3334
  • 2

已有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点亮世界

伊恩·卡尼 2015-05-24

我会的中文也就这么多了,我只会用中文说「谢谢」。所以要先感谢大家容忍我可怜的中文水平。


今天我来到这里十分兴奋,有机会来中国演出是我们的荣幸。我的意思是,对我这个年龄的美国人来说,终于有机会来中国,实在是棒极了。


我今天只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的一些个人背景,例如我的家乡,以及刚才大家所看到的奇特表演到底因何而产生。


我父母都是艺术家,母亲是舞蹈老师,父亲是杜兰大学的艺术教授,我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市长大。还是婴儿的时候我就老被带去大学里面。我父亲是教艺术的,因此他会把我带到大学里面的各个院系,这样他教课时候更方便照顾我。有时候他把我带去印刷系,我就在「参与」那一些项目。有时候他把我带去雕塑系,我就在那又「参与」几个项目,诸如此类。


不管我在哪儿,我都挺开心的。但是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当然不会明白这些经历会对你今后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童年时候的这些经历塑造了现在的我。


说到舞蹈,我母亲是位舞蹈老师,因此我也是在芭蕾学校长大的。我13岁的时候在舞蹈学校遇见了我未来的妻子,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后来 8年以后我才和她坠入爱河。


但是我觉得我自己非常幸运,能在这样的艺术氛围中长大,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但是上学的时候我却遭遇了挑战。全世界各地都会有这样的误解吧,新奥尔良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如果你是个男芭蕾舞演员,你一定会被区别对待,在我们那个地方,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十几岁的青少年不喜欢和他们不一样的东西,他们希望大家都一样。所以一有特立独行的,当然就是说像我这样穿紧身舞蹈裤的,对他们来说就是没穿裤子。于是大伙就都讥笑我。


但是我会告诉那些打美国橄榄球的孩子,我真的很欣赏你们, 敢于在场上彼此对抗,弄得全身是泥,那很好,但是我就要去和50个半裸的姑娘待在一个房间啦!


我其实早就看透了,是吧?他们就没有。因此我选择在练功房和一群姑娘度过时光,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后来我娶了艾莲娜,我们从结婚到现在已经17年了。她对我们的电光火线剧团贡献巨大,要是没有她,整个剧团都将不会存在。


我和我夫人的芭蕾生涯持续了24年,几乎所有著名芭蕾舞剧我们都参演过。其中包括「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睡美人」「胡桃夹子」等等。从艺术家这个角度来说,在演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时候,临到剧终,那剧情简直让人心碎,因为你的夫人 也就是台上的朱丽叶,她死掉了。你根本就不用演,仅仅需要表达出这份可贵的真情实感就可以。那段时间 那些年,我们确实一起创造了许多艺术作品,我们的合作一直非常成功,也让我们心心相印。现在我们又一起进军商界,依然合作愉快。我敢肯定你们都知道,有些夫妻档就是不适合一起创业只是我们俩某些方面还是十分契合的


后来我有机会在百老汇表演,舞剧的舞蹈编导在芭蕾界声名显赫,她名叫图瓦拉•撒普。她联合一位美国摇滚明星比利•乔尔制作出了Movin’ Out这部音乐剧。这部剧我们在百老汇连演三年半,按我当时的年龄来讲已经非常不错。那时候我34岁,30岁以后 人都会开始更加珍惜周围的事物,比20多岁那会儿更懂得珍惜。


正是在Movin’ Out这部剧里边,我结识了后来电光火线剧团共同创始人卡宾•波普。正是他把这种电致冷光线带给我,不管演的是什么 这种线都能让你自动发光。它又叫做L线,或电致冷光线。又因为这种线传输速度极快,所以不会出现像发光二极管那样的黑点,对我来说,那可够有意思的。我们开始用L线制作一些小角色,然后你就越来越感觉这些剧中人物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他们不是平面的,而是有机立体的。


所以我们确实认为,我们找到好东西了,对我们来说很有意思。那时技术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大障碍。但是我们所有的L线都是在中国制作的,所以这次把所有的L线都带回老家倒是挺逗的。


于是我们开始制作这些小生物,我做了第一只恐龙,放在一条皮带上面,然后把小恐龙缠上铜线,先是背再是腿,把腿绑在背后,就好像他在那里。我们做出了第一个作品组合,一个小人和一只绿色的恐龙,绿色恐龙偷走了那个人的心。然后他造出那只恐龙,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我们开始思考,按故事常规情节来看,如果这对好朋友跑去探索世界,会发生什么事呢?我们用这个组合为一家芭蕾公司做了一个10分钟的短片。这个短片最后成了我们第一个跨界剧目「科学怪龙进化论」,去年已经在中国巡演。


