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进特效制作师,代表作《寻龙诀》,《狼图腾》,《画皮2》

奇幻制造工作室

2015-11-22上海
制作过程一直在修改,怎样既黑暗,神秘,又魔幻。"《寻龙诀》里萨满、日本兵,《狼图腾》以假乱真的羊群和狼,《画皮2》周迅的特效妆容,都出自这个北京郊区的仓库,"以前觉得特效是好莱坞的事,其实我们的技术越来越强大,中国也可以做成这样。"
  • 6285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奇幻制造工作室

肖进 2015-11-22

这些是我们工作室前面几年的一些作品,这是刚才大家看到那个假狼,这个是我们做的马上要上映的电影,叫《鬼吹灯之寻龙诀》,这部电影里面我们做的一个其中的一个萨满的形象,这个很好玩,这是一个怪物的手套,它也是马上要上映的一部电影,叫《万万没想到》,我们帮这部电影做了最新版的猪八戒,最新版的孙悟空。还有这个,刚才这个手套是个白虎的形象。


刚才大家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叫肖进,我的职业大家也知道了,我是一个特效化妆师,我是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人物造型专业毕业的,我是科班出身,以前是学美术的。化妆的这个戴眼镜的大师他现在已经去世了,他的名字叫Dick Smith,他是美国的特效化妆的鼻祖之一,他化妆这个演员是Dustin Hoffman,这个照片是1969年的电影,Dustin Hoffman在这个电影里面,他从十几岁、二十几岁演到了一百二十岁,这个照片就是Dick Smith在给Dustin Hoffman做化妆的时候那个照片。这张照片,我在读大学的图书馆的时候无意看到了,是一张黑白照片,我现在找到彩色的了,这张照片就影响了后面我整个职业生涯,基本上到目前为止还在影响我。然后我就觉得,哎呀,这个老年妆,这个特效化妆太棒了,我一定要去学特效化妆,我一定要学这样的技术。


因为当时我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是毕业,然后我们更多学的是舞台剧的化妆方法,我毕业以后呢就分在了常熟路,上海歌剧院,做舞台剧的造型设计。毕业以后工作差不多将近十年的时间,我空余的时间都在研究特效化妆,就去买英文的这些书,黑白的,然后查单词,一个字一个字翻译过来,怎么做,同时我也拍过很多普通化妆的电影,也做了很多普通化妆,也拍广告,也做舞台剧,然后我就一直觉得做普通化妆其实在上海收入也还可以,但我一直觉得这好像不是我的梦,我的梦想可能想要做这样的作品。然后我就做演出也好,每次出国啊,我都会去每个国家去查这一类的资料。


很偶然一次,跟金星舞蹈团,整个演出就去了我一个化妆师,我要画所有的人,整个一个舞台剧所有的演员。然后做完这个演出是在斯坦福大学,美国的San Francisco旧金山那边,演出工作以后我就去了一趟洛杉矶,然后洛杉矶 我一下子就发现了,就是我看到这个学校,它教的化妆就是我现在看到这个。然后后来回国以后我就申请,第二年我就申请去了洛杉矶,去学习特效化妆。


我是1997年大学毕业的,我去读书的时候已经是2008年了。这个是2008年的我,还很瘦,大家看到边上这个女士,她叫Ve Neill,看过那个《特效化妆大决赛》的都知道她是特效化妆大决赛的评委,她是《加勒比海盗》的化妆师,她拿过三次奥斯卡最佳化妆,她有她自己名字命名的的牌子的化妆刷,她的刷子在好莱坞是所有的化妆师基本上人手都有一套或是几把。


在美国的学习让我接触到了很多这个行业的,比如说制造《侏罗纪公园》、《终结者》的那个叫斯坦•温斯顿工作室,我也知道了我们这个圈子大家都很崇拜的一个华人化妆艺术家,叫斯蒂文·王,他是创造《铁血》的,然后我也知道《阿凡达》的设计师叫Jordu  Schell,很酷炫,他设计了阿凡达,他雕塑也做得很棒,同时呢,也接触到了当今美国最厉害的几家公司。在后来这几年我在国内的工作中,我们也有机会请到了这些人,经常我会有项目请他们过来,飞到中国来,然后加入我们的项目,也教我们的同事一起做。


我觉得这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给了我们这个机会,电影特效,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大家可能比较知道的,叫电脑特效,CGI,还有一类就是实体特效,就是这种实实在在的,你能碰到的,叫实体特效。当然现在电脑技术越来越发达,很多那种奔跑的那些动物,都用电脑特效来做,但是跟演员有关系的,还是用实体特效。


