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玛多吉曾在央视担任纪录片导演,协助田壮壮拍摄《德拉姆》后,从央视辞职,创办松赞系列精品酒店,松赞酒店从香格里拉一路开到奔子栏、梅里、茨中、塔城, 被称为“串起香格里拉的珍珠”。

回到松赞

2015-08-23上海
你这个人学电影的,怎么能做设计呢,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功底,过去我会把摄影机架到一个位置,现在我把酒店架到摄影机的位置。
  • 8520
  • 14

已有1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回到松赞

白玛多吉 2015-08-23

我叫白玛多吉,我就出生在这个村庄,在云南的香格里拉。4月18号,有一个独立媒体人,发了一篇文章,被「今日头条」转了一下,后来这个是我们的员工转给我的,我看了一下,说我们松赞是中国本土最好的连锁精品酒店。那无论是最好也好,一般也好,我就是做这个松赞的人,我叫白玛多吉。


我之前很多年,大概20年,是做纪录片。我这个人的家乡情结特别重,总会想,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家乡能做点事情。当年在中央台的时候,十几年里面也是,每年我都会想方设法地,报一个选题,拍一个家乡的片子。当时法语部啊,英语部啊都特别喜欢翻译我的片子,翻译完了以后呢,发现我的家乡很美,他们就去了,去了以后回来,就跟我说,哎呀,你们家乡多好,但是什么不好呢,他们说住的地方太糟糕了,没有什么好住的地方。后来说多了以后呢,我觉得好像变成了我的负担了,感觉我对不起他们,所以我后来想想,东南亚、欧洲不是有很多小的酒店吗,很有意思的酒店,我说我做一个吧,然后2000年我就真做了。


这个是我们第一个酒店松赞绿谷内部的情境,一个是我们的艺术品,一个是房间、餐厅,但是当年做出来的可没有那么好,还比较简陋,更像是一个民宿的酒店,可是呢,01年、02年操作了几年以后,发现来了很多很特别的人,也有很好的反馈。


01年我们刚开业的时候,10月的时候,来了一个法国人,他就在这个地方住了一个月。他每天干什么呢,早上起来,跑到村里,看看哪家人需要帮忙干活,他就干活去了,然后中午就在那家人吃饭,下午他又换另外一家人干活,他就在那个村庄里面干了一个月的活,可能把在那个季节里能干的活都干了,我觉得很有意思。


还有一个是2002年的时候,那个后来担任美国财政部部长的保尔森,他开着飞机来了,跟他来的一帮都是东南亚啊,香港啊,这个区域里的华人名流,有李泽楷啊,郭鹤年的女儿女婿啊什么的,还有大酒店的那种大佬啊什么的,来了一帮人。我是事后当地接待的人跟我讲的,说有一天在车上,这个李泽楷就问,因为其中有一个人是一个大的高端品牌的度假酒店的业主,李泽楷就问他,他说你那些破酒店,每次都收我们一千多块钱,美金,说,你知道这个酒店卖多少钱吗?这个人说,我不知道。李泽楷说,我问过了,才160块钱。然后呢,这个李泽楷还以为我们在卖美金呢,所以他们稀里哗啦地说了一通,但是呢,这个酒店的业主转过身来问李泽楷,你知道是美金还是人民币?李泽楷说,当然是美金了。这个老板就说,我打听过了,是人民币。大家就开始感叹,完了以后说,这160块钱怎么赚钱啊?后来他们回到酒店,做了一个很特别的举动:所有的人带着夫人,把我的这个商品店里的所有的艺术品啊,工艺品啊,全部买空了。当地的陪同告诉我们的服务员说,诶,你们要打点折啊,人家买那么多东西。但是旁边的人听见了说,我们不要打折,我们就是为了让你们赚点钱,我们买一点,你还打折,那没意思了。


