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良鹏小象汉字字卡创始人

汉字小的时候

2016-03-06上海
刘良鹏有个5岁的女儿,正当识字敏感期,却对汉字全不感兴趣。老刘发现自己研究十年的甲骨文总能吸引她,于是决定为女儿设计一套甲骨文字卡。
  • 11177
  • 24

已有2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汉字小的时候

刘良鹏 2016-03-06

很多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做甲骨文,大家的反应是:你是甲骨文(Oracle)公司的?或者说你是做程序的?有的人说做IT很辛苦,你要注意身体。


其实我做的是真的甲骨文。大概2006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接触到了甲骨文。提到甲骨文大家会觉得很高深,或者是很难的一门学问,其实我接触了之后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真的。那为什么到现在我还在做呢?


这就是甲骨文,大家猜这是什么字?


它是【天】。是不是特别难?谁能猜得出来它是天。看到之后我会说:“天呐!它竟然是天!”我也在想我们的古人造字的时候,他看到一座山他画下来是山,看到太阳画一个圈一个点是日。他想天呐,我要造个天我怎么造。我想他可能就抬头看看天,想的时间长了之后,另外一个造字的(人)把他画下来了——你整天看着天,可能就是天。其实我们看最后这一个,它上面有一横,其实是指人的头,人头以上的地方就是天。所以甲骨文它造这个字是这个意思。


看另外一个字,喵喵的是不是?这个符号在网络时代被大家发掘出来,之前在网上传了很广,像喵星人,但是它是我们的【鼎】,商朝的鼎。


下面这个字好认多了,它萌萌的。大家知不知道以前网上有个段子:台湾的学生抄写忧郁的小乌龟,大陆的学生也在抄写,但是台湾的学生抄了十遍之后,他们就跟老师讲我不抄了,但是大陆的学生依然还在抄,什么原因?大家如果看到繁体字的【龜】就知道为什么他们抄不下去。我们的龟是这样的【龟】,简化成这个样子了。


这个字大家认识不认识?这是个繁体字,我们现在写成这个样子:【斗】。你看啊,这边是一个人,这边也是一个人,他们在干吗?打架。我发现甲骨文有趣的地方是,同样一个字它有好多种写法。这样一个【斗】字,我觉得它可能是记录了打斗的整个过程。刚开始打,然后开始撕头发,可能是女的在打,因为男的头发不太好撕。


当然,有的人他上来是拿武器就打。


大家看一下这是更多的字,这些字跟我们人都有关系。这个字大家猜一猜。有人说扛,差不多。如果这个字再画得再细点,像不像黛玉葬花那个动作。其实他是扛着一个工具,像锄头一样的工具。这个字我们现在依然在用,但已经不用它古代的意思了,这个字就是【何】,何方神圣的何。你看左边是个单人旁,他是一个人,右边的可就是这个造型,扛着锄头的造型。到现在我们依然有个词叫“负荷”,我们加了个草字头,用的是它的古意,就是扛的意思。


我们再看,一个大肚子的人是不是?有个小孩子,(左边)这个字就是怀孕的【孕】。大家能猜猜这个字吗?生出来了是不是,怀孕之后生出来了,这个字我们今天依然在用,就是养育的【育】,也是教育的育。


好,我们再看还有更多的字。我们今天有没有结伴来的人,两个人一起来的或者三个人一起来的?看这个字,牵着手一起来的,这个字就是我们同伴的【伴】,两个人牵着手。


这也是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字就是【美】。我们一直说羊大为美,但是如果看甲骨文发现,它的美是一个人,人的头上有装饰物,她很漂亮。


这个字,这是一个人,一个有特征的人。如果我有胡须的话,大家会看到它跟我这个样子很像的,侧面这个样子,它就是胡须的【须】,你看它有三撇很明显的胡须。我们造字的时候用“三”表示多,所以它表示胡须,今天的【须】这个字依然有三撇,也是从这儿来的。


(现场)我已经看到了好像不止三个人是这个字,大家可以猜一下,(它是)【交】,腿插在一起,交叉的【交】。


刚才看了这么多字,我们也来猜一下,如果大家要造一个【席】字,我们会怎么造?我们的先人造字有个特点,他把看到的东西画下来,然后给它命名成一个字。这是我们以前的席子,用竹篾或者芦苇编成的席子,上面的是它的花纹,它的纹路。


好,那我们来猜一个字的意思。因为我们知道汉字里有的是叫会意字,这个给大家看的是会意字:这边是一个人,这是个席子,人躺在席子上,然后这是什么,这是一个房子,然后成了这么样一个字。这是三个合在一起,我们现在依然在用,住宿的【宿】。这个字因为我们现在写成了“百”,所以有一种比较有趣的解释说,一个房子里住着一百个人那就是一个大的宿舍。


