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若犁诺亦腾Noitom研发总监。诺亦腾开发了一套惯性动作捕捉技术,通过肢体上微小的传感器感知动作。

虚拟现实的元年

2015-07-06北京
虚拟现实目前已经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行业。诺亦腾团队开发的动作捕捉技术,将“自我的存在”带入虚拟世界中。 我们在虚拟现实当中可以找到两件事情,一件叫逃离,一件叫超越。希望各位能够逃离自己想逃离的,超越自己想超越的。
  • 10775
  • 12

已有1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虚拟现实的元年

戴若犁 2015-07-06

我今天要讲的,是一个最近比较火爆或者火热的一个话题,叫虚拟现实。为什么说它火爆呢?我给大家讲两个小故事。


中国的股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曾经有一支股票,它连续涨了39个涨停板,它的PE,就是它的市盈率达到了800多倍,叫暴风科技。为什么这个股票涨这么多,其实是因为它挂了一点点虚拟现实的概念,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今天早晨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同事告诉我说,戴博士,有一个杂志要采访你,我说好啊,来采访我的杂志挺多的,来吧,哪个杂志?他们说是《时尚男士》。当时我就笑了,我说,你没看到我穿的什么样子吗,我所有的衬衣都是优衣库的,我还时尚男士。


今天我下午出发的时候,我同事拦住我,说,戴博士,你要换条长裤,我才换条长裤过来,所以时尚男士对我来说是很诡异的事情。为什么要采访呢,是因为他们要做一个虚拟现实的专题,要在国内找一些在这个行业有代表性的公司采访一下。所以这件事情最近很火热。


我要给大家做一下简单的科普,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了解这个行业,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虚拟现实。这个电影大家应该都看过,《黑客帝国》,这个里面有一个著名的概念叫做「脑后插管」,当脑后插一根管子之后,我就可以进到一个完全虚无,或者说非常真实的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和他实际所在的地方是不一样的,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所以脑后插管这件事情,我可以简单的告诉大家,这是虚拟现实的终极状态。很抱歉的告诉大家,除非你们非常非常身体好,很能活,你才能看到脑后插管的这一天,我估计在座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看不到。


虚拟现实真的是靠脑后插管,就直接和你的大脑通信,去进行虚拟现实沟通的那一天,是看不到的,这个是非常非常超前的。虽然这是一个九几年的电影,我们现在去解决虚拟现实,我们怎么实现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用的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加容易实现、更加接地气一点的办法。我们在眼睛前面,放一个叫做头戴式显示器或者虚拟现实头盔眼镜这样的东西,让我看到的东西和目前这个状态不一样。我戴上了,我就不在这个讲台上了,我就已经是在崇山峻岭,在太空当中,另外呢,再用一些其他的手段,让你这个人可以和虚拟现实当中的这些东西进行沟通、互动,你可以影响他。


等一下我会给大家看一些视频,我可以给大家做一些演示,让大家知道什么叫做虚拟现实。那我接下来讲,虚拟现实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新,它从大概半个世纪以前就已经有了,而且当时做了这套设备有一个非常酷的一个名字,叫做「达摩克利斯之剑」。科学家也是很喜欢用这些很酷的名词,不过现在我觉得听起来有点可笑。


当时他们用的是什么方式呢?他用两个小电视,一寸的小CRT显示屏,然后用一些机械结构。你看头顶上有很多东西,用这些机械结构来追踪你的头部的姿态,然后让你在转向不同姿态的时候,这个小的电视会跟着你走,而且它里面显示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方块,这个方块会随着你的视线表达的不同,他给你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方位,起到一个最早期最初期的虚拟现实的状态。


所以这个是虚拟现实这个行业的起源,大概已经将近半个世纪了。但是,为什么在过去的两年多三年时间里头,虚拟现实这个事情突然一下火爆起来了,我们必须要提一个公司,今天给它免费打广告,这个公司叫Oculus。