大家看到这个《侏罗纪世界》,这个是一个Legacy Effects的老板,他的手在遥控操作模型的眼睛跟鼻子,他是电子遥控的,他的后面有三个同事,是用液压跟杆线操作,有点像我们现在看到那个战马,是用这种扎线的操作,来操纵恐龙的脖子,还有扭头、运转的动作,所有这些东西都叫实体特效。


我后面大概介绍一下这几年我们参与的一些作品。我第一部要讲的是《画皮2》,《画皮2》应该是在5年前,为什么讲这一部呢,因为这一部电影是我第一次担任这个部门的总监,我的职务叫特效化妆总监,然后我就带领了我的团队,那个时候差不多有30多个人,参与了我们特效化妆部门这个工作。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照片是周迅,她扮演的小唯脸上会有一些裂纹的感觉,她有带了隐形眼镜,然后她脸上的这些裂纹是我们用发泡乳胶做的假的皮,每天化妆贴在她的脸上,做得很薄很薄,然后分了很多片,贴在她的脖子上、脸上。


我们既做了演员的化妆,同时我们还做了周迅的一比一的模型,就是我们可能在镜头里面大家看到的一场戏,她的镜头,有的时候是演员演的,有的时候是拍模型的,它甚至有各种各样的手法混搭在一起。这个后面是一个小唯的替身演员,前面是赵薇,小唯的替身演员,这个是当时的狐仙,我们也是做了这个女演员的耳朵,大家看到尖耳朵有点狐仙的感觉,然后我们也做了她的鼻子跟额头,然后我们同时也处理了她胸的部分。我们中国电影不能露很多东西,我们要把它简化掉,然后同时我们也把整个皮肤的质感处理得更加光泽。


这场戏看过电影的人知道,它是在水里面,后面的狐仙是用头发缠住,前面的赵薇公主,所以那个头发的缠绕部分就靠后期电脑来做,所以在很多我们现在的电影里面都是实体特效加电脑技术混合。这也是《画皮2》里面我们做的一个,那个故事里面是有一个熊,然后我们用演员来扮演,大家看到演员自己的左手拿了一根线,那个其实就是我们骑自行车的车扎线,那个车闸线可以控制它的嘴巴张合,很好玩,然后呢它的头是靠演员自己去表演的,这个演员差不多有将近两米高,很胖很壮,然后我们也做了它的右手,让它有个爪子可以去表演。然后大家看到它身上穿一件绿色的衣服,为什么穿绿色的衣服,因为它身体的部分是靠电脑来合,所以这样可能我们在整个制作的时候就节约预算,就是我们也节约时间,我们不用做整身的一个熊。


下面我要说的是《狼图腾》。这是导演阿诺,然后边上站的是一个叫VAl,是一个美国的毛发师,边上做的很多这个假的动物是黄羊,是我们做的。《狼图腾》这部电影,差不多我们这个部门前后做了将近有一年半的时间,然后我们前期准备了有七八个月,我们拍摄的时候也拍摄了有七八个月,在内蒙古,我们经历了春夏秋冬。然后这个电影的项目呢我学到比较多的是怎么制造仿真动物,然后这些仿真动物,它在拍摄时候怎么用。


我给大家看到这个狼,其实它是有玄机的,大家看看怎么用呢,你看它是可以张合,它是可以张嘴的,大家看到屏幕里面我们做了好多好多不同姿势的假的狼,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呢?比如说摄影机在山顶上,狼是站在山顶上,狼的主观去拍演员的部分,因为我们大家知道,我们拍很多外景,那个狼,我们当然有养真实的狼,狼是不可能站在那边让你去拍的,所以很多时候,拍的时候,我们用假的狼放在那个山顶上,然后摄影机在狼的后面,去拍狼观察下的那些演员怎么表现的。还有一个就是去拍环境,然后我们就不用去等待那个狼的表演,去把所有除了狼之外,画面所有的故事全部拍掉,这个时候就有了那些狼的真实环境下的那个光线、透视参考,然后我们后期电脑部分就用我们这些参考,再去棚里面单独拍狼的光线、角度,后期再往上合,所以它有它的很多手法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做了很多不同的假的狼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们刚才视频里面也看到了,狼在咬着马往前跑,那个你是不可能用真狼去咬着马去往前跑的,因为那基本上,如果是拍狼去咬马,往前跑,那我们那匹马就要用真的,可是那个狼就要用假的,把狼的肚子里面放根带子,然后把这个带子缠在真马的身上,然后马跑就好,然后后面有人打那个马,感觉是狼在咬着马在跑。大家看过这个电影的应该知道马在踢狼,那就是你也不可能用真的狼让马去踢,也一样的,我们把假的狼拴在马的身上,然后 激怒那个马,让马去踢那个假狼。


