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Ho生长于夏威夷,尤克里里演奏家,作曲家,六度格莱美奖获得者。

乐在天堂 Living in Paradise

2015-07-06北京
在人人都会弹尤克里里的夏威夷长大,Daniel Ho创造的每个音符都透着阳光岛屿的轻快。“音乐的快乐和生命的快乐是相通的。作曲、 练习、打盹,循着灵感从头到尾照顾好每个音符。”
  • 6161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乐在天堂 Living in Paradise

Daniel Ho 2015-07-06

再来一次,Aloha!(观众)Aloha!

大家好,我是丹尼尔•何。我就只会这么点儿中文了。


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的音乐,讲讲我的人生旅途,是这段旅途把我带到了北京。不过首先让我为大家唱首歌,我写的这首歌讲述了夏威夷的生活,名叫《乐在天堂》。


夏威夷是一个美丽宜居的地方,但赚钱糊口并不容易,想在这里生存很困难。因为生活成本很高,岛上人经常要做两三份工作,才勉强能还清账单。而我离开了夏威夷,搬到了洛杉矶,洛杉矶也还可以,但夏威夷真是美,尽管生活不易也能接受,因为夏威夷有美丽的蓝天和怡人的天气,我们生活在天堂里。


「Living in Paradise」

Daniel Ho


有一天我出去吃饭听到人家讲

「哎呀 世道变啦」

我倍加努力地工作 车子在院子里生锈

我家房子连以前一半的价钱都不值

一切都在改变 行情时好时坏

但我们活在天堂里 这就很酷…酷…酷…呀

哦…哦…哦…我的眼中有阳光

哦…哦…哦…在湛蓝的天空下做梦

哦…哦…哦…我的眼中有阳光

哦…哦…哦…活在天堂里

上H-1高速路去卡波雷市中心

我堵在了路上 周围全是独自出行的司机

大海里的鱼儿那么多 为何这里只有我

多想有人伴我同行

这样就能上共乘车道 听着收音机的歌一路飞驰

太阳出来了 我的车一路向前开

我的车一路向前开

哦…哦…哦…我的眼中有阳光

哦…哦…哦…在湛蓝的天空下做梦

哦…哦…哦…我的眼中有阳光

哦…哦…哦…活在天堂里

哦…哦…哦…我的眼中有阳光

哦…哦…哦…在湛蓝的天空下做梦

哦…哦…哦…如此清澈的蓝色天空

活在天堂里



我很小的时候就对音乐有了兴趣,可能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学风琴,老师建议我尝试不同的乐器,看看我对每种乐器的感觉,所以我也弹过贝斯,太好笑了,那是我弹贝斯的样子,像脚踩踏板。但我也学了其他乐器,比如古典吉他、钢琴、贝斯、打击乐还有声乐,但我没一样学得精。在夏威夷长大的人都会弹一种乐器,叫 Ukulele,这就是一把Ukulele,我学的第一首Ukulele歌曲叫做《献给安娜的歌》,是这样弹的:


Daniel Ho

「Song for Anna」


这就是我学的第一首Ukulele曲子。我那时七八岁,并且两年时间里我就只会这么一首曲子,甚至就这么一首曲子我都没有完全掌握,我只会前半部分,然后就翻来覆去地弹,我家人都烦死我了。我在家里走来走去弹这首曲子,我绕着圈子走,边走边弹一模一样的八个小节,因为弹Ukulele的时候可以边走动边练习,这是Ukulele的妙处之一,弹钢琴的话你可不能这样。我会穿过厨房然后沿着走廊散步,走廊尽头有一面长镜,我会抬起头弹着我的Ukulele,然后看着镜中自己在弹Ukulele的模样,我心想:「哇,我太酷了」,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想当音乐家,我不想当消防员或警察,我想当音乐家。