我这儿放了两个数字,一个是350,另外一个很多零,20亿。这两个数字代表了这个公司在2013年做到了一件事情,他们在2013年推出了一个只卖300到350美金的头戴式显示器,虚拟现实的头戴式显示器,过去这样的设备要多少钱?单位是万美金,就是好几万美金,他把它做到几百美金。那么在同年,其实是翻过去的年初,他们被Facebook,这个网站不存在啊,被Facebook20亿美金给收购了。就是说,从350美金推出一个设备,然后证明了他们自己,然后在他们只有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的时候,被Facebook 20亿美金给收购了。


所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事情,这件事情说明了,这个世界的管理者用美金投票,说这个事情很大,有可能成为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事情。我虽然认识他们,我不是这个公司的,但是为什么今天我在这里讲虚拟现实这个事情,我给大家稍微解释一下,我们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做动作捕捉的,简单的说,我们把各种各样的传感器穿戴在人的身上,然后用这样的传感器去捕捉你的动作姿态,捕捉到了动作姿态,右下角就得到这么一个数字化的影像,数字化的影像可以录下来,也可以实时的作为交互。所以这样的一个东西他是把人的动作数字化的一个工具。我刚刚讲了,除了用来做拍电影这样的功能之外呢,还能用在人机交互,特别是我们今天讲的虚拟现实的人机交互当中,为什么?我们想想看,对于虚拟现实,我们有一个虚幻的空间,我们有一个非常瑰丽的这么一个假的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但是如果我只能坐在这里看,那这个跟看电影没太大区别,只是我的视角是由我自己控制而已,那么怎么才能把人这个因素,你自己这个因素,self-presence,就是你自我的存在,带入到这个虚拟世界当中来?就可以用动作捕捉这样的产品。


我今天在后面准备了一些演示的环境,我给大家做一个非常简单的一个演示。我不可能像这些特技演员一样,穿戴全身给大家做演示,我没那么好的身手。这两位是好莱坞非常有名的特技演员,而且我们在好莱坞找了大概一百多位特技演员,就只有他们两位没有纹身,然后我们请他们做我们的代理。


我今天给大家做演示的这一个环境很简单,是一只单胳膊和一个手套,我把这个手套穿戴在我的手上,我现在把这个视线切换一下,切换到我们的软件里面去,你能看到什么?我们看一下,这有一个虚拟的场景,这个虚拟的场景里头,有一个人傻呆呆的坐在那里,但是因为我身体上没有穿任何的设备,所以他没有办法捕捉我身体的动作。但是,我现在我的右手穿戴了设备,所以可以看到我右手的环境,这是一个虚拟的场景,和我现在所站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但怎么样才能看到让我自己进到这个世界里面来呢?目前大家看到的这个视角叫做第三人称视角,也有人把它叫上帝视角,过肩视角。那我把它切换到第一人称视角。


这个是第一人称视角,我的两只眼睛看到的是不同的环境,当我把我的手举到我的眼前的时候,我就看到不同的环境,然后我的手上就拿着这个卖20亿美金的这个产品。我把我的眼镜取掉,我今天戴了耳麦,我不方便戴上去,我就只能是捂在我脸上。大家看,当我戴着这个眼镜的时候,当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可以看到,我现在身处在一个云端,四周都有星星,飞来飞去的陨石,还有我自己的手在我面前,我可以看到我自己手的动作,我低头还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当我侧到我的侧面的时候,我看到这里有些物体,那我可以轻轻把这物体捡起来,我还可以把它放在我的面前,我可以把它推出去。这里甚至于还有一个超自然的物体,为什么说超自然?因为它没有重力,我可以推它。


这就是虚拟现实,这是在现实当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可以把它丢的很高,飞的很远。这还有一些石头,堆在我面前好了,可以把它垒起来,厉害吧。丢出去,好。这个就是虚拟现实。


虚拟现实这目前已经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行业,在未来的二十年之内,你们每一个人都会用的到,然后会深刻的影响你们的生活。可能在未来的五年当中还只有一些骨灰级玩家,像我们可能用的到,但你们可能暂时用不到,但是未来一定会用到的。


有哪些人已经开始做这个行业呢?这是我的世界观,然后我讲给大家听,但是,因为我是从业者,所以我说的世界观会有一些偏,肯定我会把我们公司放在上面。所以说,我就用了一个比较客观的做法。


