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珊妮台湾歌手、词曲创作者。

待办事项

2015-11-01台北
如果你可以把每天的待办事项都做完,然后精疲力尽上床睡觉的话,你会得到非常丰富且自在的人生。但是你们的人生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
  • 23502
  • 36

已有36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待办事项

陈珊妮 2015-11-01

今天要来到这个演讲的场合让我非常惶恐,因为我不太擅长演讲,但是我很喜欢跟人家聊天,所以我请他们安排了一个高脚椅,让我有一种在跟你们聊天的错觉。


我在今天到这边之前,先上网搜寻了一下其他人的一些演讲的片段,我看了一下呢,觉得非常的惶恐,因为每个人都泰然自若,然后行云流水这样子,而且重点是每个人都散发出很强大的正面能量,而且每个人都有很宏观的视野,我样样都不具备,所以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在想今天到底要讲什么。其实有一度我还开始想我是不是要耍赖,直接跟他说我会肚子痛啊,或者是发生什么意外之类的,后来我发现,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他们所散发的这些正面能量的部分,因为我人充满了负面的能量。


我记得我在念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开始有很多那种心灵成长的课程,大家就是一直说你什么事情都要往那个阳光的、正面的方向去思考,我发誓我一直都是往最负面最糟糕的方向在设想所有事情的结果,但是我发现,这样带给我的人生很大的收获跟好处,比如说,其实我最怕的就是参加颁奖典礼,颁奖典礼本身不可怕,但是走星光大道的时候很可怕,因为要穿高跟鞋,然后要穿礼服。红毯很湿滑,我每次都会觉得我一定会摔在那个红毯上面,不管是去那种时尚的派对,或者是星光大道那种红毯,我就觉得,一旦你只要设想到你最糟的状况呢,你就会在一个人最多的地方,然后媒体都停下来拍照的地方,你就摔个狗吃屎,你就趴在那个红毯上,然后我就觉得这状况真的很糟糕。但是,你一旦已经设想到这个状况的时候,你就会开始想,你要用什么方法去应对它。比如说如果你穿短裙的话,你应该要把手遮在哪里,如果你穿长裙的话,你要防止你的脚踩住你的礼服,等等,然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你除了知道在最糟糕的状况你要怎么应对之外,你还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后来其实我人生中所有的事情,包括,万一毕不了业怎么办,万一做了唱片没人买怎么办,万一失业了怎么办,万一你讲了这句话大家讨厌你怎么办,但是无论如何你只要想到那个最糟糕的状况,你就会发现你的人生其实没有那么难,也没有那么糟糕,所以我一直都是用这样的思维在思考。所以今天在来到这边演讲的时候,我就在想,尤其现在到了岁末年终,大家都开始定那种年度的计划,就是,今年快要结束了,明年我要做什么事情。然后我发现我从来都不会做这种计划,因为人基本上是又笨又懒,很少会去执行什么东西的动物,基本上我认为我自己是啦,所以我就想,其实我每天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在计算机,这是我的计算机桌面,我的桌面上面有一个 to do list,档案夹打开,它会有我每天应该要完成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立下什么伟大的志愿或者是计划,但是我大概天天都可以把这个待办事项完成,所以呢我就觉得,像我这么负面黑暗的人生,但是这些待办事项再怎么样也完成了,所以,不如今天来跟大家分享我几天前的待办事项。


其实待办事项里面通常都很无聊,因为每个人的工作其实都是这样。前几天第一个待办事项是,我要写好一首歌,因为那个牵涉到客户的隐私,总而言之是要写一首歌,通常我会立下一个时间点,就是比如说,我星期一我要交那首歌,我就跟他们说,我星期一可以交那首歌,我星期一就会交那首歌。这样听起来好像是一件很机械,而且有点俗气的事情,但是其实我是很愉快地完成了写歌这件事情。但是,很多人对这件事情有很多的疑问,尤其是,我大概工作二十年来,每一次,每一年都会有访问,然后访问都会问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写歌没有灵感了怎么办?它是一个非常俗气的问题,但是大家都会问,显然大家很想知道这个答案。然后我就会说,我没有没有灵感的时候。然后访问的人就会显得非常不开心,因为第一个他会觉得,你在臭屁个什么劲啊,他们可能会有这种思维,或者是觉得我在逃避这个问题。


