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运升苏运升,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创规划师 ,《城市中国》杂志合伙创始人及国际版主编。他擅长从多学科角度出发,进行城市及地区性概念规划、城市设计、历史保护规划等。

房子的革命

2013-03-10上海
如果把建筑拍碎了拍揉了,让它有韧性,让它能够适应这个社会的变化,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作为建筑师从技术角度能为社会的改良提供的一些基本的解决方案。
  • 1814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房子的革命

苏运升 2013-03-10

我重点讲讲如何来促进我们的房屋的变化革命。

这是一个寻常的小区,可能是很多在座的年轻人的居住理想,但是大家有时候要反问一下

我们所谓的居住的理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理想?这个理想是你的吗?还是市场的?还是房产商的?事实上在这样一个居住建造体系里,用户是被排斥在整个决策体系之外的。

我们不管是土地的垄断,还是房屋的这种商业化,它在整个市场的运作中间设计师很难知道最终终端用户的需求。我们居住者和设计师之间是几乎没有对话的,或者说最终端用户是没有任何决策权的。

我们回过来再看我们农村的情况,农村情况呢,当然他们的决策权非常大。农民盖房子的决策权非常大,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盖自己想要的的房子,但是他技术提升的可能性很低。因为低端的市场,一般的设计师很难进入到这样一个领域里,为他提供一种更加完善的服务,所以大量中国农村的住宅都是目前这种状态。我们很难看到很精致的、很优雅的或者是很幽默的这样的一种农村的住宅。

同样的,我们再看看其他的用品这种进化的历史。我们看到手机,这是一个五百美金左右的市场,它的寿命应该是一年到两年,那么他在三十年内,它的进化大家有目共睹。另外我们也看到电脑,这是个一千美金的市场,它的寿命差不多在三年到五年,电脑的进化过去的三十年大家也看到。再看看这是汽车,它是个一万美金的市场,它的寿命更长一些,可能五年到十年,三十年来它也是变化非常大的。

但是房屋呢,我们说它的跨度应该是,它的寿命应该是五十年、或者说十年到五十年、或者十年到一百年,它的价值应该是在十万美金,当然贵的现在上不封顶。但事实上我们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住宅如何进化,因为它的时间寿命比其他的要长,导致它的技术进化非常缓慢。主要原因我觉得是没有把土地的问题、房屋框架的问题、房屋内胆的问题、房屋的基础设施的这些问题,把它分开来考虑。大家往往把这些房屋全部都打包在一起叫“房地产”,因此我们被土地给绑架了。

我们对房屋的需求,实际上是对土地对区位的需求,并不是对房子本身、科技的进步以后的

技术提升的这种需求,这样大家就知道整个房子的价格构成里面,其实我们中国的价格和外国的价格是完全颠倒的。我们在中国的房地产里头,它的土地的成本占了整个成本里头的可能是要到百分之五十到七十甚至到八十,真正的房子的部分成本被压缩到非常小,而外国正好是颠倒过来的。

这是目前房屋的建筑质量或者技术性能非常低的一个原因。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我们的一个三十年代的概念图,它反映的是如何把一个多样性的别墅能够累加起来,形成一个高密度的居住环境。

在这样一张图里,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用户的需求是得到充分表达的。它既满足了城市高密度的生活需求,又满足了每一个人居住理想。其实这张很早的原创图,在当年像科幻片一样的图,我觉得今天都没有实现,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认为的未来应该走向的一个方向,也就是说一栋房子里头可能会有300平米的大别墅,也可能同时会有一个30平米的小房子,他们的品质可能是差别不大的,但是面积可以差别非常大。

这是传统农耕社会时候的一个大家族,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非常复杂的社会关系,但是这种社会关系使得每一个人都感觉很有安全感,互帮互助。

今天在工业化背景下,所有的核心家庭都被分解成这样一种,把每一个人都放在标准化的格子里。但事实上这个格子里,家庭的差异是非常大的。不管是贫富差异还是家庭结构的差异,如何能把这样丰富的社会结构放进到标准化工业化生产的房地产的格子里,这是今天很多社会矛盾,很多年不幸福家庭,很多现在房价的根源所在。

像这样我们的世博村的设计中间,我们把建筑分成了“筋、骨、皮、胆”四个系统。从结构框架体,一百年的框架体到表皮系统到内胆,可能只有十到二十五年的寿命,以及我们希望在这个建筑系统里是一个开放的状态,这个开放的状态就是就是能够使里面的空间更加多样性地组合起来。

这是我们去年在深圳双年展上,展出的获得住宅综合金奖的一个保障房项目。如果把住宅比成一个人和自然之间的一个过滤器的话,它把人保护在里面、庇护在里面,它把自然的要素,能源啊、水啊这些信息从里面过滤给人的终端来使用。这样看起来,我们就需要了解每一个住宅上的这种自然要素能源以及日光、风在表皮上的分布。

这是风模拟图,可以看到每一个住宅立面上的窗户都有独特的微气候,中国传统强调风水,实际上风和水以及日照是非常关键的几个要素。在经过日照跟太阳的模拟后我们在立面上会形成一个自然资源的分布图,它的立面构成就不再是所谓的传统美学上的三段式,这种风格上的美学上的意义而是它如何跟自然接触在一起。