这个是一个第三方组织,叫SVVR(Silicon Valley Virtual Reality Conference),就是硅谷虚拟现实联盟。它做的一个目前里面的企业的示例图,顶端是三星,三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推出了消费级别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器的公司,其他都是叫做开发者版,都还不是消费级别,明年,刚才讲的那个20亿美金的公司,Oculus rift 他会推出他第一代的消费版。另外,这个里面有Oculus rift,有Sony,有Google,然后有其实还有很强的没有列到这个表里面的。偷偷地在做的有苹果,有Facebook,Facebook是以Oculus为代言人做的。所以巨头们,包括我们,我们在第四行最左边,Perception Neuron是我们的产品的名字。所以这些公司都在做这样一个行业。


而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在做什么,分别在做什么门类呢?我们是小公司,我们在积水潭,有一百个人左右,九十多个人,大公司几千个人几万个人他们也在做。那大家都在做什么呢?这张图特别有代表性。这是我做的一张图,这些人主要是在做两大类工作,或者说五小类工作。


我给大家讲下两大类。两大类中间这条红色的横线,有人在做基础的技术,上边的有人在做输入设备和输出设备,输出设备就是这样的头戴式显示器,还有声音,振动,就是各种各样的输出,让你感知到这个虚拟设备,叫输出设备。输入设备呢,包括遥控器,包括那一个玩游戏的遥杆,它也算输入设备,它是人机交互帮你去和这个世界互动的,当然这样互动可能比较自然啊,就是有各种各样这样的人在做底层的技术。


大家知道,我们站的稍微高一点远一点,在一个新的科技影响到大家的时候,它其实都会走过一个漫长的历程。在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很苦的这一帮做底层科技的人在做事情。现在大家天天享受O2O,网络生活,付费不用见现金,各种各样的东西,其实最早做网络通讯、做加密、做传输、做整个底层架构的这帮人,他们是付出了很多很多的辛劳,他们等待了很多年,有些公司甚至没有赚到钱,死掉了,然后让大家可以用到现在的整个无线互联网,用到这样的手持设备,这样的行业。所以任何一个新科技起来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公司在投入基础结构,或者基础知识的储备。


这些做输入设备和输出设备的人是其中的一类,另外一类人呢,他们在做内容,平台和内容,做虚拟现实。这个行业里边有哪一些有意思的,或者说能够赚到钱的平台和内容呢?大概有三类,给大家总结一下:第一类叫做转播类,媒体转播类,第二类社交类,虚拟现实的社交,第三类是游戏。


这三类人群是在虚拟现实的这一个行业里面,开始慢慢的开始做些内容,因为,如果光有这样的显示器和这样的手套,我还是没有东西玩儿。刚才那个场景,我第一次Demo给你们看你们觉得很酷,但是你玩10分钟你就不会再玩儿了,因为它没有意思。


我来细细的讲这三个内容方。第一个要讲的是转播类。我最近体验到的最强最棒最好玩,或者说最有意思的转播类的东西是太阳马戏团做的一个东西。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体验过,澳门,拉斯维加斯,太阳马戏团在很多地方有很大的展场,一个展场一修花上亿美金的资金。但是太阳马戏团他们最近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尝试,他们和一家叫做Felix&Paul的工作室合作,推出了两集虚拟现实呈现方式的表演。


大家知道,太阳马戏团类似于是高端杂技,艺术感非常非常强的杂技表演,特别特别棒。但是,我们想想看,我是杂技演员,你们坐在这里,你们很爽,你们离我很近看得很清楚,但是三楼的朋友们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所以说,像这样的舞台表演其实是分了级别的,大家欣赏的角度、视角都不一样,距离也不一样,能够观察到的细节也不一样,这个对于艺术的传播其实是一个障碍。


那么虚拟现实它怎么样呢?我在看这一个表演的时候,当我带上虚拟现实头盔,所有的演员是到我面前来给我表演,当我在看他们表演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细细的很诡异的唱歌,我一转身发现一个侏儒在我的脚边面对我唱歌,声情并茂,我听见有人在演奏小提琴,演奏了半天我以为放的是录音,就到最后我看一眼,这个band在我背后,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可以选择我自己的视角四处看。