我八九岁的时候开始玩冲浪,冲浪又是一项夏威夷人都会的活动,我曾经一周五天都去冲浪,每天放学爸爸就带我们去冲浪。我冲浪冲得太多,晒得很厉害,头发成了橘色,是晒出来的橘色,身上也晒得很黑。我是广东人,所以我的皮肤能晒得特别黑,黑到晚上只能看见我的牙和眼球。


到了我上高中时,好几个乐器我都会一点,但没有一样精通,我非常幸运遇到了一位很棒的乐团指挥,他叫Ray Wessinger,他来自洛杉矶,退休前在全国广播公司NBC工作过,也当过米高梅的音乐副总监,在米高梅做了许多大型音乐剧,他和甲壳虫乐队合作过,也参与了许多的大制作,他还指挥过鼎鼎有名的Stan Kenton乐团。他很关照我,是我的指路人,他告诉我,“如果你想当音乐人,就要严格照我说的去做”,我也照他所说的做了。他说:演奏乐器不是你的长项,好吧,他说,要想充分发挥你的才能,就要学会作曲,也就是创作音乐,“这样你才能利用对各个乐器的了解,从作曲的角度结合这些知识”。我照做了。


这张照片是Ray Wessinger在指挥我们高中的大乐团,我高一时十四岁,那时已经开始给学校的大型乐团编曲了,我真的是乐在其中,所以这是我人生中的重要节点,我转变了方向,开始专注于成为一个作曲家。写歌有很多好处,写歌不再只是演奏乐器而是创作音乐,第一个好处就是演奏乐器时你会更有策略,因为你了解自己的乐器在整首乐曲里与周围乐器的关系,比如你会想如果只有Ukulele和钢琴怎么弹,还是在管弦乐团或者是在有贝斯和鼓的乐团里怎么演奏等,你能理解自己乐器的功能、和声、旋律、节奏,所以学作曲能提升演奏的效果。


第二个好处就是你能领导乐团,因为你理解各种乐器如何配合,但是成为作曲家最重要的好处就是获得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指的就是原创音乐,你也可以发布原创音乐,不工作的时候也能赚版税,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被动收入”。作为Ukulele或者钢琴演奏者,我们去一场演出,去工作,去演奏音乐,然后获得那场演出的酬劳,第二天也可能还有演出要参加,所以这基本上是一种时薪制的工作,但是写歌的人其实休息时也能挣钱,这真的很棒。


所以我从学生到专业人士的转型就是在洛杉矶完成的,高中毕业后我就去了洛杉矶的音乐学院,在格罗夫音乐学院主修电影配乐作曲。1990年大学毕业后,我建立了一家出版公司,叫做Daniel Ho Creations,开始出版音乐和原创作品,在六年的时间之内我就挣够了开唱片公司的钱。


开唱片公司后,我获得了许多工作室经验,比如演奏、录制、混音、母带后期制作,还有平面设计、唱片封面制作、PS,以及生产的经验,比如了解制造唱片和磁带有什么生产制造的要求,还学了一点营销,但是也是在那时我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叫做「Daniel Ho作品集」,这也是我所创立的公司名,那时候你们大多数人还没出生。我生命中第二个转折点就是遇到Lydia,那时我才知道和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是多么有价值,协同效应能完成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时她在法学院,所以她文笔极佳,她对摄影也很有眼光,还有敏锐的商业意识,她还得了一种病叫做OCD,也就是强迫症,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病吗,就是对任何事都要求完美,所以她做的事都是绝对完美的,和我习惯的行事方式完全相反,我一直以来都比较马虎。


实际上我和Lydia从来不吵架,因为她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我们已经默认是这样。那时我们就结婚了,然后一直在一起。在我们过去的十年中,从2005年到2015年,我们成功获得了6次格莱美奖,以及各个音乐类别的14次提名。大家别忘了,所有的录音都是在我家完成的,我们把这些CD存放在车库里,我们用一台小小的苹果麦金塔笔记本电脑出版书籍,我们做了很多事,而且只为自己工作,一切都靠我们两个人,我们的工作量很大但是也很有趣,因为每件事都需要创意,无论是视觉、声音还是视频等等。