当然这个故事就延展到最后,这个导游也想从城里带回他的工艺品来卖,但人家就说不买了,我们主要是给这个酒店赚点钱。就这样,我真的把这个,我第一个酒店就做起来了。同样,来这样的客人里面,也有不断地要找我要合作的,要投资,要合作,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听听有些我都不敢想,我说算了,我也不想跟你合作。但是后来我逐步地还是吸收了三个合伙人,都是新加坡的、美国的,都是华人,因为要能聊到一起,能想到一起。


这个地方就是我刚才那个家乡,刚才那个家乡的地方是冬天的,我刚才说的第一个酒店就在这个位置,这是香格里拉最著名的,有一个叫松赞林寺,噶丹松赞林寺,是格鲁派的一个很重要的寺院。然后呢,这个整个山谷是松赞林寺的,然后这个山谷转出去,翻过这个小山包以后,就到香格里拉的城市了,比上海差不了太多,现在已经繁华到... ...当然,没有那么多的人,人少了一点。但是就翻过来这个地方,还是真的很安静,还像有点香格里拉的感觉。


2005年的时候,我又在这个地方做了一个,叫松赞林卡。再继续呢,我们沿着这个 整个在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三个县,也就是所谓的香格里拉的三江并流的核心区域,往下又布了四个点,一个点是在奔子栏,这就是我们的酒店,这是我们酒店的菜园。


我们当年做这个酒店的时候其实很有意思,这个酒店是刚好不通公路,离公路的主道有三公里。我进去的时候,里面都是毛驴啊,反正你要进去,肯定人背马驮。那我当时想的是这样,诶,我在这做一个酒店,完了以后客人都可以骑着毛驴进来,骑着骡子进来。结果呢,我把这个土地手续啊,这些全部办完了以后,政府那儿程序都走完了以后,老百姓就把路修进来了,我这儿就这条小路进来了。进来了以后,我就成了一个有公路的酒店了,本来这些建筑都不在我的周围,只有一个,这栋楼是在我的旁边,然后其他这些都是在高处,或者是更远的地方,或者是在这边。但是12年的香格里拉地震,香格里拉地震的震中就在这个位置,就在奔子栏。当然我们的酒店丝毫没有损坏,但是老百姓的房子,因为它质量比较差,他不会用那么大的功夫来做,所以损坏比较严重,开始慢慢陆陆续续地全搬到我周围了,也就把我围在这个村庄里了。但还好,现在他们就天天在酒店的前面展示他们的文化。


再上去,在梅里雪山的对面,原始森林里,我做的这个松赞梅里,又顺着澜沧江往下走,我们又在茨中的地方做了一个松赞茨中。再往下走,已经快到丽江的地方,大概离丽江还有三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个地方叫塔城,我们又做了一个酒店叫松赞塔城。这样呢,三江并流的核心区域,也就是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我就把松赞布完了,一共布了六个点。


那我想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我在做什么,我自己比较清楚,首先我做的是,我不是在做酒店,说实在的,人家说精品酒店,我也...反正叫什么都可以,那就是精品酒店。但是呢,如果纯粹的,你要让我做一个酒店的话,我就开玩笑跟他们说,我说我不会把我自己的时间和生命用在这个上面来,因为那是没意义的,但是我真的在为我们松赞的客人做家,做一个一个的家。那家是什么呢,你要是在香格里拉做一个家,你做成一个鸟巢,微缩版的鸟巢,那肯定是个神经病,或者是微缩版的大裤衩,中央电视台的大裤衩,东方明珠,都是有毛病的。但是呢,往往很多人脑子不清楚,都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我想,家应该是什么呢,家应该是,你做到哪里,应该就有哪里的在地文化,你既然去那个地方了,你要住到自己的家里。那这个家肯定是一个跟这个地方大部分的建筑是一样的,氛围是一样的。因为我在这个过程里边也发现了,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设计师,所以我自己做设计,那我就试着,去寻找这些脉络出来,去寻找这些工艺人出来,因为这个所有的建筑都是我设计的,或者是我自己主导设计的,所以很多客人都觉得很奇怪,你这个人学电影的,怎么能做设计呢?我就说,这个电影里面有一个词汇是从建筑来的:蒙太奇。那实际上就是,我觉得这就是我这个人的功底,我可以闭上眼睛就能想,我要一个什么样的空间,我首先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架摄影机,我把酒店架在这个位置,跟我过去架摄影机是一样的,那我就首先会考虑能看到什么。然后呢,我会想,这里边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这就是我说的,蒙太奇对我的帮助,就是我能把这个空间,这个氛围营造得很好,然后逐渐地,我让这个地方的家还原成这个地方,符合于这个在地文化的传统。