我们之中没有人是专业做公关的,也没有迪士尼公司那样的财力。因此我们做不到出500万雇一个专家,帮我们创作可用的木偶。所以所有的事情都靠内部人员完成。演出用的所有木偶都是演员做的。所以他们为身上的服装感到自豪,生怕弄坏了。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总是很宝贝的。


所以我认为合作对我来说,是重中之重。我算不上独舞者,我更喜欢与他人共舞。刚开始夫人是我的舞伴。后来我去了百老汇也一样,我十分擅长和女舞伴配合。这是人类心与心的沟通,把这种沟通搬上舞台,就会让剧情更耐人寻味也更令人兴奋。这种沟通贯穿我们的演出始终。剧组所有成员都贡献良多。


问题在于这部剧的整体印象,看起来很酷,对吧?确实。但这就是主要问题所在,因为你很容易就会仅仅因为音乐剧外表的酷炫就被麻痹了头脑。新奇的特效只会带来5分钟的关注度: 观众只会坐在那里为此惊叹个5分钟。因为如果你并不热爱剧中的角色,而只关注技术的酷炫,是坚持不了观看整整一个小时的,对吧?最终你还是会感觉无聊至极。所以我们的重点在于讲故事,讲故事。


我们所用的媒介叫做「carrier」载体,通过载体来唤起观众的情感这样观众就会心中暗想「哇,我得注意看着你!」或者「啊 我好喜欢那只小鸭子。」让他们想知道某个角色下一步会遭遇什么。这时候才算吸引了观众,对吧。当你抓住观众的心,而非眼睛的时候,才算成功。这就是我们的经验。


另外 我们第一部音乐剧是2007年开演的,当时经济总体比较萧条。很多剧团经营都不景气。但我们的剧是面向所有群体的,并不只是给孩子们看。是给所有人看。不过当时这部剧却受到了儿童的热烈欢迎。就算家里再不宽裕,父母总是舍得为孩子花钱的,也是舍得为宠物狗狗花钱的,这两样。我们因此得到了不少机会. 我们想要创作让人思考的剧。我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那种剧是在我回家以后还让我产生「那是什么?」这样想法的剧。“那只大白鸟是来做什么的?有什么含义?”这些都让我陷入沉思。


美国太多儿童舞剧都陷入了「填鸭」的怪圈,所有信息都一股脑儿塞给孩子,根本不需他们动脑筋思考。就好像大人去看了孩子的剧,不用动脑筋。但是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大人来了,看到的是一个东西;小孩子来了,看到的是另一个东西,各自都有收获。对我们来说让大人小孩都喜爱的舞台剧越来越少了。


我们过去就明白我们是特立独行的,那时我们都在纽约。我们会凌晨4点跑去中央公园,那会儿也就只有那里是黑的。不过中央公园凌晨1点就关门了,是吧?但是我们就带着我们的新发明过去了。有一天晚上我们都坐在那里休息,之前一直在木偶周围跑来跑去。突然,身后有灯在闪,纽约市警察来了。他们气势汹汹从车里面出来,然后就问:「你们在做什么?」


卡宾马上就开始穿戴他的鸵鸟戏服,他那时的神情就像在警告那些警察「别动手」。然后他打开了戏服的电置冷光然后在公园里跑来跑去。那俩警察都傻眼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酷的事情!你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毕竟这是凌晨4点在中央公园,如果你说自己啥也没干,那你就很有可能正在干啥坏事,你们懂的。不过我们确实在做事还穿着绿色发光的戏服跑去跑来


这就是那时候的我们,清楚自己的优势,明白要是不成功,那就是我们自身的问题。


另外我还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有关无声叙事。从小就接受芭蕾舞蹈训练的好处在让你只会这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你会不习惯用语言表达思想,就像现在这样,演讲并不是我的首选。我宁愿上台给大家跳一曲。但是无声表达的优势在于它属于另一个层次的观众参与,大家都知道,如果你先读一本书,再去看由这本书情节改编的电影,很少会感觉电影能超过书。因为在你阅读那本书的时候,你自己脑子里面已经在演电影了,我想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同时我们还发现,无声叙事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适用,没有任何问题。但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你会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不同的文化。我们也很幸运,真正周游了世界,我们去了莫斯科,柏林,中国,还有哥伦比亚。在所有这些地方,你讲故事的时候开的玩笑不一定都让人们觉得好笑,也说不定会冒犯了谁,而且还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身处不同的文化当中,大家看待事物的方式不同。