我接触甲骨文之后发现,每个汉字原来都有它的故事、它的起源,每个字是那么的有意思、有生命。我也在想,我们的先人造字的时候,他们的世界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他们以前是跟自然生活在一起,把他们看到的记录下来、画下来,所以我们通过汉字,通过这些甲骨文,回到了我们最早的那种状态,找到我们以前的生活。而且每个汉字它写得是那么多样,我就想它可能像文字小的时候,一个字写成很多样子,但是它在变化,它还在生长,它有很多的可能性,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一篇演讲的题目叫《汉字小的时候》。 


看得多了之后呢,我就逐渐地把这些字还原在一个生活的场景中,我在试图去揣摩(汉字)之前是什么样子。比如有一天我开车经过浦东的一条路,叫“藿香路”,就是藿香正气水的藿香。我在想为什么它叫【藿】——上面是一个草字头,下面是一个霍。


那个【霍】大家知道,上面是个雨下面是一个隹。我试图用自己的经验去揣摩它,后来我想的是这样:造下面的雨字头的霍的时候,是因为大雨突然降下来,鸟儿受到惊吓突然一下飞起来,它有一个哗啦啦的过程,突然的过程。我想是不是这种植物,它的香味特别浓烈、特别浓郁,呼地一下给你这样的感觉。然后我就回去查字典,发现竟然真的是这个样子。


其实我们汉字,每个字的造字都有它的讲究,即使是形声字,有的形声字它可以选择声音,选择种类特别多,但是它用了跟它意义也能联系在一起的(声旁),这是我们的造字。


知道这么多之后我也想,我从中感受到了一些汉字的美,怎么样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想我也没什么太大的能力让那么多人知道,但至少我可以先从我的女儿开始吧。我也在想她可能应该挺幸运的,有一个爸爸知道这么多汉字,所以我就踌躇满志,甚至志在必得地要去教我的孩子学字。她那个时候是三岁,今年她六岁。


可是当我要教她字的时候,她就把头扭过去,甚至有的时候转身就跑,她根本没兴趣,不想学,试了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了。我发现她实在是不想学,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她讲,可是她不听。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有一天晚上大概十点钟,我在备课,我在纸上画甲骨文,我的女儿看到了,看到之后她就跑过来一定要跟着我画,把我画过的拿在她前面,一张张跟着画。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但是她很有兴趣,专注地在画这个甲骨文。


我想好像不太一样,为什么是甲骨文呢?而且我发现对很多字,小孩子或者我的女儿,他们能比大人更快地理解到它的意思。我后来想因为甲骨文很多是象形的字,把一个动物的特征保留在里边,就像【羊】这个字,画的是羊的头在这里,但是小孩子有她的生活经验,或者在现实中或者在其他的媒介里边,她知道这个动物是什么样子,跟她的生活是有关联的,所以她有兴趣,这种兴趣一直持续到现在她长大。


这是去年她画的,而且她现在画了很多(字)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我就去给更多的小孩子上课,结果我发现他们的反应几乎是一样的,他们对甲骨文很感兴趣。


大家会发现,同一堂课,我教的字也是一样的,但是不同的孩子画出来的是不一样的。你看我教的是一个山字,这个小朋友画的是这样的山,那个小朋友画的是那样的山,然后他又画了一座火山,因为他喜欢火山。


上完这堂课之后,十月一的时候一个家长给我发来消息,他说他们在爬山,山上有块大的石头,在休息的时候他的孩子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开始在那个大石头上画画,画山画太阳,他们在那儿画我教的这些字。我当时听了之后其实是很感动的,我觉得我们的孩子,可能跟我们甲骨文造字的那个阶段是很接近的,他们能感受到我们这些最自然的东西,而且把它记录下来。


同时我也在想,用甲骨文的方法学汉字或许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因为之前也接触到另外一批人,他们觉得学习汉字特别的困难,他们是外国人,他分不出来上下结构、左右结构,都是一团。我也尝试用甲骨文教他们怎么样来认识汉字,他们把它也画下来。


有了这些经历之后,我想,我的孩子在甲骨文的兴趣上一直保持了很久,一直想了解更多,那我就做一套甲骨文的书给她。为了把这个工作做得更加专业,我请来了懂儿童心理的戴震东,字体设计师厉致谦,还有儿童插画师阿咸,我们准备要大干一番。但是我们会发现,很多事情跟我们想的还是有距离的。