他们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他们用了一个这样的东西,这个叫全景摄像机,他们把这个全景摄像机放在皇帝位,然后所有的演员从后台出来就对着这个皇帝位的这个摄像机表演,他就得到了这么个全景。而且当我这个人在回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坐在这个皇帝位,我可以自由的选择我的视角,我想看哪里看哪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一个视觉感受,而且对于杂技这种复杂的表演来说,我觉得是体验还蛮好的。


但是这个其实里面有个悖论,你能够自由选择视角不一定就是好的。我们看一个电影,你怎么敢说你自己选择的视角比导演帮你选的视角要好呢?导演,摄像,包括剪辑,他们有他们丰富的经验,他们有他们艺术的判断、把握,帮我们去选择我们的视角,而在虚拟现实的这样的环境,我的视角是我自由选择的,我有可能会miss掉一些其实很重要的信息,或者说我在不应该盯着这个小丑看的时候盯着他看,其实真正的Cue点在这个地方,这个表演非常精彩,被我错过了。所以虚拟现实的转播很有意思,但是它有一定的局限性。


下一个我们来讲游戏。游戏这个东西不一样了,游戏如果是换成用虚拟现实的方式来呈现的话,它给人的视觉冲击是非常非常大的。这是一家在盐湖城的一家公司,叫 The Void。这家公司很有意思,他们刚刚成立不久就打电话给我美国同事,请我们去他们那边参观,然后想跟我们谈合作,我下个月会去他们这边。


他们做了一个什么事情呢?他们做了一个基于虚拟现实的一个主题公园,这个主题公园实在太有趣了,当你穿戴上虚拟现实的这样的设备,而且它是一个移动的,无线的,可以走来走去的时候,你可以进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当中,一个虚拟现实的Wargame,而且是一个更加炫的一个Wargame。


但是当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直接下了判断,我说这是个骗子公司,我觉得这个完全就是拍电影嘛,就刚才那个镜头,很酷,这个是我觉得完全就是骗人的,我觉得这个是个视频制作公司为了圈钱融资,拍了一个很炫的视频,但是它实现不了。结果没想到视频刚放出来,刚刚过还没到一周,他打电话给我迈阿密的同事,让我迈阿密同事过去盐湖城那边跟他们开会,我跟我同事说,不要去,骗子公司。还好他没听,他们去了。他们去了之后,到盐湖城,盐湖城大家知道啊,东海岸飞西海岸,西海岸飞东海岸中间中转的地方,在犹他州,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处都是摩门教徒。那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人烟稀少,我同事去了之后,孤零零的地方有一个大房子,然后去里头去体验,体验完了之后,我同事直接就服了,就跪那儿了,这体验实在是太好了。


我们那同事是日本人,日裔吧,日法混血的一个美国人,很复杂。平时你看法国人很粗鲁的,经常就是你不行我就说你不行,日本人又是非常picky啊,在旁边看看「这东西不行」什么的,他是这种双重性格都有,但是他完了直接打电话给我说,这个东西实在太棒了,虽然没有到视频制作里面这么绚烂,这里面的确是有很多特效,但是它的体验,它给你的真实感,是无以伦比的。所以我们决定和他们合作。


这个是虚拟现实的游戏。在虚拟现实的游戏当中,我们可以自由切换内容,我们可以更真实的和周遭的这些怪物也好,合作或者是和它拼杀,这是很不一样的一个体验。但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好像很重度,好像没有办法带到自己家里面去玩。所以说,这个游戏它在初期的时候很难直接走到你们的家里头,它很可能会变成迪斯尼乐园的一个活动项目,可能会变成一个主题乐园,你花钱去两百块钱玩一次,它可能变成这么一个东西。


