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蓝天救援队队长。2007年,他和驴友成立了一支山野救援队。参与汶川地震救援以后至今,蓝天救援队在全国发展了3万多名队员,100多支队伍,是国内最大的民间救援组织。

民间救援

2015-07-06北京
它不同于普通的志愿工作,每一个现场都是危险的。你到了蓝天,可以什么都不做,但一定要带点什么东西走,把技能学会,危险的时候能够自救,帮助身边的人。
  • 3596
  • 11

已有1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民间救援

远山 2015-07-06

我是蓝天救援队的队长远山,很高兴见到大家。


我是河北邢台人,从小生长在太行山。为什么要创立这个蓝天救援队呢?我是一个做户外起家的,就是自己玩儿,然后带一群朋友,做领队,去做户外运动。07年是咱们中国户外运动蓬勃发展的时候,户外人群越来越多,出事的几率也就大,户外事故也特别多。当时咱们国家没有一支专业的山野救援队,我们的专业的国家队是做城市救援的,然后我们国家的法定救援,消防,人家是做消防、救火的,都不是专业做山野救援这一块儿的,所以说一旦这些驴友出了事儿,救援效率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在06年,我们库布齐的小倩因为中暑造成了死亡。当时她并不缺水,就是因为户外知识掌握得不多造成的,这很遗憾。07年,又有在灵山的一个女孩子,叫做夏子,也是因为失温造成了死亡,在雪地里走了十一个小时。当时感觉特别可惜,这些户外圈的朋友就在一块商量,我们是不是建立一支能够帮助驴友的山野救援队。


当时我们才开始做的时候,很简单,就是做山野救援,建立初期是特别松散的一个组织,就那么二三十人吧,然后通过做培训,一点一点地把它带起来。开始,我们这支队伍叫做绿野救援队,到了08年以后,我们改了名字,叫做蓝天救援队。


08年我们参与了汶川救援,这个汶川救援其实对我们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在汶川的时候,我们去的是清平汉旺的灾区,包括茶坪,北川,这些地方我们都去了。我们到的时候其实每片废墟底下可能都压着人,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束手无策,因为当时咱们国家的专业的救援力量只有两百二十多人。我们的中国国际救援队,他们是专业的城市救援力量,其他所有去的,包括在汉旺的时候,现场有两万个救援者,有志愿者,有军人,有海军陆战队,还有消防,武警,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但是呢,这些专业的机械和专业的这种起重设备非常缺,只能去救助这些人员比较密集的学校、商场、医院,但是普通的,旁边的两边的房子底下都压着人,没有办法。我们拿的最简单的工具就是铁锹和镐,面对几吨几十吨的这种废墟,当时特别感觉到自己在这方面的无助和知识的缺乏,我们就感觉,一定要建立一支综合性的救援队。


咱们国家当时的应急体系其实是很脆弱的,在这么大的灾难面前,我们的城市救援的力量只有两百多人,那么多废墟底下压着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得不到专业的救助,我们民间必须要能顶上,咱们国家的民间力量必须要做起来,当时我就这么想的。回来以后我们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培训。


从汶川以后,我们一次契机是什么呢,我们做了一次泰山的救援,那个是我们除了汶川以外,第一次跨省的救援。有一个北京的游客在泰山旅游的时候失踪,他们家属组织人找了一天以后,一点线索也没有,然后求助了蓝天救援队。我们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是这么想的,虽然是跨省,但是我们有山野的特长,就过去帮一下忙。


我们去了九个人,开一辆车过去了,在那里前后找了十二天,把泰山的前后左右全都找了一个遍,每一个悬崖我们都下去了,找到了很多遗骨,结果这个游客没有找到。后来从哪里发现了?在陕西,去法门寺出家去了。


所以说每一次山野救援,这种情况都非常有戏剧性的。虽说是这样,我们这十几天的泰山救援,就因为找他,我们救了一个坠崖的二十一岁的广西的小伙子。如果不是因为找他,这个小伙子在后山的悬崖上掉下去,根本就没人去那个地方,必死无疑,所以说还是有收获的。