但事实上,有没有灵感这件事情,其实不是创作里面最重要的部分,还有一个就是,你用什么样的思维去面对你不想写作这件事情,像事实上我其实不觉得我有没有灵感的时候,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就去吃饭了,或者是那个时候我就去洗澡,那个时候我去做别的事情,所以我不觉得我那时候是没有灵感,只是我不想要写东西而已。为什么我会说,我可以在我指定的那个时间的前一天就可以完成这个东西,是因为其实创作是无时无刻、一直在进行的事情,但是可能大家会专注于你把歌写出来的那个瞬间。我为什么可以指定那个时间呢,是因为通常我只要礼拜一要交,我会知道我星期天的晚上,我只要可以坐在计算机前面,它只是一个把那个DEMO落实,变成大家一个可以聆听的一个步骤而已,但其实整个创作的过程,它是在我接收到这个案子或是这个工作的时候,我就已经一直在开始进行了。比如说,我要为某某歌手写歌,首先,我要想这个歌手平常在干嘛,他最近在做什么事,然后我要为他写什么样的歌,那我会去搜集所有的数据,然后可能中间我要去开演唱会,我要去做其他的工作,但是我其实是一直在持续在做创作这件事情的,所以它不是像大家想象的这样。所以,我只是在那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坐下来在计算机前面,把这个歌完成了,那看起来就,哦好像好快哦,你说要完成就完成,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想讲的是,我在这个写歌的过程里面非常开心,但它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记得我在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那时候专辑有十首歌,然后我完成了那张专辑的十首歌之前,我已经写了一百多首歌,一百多首歌听起来还蛮多的,但是我相信里面有一些很难听的歌,或者是我现在根本记不得的歌。但,anyway,我就是已经写了一百多首歌。那时候我是先写词,然后写完词之后谱曲,我觉得这个方式好像很愉快。后来写一写之后呢,我就开始觉得,我应该要先写曲,然后再填词,所以我就开始又用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写作。那个时候是喜欢拿一个小本子,一直用速记的方式,一直写,所以很多东西有点像流水账,它也有可能像现代诗,它就这样子被记录下来。然后后来我就开始觉得我要用钢琴来写歌,我就弹钢琴,然后有一阵子我喜欢弹吉他,我就用吉他来写歌。后来我又觉得,其实你无论是用钢琴或者是用吉他来写歌的时候,你都会受到那个和弦的局限,所以我就觉得,那我都不要,我不想要用这些乐器来写歌,我要用我的声音来写歌,因为最后我是要把它唱出来嘛。然后我就开始用自己哼唱的方式去写这些东西。


在哼唱的过程里面,我觉得我的声音有很大的限制,所以我去上vocal课,然后老师每次上课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他是教你即兴创作,然后他就叫你,他就一直弹琴然后你一直哼唱,他其实是在旁边一直大吼,一直跟你说,你唱别的,你再唱别的,因为其实人有一些惯性,就是你会习惯地唱五度音,你会唱几度音,就是你会依照你自己的习惯,你一直在重复自己在唱的东西,然后我就发现,原来人还挺笨的,就是你会一直重复自己做的事情,那我一直在尽量避免这件事情。


后来我就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可靠,所以我还是把自己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因为写下来之后,写成谱的时候,你就可以开始去整理它。所以其实写作是这样,它非常开心的是,你用各种方式去写。


在这七八年当中,我最喜欢的写歌的方式是什么东西都不写下来,什么东西都在脑子里面,所以我如果头去撞到的话应该就没了。我什么都不想写下来,但是在某一个时刻的时候,我还是会把它写下来,但那个可能经过很多时间,反复地琢磨到那些东西是可以被留下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现在可以把它写下来。所以我现在最喜欢的写歌的方式是用两台计算机,一台计算机写曲,一台计算机写词。然后写曲的那个顺便编曲,写词的那个要打开其他的网页,无聊的网页,还有通讯软件跟大家聊天,就大概是这样的一个非常复杂的进行的方式,但是我觉得非常的愉快。


我刚才讲了这么多写歌的方式,是大概是这二十年来的一个进展,我把它快转,用很快速的方式跟大家分享,所以呢,其实很常有人问我一个问题就是,珊妮老师,我写的两首歌你帮我听听你帮我看看,你帮我听听看,觉得我要怎么样,你要告诉我要怎么样写歌比较好。我通常都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没办法回答,因为写歌是非常有趣的,你就是一直写一直写,它很像在修炼或是修行的过程,所以我现在可以很快速地,比如说,即便是我现在马上接到一个电话说,珊妮你帮我们写一个歌,怎么样怎么样,它是一个电影的什么什么,我只要有足够的信息,其实我是可以在今天回家之后马上做这件事情。所以它不是一个等着灵感掉下来的过程,它其实是你每天都在学习,你每天都累积很多你知道的事情,你听到的东西,你在累积各种知识跟技能之后,然后你再学习用一个最理想的方式去表达,它是一个这样子一个练习的过程,所以无时无刻(每时每刻)都可以做这件事情。所以基本上在待办事项这里面呢,这个歌当天就已经写好了。