当然,我也有很好的这个机缘。98年我在北京,买好第一套房子,装修好了以后呢,就想在家里面放一点藏式的家具,西藏的家具,因为藏族人嘛,有这个情结。我隐约在那个潘家园看到过这个藏式家具,所以我就去了。那个店里面没有什么我特别喜欢的,他都说是,这是年代是六百年的,八百年的,他都卖年代的,我说年代我也没办法展示在家里,所以我说我不要年代,我要动人的东西。他说我有,在郊外有一个仓库,可以带你去看。他就带我去看了,结果郊外,他有一千多平米的一个仓库,里面满满的是西藏的老家具、老门板、老家具这些,我都傻了,我都想,他就怎么弄到了呢?因为也就一两年前,我去拉萨亲戚家里看到过非常好那种藏式的柜子,他们也是很珍惜的,我拍了很多照片,我想有一天我有机会的话要复制一些,我心想这些肯定人家不会卖的。我在北京,做这个生意的人就是一个西北的回族,人特别好。他们就是拉着板车,在拉萨沿街去收购来的。最后,我就咬着牙买了五十多件,当天拉了一个大件一个小件回家去了,也没敢告诉夫人说是我买了五十多件,她肯定以为你疯了。很多年以后我才告诉她的时候,她说,哦...她也忘了。


另外一个呢,就是大概93年前后的时候,甚至96年那个阶段,在拉萨的八角街里边能买到很多很好的东西,当然那个时候琉璃厂也能淘到一些东西,潘家园也能买到一些东西,但是那个时候的八角街里边有很多好东西。那我也买不起什么别的东西,那个时候就开始收藏藏族的卡垫,就是马上面的垫子,或者是船上面的垫子,或者是沙发上面的垫子。一般地毯太大了,我还收藏不起,所以收藏一些小的。这个东西后来帮了我太大的忙了,我所有的酒店里面现在都有这个展示。


我估计,我当时最便宜的可能也就150块钱也能买到,300块钱不得了了,那买到最贵1500,那就在九十年代1500的话不得了了。现在随随便便,大概在6万、8万一块,而且已经很难拿到了。另外一个是佛教的艺术品,我们藏传佛教的佛像,我们自己都知道,是被装藏过的,装藏了以后呢,就是赋予了他灵魂,然后这样的佛像呢,应该供养在寺庙里,或者是供养在你的家庭里,你不能纯粹的把它当做艺术品,放在一个冰冷的角落里、仓库里。所以我一般来说,不到特别的时间,我不敢去买这个东西。但是呢,小乘佛教,特别是这个很多年,缅甸的佛像是很容易买到的,柬埔寨的佛像是很容易买到的,所以我买了一些缅甸和柬埔寨的佛像。


这个其实也是缅甸的公元十三世纪的一个跪僧像,这个跪僧像的造像特别好。我有一个在松赞茨中,在茨中做一个酒店的时候呢,茨中这个地方是澜沧江边上的一个村庄,大概海拔在1800米的样子。180年前,法国的传教士就跑到这个地方来建了个教堂,然后把种植葡萄的传统也带进来了。这个地方50%的村民信仰天主教,然后我在那儿做了个酒店呢,我就想,我拿什么来做装饰呢,我也不能到处是地毯,也不能到处佛像,所以我想了半天,因为跟这个西方文化交集最早的时候,他们其实那个年代,一八几几年到二十世纪初,他们都拍了很多老照片。所以我跑回去,跑到了华盛顿美国国家地理总部,我从它那儿用130美金一张,买了70多张回来,我整个茨中酒店的装饰,就是拿老照片来做装饰的。然后呢,还有一个就是舒适感,就是你真的是不是能做到这么好的舒适。