这场戏我也要说,这个是狼王在快死之前的挣扎一场戏,大家看电影的时候,那个狼它跑了多少公里以后累得不行了,然后它自己一下子头低下来,前脚低下来,然后整个狼趴下去,那个过程也是不可能靠真狼去表演的,所以我们在拍摄的时候用假的狼。大家仔细看的时候,看到假狼上面有好多威亚线,然后大家看到它脚下面也有操纵杆,我们把我们这个假狼里面有做了很多机关,这个机关那个结构跟真的狼是一样,所以在拍摄的时候我们用威亚线。我们后面好多人在操作,导演在旁边也在操作,我们用威亚线来操作它的动势,一下子头先低下来,第二个,前脚下来,然后整个过程是用靠手控的方式来拍摄下来,然后后期电脑再在我们这个基础上,可能把我们假狼的眼睛给换成真狼的。


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其实我们真正的电影里面,很多时候是利用实体的道具跟电脑技术去混搭,来实现剧本里面传达的故事。我们除了做了很多狼之外,在这部电影里我们也做了很多马,我在看小说的时候,有一场戏就是马死亡了,被赶在冰湖里面去,然后那场戏我觉得特别特别有戏剧张力,我觉得那个就是,我一想到那场戏,我觉得这是电影一定要表现的东西,很有意思。这是我们其中的一场戏的马的几个特写的镜头,现在大家看到这个画面里面这些马都是我们做的实实在在的道具,我们摆在-30度的冰湖上,然后我们往上去,好几个晚上往上去淋水、浇水,让那个马的身上会有那些冰的溜子,然后包括嘴巴边上流的血,我们也是一点点拿水往上浇,零下30度跟40度,我们团队的同事们就一点点往上浇,然后把边上放了很多冰渣子,感觉那个马的身体的下半部分是陷在冰湖里面了,它们在死亡前面在挣扎,我觉得这是很有戏剧张力的。


顺便跟大家说一下,我们是怎么做这个马。我们做一匹马,首先要有一个概念图,我们的美术指导,有的时候是造型设计,有的时候是我们自己,不同的项目会有不同的人来做这一块。《狼图腾》的时候,我们美术设计全老师的团队,他做了那个马的概念图,大家看到第二张是有它挣扎的样子。我们先有了马的一个概念图,然后我们把这个概念图整个给雕塑出来,就是用泥塑的方法1:1地雕塑出马的这个形状,我们雕完以后还要把这个马翻成模具。这一步是在翻硅胶的模具,硅胶模具以后还有一个玻璃钢的模具,翻了模具以后呢,我们要把这个马再做出一个假的马来,我们会充一个马的表皮,然后里面会加上发泡,像我们做那个沙发海绵一样,床垫子,充上去。


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毛发是怎么做的,所以大家看到,之前有一个美国的老师,这个项目就请了她过来教我们怎么做,也教我们团队是怎么做。你看棕色的马,差不多我们有将近,用了四个不同的颜色混搭在一起,然后把这些0.3毫米、0.1毫米的毛发,用静电的机器把毛发全部用机器立起来,然后再整个粘在假马身上,然后趁这个毛还没有干的时候来梳那个整个毛发的形状,包括它的眼珠也是画出来的假的,它那个马鬃上的毛是我们收集来的真的马的毛,马鬃,因为那是可以剪的,然后再用针整个缝在我们假马里面,细节的时候也可以看到,马的边上那个胡子的毛什么,也都是我们用真的毛发,用针一根根种进去的。


所以大家看到了,电影里面转瞬即过,背后其实花了很多很多的人的心血,我们有雕塑老师,有翻模的老师,有做这些毛发的老师,有做颜色的老师,所以它整个是一个团队工作。


这个是在冰湖里面,这场戏我们做了有十几匹马,不同的形状。下面有段视频,大家看一下,这段视频是我们现场拍摄时候的状况。


《狼图腾》的部分我就大概简单介绍这一些,后面我要介绍我们更多的一些写实的工作。我之前有说过,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Dick Smith画的那个Dustin Hoffman的老年妆,然后大家看图片这个造型,这个造型是我们把范冰冰做的武则天的老年妆,这个老年妆其实是冰冰本人来扮演的,她是可以有表情的,我们也把冰冰的眼珠配了隐形眼镜,让她有一点老年的感觉,然后她的手的皮也做了假的,还有她的脖子是用硅胶的皮,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把冰冰的整个发际线往上移了,因为其实老年人以后整个发际线往上移了,还有她的耳垂我们也变老了。其实我们在现代的影视剧的化妆的实际工作中,我们做了无数的老年妆,我们中国的老年妆是用得最多的,我也希望未来这个会有改善,更多想象力的作品出来,等一下我会介绍。


