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英电影美术指导,造型设计,代表作《海上花》,《最好的时光》,《千禧曼波》,《刺客聂隐娘》,与侯孝贤合作超过二十年。曾获亚太影展最佳美术指导,金马奖最佳美术指导、最佳造型设计,台北电影节最佳美术指导等。

穿越帷屏的风景

2015-09-22上海
影像动人的地方就是它有光,它就很美,然后有人在里面,它就形成了人的风景,就是我觉得做电影美术很美妙的地方。
  • 5471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穿越帷屏的风景

黄文英 2015-09-22

我是感觉有点像那个高空跳伞要被推出去的那一刻,心里有点紧张。我的名字叫黄文英,我是一个设计师。在跟大家分享《刺客聂隐娘》之前呢,我想要先跟各位分享一些我自己的成长的经验,因为我觉得设计其实就是很主观的,它来自于很多生活上的累积跟生活上的涉略。


我自己是出生在1960年代,相对那是一个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我出生的地点是台湾嘉义,可能各位没有去过嘉义,可是大家可能有听说过台湾有个阿里山,嘉义就在阿里山的山脚下。我的爷爷,台湾话叫阿公,我的阿公在火车站前开了一家小旅馆,从小我就特别喜欢坐在家门口观察人来人往的人潮,有时候你从他们的穿着啊,从他们乘坐的交通工具啊,你会去想,这些人有可能一辈子你就只见过一次面,然后他们到底是要往哪里去,有些人又是从哪里来,所以你对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就会有多一点的感触。然后也因为家里是旅馆的关系,就在火车站前,所以,从山里面来的亲戚,,或是从海边来的亲戚,就会把那个旅馆当成他们聚集的第一站。所以你就想象有很多亲戚聊的事情啊,或者是一些耳语啊,或者是一些私密的东西,在整个旅馆里面,它成为一个人活动跟讯息活动的一个集散点。


我要讲的是我爷爷。从小到大,我觉得他是一个影响我很深的人,因为他是我见识过,最懂得生活的人,尤其是在那个时代,其实有个安身立命之处,或是有一个可以三餐温饱,其实就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现在大家在荧幕上看到的这个就是我的阿公,就是我的爷爷,这个是他在很年轻的时候,手上抱的是我大姑妈,然后底下是我三叔公,也就是他的弟弟。有一次他有提到,为什么他想要开旅馆,因为他觉得可以让出外经商的人,可以有一个落脚处。所以他都是很真心、很用心的在对待来家里的亲戚。然后日常生活里面一些很细微的事情,在他看来都特别美好。譬如说,他喜欢随着季节过生活,或是上菜市场买一些吃的东西,所以一些很小的东西,对他来说都特别甜美。


小时候,小朋友有时候会有一些生活上的兴趣,譬如说小时候我们养蚕、养金鱼,他都会特别用心地跟我们一起加入。有时候从养蚕,可以养到后来是整个家里全部,就是,还找了木工来钉所有的承架,养蚕养得非常多,所以,他会去制造很多乐趣,就是我们会去采竹子,做竹子的扇柄,所以他会让蝉在上面吐丝,或是会做成很多丝的扇子,特别美。有时候养金鱼,几代下来,你会看到很多突变种,所以,从小小的一缸两缸,养到整个屋子有好几缸的金鱼,有时候你去看到那个金鱼悠游的姿态,事实上是特别美的。金鱼经过几代的繁衍之后,其实它有很多突变种是特别特别漂亮,所以连我们跟他买金鱼的那个地方的老板也会跑来我家跟我们要金鱼。然后这也让我理解到,其实生活里面,有兴趣,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因为兴趣可以让你很专注,寄情在日常生活里面,因为你的日常生活里面有这些兴趣,所以你的生活就充满了乐趣,你就可以很从容地生活。我觉得从容地生活这件事情,是我在我阿公身上得到了一个最… …就是从小得到了一个最大的影响吧。


