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励四川成都人。学过地球物理,干过深海打捞,2002年辽宁大连“5.7”空难黑盒子打捞者,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集地球物理仪器开发与销售为一体的地球物理仪器公司,后来成为电影制片人,先后拍摄了《安阳婴儿》、《观音山》、《二次曝光》以及《后会无期》等电影。

做电影就是活在天上

2015-09-16北京
我一直说,做电影最棒的是,不管你在构思故事的时候,在做剧本的时候,甚至拍摄过程中,你一直游走在这个剧情的时空里面,而不在你现实世俗的落脚点上。随时可以飞起来,没事儿再回来,肚子饿了回来吃饭,平常都活在天上。
  • 10142
  • 10

已有10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做电影就是活在天上

方励 2015-09-16

如果我们的电影能够,包括国产电影,我自己做的电影,别人做的电影,我有时候看一个好电影,我能兴奋一礼拜。近几年的好电影我看过的,让我能兴奋一礼拜的电影是哪几个?第一个,06年的《窃听风暴》,看完以后我手舞足蹈,后我就无头苍蝇一样,就拿着烟,兴奋,就是兴奋,因为我们活在人世间,有太多的朋友们被无聊的事情给束缚了,不自由,所以我每当看到关于自由的命题的时候,太打动我了,远远超过爱情,我这是说真话。所以我就说裴多菲那首诗被人翻烂了,你知道裴多菲那首诗,什么「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翻成个打油诗了,给我气死了,根本就不对。56年那个版本怎么翻的,为了爱情,我牺牲我的生命,为了自由,我牺牲我的爱情,是递进的,那完全不一样的意境。


我看完《窃听风暴》以后大概不到一个月,我就送《苹果》这电影去柏林电影节,我就约了我拍《颐和园》那时候我的local,就是在德国那个联合制片人黑格,然后我们就在柏林电影节马路对面喝啤酒,我们就聊起来了。他是东德人,突然就想到一个感觉,就我在跟他聊《窃听风暴》的时候,我就想,我们这些前被洗脑的人,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白活了,所有的洗脑都是谬误,挺恐怖的。然后我就是在那一刻想到一个创意,就是现在,我已经把它变成一个电影的策划项目,名字叫做《德意志牛排》。


我的主角是一个东德的情报军官,在柏林墙倒塌了以后,这些外派的,其实当年我想过国民政府的,解放的时候,共产党占领的时候,这些在海外的前国府的这些职业外交官们,丧家之犬,你知道这个丧家之犬对男人来讲打击有多大。一个男人失去了女人会非常痛苦,但是他倒不了。如果一个男人失去女人没倒,他最终失去他的信仰,没了。自己最忠实捍卫的祖国,没了,自己最信仰经过职业训练的组织,没了,还要缴枪给自己的曾经的敌人,这男人怎么活啊?


于是我就想到了,我一定要把它拍成电影的。《窃听风暴》最打动你的就是这个前东德特工,他在那样被洗脑的状态下,终于有一天,他经过很长时间听到,为什么这些善良的人,跟他所受的训练是拧巴的。这就是我家被抄的感觉,第二次被抄家的时候,四川大学,川大来抄的,化学系的,到现在我还记得,把我的这些无线电,把我弄在角落里审问我,是不是我爹教我的,问我们家电台在哪儿,包括给我看,我爹的那些,大学毕业证书有国民党那个国徽嘛那个时候,就这些人跟你讲,说从你被洗脑的教育里面你想,我爹怎么是个反动派。可是从我内心里,虽然我爹从小对我很暴力的,但我知道我爹是个善良的人,就是说你这个人性的天然,我自己拧巴了好多年,就是你看到的世界,听到的所有的舆论,包括所谓这些权威的话语,习惯的世俗,跟你内心里面感受的东西是冲撞的。


所以这是《窃听风暴》,当你真正去感受,他听了这么多天以后,那么长时间的监听,他发现这是一群好人,这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也非常爱国,也非常有情怀有才华的一群善良的人。他从此开始改变了。就这一点,人性的那种天然和共鸣,和那样的光辉,太亮了。也就是说过去的迂腐的这种洗脑,太低下,粗暴,野蛮,无聊。所以当你感受到那份非常强烈的,是我们自己经历过的世界的时候,你特别明白。


在那一刻,这个特工的世界崩塌了。你想那个年龄,当时电影里面他起码三十多岁了,也就是说,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那么专业的一个特工,挺狠的一个特工,他经过多少年的训练,多少年的洗脑,和自己的信仰,在这短短几个月里面,他的世界塌了。这也是我曾经经历过的,完完全全经历过的。


在从19到22岁,这两三年的人生,整个世界塌了。但那过程中,它最打动你的,还是人性最深处那点天然的朴实

跟人和人之间是通的,人和人之间是可以love each other的,这一点太可爱了,而且在做了这么大的壮举,成全了这一帮人以后,自己消失了,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但是他有一刻拿着自己的书告诉店员,特别欣喜地说,知不知道这个书是给我写的,仅此而已。就那个秃头的演员,我到现在都不能忘,突然你觉得这个男人太可爱了。其实他长得多丑啊。


然后我还有个很喜欢的电影,《拆弹部队》,超喜欢,一个女导演拍的。这个美国大兵其实很善良的,你就说,其实它里面有一个,我觉得非常深的寓意在这边,就是不光是简单的反战,就这个世界让谁给主宰了,让一群蠢驴蠢猪给主宰了,一个烂小布什,为了他爹,丫耍他牛仔威风,为了扳一个萨达姆,伊拉克死几十万人,所以你以为你救世主,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来到伊拉克,你看看他所营造的那种氛围,所有的美国大兵不理解,我们本来是来解放你们的,来赋予你们自由的,怎么我们每天活在那么敌视的恐怖的紧张中间。


我太喜欢这个氛围了,所以你就说为什么电影能对人影响特别大,就是这些画面它太生动了,但它肯定是编剧导演们用非常极致的方法把你推到那儿的。


刚才我们聊的金基德,这也是一个对我影响特别大的一个导演。但那天我跟他讲《春夏秋冬》。我现在还没跟他讲过,可是我说我记得那镜头,他就乐了。就是秋快要结束的时候,那个船莫名其妙回来的时候,那一笔太棒了,一个船莫名其妙回来了。其实那个时候是我跟李玉一块儿看的,我说,要是我做editor,我就cut在这儿,因为冬那一番再翻起来,其实往下落了,最高点在那儿,如果那个电影收在那个船莫名其妙自动地就回来了,因为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他在外面犯事儿了,鬼使神差的这个船回来的时候,就是那个感觉,你觉得就好像是一个所谓救赎人的良心的回归一样的感觉。所以那个时候,啪,切在那儿,干净利索,不要再来一个人把他逮走了。


所以明天晚上我跟他聊天,肯定要跟他聊。所以我最喜欢是cut在那个地方,太有神韵了,所以我一直说,做电影最棒的是,不管你在构思故事的时候,然后在做剧本的时候,甚至拍摄过程中,你一直游走在这个剧情的时空里面,而不在你现实世俗的落脚点上。刚才就是我说的,我说随时可以飞起来,没事儿再回来,要吃饭肚子饿了回来吃饭,平常都活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