这是冰冰在做老年妆的过程,其实冰冰很辛苦,她脸上被我们粘了很多胶水,贴在她脸上做的薄薄的皮,然后她鼻子是她自己的,嘴巴是她自己的,然后她的脸的这个部分是假的。大家看到我拿了一个喷枪,我们很多时候上色是拿喷枪来做,拿喷枪做颜色会比较有意思,每一次都将近四到五个小时,所以演员很辛苦。然后这个皮化完以后,我们撕下来已经没有用了,也都是一次性的,因为它这个皮跟皮肤接触的边缘的部分,差不多比我们的那个最薄的纸巾还要薄。


冯绍峰,我们帮他做的老年妆,这是在电影《黄金时代》时候做的,许鞍华导演的电影,他演老年萧军。我们做了他的脖子,他的整个脸,包括他的头发、假发,都是假的。这也是我说的一个我们做的《狼图腾》里面巴桑老师,其实巴桑老师呢,他整个电影都做了一个局部的老年妆,因为巴桑老师本人的眼袋啊,颧骨啊,他其实没有那么高,所以我们每一场戏都做了两小片贴在他的脸上,然后其他部分用他自己的去融合,所以我们现在化妆的技术会越来越好,基本上做到很多地方是不会穿帮的,你都看不到是假的。


这个是我们刚刚做完的,黄晓明,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差不多五六十岁的样子,还有一个阶段是更老一点的样子。他更老一点的样子是是做的假的光头,我们把晓明自己的头发给包在里面,也没有剃他的头发。然后这个是同一天拍摄的,先拍了年轻版的,然后又拍了一个,这是帮晓明拍一个广告,表现一个人从三十岁、四十岁、六十岁、老死,整个一个过程,是一个广告。


我刚才说了老年妆以后,下面我要介绍一个我们做得比较多的一个项目就是假的光头,这也是特效化妆一个技法。这个也是冰冰做的《武则天》里面,她出家那一段,那个时候就是说我们不可能把演员的头发给剃掉,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假的光头贴在她头上,看上去是她剃了头发,实际上我们把她自己的头发给藏在头皮里面,然后更长的头发是藏在后面去了,然后可能后面会有一点点穿帮的地方,我们后期会修掉一点点,这样的话就避免了,以前我们看过很多电视剧,就头做得特别大。


这个我们又在假光头的基础上又往前前进了一点点,这个电影是叫《滚蛋吧,肿瘤君》,白百何有一场戏,好多人来问我,然后包括百何自己也说,好多人问,她有一场戏就是剃头,因为在传统的没有这个技术之前,很多时候拍这样的手法都是去拍真的演员的脸的表情,很痛苦,然后拍另外一个替身剪头发,然后剪在一起,但是我们有了这个手法以后呢,就基本上导演是这样拍,一个镜头,完全可以展现演员的表演状态,整个她头发怎么一点点剃下来那个状态。我们就做了一个硅胶的假的头套,然后把这个硅胶的头套,一根根就像做马一样把毛种在那个硅胶头套里面,然后把这个硅胶头套再化妆在百何的头上,然后再去剃。所以,因为现在我们化妆的技术越来越好,我们也帮助演员塑造剧本里面的一些角色。


我觉得后面一个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这是我们做的那个《智取威虎山》里面的梁家辉,他演的座山雕。我们其实就做了家辉哥的一个鼻子跟一个额头一点点,我们加了很局部的一点点肉,一点点假的硅胶的皮,看上去像肉一样,但这个电影拍完以后,家辉哥给我们介绍了好多活儿。因为以前可能在没有很多这个技术之前,很多明星都比较抗拒特效化妆,因为觉得你要化好几个小时,我为什么要去这么折腾我自己,但是我们通过了这些工作以后,真真正正让演员的戏路可能更宽广了,我们帮助演员去塑造那个角色,他可能一个角色,可能这这个戏他一个人可以从十几岁演到一百多岁了。


