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k Ng暗黑系漫画家

生活大爆炸

2016-04-03台北
雕塑家向京“几乎第一时间就判断他的作品为天才之作。”Dick是工业设计专业出身, 2010年开始绘画原创四格漫画,善于将日常生活中的元素融入漫画中,并以古怪脱力冷笑话形式表现出来。
  • 11169
  • 15

已有1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生活大爆炸

Dick Ng 2016-04-03

我是来自广东深圳的一个漫画家。感谢一席对我的邀请,让我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的漫画创作,以及创作时的一些想法和体会。

 

我在深圳长大,那时候礼拜六晚上大概十点的时候,TVB就会播放《七龙珠》。其实《七龙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一些打斗场景和角色。他有非常多的特殊才艺,譬如说他能发出龟派气功、会飞、会瞬间转移,比哆啦A梦的任意门还要厉害。


后来我就开始接触它的漫画。它一幅漫画里面只有几个画面,加上一些速度线或者拟声词,就有像动画一样的动态效果,给我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后来我就拿着草稿纸,垫在《龙珠》的漫画上面开始描。


《龙珠》也影响了我后面的一些创作。我去年发行了自己的首部漫画作品集,里面有我小时候对于《七龙珠》的一些迷思。 这个迷思就是超级赛亚人。他们变超级赛亚人的时候,都会从一个亚洲的人种突然变成一个欧美的人种。


我就不断地在琢磨这个问题:他们在变超级赛亚人之后,是不是应该要找一个会说英文,或者会说其他语言的欧美人种的声优来配音?这样会比较适合一点。


我对于机器人也有一些迷思。像无敌铁金刚,他有个必杀技叫“铁甲飞拳”。我想的是他的拳头飞出去的时候,如果对手像这样躲开了拳头,那他是要跋山涉水地把那个拳头找回来吗?


在我的漫画里面,我通常会加入一些像小水壶这种小巧思在里面。因为我觉得反派角色非常犀利、非常恐怖,但是我加入一些比较天真无邪的元素会觉得有一个落差,就会挺搞笑的。

 

后来上大学的时候,课余时间我也看很多的漫画。有一次同学就借了这本漫画给我看,叫作《千奇百怪》。它是日本漫画家不思议三十郎的作品,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无厘头搞笑的四格漫画,当然取材也是来源于生活。

 

像下面这个我觉得是最经典的一个系列。作者觉得影印机里面有个阿伯在上班,我们影印的那些文件是他一个字一个字这样抄下来的。当然,如果说遇到这种很多字的情况,他就非常辛苦,可能有时候要加班。


他还会跟办公室里面的女同事有一些互动,还会互相打气。这个系列后面还有续集。譬如说他在里面开小差抽烟,影印机外面看就是不断地冒烟,大家以为它坏了就把它送修了。


还有《小鸡蛋》我也特别喜欢。小鸡蛋它非常脆弱,也非常勇敢。我觉得就像人生一样:你很想去做一件事情,但是最后可能无法实现就粉身碎骨了。但至少它不是一个坏蛋,它是一个好蛋。


《帽子超人》我也特别喜欢。平时我们看到假面超人出场都非常帅气,但这个帽子超人的出场却非常尴尬。


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了这部作品,它是吉田战车的《传染》。我觉得这部作品把恶搞跟好笑的点推到了一个极致。


像这是讲有一个课长,其实他心地非常好,一直静悄悄地站在部下后面,心里默默地给他们加油打气。但是作为部下的话就感觉压力特别大,有点那种好心做坏事的感觉。

 

还有这个漫画,我每次上完洗手间去用干手机的时候,心里面也会恐惧,但我还是很想看看是不是有个人在里面吹热气。


这是关于一个很随意就把家里的玄关送给邮差的女主人。当然这个邮差也特别不客气,真的就把玄关当成自己家。


我觉得这个也特别经典。有一家人非常邋遢,突然有一天在家里的墙壁上面发现了一条缝,然后他们把那个缝慢慢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个洗脸台。原来他们二十年没有洗脸,就是因为他们觉得家里面没有洗脸台。最后,他们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非常开心,马上去洗脸。

