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淑慧陈淑慧,“好事地图”APP发起人。

好事地图

2016-03-06上海
“好事地图”收录了全台湾250多个小摊,摊贩是年迈的阿嬷、残疾大叔、单亲母亲……­他们卖玉兰花、鸡蛋糕、雨伞、棉花糖这些平凡小物为生。App每天向数万名用户推送这­些小摊,帮助他们有尊严地改善生活。
  • 4759
  • 13

已有1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好事地图

陈淑慧 2016-03-06

2009年的时候我创立了Brandsugar,它是一家数字创意广告公司,对于一家广告公司来说,创意是一个很重要的核心能力,所以我常常都在思考到底什么是创意。

 

我觉得创意有三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解决问题的创意,第二个层级是可以打动人心的创意,最高层级的创意可以改善社会,甚至帮助社会进步。我很清楚,我们就是要做这样子的创意。


跟每一家新创公司一样,初创的时候跌跌撞撞,一开始我们首要的目标就是要先求生存。一直到2012年稍微稳定下来,我才有一些时间再来思考这件事,那时候我常常问自己,我是不是应该要等公司的规模更大,然后更有名气、更多资源、有更多钱的时候,再来做这件事?但是我回头又想,万一我这一辈子就是没有那个能力,让我的公司可以达到一个成功的境界的话,那我是不是就没有机会来实现这个理想。


我们家有一个家传故事,曾祖父那个年代我们家非常穷,没有白米饭,每天靠地瓜粥度日。尽管如此,有人到我们家来行乞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分食物给他们。曾祖父的想法是,虽然我们的能力很少,但是能帮一个是一个,有一顿就是一顿。

 

我就想,我也应该像曾祖父一样,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能做一件就是一件。所以2012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就跟我的团队说,那我们今年开始,就像Google一样,我们花20%的工作时间,一起来做一些有趣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


团队里的小伙伴们开始观察台湾的社会问题,提出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案。值得关注的群体太多了,比如说像是盲人的小孩啊,有癌症病患的女性啊,或者是偏乡儿童教育,其中之一就是关怀弱势摊贩。好事地图是我同事Tobey的发现。 


 Tobey以前在高雄上大学的时候,学校旁边有一个八十几岁的老爷爷,他有一个中风的老婆,每天照料老婆婆,独自承担看护费用、水电费、房租……生活负担非常重。老爷爷每天都推着摊子去卖地瓜球,一颗一块钱台币,也就是说,人民币一块钱的话,可以买到五颗地瓜球。有时会想,这个老爷爷要卖多少地瓜球,才能挑起生活的重担呢。

 

幸运的是,这个故事被一名网友发布到网络上,马上获得了很多关注,很多人就特地找到这个爷爷的摊位买他的地瓜球。更多的年轻人轮流去帮忙爷爷搓地瓜球、炸地瓜球、卖地瓜球……他的生活真的开始好起来。

 

但是流动摊贩这么多,脸书搜索也很不方便,没有一个网站或者应用可以直接搜索到这些流动弱势摊贩,流动摊贩这个群体的生活福利很难改善。Tobey突然有灵感,也许可以用我们的专长,让更多的摊贩的故事也可以被看见。

 

当时Tobey提出这个想法,我们整个团队都非常喜欢,当时并没有任何一个基金会或者是组织去关照这些弱势摊贩,所以我们就决定,好吧,那就我们开始来做吧。

 

刚开始,我们的构想是跟Google一起合作,因为当时Google台湾刚好在推广在地商店的App,分门别类地把这些商店整理出来。我们就觉得他也可以用地图去把这些弱势摊贩按远近列出来,用户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但是很可惜, Google回复我们,目前还没有计划做这件事。

 

好吧,那我们就自己从零开始打造这么一个APP吧。

 

从零开始的意思是,决定要做这个APP的时候,团队里还没有一个能写代码的人。我们开始在网络上散布这个讯息,希望有程序猿可以加入。陆续有很多朋友主动联系我们,他们很认同好事地图这个理念,可是,他们会关注好事地图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始获利,希望我们可以提出具体的获利模式,但其实当时我们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我们每次就想说……生命总是会自己找到它的出口吧,但是首先我们得要先给它一个生命。

 