那么在「科学怪龙进化论」这部舞台剧中,有一幕里面出现一只巨大的红色恐龙。他穿过舞台,不好意思,这么形容老觉得怪怪的。他穿过舞台,拉屎了,拉了三大泡屎。他拉的屎也发光。没什么,只是发光的屎。然后这些粪便慢慢变成了花朵,接着花朵们都跳起舞来。这是一个生命的循环。很搞笑,对吧?


在哥伦比亚有句意思相似的谚语,用西语说是Tuqeis quiqaiguis flores,意思就是,你觉得你拉的屎会变成花吗?就像是说,你比我好吗?你觉得你拉的屎会变成花吗?


所以当这只恐龙穿过舞台,拉了屎,屎变成花之后,全场观众都笑疯了,他们整整尖叫大笑了5分钟之久,我自己却觉得,虽然好笑,但也没那么好笑。当然,两天以后,终于有技术人员告诉我们原因,说西语里面就有这样的说法,正是你们把这句俗语演绎出来,呈现在舞台上,才会让看到人们的会心大笑,所以,这算是文化领域的一个加分项,以无声的表演跨越文化的沟壑,这是一个典例。


还有一次,我们演「丑小鸭」,最末安排的是一场功夫决斗是鸭子和猫之间的功夫决斗,我就是很喜欢功夫电影,想要加进去一场打斗戏,没有专为了中国观众增加这场戏的意思,你们懂我的意思吗,我刚来中国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受欢迎,还是说会被人看成我在取笑什么东西,最后,观众非常喜欢我们的演出,他们觉得很逗,很喜欢,我在香港的时候担忧更重一些,因为香港是功夫电影之都,所以,我想要保证打斗场景都合格。鸭子戴上了新的帽子,上演了功夫戏,因此,每个文化都不同,能够做文化之间的桥梁很有意思。


参加《美国达人秀》是我们的一件大事,我们虽然没有夺冠,但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对于做剧场的人来说,我们通常是比较自由的,而电视节目通常由不得我们,就好像有很多位总监,他们对表演各持己见,而且要求表演不能超过90秒,个人陈述也必须压缩至2秒,为什么呢?因为观众对电视节目的关注时长有限,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只有90秒时间来表演90或60分钟的内容,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困难。


后来通过类似的节目,中国的观众朋友们也认识了我们,不可否认电视节目确实能接触到更多的观众,虽然上电视节目过程中有困难,也有挫折,但这确实也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当时我们的态度非常积极,那就是,尽管有那些要求,你尽管提出那些限制,虽然人人都不喜欢被限制,被要求,但我们不怕,我们依然能惊艳全场,本着这样的态度我们迎难而上,我们兵来将挡,积极迎战,而不是坐以待缚,消极应对。对我们而言,这种态度确实让我们受益良多,这也是我想看到的。就这样,我们克服了所有的难题,后来又上了一档法国电视节目,去年,在另一档美国真人秀节目《特效化妆师大对决》中笑到最后,每次都会有更多的观众认识我们。


一直以来,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呢?当然可以说是娱乐大众,但如果一个人真的倾心艺术,那艺术就会是其心之所向,心之所属。在年轻的时候,还常常会有这样的时刻:舞台灯光一亮,你便情不自禁。我年轻的时候就有这样的经历,我梦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我们的表演,现在能够接触到中国的孩子,看完表演之后,他们有的告诉父母,他们受到了启发,发现了兴趣所在,找到了人生梦想,而后,他们成长为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我们也起了一点微小的作用,影响到了远隔千里的孩子,想到这儿,我就万分激动,心潮澎湃,并且心怀感恩。


我今天说了很多,现在大家请看屏幕,我们带来了三个角色,他们将带来一段简短的表演,亲临现场看表演是很独特的体验,与通过电视看表演完全不同,各位一定会喜欢接下来的表演,请享受这美妙的体验。