这一次泰山救援,我们把整个山东省的户外的精英力量都调动起来了,直接促成了我们整个山东省的民间救援体系的完善。之后我们在山东建了十几支蓝天救援队的分队。


蓝天救援队现在在全国有163支分队,遍布咱们31个省市自治区。我们为什么要建这个全国的网络呢?我们北京有一支队伍的话,如果在新疆有求助,我们是不可能第一时间赶过去的,所以我们当时想的是建一个网络,不只是做救援,我们要把中国的减防灾,特别是民间的减防灾的意识带起来,然后再把它做起来。


在建队的过程中,咱们这个南方人北方人特点就可以看得非常突出,北方人相对豪爽,我们凑一起一说,需要建一支这样的队伍,你能不能做,这一想,这个理念特别好,特别愿意做,行,没问题,回去就拉人,就把这个队伍建起来了。可能做了几年,它的制度各方面也不完善,但是干活没问题。而南方的队友比较细腻和谨慎,建队的时候他要反复地考虑,出了事儿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负,资金从哪里来,得且琢磨两年了,但是呢,一旦想好了,他们的各种规章制度和管理做得非常完善,很快就可以赶上来。所以说这是两方面的差异吧。


我们有很多非常好的队长,而且呢水上救援现在是做得越来越多,我们现在每年水上救援,还有其他救援,加起来的量快1500起,我们在全国做的救援,其中水上救援占一半以上。很多人都说,我们队员也不理解,做这个水上救援,做打捞,人已经死了你们去,还有什么意义啊?甚至给我们打电话,“是蓝天捞尸队吗?”,“是蓝天打捞队吗?”就给我们起了这种外号了。


我是这么给队员说的,在咱们中国,其实是事死如事生的,咱们的民间传统里,虽然他遇难了,但是第一,我们是对死者的尊重,第二,很多队友说,他已经死了,他过两三天他不就漂上来了吗,很多人跟我说,用你们去捞吗?我说,咱们交换一下,如果这是你的亲人呢?你在岸边等着他,两三天三四天以后,漂上来,我们去把这个人捞上来,其实对他的家人、朋友也是一个安慰,让他感受到这个社会的温暖,这是我们要做的事。


我们阜阳队的队长叫曹哥,他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是在玉树救援的时候认识了我们,然后加入了我们。这个曹哥,他们队伍的管理模式就特别特殊,特殊到所有的费用他自己承担,他也有一点钱,也算是当地的一个小企业家,这几年下来,他可能花了有超过两百万。


从2015年的1月1号到6月20号,他们已经做了71起救援,可以知道他救援的频率是非常多了,可能嫂子就不是太愿意,因为太耽误生意了,他每次出去救援的时候,直接把他们厂子里的骨干就全拉走一起去救援,把门一关就走了。所以说一次两次可以,大家考虑一下,进入夏天以后,他现在每天都出去。后来这个事儿怎么解决呢?他把嫂子也拉入蓝天。嫂子做会计,这边救了人,需要吃饭了,打个电话,把饭准备好,或者把钱送过来,是这种情况。


这么多年下来挺不容易,他还做了些小发明,这就是曹哥,这是在尼泊尔的照片,这是他做的一个打捞钩,叫做老仔钩,我们给它起的名字。其实他还有很多小发明,比如说竖井救援的,他的老仔钩其实还配一个三角架呢,虽然同样差不多的钩子,但是它的角度啊,还有它的重量和长度就决定了它救援的效率,可能别人两天捞不起来一个人,他去了,一般的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在水上打捞这一块,他们的能力已经是非常强的了。


其实在做水上救援的时候,我们在后海有一个案例,就是有一个二十多岁特别帅的小伙子,在游泳的时候溺水,然后我们连夜过去打捞,到第二天上午,把他捞上来,当时他的家属也在场。大家可能也听说过,以前有一些这种挟尸要价的,比如说在湖北的荆州发生的这种事,当时我们去的时候有一波收费的,没有打捞着走了。去了以后,我们直接就卸东西,就开始捞,旁边的他的伯父在呢,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中医,就开始琢磨,这个还没谈价钱呢,怎么就开始干活了,不知道要多少钱。


结果我们把人打捞上来以后,给警方一移交,我们扭头就走。然后他伯父拽住我了,哎,你们怎么不要钱啊?我说我们蓝天救援队所有的救援都是免费的,我们面向社会的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就是个纯志愿者组织,我们没有收费服务。


