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p G. Gresta美国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首席运营官,HTT试图用众筹和众包方式来建造超回路列车(“胶囊高铁”),以“一小时换一股”吸引了400多名兼职工程师为其工作,这些工程师均来自NASA、波音、SpaceX等。

第五种出行方式:超回路列车

2015-09-20上海
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运输概念Hyperloop(超回路),最高时速能达到1200公里,半小时就能从洛杉矶到达旧金山。这就是今天很多人谈论的“胶囊高铁”。 这样一个科幻片一样的梦想,正在被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公司以众筹和众包的方式来实现,并声称2016年要在加州修建一段真实尺寸的试验轨道原型。400多名兼职工程师,来自NASA、波音、SpaceX等,组成了一个梦之队
  • 12647
  • 6

已有6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第五种出行方式:超回路列车

Bibop G. Gresta 2015-09-20

我是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的首席运营官,我的团队都叫我“Bibop首席”。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同样的感觉,在我看来,现在的交通很成问题。


如果你们分析一下现在我们的城市中发生着的一切,人口增长,城市越来越大,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很多地表都在降沉。而这在世界各处都在发生,甚至包括威尼斯等地。如果你仔细分析我们现在建设的交通体系,会发现我们修了越来越多的路,而路修得越多,路上的车就会越多。这样下去,最后我们都会死于污染,那会是我们的宿命。


但我认为我们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想要展望未来,我们需要以史为鉴,所以我想要带领各位回到过去。在1870年,一个相当有勇气的公司,“比奇气动地铁车”(Beach Pneumatic Transit),开始建造后来成为纽约地铁的一项工程,一辆在真空中的列车,和我们现在正在建造的这个交通体系类似。


你看这个早期样式,非常舒适,对吧。但是一年后,这家公司破产了,他们建造时并没有科技做支撑。

在1904年,有一个很有名的发明家罗伯特•戈达德(Robert Goddard),也尝试去做同样的事情。


同样也是列车在一个管道中,计划要连接纽约和旧金山,并且当时说可以达到每小时三百公里。当时有研究声称人类会在这样的时速下死亡,所以是有很多反对的声音的。1969年,美国政府通过约翰•瓦普(John Volpe),在《科技新时代》(Popular Science)中发表了一份文件。


他时任交通部长,在当时非常有名。他公开了四项保密的运输系统,和超回路十分相似。


此后,人们关于这种交通的想象仍然在继续,就像《杰森一家》里面的一样。


《辛普森一家》里,也有个和超回路列车相似的运输系统。甚至迪斯尼也在六十年代设计了与此相似的东西。


而当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这位身家上亿的天才提出,想建造类似超回路列车的东西的时候,他完全忙于SpaceX 特斯拉汽车和太阳能城市,所以他说,我没法建这个,如果谁想建,说一声去做就是了。


那么我是如何进入到这个项目中的呢?说来好笑,因为我原来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中。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做学徒,是个技工,在14岁的时候我去做了一个跨国公司的开发推广,但是我的兴趣所在其实是音乐。我录了一张唱片,这张唱片冲到了榜单第一,然后我就突然开始在欧洲巡演,又唱歌又跳舞。在我的音乐生涯中一共出了20张唱片,有6张都拿到了榜单第一。然后有人给我一份在MTV的工作,我就去做了主持人,很有意思的工作,但是我的金钱观念很匮乏,我并没有挣很多的钱。所以我就想,是啊,有名气是好事,但是我总要赚钱啊,所以我创建了我的第一家公司,就叫“Bibop”,我动用了我的全部知识,我经营互联网、做视频,把它们结合起来,创建了一个最大的社群,然后我把它高价卖给了一个电信公司。拿着这笔钱,我开始投资、孵化创业公司,我帮助建立了68家创业公司,其中3家上市了。