后来我就尝试去画一些自己的漫画。我觉得四格漫画,还有一些短篇的、一页之内的漫画,能够很轻易、很简明地表达出一些笑点,当然那时候的画风比较粗糙一点。

 

这个故事就是讲我发现家里面有很多插座。那如果家里面只有一个插座,而且在天花板上面,我想大概这样就会生活得比较辛苦。


后来我就尝试用一些网点的效果让画面有一个层次感。我幻想一些平时看上去很严肃、很威严的经理,下班之后他可能是用这样的形式回家的。


毕业以后我进了一家香港的工业设计公司,成了一个上班族。我利用晚上的时间画画,白天其实很大一部分时间都花在上班的路程当中。在上班的路上,我会留意身边的事情。有时候看到马路两边有很多上班族在等红绿灯,我觉得他们好像都在等待发号施令的赛跑运动员,所以就画出了这个漫画。

 

搭公交车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那位仁兄每次都有一个相同的动作,就是不断地摇头晃脑——他在打瞌睡,所以我就幻想他这种神态。

 

其实上班的时候最开心的事,还是看到一辆没什么人的公交车,然后我就把一些想法画出来:原来这趟没什么人的公交车的司机是这样开车,所以没什么人。其实这个是我尝试抛开四格漫画,用两格漫画去表达我的笑点,我觉得效果也还不错。


在搭乘地铁的时候会遇到很多不文明的行为。有些人很喜欢靠在扶手上面,我就会把我对于他的愤怒或者吐槽,用漫画的形式展现出来:他可能挺爱这个扶手的,想跟它融为一体。


坐计程车的时候我每次都要扣安全带,我想会不会突然有一天有个人从后面这样环抱我,那应该会比较安全吧。 

上班的过程中我会经过很多安全岛。我来台湾的时候朋友说“你要不要试一下骑车去环岛。”但我想象的环岛之旅大概就是这样的。


下面这个是经常会看到的画面。有时候我会站在地形测量工作人员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他是不是觉得很无语。


上班的时候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时间,你是要面对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同事。你每天都要对着他,他脸上的一些小细节,譬如说哪里有颗痣你都记得很清楚。故事的激发点是我同事脸上的一个点。我就幻想,有个同事的头上有个点,我过去一看,发现原来是一个小中分的发型。


我画了很多关于发型的漫画,因为我觉得发型的可塑性非常大。有时候在路上看到一些留着奇奇怪怪发型的人,我就会想,其实发型是不是跟他的头型有关。


还有就是一顶小小的帽子可能也藏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发型。就像人的大脑一样,你可能头颅就这么大,但是你藏着无限可能的想象。


我虽然画很多发型的故事,但我非常不喜欢去剪头发。因为那些发型师总是在向我推销一些产品,说我的发质不好、要不要做一个护理、要不要去烫个头发等等,这时候我就假装睡觉。但有时候他们也会跟我聊天,会说我在做发型师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有时候在想,如果他以前是做维修的,那他是拿什么给我剪头发呢。 

我也很喜欢看体育比赛。有一次我看到公路自行车赛的那些运动员都非常专心地在骑车,我就会想有没有一个车手他是偷偷地混进去,或者说他很想参加这个比赛但是不会骑自行车——有梦想一定要靠自己去努力才会实现,不能靠一些辅助轮什么的。


在看乒乓球比赛的时候我也会有很多的幻想。双打比赛他们好像都是各自打各自的,我就想能不能加入一个团队合作的精神,譬如说可以来一个传球。我觉得以后如果有这种项目、这种规则的话,球赛会多出一个助攻数据。


我也尝试用一些漫画上面分镜的错位,给读者营造一个错觉。像这个你以为他是在游泳,但其实他是在踢足球。这是他跑步的一个习惯。


有时候看冰上曲棍球的比赛,运动员可能有一些身体的触碰然后就打起来,我觉得特别暴力。同样是冰上的运动项目,不如来一个花式的双人溜冰比较peace一点,不要有那么多暴力的东西在里面。

 

我在看病的时候也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医生拿听诊器在帮我听的时候,他听到的是什么?如果我是音乐人,那他听到的是一首歌吗?