其实到现在影响我很深的,不晓得还记不记得你大学时候的校训,我其实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大学时候的校训就八个字,就是「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其实可能现在大家不那么强调君子的品格教育,可是在我那个年代,其实是还蛮束缚,蛮纯真的年代,所以,除了学问之外呢,学校的师长认为,培养刚柔并济的品格是很重要的。那这个在我的专业上,我也觉得特别受用,因为,往往在我们生活上,不管是顺境或逆境的时候,尤其是逆境的时候,你遇到了一些挫折,你更需要有那种勇气跟刚强的心去面对整个社会。因为我是电影业,所以你会用更进取的心去看待,随着整个社会的变化,你会觉得,我需要不断地在我的专业领域上精进。同样的,厚德载物这件事情也是,因为你知道我们拍电影,其实,电影里面有很大的两个组,就是服装组,里面有梳妆、化妆、服装,美术组里面有道具啊,场景设计或是搭景的景班,其实它都是很庞大的一个组,然后电影又是很讲究效率,所以有时候,因为讲求效率,一件事情没做好就很容易去大声地吼人,所以在我自己在领导团队的时候,我觉得厚德载物这件事情,也是一辈子要学习的功课吧。所以这个校训也是因为我听进去了,所以我觉得在我的整个专业生涯里面,我觉得特别受用。


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找到了我人生的方向。因为我修了一个《中国戏曲史》,所以我就觉得我想要往戏剧的领域发展。戏剧的领域非常广,后来我有个机会可以到美国去念书,你知道,在西方的教育,它对设计的教育是会不断地强调你在设计上需要有一些创新,就是别重复。我举个例子,即使是你设计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或是麦克白,你都需要有一个独特的切入点。那我刚刚讲的,就是我大学念的中文系,其实就在这个时候起了一些启发性的作用,因为我常常可以把一些人文上面的思维,或是人文上面的东方的视觉元素,我可以加到我的设计的作品里面,即使是麦克白,时空这件事情对设计来说是很重要的,就是我可能不见得还是把它放在古代,我可能把它搬到二次大战的那个时空背景环境。也就是说,每一次的设计,就是你会希望能够有一些新的视觉元素的呈现,透过这些新的视觉元素,也许可以改变观众的眼光。


《聂隐娘》过去它可能有京剧,叫《黑白卫》。当我拿到剧本,我要再重新诠释的时候,我怎么可以透过一些平常,就是我的考据跟我的旅行,怎么可以带给它一些新的视觉元素?我刚刚为什么一直强调生活中,生活是很重要的,因为往往设计深不深邃,是来自于你生活的累积,然后,我觉得假如电影是一场生活的切片的话,那电影的美术跟人物造型,就是你要去做一个生活还原的一个过程,然后你在这个过程里面会有很多想象,你会去做很多的考据,就像我刚刚讲的,已经这么多人拍过唐代了,当我有机会再去做唐代的这个时空背景的时候,我怎么去把属于聂隐娘那个时代,就是晚唐、中晚唐的那个时代的一些生活美感,可以把它带进这部电影里面去?所以我会觉得我的工作就是一个生活还原的工作。


因为《聂隐娘》其实它酝酿期很久,因为导演的外务非常多,所以他在那个过程里面,他也当了台北电影节的主席,然后金马的主席,所以也给了我很多时间。当然这个等待的过程里面我也做了其他电影,当然我不是时时刻刻在想着这部片。台北因为有故宫博物院,然后里面收藏了一些,当然真正到唐代的画是不多的,可是因为有故宫,有故宫的图书馆,所以我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强迫自己每天都到故宫里面去,图书馆里面,然后不断地翻阅各式各样的图文资料,因为我觉得那个是唐代的第一手资料。就是通常我们做设计,你怎么去找到属于那个年代的第一手资料,如果说你可以知道,你可以判断,你可以通过考据去判断这是第一手资料的话,其实你做出来的东西,在落实的阶段,第一步至少不会出错。