所以,我认为在虚拟现实发展的初期,游戏也可能并不是最早能够赚到钱的,因为它可能主题乐园为主,进到家庭为辅,这样的一个东西。这种体验它对于硬件设备和技术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还有一个东西叫虚拟现实的社交。我这摆了两个名人的合照不是为了表示我见过他们,主要是为了表示,我是做了很客观的判断,我是真的去了这两家公司,体验了他们的产品。这两家公司是硅谷最强的两个做虚拟现实社交的公司,一个叫AltspaceVR,一个叫High Fidelity。这两家公司很强,他们现在在做虚拟现实的QQ、微信、Facebook这样的东西。他们的创始人很牛,两个人都很牛。Eric Romo,这个人他以前是和特斯拉的创始人,他还建了另外一个公司叫Space X,发射火箭的那个公司,他在那个公司工作过,然后后来他退出来创办了AltspaceVR。他们也在湾区。


High Fidelity,Philip Rosedale这个人更厉害了。这个人他以前干过一件事情,他建立了一个虚拟网上社区,我估计在座应该有人听说过,叫Second Life,第二人生。Second Life这虚拟社区就是Philip Roseedale建立的。这个虚拟社区强大到什么程度,在上面曾经出现过线上的判例和线下判例的一个混合,就是线上犯罪线下判罚。曾经出现过有几十个国家在上面建立了真的可以发签证的大使馆,就是影响力很大的一个虚拟社区。他现在退出来在做这个虚拟现实的社交。


总之虚拟现实的社交最后,我想了半天只能说,它有点像是一堆人坐那儿玩魔兽世界,但是你可以看到我,我可以看到你,然后我们可以沟通交流,是一个更强的情感联系。对于虚拟现实来说,我认为这个可能是未来第一批能够赚到钱的,因为当你有一个社交属性在里面之后,你对于技术对于体验的需求就降低了。对面是我的太太,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父母亲,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小孩,那么它只要能用,我就已经很满意了,我的需求会降低。


我父母亲去年都装了微信,是因为我生了小孩,他们要看小孩,否则的话他们绝对不会装微信的,这么复杂的东西怎么学的会啊。他们也换了智能手机,非常顽抗的,这么多年不换,因为一件虚拟社交的事情,或者说社交属性的一个事情,他们用到了新科技。一样的,社交属性这种强绑定,是有可能促使大家降低自己的需求去适应新的科技的。


所以刚才总结一下,游戏、转播、社交,我认为体验最好的是游戏,然后最早爆发起来的可能是社交。这是做一个简单的判断,大家看我到时候神棍有没有做对。

最后给大家列一组数字,告诉下大家这件事情到最终它会有多大。这个是一个挺有名的咨询公司写的咨询报告,它说,到2020年左右,会有3000万部虚拟现实设备,头戴显示器在市面上流行。大家想想看,这已经达到一个卖的比较不错的智能手机的数量。当一个新的科技达到一个智能手机的存市量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已经影响到我们在座的十分之一的人了。


然后另外一个数据,是关于这个行业里边到底有哪些内容,会赚到多少钱。那么这个数字就很大了,这个数字应该是60亿。里面有什么东西呢?有游戏,有体育转播,NFL,NBA,有成人内容,有电影,流媒体的转播,还有实时的舞台表演,实时的concert这样的东西。这里面还没有讲到社交,这里头都是能够卖的内容就已经达到了60亿。


再看一个数据,这个数据更大了,来自于另外一个咨询公司,它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增强现实是另外一个行业了,它和虚拟现实一线之隔。他们所估计到的,整个虚拟现实未来是上千亿的市场,这个市场里头有大量的人会赚到钱,有大量的公司会赚到钱所以,当他们都能赚到钱,形成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的时候,会发生一件什么事情?就是在座的各位,在未来的十年当中就会用到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就会对你们的生活带来非常非常大的影响,这还真不需要活很长,真的看的到,就是在十年之后,你就也许会变成这个样子:坐在墙角插着电,带着一个虚拟现实的眼镜度过你的一天。


我们大家在虚拟现实当中可以找到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叫做逃离,第二件事情叫做超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想要逃离的东西,也有想要超越的东西,那我希望今天在座各位在未来的十年当中,能够逃离自己想逃离的,超越自己想超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