当我们家小孩儿知道我要做书之后,她就经常问我你做出来了没有,然后她说我也要做一本书。有一天她说爸爸我做了我都做出来了,你还没做出来。这是她把她画过的甲骨文粘在一起,她做出了一本书。她说很容易啊,你怎么还没做出来。我本来想跟她讲,做书其实很复杂,要一步一步,但是,我后来发现没法讲,那我就说爸爸会继续努力的。结果那段时间她经常问我,你还没做出来,我做出来第二本了。她后来一共做了八本这样的书。


她做到第八本的时候,我发现我们还没有太大的动静,因为我们都是摸索着做。光想这个品牌的名字,我们就想了三个月。


一开始我们叫大象汉字,我们觉得哇,好不错,大象汉字。后来感觉,我们要给三到六岁或者三到七岁的小朋友做东西,叫大象是不是有点大人的自得,因为毕竟我们有个搞儿童心理的朋友嘛。他说我们需要一种关系,就像你要给你的孩子做一本书,其实你们有一种关系在里面,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想,对,要有关系,我们就加了一个大象和小象汉字,这不就有关系了嘛,对不对?但是当别人问我你们品牌叫什么,我说大象和小象汉字,别人觉得好长啊。


后来我们想,能不能简单一点。有一天在小区里,三个小孩儿在一起玩,我就问他(们),我说,“大象汉字”和“小象汉字”你们喜欢哪一个?三个小孩儿异口同声地说“小象汉字”,于是我就决定叫小象汉字。这是经过努力我们终于做出来了,但是书没有做出来,我们最后做出来的是卡片。也还好我的小孩儿只做了八本书,后来她就忘记这件事情了,但是我没有忘记,我们一直在做,我们做出的是卡片,甲骨文的卡片,就在这里。


因为我们现在用的是简体字,所以我们在对应的时候发现好像有点问题。假如是繁体字的话我们会发现,【車】这个字它就是用的这一边,【馬】的这一边,繁体字有马鬃,就是上面的马鬃。我们的繁体版现在已经开发出来了,准备以后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推繁体版给大家。 


在设计字卡的时候我们考虑了很多种因素。甲骨文因为(年代)比较远,要选一些跟小孩子生活贴近的字;我们也在想小孩子的身体发育的过程中,也有很多这样的字,所以我们都收在里边。


这个字大家可以猜一下,对,多人猜出来了,小孩子刚长牙的样子,或者是他的牙齿掉下的样子,这个字就是【齿】,牙齿的齿。我们从这里其实一眼能看出这个样子来,只是后来发生了变化,加了一个表示停止的止,表示他的声音变到这个样子了,本来是这个样子。我后来给小朋友上课的时候,有个小朋友正好是掉牙齿,他掉的样子跟这个牙齿的齿上面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让他张开嘴给大家看一下的时候,所有人都笑了。


下面这两个字我们在收录之前就已经考虑到小孩子会喜欢,因为懂儿童心理的老师他告诉我们,小孩子大概三到四岁甚至五岁,会进入一个敏感期,叫秽语敏感期,就是脏话敏感期,他们会对各种脏话,马桶、屎尿特别感兴趣。所以很多家长跟我们反馈,他们(孩子)最喜欢的是这两个字,小孩子看到这两个字开心得不得了,他们甚至对着它模仿。有的家长也跟我们讲,他的小孩儿在用这套字卡,每认识一个字就会放在脚下用脚踩一下,表示他认识了,每个字都这样。但是到了这个字,到了这个字的时候他认识了,但是他不踩。 


另外我们也在想,现在在网络时代大家都是在做互联网的产品,我们为什么依然还做一款很传统的卡片字卡?是因为我们想让孩子去感触我们的汉字,感触到拿在手里的那种能触摸到的感觉;而且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过早地用电子化的东西,也不想让其他的家长用这样的方式给孩子。


这项工作对我们来说就像一颗种子长出了苗,然后它长大,开始长出叶子,开花然后结果,大概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去年的十一月份,我们开始收获了。在这里我也想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的一个果子,我们做了一百二十张卡片,每个都是从甲骨文的基础上重新来绘制,我们想让小孩子能更加形象地感受到我们古老的文字。


这是我们的汉字,它们是这样的美丽。现在,我也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我们也是想通过这样的产品,让大家知道我们以前的文化,以前的汉字。我甚至有个小小的愿景,如果以后有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做甲骨文的,可能大家的反应是除了知道有甲骨文(Oracle)公司,可能也知道这是我们的文字,或者说甲骨文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