所以我看了很多像那个年代,像刚刚大家看到的那个《丹枫呦鹿图》,我觉得就是盛世里面,你去看文艺复兴的话也有,如果说你很近地去观看的话。虽然这个是五代的画,可是因为至少它离唐代又比较近一点,所以你去看它整个颜色层次,那种机理的变化是很丰富的。还有就是,因为设计人的衣服,所以你自热而然就会去看很多故宫里面的藏品,比如说像《簪花仕女图》,你会看到那个时代的贵族的生活,那衣服上一层一层的,里面从水衣,一直到外袍那个层次感。还有,有时候你可以从画里面去看到那个乌干纱上面是有提花纹的,所以这个也就是透过这些画作,我后来在找资料上,或者找布料上,就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也因为想要找属于唐代的第一手资料,除了在故宫以外,我也去旅行了很多地方。我旅行到一些曾经受唐文化影响,也曾经影响唐文化的地方,比如说我去了乌兹别克,我去了印度,然后我也去了日本跟韩国,去找许多的面料。这个是《捣练图》,就是你会去看,观察一些那个时候那个妇女,就从画里面去看到一些妇女生活的姿态吧。


也是因为我刚刚讲的,我大学念的是中文系,我也特别喜欢诗词,不只是中国的诗词,我觉得我也很喜欢西方欧美的诗词,所以我从诗词里面,我读到了一些,比如说唐人的室内生活空间,其实它是一个由屏风、帐帷、卷帘、纱帘所构筑出来的空间,因为你从诗词里面,比如说从唐人的温庭筠的诗里面,你就会看到那种。他写「香雾薄 透重幕」,那种感觉就是,层层的纱帘后面有微微的烛光,然后透过这些微微烛光的光影,以前人喜欢那个香衣,那个熏香炉的熏香就会慢慢地飘散过来,有时候那个风一吹动,薄幕就会飘动,然后又透过烛光,那个光影是特别美的。所以,也因为这样子,我们在台湾的中影文化城的古城区搭了两栋内景。它其实是搭的外景,可是纯粹是为了要拍内景,因为导演他不喜欢关在那个摄影棚里面,当你内景外拍的时候,那个户外的风是真的可以这样透过层层的薄幕吹过来,而且你在电影里面看到的这些风其实那是自然的,那不是透过Special Effect去制造出来。所以当风飘动进来,然后光影,蜡烛,油灯闪烁的时候,其实那个拍下来特别特别美。


这是一张,我们电影里面的一个私宴的氛围,通常我们会透过这样子的氛围图去跟导演沟通,这个场景是那个。不晓得各位有没有看过电影,这个就是胡姬的房间,也是我刚刚讲的,我们是利用一些卷帘、纱帘所构筑出来的一个生活的空间,这个是所陈设出来的影像,它其实是有一进一进的景深,特别漂亮。那电影动人的地方就是,你知道「影」这个字就是一个景旁边有三撇,所以有时候,那三撇有可能是当你加进来人物在里面的时候,还有加上烛光,一点上去,那个整个光影就会不一样。影像动人的地方就是它有光,它就很美,然后有人在里面,它就形成了人的风景,这个人的风景就是我觉得做电影美术很美妙的地方,尤其我觉得我很幸运的是,我同时又可以设计服装,所以在整个影像视觉上可以整个做一个美感的统筹,我觉得这个是对做设计的人来讲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你可以同时两个,场景跟服装可以一起做。所以我也非常感谢侯导。


这个是胡姬房里面的一个室内的小空间。其实我们在陈设的时候是全方位的陈设,比如说在你看到胡姬面向的那个空间,其实就是这个小空间。我刚才讲,就是唐人的世界,事实上生活世界里面,它是有透过这些,不管是木屏风或者是纱的屏风,它所构筑出来的一些生活的小偏房吧。旁边你摆了一个贵妃榻,然后墙面上那些孔雀的彩绘,其实都是美术组一笔一画,就是真的是手工画上去的,然后有时候你加了一盆花在旁边,有那个烛影的光。这个就是另外一个大议事厅的空间。


我刚有跟各位提到,其实我们所有的内景都是搭在户外的,我不晓得各位看不看得出来,刚刚你看到的胡姬房跟这个大议事厅,其实它都是搭在同一栋建筑里面的。所以我们是透过那些屏风门扇的转换,然后还有这些卷帘、纱帘的转换,然后去构筑出我们所需要的不同的大小的空间,所以事实上你看到的所有空间它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所有电影里面你看到的这些屏风啊,还有蜡烛啊,还有这些上面的彩绘,都是美术组的同事他们很辛苦地画上去。然后,因为大议事厅嘛,所以你需要去建构那种,因为唐人喜欢马,而且马就代表国力,就是那个时代的交通工具,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大折屏,上面画满了马,其实是增加那个大议事厅的气势。