我的梦想实现了,但是对我来说意大利还是太小,所以我去美国追寻更大的理想,我想要改变世界。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会议,一个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他是个德国人,人高马大,看起来像一个巨人,但是事实上他其实像个泰迪熊,非常友善。他用意大利语跟我聊天,我当时就对他的语言能力感到震惊。然后他开始跟我说,“伊隆•马斯克提出了超回路列车的想法的时候,我把这个想法放在我的网站上,然后我开始众筹。我把这个项目众包了出去”。


我当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对!我把这个项目放在我的网站上,然后说,任何想要加入的人,只要加入我就给他股权,然后,我就有了200个员工了!”。“这些人一般都是学生?”,“不,其实他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来自各行各业的科学家,美国宇航局,特斯拉,SpaceX ,波音公司,最聪明的一群人聚在一起,想要完成这件事。大公司也开始贡献力量,微软提供了软件,Ansys提供数据处理,此外还有亚马逊等等。


所以,德克•阿尔伯恩(Dirk Ahlborn),他成为了我的商业伙伴,我们从2014年开始合作,然后我们开始了现在的这个项目,也就是这个最先进的交通运输系统。JumpStart是一切的开始,它是一个众包网站,但又不止于此。我们想要表明,我们可以解决世界上最难解决的问题,而我们的手段就是把最优秀的一群人集中到一起去,在这里,有领域内最聪明的人才,如果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就能解决很多难题。想想看我们现在可以做什么,假如我们把这些智力资源再放大十倍、一百倍、十亿倍,那么这就是我们正要促成的事儿,这就是我们解决人性问题的方法。


超回路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有这样一个“胶囊”,里面有28个乘客,我们在管道内把这个胶囊升起来,把管道抽真空,使其达到高空20万英尺时的大气值,所以其实和飞机道理相同,当我们在高空的时候就没有阻力了,所以没有阻力的时候这个胶囊就可以几乎以声速运行,就是这么简单。所以我们建造的这个系统,前端是一个压缩机,这个压缩机可以吸进空气然后在后方推动,也就是说管道内的空气会被吸走然后在背后推着胶囊向前,一切并不复杂。


由于在管道内没有阻力,我们就可以使用非常少的能源。这个就是关键,因为在别的运输体系中,把车厢升起来移动所需要的能源,比如高铁,用的能源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比其他任何运输系统更加高效的原因,我们使用可再生能源,不仅仅包括太阳能,我们希望能充分利用风能,在管道内利用动能,在管道里的风,能够产生电力,而我们可以收集这些电力,这样就更高效地利用能源。我们还可以使用再生制动,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在加速的时候消耗能量,但是在制动的时候把动能储存起来,重新利用。此外,在太阳能动力不是那么高效的气候条件下,我们可以使用地热能。所以,总体上,我们产生的电力是可以大于消耗的,这个系统甚至可以向电网输送多余的电力。


现在来看我们是如何建造这个结构的,它是建在桥塔上的,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桥塔可以抗震,它们可以抗里氏八级以上的地震。


这样的构造在八十年代就有了,人们已经在世界各处以桥塔为支撑搭设了输油管道,已经证实这个构造是最坚实的。而且,这也是一种更好的建筑方式,因为桥塔的接地面积很小,大约就是1米5乘以1米8,所以土地所有者也很开心。桥塔也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正在寻找新的方式搭建桥塔,让它们能够给鸟类和别的动物提供巢穴,种植物,还可以净化空气,可以吸收二氧化碳然后释放氧气,所以住在周围的居民可以呼吸到更好的空气。

当我们谈论这样的交通系统的时候,内部的设计也非常重要,因为人们想要的乘客体验,不可以是让人产生幽闭感的,感觉陷在座椅里面被包裹住。我们必须要把胶囊设计成与飞机类似的样式,但是由于胶囊的形状限制,我们不能安装窗户。


人肉眼的分辨率有12万,而事实上在一万五千的时候,我们的肉眼就已经会产生视觉欺骗了,我们不能分辨出图像与现实的差别,所以我们做的就是,放置一些一万五千以上分辨率的显示屏,它们可以展示虚拟的外部景象:你可以自己选择旅行的地点,如果你想要穿越去未来,或者回到过去,我们也可以做到,所以娱乐性的体验也是它的特色之一。