有朋友跟我说照胃镜特别辛苦、特别不舒服,我就想照胃镜应该会是这样。


近些年很流行3D电影,但有些3D电影我觉得好像有点太过于噱头。我想象了一个叫7D的电影,这个电影它也是噱头,但是它比噱头还要夸张,就是它货不对板:明明是大写的D,它却播这个小写的d。


网络上面也很流行微电影,我觉得微电影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下图)。因为上中学的时候生物老师会让我们用显微镜去看草履虫的活动状况。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就像拿一个显微镜在看草履虫生活的纪录片。这就是我想象的微电影。


有时候我会看到一些火箭发射的直播画面,那个气氛特别紧张,我想可以来一个非常轻松的倒计时。


当然也可以来一个更加轻松的顺计时。


有一次我朋友想请我吃面,我突然想到了这个画面。我就说算了算了,下次吧。


在这几年里面我接触到了很多不同领域的好朋友。他们都是一些艺术家,譬如有做电子音乐的音乐人,还有说唱歌手。我就想把Hiphop的元素加入到古代的元素里面,因为我觉得李白跟杜甫的诗写得特别好。其实现在很多说唱歌手的词也写得特别好,所以我就尝试融入这些元素。


有一次我去看一个说唱歌手好朋友。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他拿叉子捅我闹着玩。我发现那个叉子刺到我肚子上面,有点像身体上面长出一个操纵杆,然后我就把我平时想的一些譬如荆轲刺秦王,或者是汽车的手动摇杆,把这些碎片全部串起来。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比较荒唐的故事。


我也很喜欢看《星球大战》这种科幻电影,每次坐车的时候我就幻想自己是在宇宙飞船里面。我会把很多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变成一个看似好像比较怪异的故事,但是它又是很符合逻辑的。


我也会去了解一些超自然科学的课题。通常在报纸上面看到比较多的,还是哪个麦田出现了怪圈,但不知道有没有在人的头发上面发现这些怪圈。


《龙珠》的那些格斗场景是一拳打过去就会流鼻血,因为是黑白漫画,所以流出来的鼻血都是一条黑色的。我又很喜欢吃寿司,每次看到三文鱼寿司上面的那一圈紫菜条的时候,我就会幻想鼻血的状态,于是就把这个想法画了出来。我觉得凡事不一定要通过暴力去解决,可以交个朋友、去野餐什么的。


有时候看那些连续剧、电影,特别是警察题材的,那些警察在审问犯人的时候就会拿台灯去照他们,我就想把那种很刺眼的效果画出来。


但是我收到很多评论说你明明是在偷懒吧。


我的确是在偷懒。


其实我觉得睡觉嘛,你闭上眼睛是一片漆黑,但是你的脑袋里面都会有一些画面,所以我就画了一些分镜。可能你不知道是什么,每个人的分镜可能也是不一样的,但就是这种状态。


我也尝试去玩一些漫画的元素,譬如说我尝试玩对话框。


我也尝试玩那个分镜框,加上一些简单的元素就变成生活中常见的东西。这就是衣柜。


我也尝试用自己的主观感觉去描述一些事。譬如说眼角有一个眼屎什么的,我就把这种感觉画出来。


可能大家看完我的漫画之后会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古怪也特别有个性的人,但其实私底下我就是比较普通的一个人。


有一位我非常尊敬也非常喜欢的雕塑艺术家向京老师,她在一份艺术杂志上面有一个专栏,这个专栏是和年轻艺术家的对话。有一期她访问我,访问之后她说我是一个正常得让人失望的人,因为她很难从我口中套出一些很奇怪的回答。

 

但我想说的是,其实在这个正常平凡的生活当中有很多有趣的点,创作就是基于这些有趣的点的一个发现和想象,然后用你最熟悉也感到最快乐的一个方式去呈现出来。譬如说我觉得画漫画很快乐,也能把我的想法表达出来,所以我就用这种方式分享给大家,也有点像我在讲一个关于生活的故事。

 

我觉得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大爆炸,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就是从一个点爆炸之后不断地扩散、不断地膨胀。我觉得生活也是这样。你去发现这些点,然后用你的想象去引爆它们,分享给别人,等于说不断地在膨胀这个宇宙。这样就会让生活充满很多好笑的东西、轻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