那这又是另外一个小议事厅,也是同样的,利用不同颜色,不同层次的卷帘跟纱帘去构筑出来的一个空间。像我们选择屏风,上面要画什么,有时候是为了要去凸显这个角色的个性,就是譬如说田季安这个角色,你要去呈现他的霸气,而且唐人是很喜欢动物的,所以我们就选择在色调上,其实我自己在拿到剧本之后,我看完剧本,就有三种颜色就浮上来,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很直觉的黑色、金色跟红色,所以整个电影的主视觉就是用这三个颜色来构成。


这又是另外一场,就是里面有一个角色,嘉诚公主,她诉说了一段很美丽、很凄美的故事,就是「青鸾舞镜」的故事。其实它是电影里面很重要的一个metaphor,就是一个隐喻,就是透过这个「青鸾舞镜」去诉说人的那种孤独的状态,找不到同类的孤独状态。其实它的故事是很凄美的,我想看过电影的人一定知道,其实嘉诚公主抚琴的时候,她就吟唱着,就是那个罽宾国王得到一只青鸾,他们视这只青鸾为神鸟,可是送到这个国家来之后,三年都从来不曾鸣叫过,可是他们又特别希望能够听到它的优美动人的叫声,所以他的夫人就建议说,听说「鸾见类则鸣 」,我们为什么不悬个镜子在它面前,也许它看到镜中的青鸾的身影,它就会啼鸣。果然,就照夫人的那个建议,就是悬镜而照之。那青鸾看到自己镜中的身影,就终宵奋舞而绝。这个故事是这样,就是它太兴奋了,它终于看到同类了,所以它终宵奋舞而绝。所以这个是电影里面一个很重要的metaphor.


我听到很两极对观影的结论,有些人说,电影不容易看,看不懂,那有些很喜欢的,觉得电影其实非常绝美,他看了两次三次,甚至五次的人都有。我自己在跟侯导工作的习惯是,他其实过去的电影,他可能也都很传统的起承转合式地在说故事。可是,他现在其实已经不满足于传统说故事的模式,他其实更有兴趣的是人,以及人存在的状态。我觉得这件事情如果说透过这个「青鸾舞镜」的隐喻,我觉得是一个很动人,也是一个切入这部电影的很好的起点吧。所以我自己在做这部片子的时候,我就把青鸾隐喻的这个故事,就是我就很隐的,因为我不想要太突出,我就把它用那种叠金绣,把它绣在她的,有些是绣在外袍上,有些是绣在那个裙摆上。因为我受到的训练就是,如果你的服装,或是你的场景特别突出,其实都是不好的,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你可以达到一种张而不显。所以我觉得做美术设计,我自己在做这部片的时候,我是想要去做到一个隐而不见,可是又有节制的华丽。


这个是另外一个里面剧中角色,周韵演的田元氏,她就是田季安的正室。这个是嘉诚公主的空间,嘉诚公主过世之后,那个田元氏就住进来。那你怎么让这两个空间有个区隔,所以这个是嘉诚的空间,可是接下来你会看到,这个又是田元氏的空间,所以,你怎么在属于同一个空间,可是你去利用一些生活上的一些卷帘、纱帘、屏风去构筑出两种不同的室内。