当时这个老爷子感触特别深,他回到安阳以后,因为他是当地一个特别出名的正骨医生,他给我留言说,我能不能加入蓝天啊,我虽然啥也不会,这样行不行,如果有这种家庭困难的,像这种五保户什么的,我给他看病,我不收他钱,我就说我是蓝天的志愿者行不行?我说这也可以。


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蓝天做事的价值,其实通过我们做事是影响了身边的人,让他们看到,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还是有人愿意帮他们的。


这个是我们另外一个队友,叫做欧亚吉,这是他的网名,就是老头的意思,今年快六十了,是我们北京蓝天的培训部的负责人。欧老师前几年很少参与这种大型救援,因为什么呢双亲都在。他的父亲母亲前几年都健在的时候,都已经九十岁左右了。所以说大救援他出不去,他要照顾他的父亲母亲:他的母亲每周要做三次透析,他都要去接送,他的父亲有脑血栓,所以说家庭压力也特别大。但是每次把老人送到医院,就来帮助做蓝天的工作,然后做完了去接老人回家。今年两个老人相继离世,然后给我说,我现在可以参加蓝天的大的救援了。当时老人离世的时候,他没有给我们队里说,后来我是专门问了他,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接下来就跑到海南去学潜水了,他从头把潜水全学下来,因为他是培训部的负责人,各项技能他都要学。


这是我们蓝天的欧老师,然后谈到欧老师就说,你们蓝天救援队有什么培训啊?怎么叫做专业的救援队啊?其实中国城市救援最专业的,我已经说过几次了,是咱们中国国际救援队,他们是拿到联合国中心救援队认证的,现在全球一共就二十支,我们也要做到这一步,所以说蓝天的所有的队员每周都要进行两次到三次的培训,什么时间培训呢?周六日和平时的晚上。因为平时的白天,他们要工作,他们来自于社会各行各业,有公务员,有自己做生意的,有护士、有医生,还有编程的、做程序的、做法律的,各方面都有,他们都是用业余时间来学习这个知识。因为掌握一门专业知识太重要了,因为在救援线上,你没有专业知识就意味着生命危险。它不同于普通做的志愿工作,因为在每一个现场都是危险的。


我们去尼泊尔这次救援,我们5月10号回来的,留了一名队员在当地,5月12号发生了7.5级的余震,这个余震发生以后我们的队员正好在现场,他第一时间跑出来了,后面楼哗就塌了,我们这次去了84个人,他们都是自费去的,每个人都要花一万多到两万。


如果我们大部队在的话,我每天至少要分六组,在各个废墟工作肯定是要出危险的,做救援就要能承担这方面的责任,确实很危险。为了避免这个危险,我们必须要有专业的培训,好在我们很幸运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事,但是我们现在全国三万人,每天都在做救援,出事的几率是很大的,不可能永远不出事,我们只有通过专业的培训,才能把这个事故率降到最低。


然后都有什么培训呢?从空中到地下到水下,全都有。我就是才培训完潜水回来,今天下午我还在潜水培训。潜水培训,水上救生培训,高山培训,医疗培训,包括空中任务员的培训,搜救犬的培训,方方面面。我们有几十个科目,就是说,你到了蓝天里边,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是你一定要带点东西走,带点什么东西走,把技能学会,在有危险的时候你能够自救,或者你能够帮助你身边的人,我们蓝天也算起到了我们的社会价值,这个是我们当时是这么想的。


菲律宾救援是咱们国家民间组织第一次的国家派出。九十年。上一次派出是在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的时候,当时也有中国红十字会派出了一支医疗队。从那以后,我们是第二次代表国家走出国门参与这个菲律宾救援,当时菲律宾这场风灾,台风海燕嘛,一万人死亡和失踪,几十万人上百万人流离失所。


我们去了现场,当时有四百人失踪,我们找到了53具遇难者的遗体,几十个国家的救援队,我们找到的人数占到的所有失踪者的八分之一,所以说效率还是特别高的。为什么能找得那么快呢?因为我们去的都是最偏远的地方,有反政府武装和游击队的地方,因为我们去得比较晚,又打了几次申请才批准的,我们到了以后已经十天了,所以说我们只能往更远的地方去,开着船往几十公里以外沿着海岸去做这种搜索。