超回路的交通系统基本上是平滑通畅的。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在机场里非常烦人,因为有很多琐碎的程序,你去到那里,等很久很久,排着队,然后有人来安检,然后我们会发现这些检查效率不高,因为只要你想,你是真的可以带一些危险物品的。而在超回路交通系统里,情况会完全不同。

这个胶囊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从这个胶囊到达车站的那一刻起,外壳分离,内仓驶向你。这个部分就是到站的位置,人们可以在这里下车,当然我们先要通过一个气阀,气压会在15秒内降低,然后你就可以下车,然后这个胶囊继续行驶,可以无缝对接地搭载下一批乘客。

如此,你的乘坐体验就会和机场的体验完全不同。不知道你们是否有相同的感觉,我会觉得(在机场)像在一个军事体系中,过了安检口,就感觉像是在一个像气泡里出不来。而在我们的系统里,体验是通畅的,你进去的时候会有一个被动式扫描,它会环绕扫描你,以及你释放出的原子粒,所以说我们会进行被动式扫描,然后我们只会拦下携带了不安全物品的人,所以一般来说你的搭乘体验会是很舒适的。


你有七分钟的时间进入到胶囊中,如果没有搭上这一班,还会有下一班,所以我们设计它的理念和超回路这个概念本身一样简单。每30秒运送28个人,也就是说每小时我们可以运送3400个人,一天67000个人,一年2400万人,使用一个管道,我们就可以替代相当于四倍的,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空中航线市场。

我们的建造理念也很高效,不仅仅是能源消耗上的高效,还有经济层面的高效。一般的高铁,造价太高,既不划算也不高效。我们以洛杉矶到旧金山为例,建造高铁的预算高达680亿美元,现在已经有20亿超额的了,而且这还远远没有结束。而且它们也并不能带来很多利润,它们用来完成快速高度对接的能源,像高铁这种,实在太昂贵了,而我们的系统,只需要不到100亿,所以是不到六分之一的造价。

我们高效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你去分析铁路行业,它其实像恐龙一样老。为什么?因为它使用的科技是很古旧的。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想向你们介绍一个铁路系统中广为人知的概念,叫做“标准轨距”,全世界修建铁路时,都会基于一个标准,那就是铁轨之间的距离必须是1.435米,也就是一米加上435毫米。为什么呢?为什么百分之七十的铁路都是这样修建的?如果你把两条铁轨之间的距离扩大40厘米,就可以运送更多的人,有更大的载客量,几乎可以翻一番,仅仅就是增加40厘米而已啊,那为什么人们不这样做呢?因为他们不需要,因为每一个铁路系统,像高铁,都是政府出资建的,所以他们不需要创新。


那么我们怎么做呢?我刚才提到过“众筹头脑风暴”这个概念。现在我们有一个两万人的社群,他们来自21个不同的国家,人们聚在一起帮助我们去思考如何解决最大的难题,我们现在已经有420个人为我们工作了,他们以工作时长换取股权,他们要一周至少工作十小时,然后我们给他们酬劳,一小时一股。我们的人数在不断壮大,增加的速度令人吃惊。


当我投资创业公司的时候,人们一般会来跟我说,“我需要资金”,那么好,“你需要资金来做什么呢?”“我要做网站”,“好,那么其实你不需要资金,你可能需要一个程序员,一名平面设计师,你需要人来帮你做这个网站。”所以我的建议是,尤其是在初始阶段,你并不需要钱,你需要的是人,你需要有热情的人,来帮你搭建最优秀的系统,其实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这件事。


我们发展壮大的速度很快,我们每天会有五个新的工作申请。而有的时候,像两天前我们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单单就那一天我们接到了一百个来自中国的申请,申请者都很棒。所以我们其实一直没有筹资,因为,我们希望可以先证明证明我们有能力可以建造这个。