刚刚看到的这个,就是这个是一进去的地方,就是你要进到这个空间,然后这个又是另外一个reverse shot,好,那这个就是田元氏跟田季安的一场对场戏,然后他很愤怒地走进来,质问她说,你不可以,三年前活埋丘绛的事情,不可以再犯了。同样的也是利用了一些细节,你知道唐人的生活其实是很优雅的,古时候人早上一起来就是要梳妆,然后会有一群她的底下的婢女群帮她打扮,所以这些是生活上的一些细节。然后这个是这个空间里面的屏风,我刚刚讲了,我想要呈现的视觉是红色跟金色,所呈现出来的一个,就是有时候那个颜色也象征她的个性吧,就是这个角色的个性,田元氏,因为她也一个人分饰两角,她既是田季安的正妻,然后她又是另外一个敌对阵营的武功高强的杀手,然后这个景是在湖北的大九湖。因为勘景也是专业训练的一部分,那这也是我看过一个很绝美,一个高山湿地,然后它清晨的时候那个烟岚,水汽就会从湖面上缓缓地升上来。所以我们每天为了要等那个烟,就是一大早三四点就起了,就到那个地方,其实非常冷,就等在那儿,然后为了要拍那个精精儿出场,所以就是看到那个烟岚,水雾,就从那个湖面上缓缓地飘上来。其实那个风景非常非常美,如果各位将来有机会可以到那儿去。


这个是服装设计的原稿,就是我在呈现那个聂隐娘跟精精儿,还有田季安跟胡姬,因为其实它就是这几个人之间的一些情感的纠葛。我收到剧本的时候,它只是形容 她(聂隐娘)就是一身黑,可是,就是这三个字,可是我自己在设计的时候,我并没有选择那种很唯美式的,就是拖地的长袍啊,也许在慢动作的时候拍起来会特别美,可是我自己想象的氛围是,聂隐娘事实上是一个很很刚强的人,所以我在她的一身黑里面,我有不同层次的黑。还有那种,在匕首的设计上,我是真的去找了很多羊角,我可能试了各式各样的真的羊角,而且真的去,我可能买了一打以上,可是那个弯度,就是那个弯度要握起来,手感要特别好。所以,即使是电影里面一个很小的道具,有时候你为了让演员能够入戏,就是它握起来的手感。


还有,比如说舒淇会跑来跟我讲说,我的手常常因为练功的时候起水泡,所以跟演员沟通这件事情,就是如果说可以适时地跟演员沟通,有时候会增加自己在设计上更符合人性跟角色。比如说,她建议我说,我们是不是来一个手套,所以我们就设计了一个刺客的手套,然后还有在刺客的一个腰的束带。她已经有一个腰的蹀躞带,我们再加了一个护腰,让她在整个举止上就更挺直。


然后我自己也在想说,孤独这件事情,找不到同类这件事情,就是我也一直觉得,电影里面每个角色事实上都是处于某种孤独的状态,找不到同类,所以,你可以想象为什么当你找到同类的时候,你会终宵奋舞而绝,而且因为我觉得面对孤独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尤其是像,有时候我们去想,为什么导演他拍片拍到现在,他对人的存在的一个状态特别感兴趣。有时候我们买电影票进到电影(院)里面,也许我们都期待会看到很传统的那种可以起承转合说故事,可是,如果说市面上已经有那么多这样子的电影,可是突然有一个人,他呈现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不管是视觉或听觉的,新的创作元素加进来,然后能够让我们眼睛为之一亮地,改变了观影的习惯,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侯导他能够在坎城这样子世界上的影坛里面受到瞩目的原因,对创作者来讲,我们永远都是在致力于呈现一种,不管是在视觉上或听觉上,一种独特的美感的元素吧。这些美感的元素如果可以进而改变观赏者的眼光,我觉得那就是一个,一个莫大的挑战,也是一个莫大的成就。


做完《聂隐娘》这部电影之后,我觉得我的收获特别多。当然这拍片的过程里面也是特别辛苦,可是,还是回到那个我刚讲的「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吧,因为我觉得这是一辈子要学习的功课。西方有一句话就是“Be brave, Be kind, as long as you live”,也就是说只要你活着,其实你要有足够的勇气,可是你也要有足够的仁慈或慈悲去对待你周边的人、事、物,因为唯有这样子,你才可以不断地奋斗,不断地探索,然后不断地发现新的美妙的事物,然后可以自在地生活,不断地进取,不会去屈服一些你觉得不对的事情。因为在设计上,我们常常会因为预算的关系,我们会就不做了,或是不试着去做,可是我自己觉得,有时候因为你的资源特别少,你更需要这样子不屈服地去尝试的勇气。我很高兴可以在这么美好的午后,可以跟各位分享《刺客聂隐娘》,也谢谢各位的耐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