下面要说的是这个《万万没想到》,叫兽易小星导演的第一部大电影。大家看边上那个猪八戒,因为中国做过好多版本的猪八戒,但是我觉得现在的人的审美观变了,所以我们做猪八戒更多的还是要有那种,做得可爱,不要那么恶心。这个版本的电影应该是在12月18号上映,我觉得应该那个猪八戒会很可爱,他是一个泰国演员演的,做了一个小肚子,然后只是做了一个小鼻子、两个耳朵。这是导演,我们除了做了猪八戒,还做了这个电影的一个反派,这是白虎,这也是一个人在表演,他的那个手,就是我们看到这个手,然后现在这个毛已经被拍多了打戏了,都被蹭没了。


其实我今天来,最最重要的,我想说的是这部电影,叫《鬼吹灯之寻龙诀》,12月18号公映。这部电影,去年我们这个部门花费了有8个月的时间。这是在现场的时候的某一个场景的某一个角落,这是个几千平方米的一个大的棚,大家现在看到我们背影的几个人,红颜色的这个是夏雨,这个是黄渤老师,这是舒淇,这个是刘晓庆,她是这部电影的最大一个反派,然后中间是一个萨满的僵尸的马,也是我们部门的工作,僵尸的马的下面,未来大家可以看到,下面有很多头骨,然后下面有一些机关可以让它升降。它在墓里面的其中的某一个场景,大家看到我们实拍的时候,后景是用绿颜色的幕布,这个后景的幕布未来要靠CG部门去重新再往上添加。


这是在我北京的工作室,我们在做这匹马的时候,整个这个马,加上上边这个萨满的模型,高度估计有5米多高吧。我们还做了萨满的整个的一个镂空的肌肉跟它的脸。这个是我们同样一个萨满,我们做了它的那个特效的服装,我们用发泡乳胶,就有点像大块头那个技法,我们做了件衣服穿在演员身上,做了一个头罩罩在演员的头上,让真实的演员可以去表演。因为故事里面这个萨满最后它是复活了,大家仔细看它胸口是一个洞,那个洞里面其实是有把钥匙,通关密码(都剧透了),要把肚子里面那个通关密码钥匙给拔下来,看肚子里面有个洞,通关密码拔下来以后,才能进到下一关,就是盗墓嘛,一关打游戏,进下一关。所以我们所有做的这些道具也好,化妆也好,这些东西也好,是跟着那个剧情服务的,是为剧情去表现故事,往下推进的,不是单独做一个东西往那儿摆炫。


大家看到这是我们在做萨满的这个人的时候,我们做的手法一样,我们也是在做,用雕塑的方法,把一个一比一的人的身体,我们先翻一个模具下来,里面是玻璃钢的,在玻璃钢的模具的基础上,再去用泥塑的方法,雕出表面整个的肌肉的起伏关系。这是另外一个萨满,它中间也有个通关密码,中间是空的,然后大家看到这个头,其实就是这个头,因为一个人太大了,我们没法搬过来,我们只是做(搬)了一个头。这是这部电影我们做几个特写的日本兵,脸部的化妆、假牙、隐形眼镜,包括那哥们儿做了一个断臂。然后里面还有金属的部分,然后还有手套,然后边上那个哥们是一个铁轨整个对穿,其实是做了件衣服穿在身上,这是特写,他肚子的肋骨啊,大家其实,我觉得在看完以后再看Walking Dead 《行尸走肉》的时候,可能就觉得,诶原来我们中国也可以这么做,我们的技术也可以做成这样子。因为以前可能大家觉得看美国电影的时候,觉得这些都是美国电影干的事,但其实现在我们国内,我们在这一块的技术方面已经越来越强大了,后面有一段视频。


后面我们做了那个蓝鬼,这是一个僵尸,也做了他的假牙,这是演员在表演的,可以动的,跟演员有互动的。然后这是我们在化妆过程中,演员躺在那边睡觉,然后我们给他化妆,那个眼珠是假的,然后这是另外一个僵尸,他的身体部分是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是跟演员有表演的。这个是舒淇,她在打这些蓝鬼。我们中国电影也会有这些东西,慢慢慢慢出现了,这是我们做的其中的几个僵尸,其实僵尸的部分做了很多了,这是一个实体的模型,然后我们这个电影实际上做的稍微有点不一样,所以里面加了一些线,加了一些艺术的感觉在里面,让它有点点不太一样。


我今天大概介绍了一下我们团队之前的工作,这个是我们最近的集体照。其实大家看到好多我们做的这些工作,我刚才说了,整个一个团队,很多的同事一起共同的努力,可是目前情况下,在国内,在这个行业的人很少,我希望通过一席这个平台,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这个行列里面来,创造更多的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特效化妆的梦想,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电影的梦想,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