后来我们碰到了「熊」跟他的朋友「原味」。那天我们约在一个咖啡馆,是一个冬天,飘着小雨,蛮阴冷的一天,但「熊」说了一句很暖的话,他说,其实平常,我真的很少会从这些摊贩那买东西,但是如果写程序可以帮助到他们的话,我何乐而不为呢。我们一拍即合,整个团队的拼图到这个时候也算是完整了。

 

我们花了2013年一整年的时间打造这个APP,2014年农历年,好事地图正式上线了。


这只是第一步,其实一开始我们没有很多用户,我们就想要用拍影片的方式,让更多摊贩的故事被看见,也让大家认识好事地图。我们算了一下需要七八位专业摄影师,接着就很厚脸皮地,写信主动去联系他们,预算不多,但没想到这些摄影师都非常豪爽地一口答应,而且还说他们会再带其他的摄影师朋友一起来支持我们。我们没有推广的预算,可是很幸运,影片一发布,就被很多网友疯狂转载讨论。媒体一直一直热烈报导,好事地图迅速蹿红了。传到了大陆,甚至还有朋友特地写长文介绍好事地图,标题就叫做《为什么我人在北京,却舍不得删一个在台湾的APP》,所以好事地图一下子在大陆这边得到了非常多的关注。


现在,地图上收录收录了全台湾250多个弱势摊贩,有单亲妈妈,有身心障碍者,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我们为他们写了很多暖心的故事介绍。每个人都可以搜索身边的弱势摊贩,根据定位前去买米粉汤、海芋、锅贴、地瓜……真的有很多人看到他们的故事前去,以至于突然间生意火爆。


所以好事地图它真的蛮幸运,不论网友还是媒体,台湾或是大陆,都是压倒性的一致好评。大家都觉得它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解决方法。老实说我们团队在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自我感觉良好的……错觉。跟每一个新创事业都一样,开始一件事情是比较简单的,很多问题总是在开始做了之后,它才会慢慢浮现。


有人问我,有了好事地图,这些弱势摊贩的生活有没有改善呢?其实很难说。比如刚刚说的生意火爆,大家都想当然,生意火爆当然就说明他们的生活改善啦,但这真的要打问号。母亲节的时候我们希望拍摄一个小视频,结果很多摊贩都拒绝我们的拍摄,搞清原委才知道,他们很怕突然曝光后,太多人来打扰他们的正常生活,比如顾客突然爆棚了,这打乱了他们的生活节奏。


比如还有一个说越来越多人下载好事地图之后,按照APP的地图导引找了到摊贩的位置,但是他们却找不到摊贩。一次扑空,两次扑空……越来越多扑空后,你懂的,体验不好就很想卸载。

 

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其实即使在台湾,摊贩也会有被警察驱赶的困扰,被警察取缔了,他就得要转到其它巷弄里面去。他不会为了这个APP一直老老实实呆在那个点,那就不叫流动摊贩了嘛。

 

所以我们就要解决这个问题。讨论了很多方法,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给每一个摊贩都发一部智能手机,他们可以随时定位他们新的位置,然后我们随时更新系统,在APP上面显示他们的实时位置,这样就非常精确了。

 

但是这个看起来好像非常合理的方案,却遭到摊贩的拒绝。其实很多摊贩他们没有使用过智能手机,很多摊贩是老爷爷老奶奶,要他们学会使用手机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暂时还是只能靠志愿者和使用者及时地上传讯息。

 

比如还有一次,我们想要用代用餐的办法更直接让摊贩们增收。所谓代用餐就是你可以一次付清十个人的钱,然后让十个真正有需要的人(也许是游民)到小摊直接取用食物。

 

这看起来也是超级棒的一个方案,我们甚至帮他们买白板,方便他们记下每一笔,很多摊贩可是后来摊贩还是不喜欢。他们会觉得,超麻烦的!!!我还得记住已经收了多少人的代付款,然后去算有多少人来取过餐了。他们很怕算错,这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个很沉重的负担。这个方案后来也是无疾而终。

 

所以后来我就在想,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太一厢情愿地用自己的角度,或者是一味地想用创新的方式去帮摊贩解决问题,但是却忽略了最根本的——他们日常的习惯,还有他们真正工作的流程。