我的六家酒店里面,有两家酒店是真的用了很多很好的木头,就是木柱、木梁,大概像这个木柱的话呢,45*45这样,四四方方的,这个大的柱子,然后这个木梁可能是25*55这样的木梁。因为那个时候,刚好天然林禁伐了以后,林区和老百姓手里都有大量的木材囤积,当然到了06年、07年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已经找不到了,也不敢用了,因为真正要去砍树的话我们也不忍心。然后我做的后面的几个酒店都是用钢筋混凝土来做的,但是用木头来包的,但是转过来我又发现,这个舒适感真的还是做不出来。所以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就从加拿大、美国买木头,因为他们的木头不是森林砍出来的,他们的木头都全部都是风灾、雪灾之后清理出来的木头,就是在上海加工,在太仓加工,我经常来上海,就是加工木头。


我刚才说了,我不是简单在做酒店,我其实最核心最核心的是,我在做旅行目的地。我的每一个酒店都是旅行目的地,比如奔子栏,我有松赞奔子栏,那奔子栏看什么呢?我93年、94年在拉萨的时候,跟拉萨的当地人八角街里边跟那些当地人聊天,他们说,你是哪里来的?我说我是迪庆来的。他们听不懂,迪庆在哪里啊?云南。哦,云南,昆明吗?不是。然后我告诉他们,Dêqên,我们家乡藏语名字叫Dêqên。他们也不懂,弄来弄去,他们才弄懂,哦,说你是奔子栏来的。


奔子栏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代表了我的,整个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现在的大名鼎鼎的香格里拉。但是拉萨人只知道奔子栏,永远会告诉你,你们是奔子栏人。那为什么呢,是因为这个地方盛产木胎漆器,这个生活用品在整个藏区最出名的就是奔子栏出产,这都大概一百多年前、两百年前,做的特别好,有的做的就像锦缎一样,然后 还有一个特别好的一个格鲁派的寺院,叫东竹林寺。当然,整个藏区寺院比较多。管理特别好的、很系统的也不多。


这是东竹林寺旁边的一个尼姑寺里的情景,然后这就到梅里雪山了,夏天最不容易看到,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但是如果能看到的话呢,最美的也就是夏天,这个忽隐忽现的,层次很丰富。冬天很容易看到,就是每年过了大概十一黄金周的十月七号左右开始,一直到次年的五月六月,基本上你去了,只要你待一两天、两三天,没有看不到的时候。


这个村庄的氛围也特别好,只有五户人家的一个小村庄,高山上有雪莲花,低一点的地方,到五六月的时候,杜鹃就会开满,然后森林里边会有这种叫什么白腹锦鸡啊,雪鸡啊这些野生的禽类,也有野生的动物。这是叫白马鸡,这个白马鸡也是野生的,但是这个野生的白马鸡是我们松赞梅里养出来的,我们酒店养出来的。为什么要养这个呢,就因为这个松赞梅里所在的山谷特别漂亮,还是很原始的状态,但是六十年代的时候,还是被开采过,被伐木过,打猎也特别厉害,当时白马鸡的这个种群全部已经被灭绝掉了。我们是酒店,和白马雪山那个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我们两家合作来做这个事情,就是我们希望能在这个山谷里面恢复这个种群。


我们在芒康那一带,请老百姓帮我们提供一些野生的种蛋,因为他们能在山上找到。然后他们卖给我们,我们用家养的鸡把它孵化出来。然后我们大概花了几十万,在森林里面搭了一个铁棚子,去年呢已经放出去了两只,我们去年有八只,现在长成这样了。我们放了两只出去,结果这两只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就从这个山背后召唤来好几拨种群过来了,很热闹的就生活。我们松赞梅里那个山谷里面,当然我们现在还在做,然后我们还会更多的放出去。