尼泊尔救援,去了尼泊尔救援才知道,这是真正的一次城市救援,很多埋在废墟下面的人。大家如果注意看的话,可以看到这个位置是一个人腿,在几层楼板夹着底下,其实这三层楼板夹了三个人,这个又是一个废墟,70度倾斜的楼,当时非常危险,很多国家的救援队:美国的、法国的、荷兰的、日本的,都过去了,一看摇摇头就走了,因为太危险,随时有可能倒塌。


然后他们的家属找到了我们。我们去那看了以后,其实也是有争论的,也确实危险。侧面都裂了这么大的缝,整个到底就是说,我们带了两个结构专家说,这个你要碰地基的话它会整体坍塌的,我们经过经验分析觉得它经过两次7级余震。已经基本坐实了,应该问题不大。我们先用蛇眼的生命探测仪先打了个夯道,把人定位,是一对母女,然后我们采取从侧面打夯道的形式,准备挖进去,透过地基再往里面挖四米,挖到这两个人的身子底下。挖空以后,她两个人就会掉下来,掉下来以后挖走,因为她已经在两层楼底下压着,是个五层楼坍塌剩了三层,非常危险,现场是有争论的,就是说这么危险,能不能做和怎么做。


我们经过努力,把这一对母子(女)成功地把她们的遗体请出来吧,请出来以后就做了这个遗体告别。我觉得当时上百名群众,还有当时他们的警察啊、武警啊,他们也有武警,全在旁边,我们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的是一种敬佩,我觉着我们没有给咱们中国的志愿者丢脸,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其实蓝天在全国有三万人,我们每天做很多救援,但是面对咱们中国这么复杂的灾难来说,我们做的这点事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什么?是这种减防灾知识的推广和培训。我们国家从大学到小学,这方面的意识的培养、技能的培养是很不足的。在日本,他们每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还有小学生,每个人都有一个坐垫儿,他们每一家都有一个紧急的救生包,在有危险的时候,提出去够他三天的应急。而孩子的坐垫拿起来以后往头上一戴,可以防这个重物的砸击,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保暖和防雨的作用,这就是人家的安全意识,已经从小开始培养,特别好,但是咱们也可以做。


咱们国家现在每年的溺水的人,57000人,而且这个数据是不完全的统计,很多农村的统计,根本就没有在统计范围里边,而这57000人里边有三万人是青少年,很多都是孩子。所以说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在做这种溺水的救援,防溺水的培训,比如说我们安徽阜阳,我们已经去了四十多所学校来讲这个防溺水的知识,让我们欣慰的是只要是我们讲过的学校,没有一起溺水发生。所以说培训还是非常重要的。


全国的队伍现在都在做这方面的普及的培训,很多人说你们蓝天救援队你这志愿者都疯了吧,又没有什么利益,又自己出钱出力,还搭出所有的时间,去做这个东西,你图啥呢?我们很多核心的队员,我们的骨干队员,每年他没有假期,所有的节假日要留出来做培训,他的年假要留出来做救援。我们的一次尼泊尔救援15天,我们要求这种大救援必须要参加7天以上才可以,那么他们只能请假,所有的假期全都占上了,就说你们图啥呢?


其实我们这么想,我们这代人呢,是生活在和平的年代,我们蓝天的愿景就是要做这个国际组织。人家英国有圣约翰救援组织,人家法国有无国界医生,人家瑞士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国没有,我们中国的志愿者比哪一国的志愿者都不差,而且我们有庞大的志愿者资源,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个事做好?我们希望在世界上发生灾难的时候,有我们中国志愿者的身影。


而且我经常给队员说,做救援,心态特别重要,你不要想着你去救人了,你去救人家了有这种救世主的心态——其实你就是去帮忙,在帮忙的过程中你要感恩,感恩帮过咱们的人,也要感恩咱们帮助过的人,因为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你提升的是自己,你的思想境界的提升,你认识了这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认识了几万名,然后你学到这么多的技能。所以说,我们每一个蓝天救援队队友,他的做人的要求,我们总结出是八个字:“忠诚、正直、勇敢和谦卑”。这就是我们对我们蓝天的要求,这就是我对我们蓝天的介绍。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