现在我们真的要开始建了,我们也要开始筹资了,有400个投资方想要投资我们公司,这相当不错,当他们加入这个团队,我们会说,“你想要加入我们吗?只需要投入一些资金,来换股权”。投资所需的总金额是7百万美元。这很好,因为人们充满激情地工作,也很乐于加入。土地所有者也开始给我们土地,我下面要向你们展示的就是,有人永久性地资助了我们1200万美元。


我们进行众筹头脑风暴,它很像头脑风暴,但是是一大群人一起的。我们会问各种问题,比如,你如何完成这件事?或者,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像,“我们是否需要车票”这种问题,我们不仅仅问“我们是否需要纸质车票”,我们还会问一些比如,“真的有必要有车票这种东西吗?”“车票的意义何在?”,车票是18世纪的东西了,不是吗?一个人在胶囊里全神贯注地待35分钟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让这些乘客赚钱。你们看,这里就出现了“货币化”乘客的方法,想象一下你在胶囊里面,然后你想要保持自身活跃的状态,这时有可能你的知识对于别的某个人来说是很有用的,可能有的人也很愿意付钱来换取你的知识,所以想象一下你不再付车票钱,还可以在旅途中赚钱。这会是一种重大的革新,我们在完完全全重新定义对于交通工具的想法。


不仅仅有单独的个人来加入我们的团队,现在还有大公司了,我们有世界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Aecom,我们有发明真空泵的公司,就是日内瓦的那家发明粒子加速器的公司,我们有亚马逊,我们有贡献软件和云端的人,这些公司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通过众筹头脑风暴我们还得出了这张图,它展示了人们想要在美国建造的路径。


让人惊讶的是会发现一些没有预计到的城市,反而那里的人们最想要超回路列车。有意思的是当我们登出这个的时候,有些地图上的小城市,像阿尔伯克基,我们在新闻里出现了三次,人们说,“我的天!阿尔伯克基要变成美国超回路列车的中心了”,很好笑。


还有一个问题:这是一个以半大陆式连接城市的铁路系统,但如果我们解决了问题,能够让人从A点到B点之间很快地移动,但是你还是要花两个小时去到车站,我们其实还是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对吧?所以其实我们需要一个系统帮助缩短这最后一段的距离,所以我们认为,超回路是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构建交通运输——你按下按钮,就会有自动驾驶车,出租车,Uber,或者任何你选择的交通工具,把你带去当地的超回路列车站,然后你从超回路车站去到主车站,然后从主车站到达目的地,整个过程15分钟。


所以,现在你可以在一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内,从北京去上海,一小时十分钟。这很棒,因为你可以在一天内去北京吃两顿饭,或者可以说,世界越被缩小,人心就变的越开阔,因为可以让家庭团聚。你可以去看你的女朋友,她可能在北京而你在上海,或者见你的父母,这会永远地改变我们,我认为这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

我可以从你们的眼神中看出来,你们都很兴奋,但是我们何时可以坐上超回路列车呢?还要等五十年?不用。我有个好消息,我们就要开始建了,我们今年就要开始建造,我们正在获取在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的建设许可,这个地方在加州,叫做Quay Valley镇,建造者准备把一小块沙漠变成21世纪最棒的城市。这听起来很未来主义,但是其实相当可行,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它会有两万间房屋,会有游乐场、度假村,会拥有用最先进的建造科技。


我们会为这座城市建造交通系统,我们会成为加州交通最繁忙的五个高速通道之一,全长八公里,我们不能用1275公里的时速全速运行,但是我们会用足够高的速度去测试,也就是六七百公里的时速,测试运行的时候没有乘客在上面,停车的时候会非常猛。但是当你真正坐在上面的时候,你就能看到超回路列车的全部特色,我们也将在之后测试乘客的操作,预计它能载一千万人。


所以,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来解决人类最大的难题,这个世界就可以变得更美好。我们不是在建立一个公司,而是在开展一场运动,而且我们希望所有最优秀的人才来加入我们的团队,当最优秀的天才、工程师,这个星球上最优秀、最聪明的头脑,聚集在一起去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结果会如何?结果就是,这个问题终将被解决。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