这个是梅里雪山。梅里雪山最漂亮的是日出的时候,第一缕阳光照在雪山顶上的时候。那松赞梅里呢,你躺在房间里就可以看到,这我都是从松赞梅里酒店的阳台上拍出去的照片。还有更特别的时候,有的时候,差不多是正月十五的早上,月亮落下去的时间,和第一缕阳光照在雪山顶上的时间,就差不多。但是我没碰到最好的时间,我最好的时间就碰到这么一个,你看,第一缕阳光已经照在这个上面了,但是月亮还高挂在上面,还没下去。很遗憾,就没碰到最精彩的,也就是刚好上下那个,因为景别也就没有办法,太大了。


除了我们每一个酒店是旅行目的地以外呢,酒店和酒店中间还有很有意思的东西,我们也会把它连起来。你进入每个乡村里面,肯定会有乡村的小景,以外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像尼西土陶,尼西土陶是什么概念呢,大概八十年代的时候,在香格里拉的很多地方发掘过很多石棺墓,因为藏族最早的丧葬方式也是土葬,是后来佛教进来了以后,才改变了这样的观念,才演变成了现在的水葬和天葬。当年挖掘的石棺墓都是大概可以断代到战国,那个石棺墓里边的陪葬品很多都是这种。这个叫黑陶,甚至很多器皿都是跟现在的生产和使用的器皿都一样,所以这个尼西土陶,这个技艺,其实是传承了一千多年还没有改变,而且它特别之处就是烧制的时候,就是把这些全部堆在一起,露天堆烧,很有意思。


当然,有很多东西也在改变。我们这是国家级的一个工艺美术的传承大师,叫孙诺七林先生,我为什么用他的三张照片,也就是大概半个月前,他已经去世了,所以文化慢慢地就被他们带走了。就是从有了松赞,到14年年底,我们的统计是,我们大概接待人次已经将近11万人次了,11年我们操作这个循环旅游,到14年底,是我们已经操作了差不多6000人了,这个里边也有很多很特别的这种客人。这是叫麦克·山下,是美国《国家地理》的王牌摄影师,他几乎每年都会来。有几年我们每年跟他合作,也在操作一个摄影团,我们每年会组织一次,麦克·山下带队,他带着我们的所有的旅行管家,服务员都跟着,然后他带着去拍照片。每天回到这个酒店里边,开始他会一个一个地点评你拍的照片,还有一个呢,我们因为获得过很多很好的奖项,什么像英国的贵族杂志 Tatler,它的排名,全球101家最好的酒店,然后呢,Condé Nast Traveler,Trip Advisor,然后美国《国家地理》的《旅行者》,这些很好的杂志都给过我们很好的排名和奖项。像Tatler,英国的皇室要出行之前,他一定会去找这个Tatler的排名,他去的地方只要有Tatler的排名,他会住这个Tatler推荐的,如果没有这个Tatler的排名的话呢,他也不会去那个地方的。果然,这个查尔斯王子的弟弟,安德鲁王子,去年跑来了。


这一对是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叫Chris,Chris 夫妇,他们已经今年是连续第八年来。最早的时候,我们只有一个酒店的时候,他们大概来两个礼拜,后来慢慢慢慢,我们酒店越来越多了以后呢,他们现在每年会来一个月,然后来了以后呢,现在当然就不同的换着酒店住。然后,看的差不多都是,每年在看的都是同样一个东西,同样的一些地方,看雪山、看花、看草,那最特别的是,他在这个地方,他们在香格里拉,我第一个酒店旁边有个石头山,他们在这个石头山上发现了,这个珍贵的一个高山花卉,叫绿绒蒿,然后,他们每年,这个绿绒蒿开放的季节,他们就开始来了,他们就一直看他的绿绒蒿,看完了以后呢,他们往里走,再回来的时候呢一直差不多,绿绒蒿败掉了,他们走了。