我们会提供完善的虚拟的模型库,上面低端的有被动式的解决方案。你可以种喜阳的植物

或是喜阴的植物,包括高端的它有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光电板或者百叶窗遮阳一系列的这些构件都可以放在数码仓库进行选购。

整个住宅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是有内胆系统的,是我们生活方式的容纳器像一个胶囊一样的、像一个大的电器。这个电器呢它应该是直流电的,我们以后回到家里,不需要拿着很多各种各样的直流的电脑啊、直流的手机、直流的电视或者很多适配器,我们直接用USB就可以给我们所有的电器充电。整个住宅应该是一个大的电器,包括直流的冰箱直流的空调,这个大的电器会被插到住宅框架的基础设施里面,这个基础设施本身寿命非常长,我们希望它能到一百年到两百年。

另外表皮部分,它也是可以多样性选择的。这样最终建成的一个建筑呢,它是由居民参与订购、参与决策的,每个设计师一对一地对,像室内设计装修一样的服务,最后能够做到我们整个住宅系统能够和用户的需求充分地结合在一起,把决策权交还给用户。

大家看一下视频,我们在这个方向上希望能够造成一种更加容易跟用户互动的界面。像打电子游戏一样,大家可以进入到房间里面对每个建材做出选择,实际上在决策整个住宅生产线的产业链中间,前端的用户的需求是第一位的。然后设计师为了实现这个需求,他会全流程地跟踪厂商、房地产。

我们经常把住宅比喻成什么呢?停在停车楼里头的汽车。也就是说,用户决策的是你可以买不同类型的汽车,房地产商提供的只是停车位而已。

下面重点谈一下内胆部分。大家看一下视频,这个箱子运到现场以后,根据它的档次是自动打开或者说是用手工打开,是否装配太阳能以及屋顶绿化都是用户来选择的。更重要的是它的装配时间,我们希望在三个小时以内,这样就可以让大家充分体验更靠近水库的、更靠近郊野的一些自然的风情。

对我们来说,我们把这样一个小房子当成我们筋骨皮胆系统的一个实验器不断推动。通过这样的一些实验,去推动技术构件部件的一些进化。也臻于此,我们就特别关注到建筑材料的循环利用,包括它的一些多样性的美学风格的一些实验。

我们很关注最低端的市场。这是我们在灾后重建的时候帮陕甘地区跟台湾的夏铸九老师,共同合作的一个农村住宅。我们把薄壁轻钢技术带到了农村。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建造

是非常便捷的、所有的环节都没有用到水泥,所有的工种里就只有一个木工活。这个是我们在都江堰灾后重建做的一个样板房,这个样板房现在还立在那里,大家如果去四川成都都江堰去旅游的话可以去那个住宅看一下。

最近我们做的工作在贵州。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当地人盖房子还是木构的非常传统的建造模式,当然这里存在很大的火灾隐患,同时也遇到了原材料缺乏的这样一个挑战。我们现在试图把这样的建筑体系维持原来的“墙倒屋不塌”。

传统的住宅可以分几年来盖,盖的时候可以不断调整功能,根据生活的需要所以这样的一个住宅完全跟居民的生活是贴合在一起的,这才是建筑的本源。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个非常优雅的结构体系,我们今年可能会把这样一个住宅的结构体系转换成三维的电脑模型可以自动打印的钢材模式,但是保持它开放性的特征。这样就可以把住宅变成一个像乐高玩具一样的成套地购买,回去以后像宜家一样把它装配起来,大大降低了农村住宅的建房成本。

这是我们为柬埔寨水灾以后的地区做的方案,像这样架空起来的这些部分是洪水来的时候会淹没的地方。

这个是澳大利亚市场,澳大利亚市场的建筑集成度就更高了。它是一个箱子一个箱子做的,因为那边的住宅成本,主要是人工部分,一个人工是三百美金每天,我们这边是三百人民币每天,所以这样的话如果从中国出口住宅到那边的话,他们的住宅成本也会大幅降低。

他们现在目前也遇到了住宅成本急遽上升、年轻人没有房住的挑战,他们住宅也出现了小型化趋势。三百平米的住宅别墅全部都被缩小成五十平米的像这样的一些小公寓,这是易托邦的团队,很多都是同济的老师,也包括后面一张,很多老师都在推动房屋的技术革命。

如果把建筑拍碎了拍揉了,让它有韧性,让它能够适应这个社会的变化,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作为建筑师从技术角度能为社会的改良提供的一些基本的解决方案。

当然我们知道,实际上我们今天遇到的难题,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很多的问题并不是技术的问题,技术应该讲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够让每一个人归位,每个人的责权利很清晰――政府管土地、开发商管造书架、用户决策。

他要放什么样的书到书架上,只有通过这样把产品用全生命周期的方式分解开,每个人做自己的决策,每个人为自己的产品负责,这样厂商才有方向,这样科研也会进步。

我希望在我们中国的今天,尤其是新政出来以后,我们新的政府推动之下,我们这样的住宅革命和住宅理想能够尽快得到实现,谢谢大家。