 

就这样屡败屡战,我们一直试一直试,一直到了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一个好像看起来还不错的方法。我们观察到,很多朋友下载APP之后,并没有真正去消费,因为上班时间跟摊贩的出没时间搭不起来,或者距离真的太远了,很不方便。

 

那我们就开始推一个方案,叫「好事零距离」。也就是网友他可以在网络下订单,然后派送员去跟摊贩取货,到指定的地点交给订货的人。

 

初期我们先做小规模的测试,派送员都是我们的小伙伴。测试时,整个交易过程,我们都没有预收款,都是送到之后一手交钱一首交货,如果有人放鸽子就惨了。所以整个运作都是在考验我们用户的信用。

 

但也是蛮幸运的,每一个订购者都是非常准时地,到指定地点来取货,而且还有些用户觉得好事零距离这个项目太棒了,表示也要加入其中,利用周末时间来协助我们送货。

 

这是我们目前试过的种种方案中,摊贩的接受度最高的,对用户来讲也是也最方便的,而且这是真正提升他们收入的方法。所以接下来我们希望跟台湾的O2O餐饮外送去合作,让这个「好事零距离」可以大规模地实现。

 

摊贩待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好事地图还能做很多事情,我们的速度到目前来看还是慢的,所以我们仍然很积极地向外寻求各种新的可能性,希望有更多伙伴可以加入我们,最理想的是,能找到一个可以百分之百投入好事地图营运的团队,来加速改善这些摊贩的生活。

 

很多大陆朋友会问我们,好事地图有没有在大陆落地执行的可能,他们会提到摊贩跟城管之间的矛盾。好事地图的立意虽然很好,但是到了大陆,会不会变成这些城管的追踪地图。坦白說,好事地图成立之前,也有很多朋友表达了同样的疑虑,我朋友那时候就质疑我,这个APP最后会不会害了那些摊贩?

 

其实我们对台湾的警察认识是,台湾警察不是那么冷血、不近人情的,我就观察到,台北警察在取缔摊贩时,会先站在离摊贩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让这些摊贩意识到警察来了,让这些年老的摊贩,或者是行动不便的摊贩,有时间收拾好东西再离开。我每一次在台北街头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心里是很暖的,我也觉得这就是台湾最美的风景。

 

很多朋友非常好奇,好事地图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我有这么深的执念,一直投入在这件事情上。最近有一个朋友问起一模一样的问题,尤其我告诉她,最近我们又决定要做一个同志权益的新公益项目,她就觉得我疯了,然后很好奇。

 

当时我看到她身边有一个价值十万台币的漂亮包包,就指着她的包包说,对我来说,这些费神费力的公益项目,可能就像这个漂亮包包对于你的意义吧。我记得有一句话,真正的奢侈品是用钱买不到的,你拥有它的那一种满足感,是不会随着时间而退逝的。我觉得好事地图对我来说,就是这种用钱买不到的奢侈品。

 

这里面经历的每一个故事、每一个感动,都是我人生非常珍贵的收藏。我今天也带来几样奢侈品,想要跟大家分享。首先要展示的是袁雄大哥的作品。

 

袁雄大哥他是一个街头书法家,他双手都不完美,可是他没有向现实屈服,他每天日复一日静静地,一笔一划去体现他坚韧不拔的精神。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展示的是张大哥的手工伞。张大哥小时候有一次意外跌倒后,双手有些缺陷,语言也不是那么顺畅。偶然有机会去学怎么做手工伞,现在他在台北街头卖这些手工伞,每一支伞都是他一针一线亲自缝制的。如果你们近看这支伞,就会觉得它的质感是很不错的,里面是格子纹花布。张先生的每一支伞都有它自己的专属名字,背后还有意涵。这把伞是格子花布的,所以这支伞的名字叫做「人生的格调」,他说人有形形色色,颜色深浅不一,坚持自我格调,无需争论对错。


另一支伞是红色渐成的花色,很漂亮。他坚持每一支伞都要又美观又耐用,一般的伞是六支支架,但是它有十二根。


因为这一支伞是红色的渐成花布,所以它的名字叫做是「渐入佳境」。他说,人只要肯努力肯付出,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一切都会渐入佳境。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