我们所有的客人,很多很多的客人,都是在旅行的过程里面,一定要见见我。哎呀,见见这个人,这个谁做的。当然我不是每次都能见到,但是只要见到的话呢,我也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他们每次都要很隆重地感谢我,说我做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然后呢,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是什么?你们怎么能够在这个地方,培训出这么好的服务员?这就是我们的这个,我们的员工,当然这个法国佬不是当地人啦,除了他以外,几乎都是当地人。我们现在,差不多98%左右都已经本土化了。


那这个本土化当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曾经有一个酒店是委托给了一个国际的大品牌的管理公司,这个大品牌的管理公司有大手笔,是吧。从全世界各地调总经理,调部门经理,一大堆,给我找了一大堆人来,钱当然是我掏啦,我在他们后面买单,然后他们各种各样的要求,然后弄了几个月以后,我发现他们毫无意义,然后呢,我就让那个总经理来给我汇报汇报,汇报不出什么名堂,那我就让,那你就赶紧走了,我们就解除这个合同了。


然后呢,又派来一个总经理,说是英国籍,然后这个总经理来了以后,英国籍的,一个香港人,来了以后呢,他告诉我说,白总啊,当地的服务员是培训不出来的,他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是真的很难培训出来。好,但是呢,我跟他说了,我说,我要的就是当地的服务员,你从北京上海给我调一百多、两百个人,一个是不现实,一个是我也不要。我这个地方的酒店,就要这个地方的人,我要他们朴素的微笑。他说,好,好,过了好几个月以后,他有一天又来汇报了,说真的白总,我没有办法培训出他们来。后来我就问他,我说,你有几个服务员?他说,我有一百二十个。那我说,我说我换一个人呢,还是换一百二十个人呢?


后来我就把他弄来了,这是我自己找来的,不是国际管理公司找来的,叫Patrick,已经跟我六年了,在松赞林卡做了六年的总经理,然后这些都是我们本土的员工。也正因为这样,我们赢得了那么好的口碑,和那么多的……


然后呢,我们从去年开始,除了这个原来在云南的,迪庆的六个酒店以外呢,我们开始往整个滇藏线在布点,一个呢,我们现在开工的已经是,拉萨已经开工了,丽江已经开工了,然后这个中间呢,我们,12345,6个酒店是已经做好了。然后呢,我们再往里,现在已经在祖卡选了点,然乌选了点,波密选了点,林芝选了点,巴松选了点,到拉萨。争取我们会在18年的3月左右,会把全线打开掉,那个时候,就是完全靠松赞就可以穿越这个滇藏线了。


然后这是松赞拉萨,松赞拉萨的选址是什么呢?就在布达拉宫对面,这是松赞拉萨现在的工地的进展,这个是拉萨的释迦摩尼的佛像,据说释迦摩尼在世的时候,曾经做过三尊佛像,一个是他八岁的等身像,一个是十二岁的像,一个是二十七岁的像。那二十七岁的像呢,可能过去的伊斯兰和印度教的战争里面,那烂陀寺毁掉了以后呢,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八岁的像和十二岁的像,当年都被,更早的时候去到了尼泊尔,和去到了唐朝的长安,最后呢,是文臣公主,把这个十二岁的等身像带到了拉萨,现在就在大昭寺里。


如果我们在拉萨,你比如说,布达拉宫的脚下碰到一个老太太,往大昭寺方向走的话呢,如果你打招呼说,你问问说,你要去哪里,她可能告诉你说,她要去拉萨,那你在拉萨,怎么还会有一个拉萨呢?就是实际上,La,佛,就是在指的是这个,Sa,是地,就是只有这个地方才是真正的拉萨。


那我们为什么也要做这个拉萨?为什么要做松赞拉萨?原因就是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我们松赞的客人,能接触到这个藏族文化的最精华的东西。这个精华的东西是什么呢?我真的特别想跟大家好好地分享,但是前面那个屏幕一直在摇晃,超时、超时,所以我想,到此为止,也许将来还会有机会,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