这里有些图片,是我们出版的书籍、歌曲集以及音乐辅导书,但是这些书在中国都找不着,不过我希望某天中国能出版。


格莱美奖帮助我们打造了自己的品牌,很多人让我们帮他们录音,所以我们得到了很多跟他们共事的机会,其中有个项目就是这张叫做《Kai Palaoa》的唱片,是一张海洋保护的公益唱片。这张唱片里,我写了一首原创夏威夷滑音吉他曲,叫做Kai Palaoa,夏威夷语的意思是“鲸鱼之海”。


这个东西就是夏威夷滑音吉他,我开玩笑的,这是一把中国广州制造的雅马哈(吉他品牌),不管在哪儿总之是中国厂家,这是一种美妙的乐器,夏威夷滑音吉他采用了传统的演奏方式,定弦的方法是开放定弦。我尝试着找到一种独特而艺术的吉他声音,后来摸索出了自己的滑音吉他定弦法,叫做G Kilauea定弦法。我不会讲太多音乐的专业内容,我的定弦法是将底下的三根弦调低一个全音,这是吉他普通的定弦方法,而我的方法是把这三根弦调低一个全音,所以现在的调子是 D G C G B E,这种方法给演奏者很多空弦,事实上弦乐的演奏的核心就是要利用尽可能多的空弦音,因此我们弹吉他时会用特定的调子,比如 E A D G,而弹Ukulele的时候常用 C F G,因为乐器调了音,所以我们弹的调子是 A D。


在这首歌的主题中我运用了和声元素,构成音乐的三元素是和声、旋律、节奏,这首曲子的主题偏重音乐中的和声元素,而且我在主题中用到了最不和谐音程,有人知道音乐中的最不和谐音程是什么吗?答对了,就是半音。半音听上去是这样的,你们能感受到那种不稳定的节拍吗?这就是不和谐的声音。


而音乐中最和谐音程是同音,你们可以感受到这种声音非常流畅优美,而这种声音有点难听。但在和弦当中半音可以变得很美妙,所以我用半音代表人类,人类与海洋和海洋生命的关系,我们没有保护好海洋和其中的生命。我用了和弦作为背景使半音变得优美,和弦也象征着希望,代表我们未来能做得更好。你会发现这首歌的旋律起起伏伏,就像在海里遨游的鲸鱼。希望你们喜欢。


「The Whale Sea」

Daniel Ho



谢谢



我人生中第三个重要转折点是遇到风潮音乐,我们是通过格莱美奖认识的,风潮音乐想要融合不同岛屿的文化,台湾岛跟夏威夷岛,风潮认为来自全台湾岛的、夏威夷岛的,甚至远至复活岛的澳大拉西亚人,他们的文化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的长相、音乐、语言等等方面都有相似之处。


数年前风潮第一次邀请我去台湾,见过了许多原住民部落,那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体验。我们合作出了一张专,叫做《吹过岛屿的风》,我在项目中的角色就是将台湾原住民的音乐带到台湾岛的海岸之外,带到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我因此学习了许多关于原住民文化和族群的知识,所以那是非常棒的体验。


我之前说过,优秀的同道人之间能形成协同效应,能产生完成伟大事业的正能量。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和风潮音乐一起,我们的三个项目获得了三座台湾金曲奖,以及两次格莱美提名。左下角你们可以看见,这位接受奖杯的超级明星是 Judy(吴金黛),正是她在颁奖典礼上介绍了我,她现在就在一席标志的后面。我想给大家弹一首《吹过岛屿的风》的专辑同名歌曲,这张照片是台东的稻田,这是我们在台湾岛上的第一站。在这首歌里我尝试去表现风吹稻田的感觉,那种风拂动一丛丛稻子的感觉,旋律时停时走,有时用了同音,有时用了对位法,所以你可以感觉到旋律在对位法中交织,以及乐句的走势等。