这是丑小鸭。制作丑小鸭的材料都来自于日常生活,这些材料都能在,维修中心和体育用品店等处买到,小丑就是由这些常见的材料构成的。大家看,他的身体由标志牌构成,政客的选举标志用的就是它,用来打广告拉选票,所以选举一结束,我们就将这些标志牌全偷过来制作成鸭子,这些鸭子都装有触发系统,我们的工作人员钻进里面,拉动触动装置,鸭子的嘴巴就会跟着动起来,而且,每一个角色都有电力系统,所以本可以用电脑控制角色,但是别告诉电脑啊,我觉得电脑不行,我的电脑老是死机,所以我不放心由它来控制整场表演,所以每个角色都是自己控制效果,每个角色都有两套开关,基本开关和备用开关,你的备用开关在哪儿,在侧面吗,你肯定知道,这样当他切换的时候,一切都会很自然,而且这里有两条线,因为虽然电致发光电线很好用,但是延展性不好,所以如果弯曲过度,就会像衣架一样,会断。当灯光一关,角色发光时,演出就必须要进行下去,若观众看不见角色,问题就大了,因此他准备了备用的开关。


我们还有调光器,调光器就在演员身体侧面,方便演员对亮度进行控制,这个,当我们搞清楚怎么照亮电线之后,我们在角色塑造方面更进了一步,更加逼真,本来通过演员的动作就能表现,而光线调节器更能锦上添花,帮助对恐惧的表现,演员能在动的同时运用调节器调暗光线,表现出害怕的情绪,如果想表现出挑衅的样子,演员可以在往前跳的同时将亮度调高,张开嘴,大叫一声。


除此之外,还可以表现出其他情绪,光线的明暗变化,能呈现出想要的舞台效果,让观众认出这是一只鸭子,各位是成年人,当然知道这是假鸭子,但孩子们则会认为这就是鸭子,表演结束后,当他们看到演员跳出来脱掉服装时肯定会大吃一惊,会想这个叔叔在这里干嘛呢?若能一直保持5岁孩子看世界的眼光多好.


现在我来介绍猫,这是我们的丑小鸭,这是卡尔文•罗尔,这是伊恩•布朗克,他和我同名,是扮演猫的演员,他全副武装,就像越野摩托车。看他的上半身,很好,这个我们称之为,我知道你们有个类似的,我们称为PVC管,用于排水等,在家居中心就能买到,猫的腿就是用这种管子做的。这是棒球用具,穿在前端用来装东西的,这就是猫的服装,光线调节器握在演员手中,这样在演员做动作时,他能通过调节光线隐藏自己,非常方便,效果很好,而且调节器握在演员手中,观众也看不到。


现在再来介绍下一个看点,他的手也是服装的一部分,他有四只手臂,他可以用自己的手做其他事,因为他的手不包含在服装中,而这只猫是类似于人的,所以他能在手上光线点亮时做其他事情,而不会影响猫的舞台效果。我再讲讲猫嘴巴,它很特别,张开闭合,都很灵活。


这位是托迪•克雷特,他扮演毛毛虫。毛毛虫这个创意是个好主意,我很喜欢这只毛毛虫。这是运动带,它弹力很好,最有趣的是毛毛虫的脸,它的脸是用泰迪熊做的,泰迪熊的整个头被塞进去,这是他的腿,大家看,泰迪熊的头在这里面,也就是说我们把泰迪熊的头塞进去,然后把眼珠安在泰迪熊的脚上。我想这只熊肯定不好受,这就是我们工作的趣味所在,我们能给孩子们带去一些东西,带去什么呢,不是财富,而是创意,是看世界的角度。我们的服装材料都是很日常的东西,我们不是制作出毛毛虫和猫,而是找到能呈现这些形象的材料,再将创意发挥得淋漓尽致,当孩子们看到这些后,他们会受到触动,回家后,也会在家中搜寻自己亲手创作。


最后,你们已经听我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我想让大家见见我的妻子。没有我的妻子 就没有这个剧团。


今天我们的演员和大家见了面,也分享了很多心得,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分享,各位对舞台效果的反应,以及音乐的选择,都会影响卡尔文的表演,这确实是人的亲身体验,这也是剧场的精髓所在。现在出现了电脑游戏、手机,出现了博客、推特,还有DVD I-MAX,出现了各种各样新事物,剧场不再一枝独秀,但剧场是无与伦比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希望剧场能与时俱进,而剧场在一些时候确实引领潮流,我们的目的就是传播这一理念,保持剧院的吸引力,而剧院,它永不会遭遇遗忘的命运,它会与时俱进,面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