我经常遇到一些写曲子写得很好的一些乐团,乐团比较多,个人当然也有,他们会用大量的英文来写,他会用大量的英文词,可能你们身边也会常常有人在聆听这样的创作,其实英文词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在读那些英文词的时候,我经常都会觉得,因为他们有很多很明显的文法上或者语法上的错误,所以我常常就觉得很好奇,我就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要用英文歌词?然后呢他们给我的答案其实大部分都一样,他们都说,因为我不太擅长写中文词。这听起来蛮有趣,当然他们表现得非常礼貌,我心里想,如果你从小到大学习中文的话,你写出怎么样的中文词都不会比这个句法跟语法有问题、文法有问题的英文来的更糟糕,但是他们会非常理智地回答,这个答案表示这其中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其实也不算秘密,其实很多人心里其实有一点心知肚明,只是没有办法说破这件事情,因为基本上,如果你用中文来写,然后那个中文词写得很糟的话,中文词它具备了一些特性,就是它这个特性非常的单纯,就是无论是你的父母、你的同学、你的邻居,任何人看到,他都可以很直率地批评跟评论你这个词,啊你这个词写得怎么样怎么样,他可以很直接地给予一些意见或批评,但如果它变成是英文的时候,好像难度再往上了一点点,然后它的品味好像也跟每个人都不在同一个水平上。这些事情变得非常奇特,所以,好像不是一个适合大家随意去批评的事情。


但我想回到原本的那个问题,就是我问他说,你为什么要用英文来写的时候,他回答我其实我在意的只是那句话,他说,哦因为我不太擅长写中文词。所以我觉得 如果你不太擅长写中文词,你就应该跟我一样,一直写一直写一直写,你就会变成一个擅长写中文词的人,因为每个人都具备基本上都还不错的中文能力,只是你怎么样去运用它,怎么样去写词。


然后我的第二个待办事项是一个关于制作的,制作是一个非常非常难讲的东西,我有一首歌要完成,但是其实配唱什么都已经唱完了,只剩下混音的部分,制作当中要花很多时间来讲,而且很多技术上的东西会显得很难懂,所以我想只讲一些我自己觉得非常重要的部分。


我先讲一下,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人,因为我在我的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一开始,那时候我的老板跟我说,你要自己完成专辑里面的十首创作。我想,创作很简单啊,因为我已经写了一百多首歌,然后你要自己制作,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制作,我就跟他说好,我可以,因为我就觉得我可以,但是,而且你也不能跟他说我不行啊,那我就说,我可以。


然后我就开始做我自己的唱片,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唱片怎么做,当然老板有请了另外一个制作人来给予我一些协助,我在做那十首歌的过程里面才慢慢地去,也不是慢慢地,是要非常快地去累积这些知识,就是制作人要做什么事情。所以等于在那整个录音的过程里面,我拼命在问人家说这东西怎么做,然后每天都跟鬼魂一样死缠着人家不放,一直不断地问关于录音的各种问题。其实到我在做第二张专辑的时候,我已经自己独立做第二张专辑,其实相隔大概一年的时间,其实在那一年当中我真的学到很多东西。


老实说,每一年在做新的唱片,我用非常快的速度在累积,因为其实台湾的唱片制作他基本上是一个师徒制,基本上你是从学徒开始去学,你去录音室当助理,或者你去唱片公司当助理,所以你是从买便当开始,打杂开始,然后去学习到这些技能。当然那时候唱片很景气,所以能够学习到的东西非常多,只要你很愿意跟着大家学。所以我非常印象深刻的是我,真的很感谢我在那个时代,然后自己曾经很努力,还有我紧扒住那些在台湾的行业里面最厉害的那些录音师。