Daniel Ho

「吹过岛屿的风」




我为这个项目写的另一首歌叫做《阿美族回旋曲》,这首歌更加突出音乐中的旋律要素,歌的主题非常简单,只包含三个音符,是这样的,是不是挺无聊的,我用了A小调写这首歌,A小调简写拼法是A-M-I-N,之所以用这个调是因为阿美族的拼法是A-M-I-S,我觉得这么安排非常巧妙。我试着用Ukulele的不同部分来弹奏这个主题,每次都有变化,每次你听到主题时我都在用乐器上不同的部分弹奏,听上去略有不同。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一位叫季·拉黑子的阿美族雕塑家,他有着就像李小龙那样强大的人格。为了在音乐中体现他的力量我用了所谓的「琶音」,也就是把一个和弦分解成单独的音符,是这样的。现在为大家演奏《阿美迴旋曲》。


「阿美迴旋曲」

Daniel Ho



我在世界各地的演出中,常表演一首我在音乐学院期间写的《凤梨芒果》,非常简单,只有三个和弦,G、C和D,这首歌变成了学Ukulele的必弹名曲。我给大家弹一弹这首歌,同时给大家看一点世界各地的人们弹奏这首歌曲的视频。


「Pineapple Mangle」

Daniel H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E ‘ai i ka hua ‘ai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E ‘ai i ka hua ‘ai

Everybody!

大家一起来

Pineapple mango

凤梨芒果

Pineapple mango

凤梨芒果

Pineapple mango

凤梨芒果

Pineapple mango

凤梨芒果

That's the song!

就是这样

Here is a little bit of a video of people playing it.

这是一些人们演奏这首歌曲的视频

Thank you!

谢谢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点我的人生哲学和对音乐的体会,那就是,当我相信我所做的音乐,对音乐充满激情的时候,我才能收获最大的成功,在音乐道路的早期有人告诉我要像这样或那样写歌,因为那种歌真的很流行,有人觉得做音乐就要「像泰勒•斯威夫特那样写歌」,「因为她有首歌刚刚火了一把,我们得用那种节奏」,但那样做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当我写出我自己所相信的音乐,观众能有共鸣,能感受到诚意,所以这是我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


第二点就是对每个音符都要认真,无论强弱快慢,每个音符都有其在音乐中的地位,甚至两个音符之间的间歇都很重要,演奏音乐时要有信念和目标。


最后一点就是要从头到尾照顾好每个音符,要理解作曲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作曲是音乐的一部分,就是创作有趣味、有结构、有主题的优美的音乐,用乐器弹奏或者演唱也很重要,音乐就是要表演出来,并且以自己设想的方式表演出来,了解如何录制和调试音调,以及在录制、混音和后期制作时,如何令音乐更加优美。有了这些领域的专业知识,你就能自信地创作出体现自己真正意图的音乐。


我觉得音乐的快乐和生命的快乐是相通的,对我来讲就是早上醒来以后,循着当天的灵感做事,不管是作曲、练习还是打盹,如果我还是很累,就会睡个回笼觉,我觉得这就是生活在天堂,就是保持简单的生活方式。


今天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因为我是百分百的华人,但我生长在夏威夷,又在洛杉矶度过了大部分时光。我的祖父母在我很小时就过世了,我不会讲中文,也不认得在中国的任何亲戚,也不知道我具体来自中国的哪里,正是音乐将我带向了世界又带回了中国,今天对我而言就像是回乡,所以要感谢你们,谢谢一席让我有机会与大家分享我的音乐,谢谢所有观众的聆听。我想最后再给大家表演一首歌曲,这是我钢琴专辑中的一首歌,叫E Kahe Mālie,夏威夷语的意思是“轻轻流淌”。


「E Kahe Mālie」

Daniel 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