我记得我在做第一张还是第二张专辑的时候,我常常讲出一些很蠢的话,就是我会跟他说我要这一首歌,里面有一种声音它是像人的脸埋在那个,因为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垃圾桶,烟灰缸那种,我要很像那个脸埋在那个烟灰缸里面吼叫的那种声音,但后来他们说,因为这个东西的确是一个很难懂的事情,我就说,不然你也可以试试看用电话筒的那种声音。现在听起来当然觉得很蠢,因为它就是其实是lowfi的一个音效,但是录音师其实并没有表现出很不耐烦的样子,事实上,lowfi的声音有很多种,他问了我很多很仔细的东西,我现在非常非常感谢有那个过程,因为他可以理解我在讲的东西是有声音上的想象的,所以它是有创造力跟想象力的事情,但是我说不出那个专有名词。


我觉得每个人在学习里面一定会有这些过程,所以我现在在当制作人的时候,经常会有很多歌手或者是乐手,他们写的歌,或者他们想要制作唱片,他们会问我很多问题,我通常都会用非常随和愉快的方式跟他们聊音乐的事情,因为音乐最重要的是想象力跟创造力,但是我的确会遇到很多在技术上很纯熟的人,他们会用各种行话术语,好像是变成一个习惯是这样子,你这个音量,其实音量不就是大一点或小一点,你这音量如果再大个1dB就好了,就是他可能听起来就会怎么样一点,就是会用很多这样的方式来,但是这个其实会让一个对于这个工作或行业不纯熟的人感到非常的惧怕,我一直避免自己在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当你得到,你学习到一个很纯熟的技术跟知识的时候,不要觉得你有那个垄断或是独占这些知识跟技术的权利,你应该觉得很开心你可以做这些事情。


我觉得我非常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投入这个行业,而不要去担心,不要去管他们讲的那些很难的术语,因为那些一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对音乐的想法跟想象力。所以,绝对不要在你学到很多东西之后表现出一副就是很行的样子,或是讲出那些很难的话,因为其实那并没有太多意义,而且它其实会阻隔了你跟其他更有才华,或者是更有趣的人再沟通的机会。我觉得这个部分非常非常重要,而且我非常感谢我有很多前辈,他们其实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跟我一起做音乐,那我希望,我在跟其他后辈做音乐的时候,也可以再继续这样子的一个愉快的气氛。


所以那个待办事项,在两天之后,我就把那个混音的部分就完成了,非常容易哦。然后我的待办事项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可能大家也当成是你们的待办事项,因为就是最近有金马影展。我从念书的时候,金马国际影展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上个星期开始抢票嘛,我没有参与那个抢票过程,因为我已经不想抢票了,所以目前我是在还没有买票的状态,但是我打算是现场有什么电影我就去看。


讲到这个金马影展,我觉得非常有趣的是,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其实是没有网络的,信息的流通其实是很困难的,所以我非常怀念而且感谢金马影展,因为那时候我在金马影展认识了很多很多我现在觉得我心目中很重要的导演,我看了很多片子,但是我怎么样知道我要买什么,买哪一个场次看哪一个导演的片子,我完全不知道,其实你就是存了钱,就是每天去大学念书,每天就只喝鱿鱼羹汤还有吃馒头,然后你就可以省下一笔钱,那笔钱呢,如果金马影展到了以后,就要存钱买金马影展的票,如果没有金马影展的时候,我就要去买其他的卡带或者是音乐,但是根本不知道要买什么,因为你可能可以读一些国外的杂志,但是能得到的信息很少,因为基本上这些东西你不看你其实是不知道它是什么的,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买了以后就看,专辑就是买了以后就听,而且是用生命去听,用生命去看,因为我钱都已经花下去了,我一定要看出个什么东西来,一定要看出朵花来。


我记得我在读书的时候,我第一次在金马影展,我看到了寺山修司的电影,我觉得给了我非常非常大的震撼。我看到寺山修司的第一部电影是《丢掉书本到街上去》,我非常非常震撼,因为我在心里跟我自己讲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那个时候其实每天都接受到很多这样的震撼,因为有时候你在买卡带,比如说我那时候存钱买了很多4AD的厂牌的卡带,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反正就是看到一个封面,可能封面A跟B觉得哪一个比较吸引人,然后常常买了以后才说,这什么东西啊。但是,不管你心里再怎么样吶喊,这是什么东西啊,你还是会花很多精神去了解这是什么东西。


那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我的对于电影,或对于音乐,或对于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我去看展览,我都抱着一个:这是什么东西啊。所以我后来发现,我很喜欢看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但是我从里面获得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收获,我知道了很多人的创作,我觉得我变成一个比较丰富的人。但是我觉得很有趣的是,现在在金马影展的时候,其实会在社群网络上,大家会开始讨论,现在的壹个社群状况是这样,你会跟很相近的人在一起,那你其实有很多的信息取得非常的容易,但是因为信息量太大了,你会很依赖那些评论,包括影评、乐评、你的朋友,你觉得那朋友很值得相信,你相信他的品位,你就相信他讲的。但是在这个状况下,你可能一直都在听北欧的音乐,或者是你一直都在看某一类的电影。其实在这么多信息可以取得的状况下,但是我发现大家都是在一个小的圈子里面打转,我觉得这非常非常的可惜。所以,我非常鼓励大家,就是如果你没有抢到票的话,其实你可以跟我一样,在11月5号,就是金马影展开始的时候,你就去那个都没有人去的看的那个电影,你就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其实会给你人生带来很大的收获,我觉得,尤其不要相信那些影评跟乐评讲的话,相信你自己的品位,因为你自己如果一直看一直看一直听,你可以建立你自己的品位跟你自己的想法,我是认为是这样子的。


在我的待办事项里面,还有今天最重要的就是今天的演讲。今天的演讲,因为我一直觉得很焦虑,我不知道我自己应该要讲什么东西,然后我就想,不如我在每天的睡前还有在洗澡的时候稍微组织一下,但也没什么好组织,因为反正待办事项就是那几样嘛,其实还蛮无聊的。但是我也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要决定今天要穿什么衣服,我稍微想了一下,我没有花很多时间在今天要穿什么衣服这件事情,但我的确有花了一些时间想,怎么样可以让它看起来比较得体,有点专业又不会太专业,有点闲聊又不会太邋遢。


我发现我身边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我的朋友里面,当然这样分类有点粗略,就是有一类人是文青,偏文青类的,如果有人聊起一些时尚啊,或者是穿着的东西,他们其实不是没有兴趣,但是他们会假装没听到,就是略过这件事情,因为感觉上是有一点俗气的事情,尤其有什么周年庆啊,然后天吶,这个太俗气了,这是不可以的。


我有一类朋友是潮人,他们非常热衷于各种设计品牌啊这些东西,他们非常歧视文青,他们觉得文青真的很讨厌,就是很做作。那其实我心里面是觉得,其实这两类人,两类朋友,他们都太见外了。我觉得为什么我今天明明是要来做一个演讲的活动,但是我要想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因为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处理这些关于外在成见的事情,如果我今天把我在前一阵子北京演唱会的衣服穿来的话,那我今天就会一直坐在高脚椅上面,露出雪白的大腿,那我在讲这些内容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我想你们会带着另外一个印象跟结果回家,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大家要重视这件事情,因为外在成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大家必须要学习跟别人怎么相处,还有跟自己怎么相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所以不要去忽略它,不要只是两派人马的歧义,因为它其实会改变你人生很多的事情跟决定。


非常高兴,我终于把我所有的待办事项都讲的差不多了,但是在最最最后面,因为在我的待办事项里面,我有打了一个星号,我要提醒大家就是,千万不要太相信陈珊妮今天讲的话。包括我前面刚刚讲的,我非常感谢所有的这些音乐的工作者,那些录音师啊什么的,千万不要相信你认识的那个录音师,因为还有很多很好的录音师,你可以去问他很多问题,不要相信那些影评跟那些乐评,因为你可能会有你自己不一样的品味,所以也不要太相信陈珊妮讲的话。


其实,比如说我在去那个颁奖典礼之前,大家就会问我,你对于得奖什么,你有什么想法,我就说我不是很在意得奖这件事,大家都会觉得你骗人,你少来。但我的确是这样,因为,大家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有讲,其实我所有事情都想到最糟糕的状态,其实你平心静气地想一下,你无论是去金马奖或者是亚太影展,其实不过就是十几个人或几十个人很肯定你的作品,就是这一群人,所以通常我就觉得我非常感谢他们,就是好像如果你们喜欢我的话,我非常地谢谢你们,但是它其实不代表什么,你应该要从你自己的工作、你自己的付出里面去找到能够肯定你自己的方式,而不是这一小群人,他其实没有办法给你什么很确切的肯定的。所以一旦想到这个的时候,你会觉得,对,的确不要相信这些人,也不要相信这些奖项。


然后呢,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要相信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这件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有东西都有机率跟运气这些事情的成分在里面,所以不要相信这些事情。但是,我相信如果你可以把每天的待办事项都做完,然后精疲力尽地上床睡觉的话,你会得到非常丰富而且自在的人生。但是你们的人生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


但是我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在这边听我分享了我的待办事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